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香港電影金像奬 三十而立 今不如昔?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4月24日 03:50   僑報

  影后劉嘉玲

  影帝謝霆鋒

  在大批香港影人“北上合拍”的風潮湧動中,香港電影金像奬今年迎來了“三十而立”的重要拐點。這座代表了香港電影最高榮譽的小金人,在而立之年一掃前幾屆大陸演員挑大梁的尷尬,將關注的目光重新鎖定本土電影。

  港片《打擂台》獲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四項大奬,這部曾在大陸院綫默默上檔又黯然下線的“小片”成為當晚最大明星;五次鎩羽而歸的劉嘉玲終於在第六次提名後獲得影后頭銜,影帝則由謝霆鋒獲得。香港一代鬼才導演徐克,在被金像奬忽視近20年後,再一次登頂最佳導演。

  在經歷了連續四年把金像奬影后頒給大陸女演員的尷尬狀況後,香港電影金像奬這兩年正式回歸香港本土,在保證合拍片利益的前提下,加入更多的人情味,盡量把獎項留在本地,特別是表演類獎項,以鼓勵新人努力上位。

  2011年的第30屆香港電影金像奬將影帝影后第三次留在香港,而且劉嘉玲、謝霆鋒都是首次獲封。最佳導演和最佳電影,則分別被兩部風格截然不同的電影所取得。這一結果當然是皆大歡喜,卻也被從不參加金像奬的導演杜琪峰說中——他們“分豬肉”。

  金像奬副主席曾志偉則表示,獎項留在香港,並不代表香港的電影環境復甦,而只是香港電影人自己對自己的鼓勵,自己給自己的機會。

  帝後“尊老愛幼”

  金像奬迫切地自我肯定

  今年頒獎前,謝霆鋒和劉嘉玲就已經是影帝影后的熱門人選。謝霆鋒更是一早就被傳是今年金像奬的影帝人選,而曾志偉在走紅毯時也直言自己最希望謝霆鋒和劉嘉玲能拿奬。最後的結果,應該說是順應民心。但是,這並不代表帝後歸屬就沒有一點爭議。

  劉嘉玲今年憑《狄仁傑之通天帝國》的武則天角色獲得影后,這一角色在《狄》片中的戲份很少,甚至還不如同片的李冰冰多。若是演戲的技巧,也不見得比她從前的《阿飛正傳》等片更出色。很多人認為,劉嘉玲今年的拿奬,就和前幾年劉青雲拿奬一樣,人情分占了絶大多數。 “這並不是她演過最出色的一個角色,只能說是時候到了,該她拿了。”有評論這樣認為,劉嘉玲的拿奬,代表了香港電影人集體的懷舊情緒,與劉嘉玲合作過很多次的香港導演關錦鵬在場外對媒體記者說:“嘉玲到了一定的資歷,可以拿奬了。有些人當然會說她是拿了個安慰奬,但是她也演得不錯。”

  而謝霆鋒,不可否認他近兩年演戲確實有進步,嘗試了多種類型,而且在動作戲中表現得相當敬業,是香港新生代男演員裡最“搏”的一個。不過,謝霆鋒的演技依舊用力過猛,尤其是喜歡用肢体語言來表現情緒,他在得獎後那幾個誇張的POSE,充分表現出他的“過火”,演技流於表面。

  對謝霆鋒獲封影帝,大家同樣認為這是一個鼓勵奬,因為謝霆鋒代表的是香港電影的未來,他拿奬會鼓勵更多的新演員去“搏”。

  今年影帝和影后的一老一少組合,正標志著香港電影金像奬這幾年在演員類獎項方面的標準:既要尊老,也要攜幼。有人說劉嘉玲代表了香港電影人的過去,而謝霆鋒則是香港電影的未來,過去獲得肯定,未來需要鼓勵,金像奬在進行集體回憶的同時,也迫切地在自我肯定。

  《打擂台》拿最佳

  就因為它是純香港電影

  本屆香港金像奬最佳影片的歸屬可謂大爆冷門。此前不論是網民評選還是媒體、專家預測,最佳影片都被認為是《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和《綫人》之爭,但頒獎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港味十足的小成本影片《打擂台》意外擊敗其他四部影片,狂攬最佳影片、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四個獎項,成為當晚的大贏家。

  該片此前上映時票房僅幾百萬元,是2010年大陸票房倒數十名的影片之一,口碑也一般。至於得獎原因,網民們紛紛認為是評委會向港産動作片黃金期的致敬,讓“港味”來得更濃一些而已。

  大陸影評人魏君子認為,《打擂台》獲獎,反映了金像奬的現狀和香港影人的心態。“當年打遍天下風華正茂,卻一下就陷入低谷記憶迷失。與其說《打擂台》展現了香港精神,不如說體現了香港影人的微妙心態。”魏君子說。

  《打擂台》獲勝與去年火爆香江的《歲月神偷》相似,《打擂台》能入評委法眼,勝在“情懷”二字。正如金像奬主席陳嘉上所言,一個獎項無法兼顧很多,與其面面俱到,不若獨看一面。把最具分量的最佳影片頒給《打擂台》,評委會需要一點魄力,魄力之下,獎項特點立時凸顯——從巔峰到低谷,這是《打擂台》的故事,也是香港電影的故事。想想大陸的電影獎項也不少,但不是“雙黃蛋”滿天飛,就是論資排輩為上,能讓觀衆記住的實在不多。

  對於拿到大奬,《打擂台》幕前幕後的主創也都認為是“鼓勵的意義大於一切”,影片監製林家棟說:“金像奬最佳影片頒給了我們,我覺得是一種鼓勵。鼓勵我們不光是往外跑,也要留意本土的味道,應該是鼓勵的意義大於一切吧。”

  《打擂台》爆冷拿奬,鼓勵的意義大於一切,是不是就意味着金像奬的權威性就此服從於人情味 曾志偉解釋:在遵循好電影標準的基礎上,加入一點點人情味,就是金像奬這幾年來“把關”的標準。”

  廣州《新快報》

  而立還是而衰

  香港電影金像奬與台灣的金馬奬和大陸的金鷄百花奬並稱為華語電影最高成就的三大奬。站在30年的門檻上,金像奬何去何從,是而立還是而衰

  金像奬近年來似乎對商業片尤為“青睞”,如票房和口碑雙贏的商業片《十月圍城》、《葉問》等都曾奪得過金像奬的重要獎項。如今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又以13項提名“領跑”金像奬,而如《人間喜劇》、《得閑炒飯》這類口碑不錯的愛情文藝片卻成為金像奬的“遺珠”,令不少人感到可惜。

  金像奬現任主席陳嘉上認為,票房從來就不是入圍金像奬的唯一標準,“一部影片的票房成績好,會為它增加很多提名的機會,但如果片子的品質不過關,即便賣了很多錢也不會入圍。過去有很多票房很好的港片從未獲得過金像奬的提名。”

  當年,明星穿T恤拖鞋來走紅毯

  自1982年《電影雙周刊》倡導舉辦以來,香港電影金像奬已經走過30年風雨。金像奬從最初只設立五項奬,發展到現在的21個獎項,從獎項式微、演員不重視,到現在演員盛裝出席,頒獎禮星光熠熠,可謂一路艱辛。

  1982年創立時,金像奬為了能夠請來明星頒獎、領奬,煞費苦心,曾連續五屆出任香港電影金像奬主席的吳思遠回憶:“那時邀請明星來,他們要先問什麼奬,小奬我不頒獎,今年沒入圍,我不要來了;有些人穿着拖鞋、T恤就來,我准備了很多西裝,看到這樣邋遢的,我給他穿上;明星不綵排也不准備,我在後台准備一個團隊,由香港知名編劇組成,臨時給他們寫對白,很緊張。”

  小衆文藝還是商業大片

  金像奬的評判標準一直模糊不定,有着對商業電影表彰的傳統,但出於對香港電影文化的責任感,它又必須兼顧推舉文藝片的使命。於是,30年來,金像奬在文藝和商業之間搖擺。

  2009年,許鞍華導演的《天水圍的日與夜》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編劇、最佳女配角四尊極具含金量的金像,但獎項背後卻是市場困惑。她直言:“我快完蛋了,都沒有人給我投資,我也願意去拍商業片,可是沒人給我投資。”

  去年《葉問2》以4331萬港元成為當年港片票房之首,但是該片注定只有陪太子讀書的命運,就連導演葉偉信自己也曾泄氣地說:“《葉問》都沒拿奬,《葉問2 》就更加不用指望了。”

  關於評奬標準的問題,現任金像奬主席陳嘉上解釋起來也很無奈:“我們並不是偏文藝片或者偏商業片。評委每年口味是不一樣的。如果市場低迷,一部市場反應好的電影,可能大家都去會追捧;如果在很繁榮時,大家都會去選擇文藝片。”

  論資排輩還是青黃不接

  在金像奬的歷史上,袁詠儀在22歲和23歲時連續兩年封后;林嘉欣24歲拿下影后;梁家輝26歲拿影帝;梁朝偉25歲時獲得最佳男配角奬。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曾讓金像奬活力四射。30歲的金像奬,爭影帝的還是周潤發、張學友、梁家輝、張家輝這些老面孔,30歲的謝霆鋒成為年輕人唯一的希望。這是香港金像奬的現狀,也是香港影壇演員青黃不接的現狀。

  香港媒體人查小欣指出,金像奬的演員奬,都是多年媳婦熬成婆,“近年的影帝,劉德華、劉青雲、張家輝,任達華;影后,去年的惠英紅與前年的鮑起靜,都是入行超過30年的老人了,我很感動,但更多是悲涼,悲香港影人的青黃不接。”

  本土化還是大中華

  此前數屆香港金像奬,一度有諸多內地作品和電影人獲主要獎項,第24屆至27屆,曾出現過連續四屆由大陸女星摘走影后桂冠的局面(章子怡、周迅、鞏俐、斯琴高娃)。

  去年,即便包括合拍片在內,香港電影也不足50部,跌至近30年來的谷底。近兩年金像奬卻突顯港味,第28和29屆香港金像奬上,最佳電影給了許鞍華的《天水圍的日與夜》和羅啓鋭的《歲月神偷》,這兩部電影皆立足香港本土民生百態,但後者在大陸票房並不理想。

  現任金像奬主席陳嘉上認為,“金像奬不是商業的獎項,我們也沒有野心做華語電影的盛典,只做好香港電影的本分就好了。”從中不難看出香港電影金像奬協會想振興香港電影的決心。上海《東方早報》

  細數往事

  遺珠

  金童玉女也落寞

  30年的金像奬,有很多“滄海遺珠”。

  最大“遺珠”當數成龍。從第四屆《A計劃》、第五屆《龍的心》、《警察故事》,再到《新警察故事》等,成龍前後10次被提名金像奬最佳男主角,卻沒有一次成功奪冠。最後金像奬覺得過意不去了,在成龍50多歲的時候,將一尊“終身成就奬”送給了他。 劉嘉玲有個拿奬拿到手軟的丈夫梁朝偉,自己卻與成龍同病相憐,也是顆大“遺珠”。今年第30屆金像奬,劉嘉玲已是第6次入圍影后,機會最大的《阿飛正傳》、《自梳》,她分別敗給了鄭裕玲和張曼玉。圈內有個“倒霉雙劉”的說法,說的是劉嘉玲、劉青雲,劉青雲出道24年直到第8次提名才獲獎,比劉嘉玲要幸運些。

  再看劉嘉玲那位“金像金童”梁朝偉,金像影帝就拿了5次,憑藉《人民英雄》第一次拿奬時還一臉激動,憑《花樣年華》第3次獲封影帝,他只平靜地說了句“謝謝王家衛,謝謝”。

  不數不知道,“遺珠”真不少。甄子丹主演的影片數次獲得金像奬提名,但自己就是沒當上影帝;鄭秀文在第21屆有3部影片提名最佳女主角,最後還是敗給了張艾嘉;任達華8次金像提名,1次未中;吳鎮宇能獲封“金馬影帝”,就是戴不上“金像影帝”的帽子……

  整蠱

  假戲真做惹了禍

  由於現場頒獎的不可預見性,加上香港電影人愛整蠱(整人,搞惡作劇)的隨意,金像奬頒獎儀式的現場真實感極強,常常會有尷尬事發生。

  最尷尬的一幕在2004年頒獎禮上發生了,《少年阿虎》中的吳健豪與安志傑雙雙入圍“新人奬”,當頒獎嘉賓要宣佈獲獎人時,身後的大屏幕放起電影《少年阿虎》片段。吳健豪當仁不讓地走上領奬台,手正要伸向獎杯,孰料,頒獎人吳彥祖卻說:最佳新演員奬——安志傑《少年阿虎》。吳健豪當即懵了,眼睜睜地看着安志傑歡天喜地捧獎杯。

  第13屆金像奬,爾冬陞憑《新不了情》拿下最佳導演奬,因為一段舊情,鏡頭有意無意切給表情關切的張曼玉,全場莞爾。不料,爾冬陞伸手拿奬時不小心碰倒了奬座,他當即來一段妙語:“這個故事教訓我們——拿了奬也未必穩當。”

  最有意思的當屬曾志偉。他在第11屆憑《雙城故事》封帝,頒獎之前成龍完全沒想到,還跟曾志偉開玩笑,說想設計一段現場趣事:“我到時假裝念你的名字,你假裝站起來。”豈料當晚成龍拆開信封后,發現影帝真是曾志偉,大聲宣佈後卻發現台下的曾志偉一動不動。直至司儀鄭丹瑞再次大呼:“曾志偉,是你呀!”這才行動緩慢地上台,解釋起來:“怕被人開玩笑。如果對方大聲說‘最佳男主角是曾志偉……的好朋友’,未講完我就會站起來,到時會很糗,所以待全部話講完才上台領奬。”由此,曾志偉也創造了影帝領奬最慢的紀錄。

  魔咒

  拿了影帝丟工作

  奧斯卡影后几乎難逃“情變、離婚”等噩運,金像奬也有一些怪事流傳。

  1994年,黃秋生因出演三級電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而斬獲影帝,大為意外的是,黃秋生得獎後整整三年沒接到電影。面對生計和事業的苦惱,黃秋生一怒將獎杯扔進了垃圾桶,還是他的母親去撿了回來。

  梁家輝曾多次摘得金像奬桂冠,1984年憑《垂簾聽政》獲最佳男主角。沒想到,那次獲獎後,梁家輝無戲可拍,只能去擺地攤。

  張家輝有件“倒霉西裝”,自稱每次穿上那身西裝,就拿不到奬。2009年第28屆金像奬,從影20年的張家輝終於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個金像奬影帝。當天,他穿得還是那件“倒霉西裝”。

  上海《新聞晨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