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郭德綱 成敗一張嘴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15日 00:21   僑報

  ▲郭德綱與于謙(右)搭檔,賺得鉢滿盆溢。

  楊志剛

  最近大陸娛樂圈最引人關注的人算是郭德綱了——公開支持弟子打記者,對有恩於己的北京電視台出口大駡。

  雖然打人的不是他,但最倒霉的就是他了——從相聲大師一下子變成了“千夫指”,名聲慘跌,音像製品下架……郭德綱看樣子要度過他迄今為止最難過的一段時間了!

  “上帝欲讓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這是一位網民對郭德綱的評點。

  5年前,如果有人在大街上喊出“郭德綱”這3個字,頂多有人會瞅一眼。如今,只要在網頁搜索引擎上輸入這3個字,一下子會蹦出2770萬篇報道。無可否認的是,郭德綱這幾年紅透了。

  他不僅一手創辦了德雲社,而且還有多達4家連鎖小劇場。與此同時,各大電視台的當家主持、影視劇中的紅人、德雲華服的老闆……郭德綱已經不再是一位簡單的“非知名相聲演員”了。

  可是,物極必反,樂極生悲。伴隨着郭德綱的“出名”,他的煩惱也是從來沒有間斷。換師傅、要高價、打官司、代言門,娛樂圈能像他這樣板磚與鮮花齊飛還越來越站得住腳跟的人確實不多。只不過,每次郭德綱都會化險為夷,順利脫身。

  但是這一次一時風光無比的郭德綱彷彿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似乎,被媒體“捧”出來的郭德綱,這一次因“瘋殺”媒體而把自己“殺”掉了。

  打人事件發生當晚,律師曾給過德雲社建議:“第一時間,讓郭德綱帶領徒弟登門道歉。”來往短信顯示,律師還特彆強調:“這是最緊急的第一步,其他再說。”

  但郭德綱拒絶了這一危機公關處理方法。

  多年的老朋友史航後來在微博中寫到:“他是選擇了一種生活方式。護犢子,還嘴,刻薄別人,挑戰不該惹的,這些都是他活着的奔頭兒。他是江湖人,不是最壞的江湖人,也不是最好的江湖人,他是最江湖的江湖人。”

  但更多人認為,江湖義氣不足以解釋問題的根本。另一位看着郭德綱發家、並對其有知遇之恩的圈內人,不無嘆息地說:“說到底,膨脹了。他以為這次能像以往那麼多次事件一樣,只要鐵齒銅牙譏諷相加,大家就還站在他那邊。他覺得自己,成了。”

  打人事件發生至今已過去10多天,郭德綱似乎愈來愈沉默,媒體報道鮮見他的聲音,或許他也不曾料到自己會招來“千夫指”。而另一個現實是,他位於北京亦莊的瀛海莊園侵佔綠地違建已全部自行拆除。

  仗義之人,亦或利字當頭

  很多人為郭德綱力挺李鶴彪叫好——“起碼,這個師傅是仗義的。”他平日段子的砸掛裡,也大有“路見不平一聲吼”的英雄虎膽氣。很多人提起郭德綱,也大都會說“老郭挺仗義一人。”

  但是,德雲社的人卻在一個接一個離開:不提德雲社聲名鵲起之初悄悄離開的潘雲俠和張雲雷;2008年,有“德雲社秀才”之稱的徐德亮(徐亮)攜搭檔王文(惠)林先生宣佈退出;近日,何雲偉、李菁宣佈退出,曹雲金被問及是否留下時言語含糊。

  徐德亮出走時曾表示:“想在有生之年,讓王文林先生多賺點錢。”說這句話時,郭德綱年入千萬(人民幣,下同)登上福布斯,而與之相對應的,搭檔于謙一場酬勞只有500元。

  知情人士說:“後來于謙稱病,老郭一人撐不下去,才給漲到了現在的5000元一場。”

  根據媒體的調查,在今年之前,何雲偉、李菁都還是德雲社的簽約演員,一場演出收入500元,一個月拿到手的錢也不過五六千元,尚不及很多普通白領。

  而此時的郭德綱,先在大興買下康隆園的連體別墅,還在新盤瀛海名居購入面積約500平米的豪華連體別墅。名下座駕數輛,包括:剛發跡時價值20萬的馬自達6和25萬的PT漫步者,給老婆買的43萬的克萊斯勒300c,以及一輛價值130萬的Q7,價值70萬的奔馳馬可波羅房車,和同樣價值70萬的寶馬3系跑車。

  江湖做派,亦或人情淡薄

  有媒體拿趙本山與郭德綱進行對比,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打人的是小瀋陽,趙本山會先批評自己徒弟,然後道歉,最後再論記者的過失。而郭德綱選擇了激烈的回應聲援,甚至冠以打人者“英雄”稱號,還准備為李鶴彪籌備一場專場演出。

  郭德綱應對的手法,被認為充滿了江湖氣。但在很多具體事件上,這個被認最具江湖氣的江湖人,卻又不那麼“江湖”。

  相聲界講究論資排輩。當年郭德綱給李金斗下跪磕頭,李金斗萬辭不受,理由是:“你師從楊志剛,楊志剛與我同輩,我怎能收你做弟子 ”

  雖然這行當裡講究個“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未有師者不算入行,背叛師門者難再有發展,但郭德綱也許是個例外,究竟先後拜了幾個師傅,每一個當事人的說法都不同。

  郭德綱與楊志剛的爭論最為衆所周知。搜狐娛樂近日致電楊志剛時,是其女兒接的電話,她婉拒了採訪請求:“我父親70多歲了,身體不好,這些事他一直擱在心坎上沒跨過去。對他(指郭德綱),我們能做的就是看,我要讓我父親快快樂樂活到100歲,人在做天在看。”

  而郭德綱當年的師兄、楊志剛的另外一個弟子趙開山,則對媒體說過另一段故事:“郭德綱的義父靳金來住院要做手術,臨上手術台前還不放心郭德綱,又向我打聽,我告訴他郭德綱現在很有名,過得很好,他才進了手術室。那天回來後我就給郭德綱打了個電話,告訴他靳先生的情況,請他來看看靳先生。他當時滿口答應,但後來卻一直都沒有來。”直到靳金來病逝、安葬,他們都未能見到這個“義子”的身影。

  在師門侯家的遺産官司中,侯耀文的女兒侯瓚將侯耀華告上法庭,指其侵佔父親遺産,郭德綱力挺侯瓚,稱師傅遺産超過2000萬元,並宣稱會出庭作證。但令人費解的是,郭德綱缺席審判,當庭調解失敗,擇日宣判。對自己的出爾反爾,郭德綱的理由是,“人家家務事,一到走法律程序,就不歸我負責了。”

  他既不求情,也不認錯

  聽過郭德綱現場表演的人,都會有這樣一種集體釋放的快感:台上說段子的,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台下聽段子的,得到某種心理釋放與安慰,報以籲聲、掌聲。

  一呼百應。這正是媒體最捧郭德綱時,給其加冕“草根英雄”、“相聲救世主”的原因。而當他的“鋼絲”越來越多,越來越習慣這種表達、互動、反饋模式後,郭德綱的砸掛從台上砸到了台下。

  几乎所有看着郭德綱成長的長輩,無論後來親疏遠近,在回憶起他時,都用到了“聰明”二字。

  在父母記憶中,郭德綱8個月的時候就會說話了,“看電視看一遍就能記住,而別的孩子到兩三歲還口齒不清呢。”

  即使是與郭德綱對簿公堂的師傅楊志剛,仍記得與郭德綱見第一面時的印象:“當時,我覺得這個孩子很聰明。但我想看看他的人品。”

  雖然雙方在僞造簽名騙取公款的用途上爭論不休(楊稱郭個人挪用公款近萬元,郭回應稱是為楊裝修房屋所致),但“僞造簽名”是確鑿無疑的事實,郭德綱甚至為此丟掉了文化館的工作。同事後來回憶說:“出了這麼大的事以後,他嘴一直很硬,既不求情,也不抱怨”,但是,“他沒有想到最後會讓他真正離開,當時他有點呆了”。

  可以看出,當時的郭德綱,在面臨危機時,已然頗有今時今日絶不服軟、絶不道歉、不設後路的氣勢,至於基本的普適道理,那是面子以下才需要考慮的事。

  “我們為什麼要捧他 你別覺得酸,那時候真是覺得他東西不錯,想推他一把。”那位對其有知遇之恩的圈內人,當年曾經多次召集京城媒體同賞郭德綱的表演:“天津相聲界已經不理他了,要說求利,當時在他身上能有什麼利 ”

  但在《我叫郭德綱》一文中,郭德綱自言“只有這兩個人,他們倆有資格說,我捧紅了郭德綱。”其一是北京文藝廣播的大鵬,另一正是北京電視台的製片人段嶸。但諷刺的是,這位幫其忙活了大半年的圈內人,並不在感謝名單之列。

  雖然早已不再密切來往,但這位圈內人仍客觀地形容:“那時候覺得他很勤奮,整天在家吹拉彈唱,在家看錄像,其他什麼事兒也不幹。天賦很高,在藝術上是可造之材。”印象最深的還是那張嘴:“砸掛砸得人很痛快,雖然走出門,什麼現實都沒改變。”

  是非郭德綱

  撰文駡恩師楊志剛

  2006年3月,郭德綱在網絡上公開發表《我叫郭德綱》一文,提及師父楊志剛 “家中裝修公款報銷”、“整治郭德綱逼其掃廁所”、“排擠老館長”、“與女同事同居”等若幹作風問題。楊志剛以“誹謗罪”將郭德綱告上法庭。

  拿朋友妻子開玩笑

  郭德綱的相聲段子中“汪洋的老婆跟別人睡覺,汪洋因此要自焚”的台詞,以及在博客裡寫的一段文字把相聲演員汪洋惹怒了。這一事件導致兩個幼年舊識反目為仇,汪洋將郭告上法庭。

  狠要價遭商家封殺

  與汪洋的官司後,天津某演出商又透露郭德綱瘋漲出場費,在天津的相聲專場30萬元都嫌少,上天津曲藝節目也要價25萬元。隨後郭德綱宣稱閉關,但知情人透露他實際就是被天津演出商集體封殺了。

  代言廣告涉嫌違法

  2007年,央視3·15晚會曝光郭德綱代言某減肥茶不合格。同期被曝光的其余明星,要麼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要麼低頭認錯,要麼沉默不語。而郭德綱很不爽,在演出中刻意以相聲段子 《誰動了我的減肥茶》回擊央視。

  2008年被曝包養女歌手

  有網民爆料稱,郭德綱包養了一個歌手,而這個歌手還是從小與郭德綱生活在一個大院的鄰居。

  2009年與宋祖德的口水戰

  2009年3月,郭德綱與宋祖德在博客及通過媒體報道的方式發生駡戰。語言激烈,用詞醜陋。

  捲入侯耀文遺産案

  侯耀文遺産問題被郭德綱曝光後,侯耀華與郭德綱之間的互損對駡步步升級,甚至到了犀利的人身攻擊的地步。有相聲界人士為此痛駡郭德綱,認為他藉此炒自己的知名度。

  一夜走紅

  郭德綱是一個真正的草根,他的成名史,曾給人講述的是一個勵志的故事,並且,是他真正讓一隻腳邁進墳墓的相聲又病愈上班了。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我叫郭德綱!”37歲的天津相聲演員郭德綱一夜走紅的故事成為了一個傳奇。從2005年開始,最早是天津媒體,然後是北京媒體加入,報紙、雜誌、電視台……從崔永元的《小崔說事》開始,各家電視台的各個欄目輪番出動,香港鳳凰衛視甚至給他連開4場《春節相聲專場》。2006年春節前的郭德綱只能用“紅得發紫”來形容。如果說2005年叫做“超女年”,2006年絶對算是“郭德綱年”。

  白手起家

  其實,之前的郭德綱僅僅是一位沒落的相聲演員。“當時全國都流行到北京發展,是條好狗都要到北京來叫叫。”郭德綱說,他這條“好狗”,前後去了北京3次。

  1988年春,15歲的郭德綱跟着一個朋友去北京報考全國總工會文工團,可是一年之後的1989年,就在他的人事關係馬上要被調入全國總工會文工團的時候,北京統一規定:外地戶口必須返回原籍。郭德綱沒有例外地被打回天津,分到一個文化機構接着搞曲藝。

  6年平淡、無聊的生活後,郭德綱決定二次上京,想像着能找回一些“圈子”裡的關係,所以信心十足地在前門大柵欄一個小旅館裡開了個床位,15元一天,同屋的還有10多個生意人。

  “找到關係就搬過去”的想法現在看來太幼稚,五六天過去了,他的“關係”都不願意跟他産生任何關係,“我又不是來住旅館的”,郭德綱灰溜溜地回到了天津。

  這時他開始轉做生意,只不過做什麼賠什麼。生意不成又開始唱戲,跟着戲班子到鄉下演出。“在這裏吃苦還不如去北京吃苦”,郭德綱打定主意第三次進京,這時是1995年。

  在混了一段影視圈後,郭德綱又幹上了老本行,和張文順、李菁3個人創辦了“北京相聲大會”,名為“大會”,實則一無隊伍,二無場地,三無固定合約,四無響亮名聲,僅有的3個成員在北京的茶館說相聲。

  最慘的時候,台下只有一個觀衆,可是他也堅持演了下去。之後一個傳奇誕生了——他的相聲在小劇場裡越來越火,口口相傳,然後,視頻被放到了網上廣泛傳播,最後他被主流媒體一舉捧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