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黃立行拍《杜拉拉》艷福不淺 三大型男秘籍出奇制勝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3月30日 18:04   鳳凰衛視

  黃立行(圖片來源:信息時報)

  出道以來,黃立行的歌詞以直白大膽著稱,不時夾雜粗口、及對性直言不諱的風格,難免引來外界爭議,但黃立行不願妥協的余地,“不能因為別人不喜歡就去改變你的風格。”

  天生不是花樣美男,黃立行行走娛樂圈十八載,卻有自己不可複製的一套:隱約帶着點邪氣的單眼皮眯眯眼,豐厚的嘴唇笑起來總透着神秘,大膽直率的做事風格像海盜般狂放不羈……乃至在女生眼裏,他渾身上下無處不流露着性感的氣味。如果有一本型男修煉秘籍,那主筆的人一定非黃立行莫屬。和蔡依林、楊乃文演繹惹火MV,和電眼美女林熙蕾激情濕吻,而在即將上映的《杜拉拉升職記》中,夾在兩位知性尤物徐靜蕾及莫文蔚之間左右逢源,大展吻戲絶技。劇組打趣說,要是有最佳電影接吻奬,最佳男吻星一定是黃立行的囊中物。實至名歸的艷福不淺,黃立行卻道貴在修煉,“我只是人緣好。”跟着他學做型男,一不小心也能桃花朵朵開。

  □專題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何珊

  型男秘籍一 認真>愛玩

  “跟CEO朋友去公司感受,被當珍稀動物圍觀”

  認真的男人最迷人,處女座的黃立行,工作上總是很挑剔。兩三年才出一張唱片,電影《台北晚九朝五》後,相隔8年才接下新片《杜拉拉升職記》,理由很簡單,“我是一個歌手,首要是做好音樂的部分。”

  片約很多,中意的太少,黃立行一點也不心急,挑導演挑故事挑角色,從不為別人降低自己的門檻,“大概是我有一點挑剔吧,在八九年前我不是一個專業的演員,也不靠一直接戲來生存,這就會有另外一個問題,我沒有太多作品。導演選人時,不會有很多好的角色分給你,結果兩者之間就産生了矛盾。”電影上8年的空白,被他淡淡地帶過,只因一切本來就不在他的計劃當中,而徐靜蕾找上門請他出演男主角,來的時機剛剛好。

  “剛好宣傳完我的新唱片,看完劇本覺得還是一個蠻有意思的故事。”因為不想模仿之前別人演過的版本,他刻意不看小說也不參照舞台劇、電視劇,而是跟在當CEO的朋友身後,走進大公司去感受。“我跟朋友說:‘我會跟着你幾天,但我不會打擾你’,實際上還是打擾了一下。”

  初來報到,黃立行當了一回“菜鳥”,雖然朋友一開始告訴身邊同事:“有人會來觀察,你們不要理他。”可是剛見面時,黃立行還是被當成了珍稀動物,遭遇不少驚訝奇怪的目光,被圍觀了一把。不過,好說話又直率的他,還是很快打入辦公室內部,“我會問他們覺得主管怎麼樣?雖然他們沒有真正坦白告訴我,畢竟日後還要一塊兒合作的,但我還是從他們身上學到辦公室的生存之道。我還會去觀察主管對男女員工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考慮到黃立行是ABC的背景,以及不太熟悉大陸的辦公室人事,導演徐靜蕾想方設法讓他盡快進入角色,讓素未謀面的黃立行就對她非常有好感,“我以前只知道徐靜蕾是大陸有名的女演員,一見面她就跟我說,可以幫我安排一些跟CEO的見面。那個時候我就很高興,平常導演不會這樣給他們的演員去安排,也許她也是害怕我這個男主角不是專門演戲(出身)的。”

  型男秘籍二 人緣>桃花

  “應該是關係好吧,都是同公司或多年好友”

  在電影中,黃立行飾演王偉,是一家全球500強企業的大客戶部總監,跟手下的莫文蔚、徐靜蕾都有感情戲。周旋在兩大美女之間,同為他爭風吃醋,大耍心機手段,問黃立行是否感覺很爽?他卻傻笑思索了老半天,“呵呵,很爽嗎?當然聽起來很爽,想像中也是很爽,但是還真沒有想這麼多。”那兩大美女給他的感覺有什麼不同?黃立行出乎意料地回答,“她們倆私底下還蠻像的。”

  他認為,兩人相似的地方在於“都是很能溝通的,然後都很nice(友善),而且都很厲害。像莫文蔚那時還在忙於製作自己的專輯吧,要處理相關的一切大小事,例如找誰來拍MV?在哪裏拍攝場景?我就很驚訝,她不僅在拍戲,同一時間還在忙專輯。”盡管黃立行跟莫文蔚有着長達十多年的友誼,他卻沒覺得跟好朋友拍吻戲有多尷尬。“我會代入角色去思考他們之間的感情是怎樣的,如果我以自己的身份去想,那會有問題吧?”他笑着補充稱兩人的吻戲並沒有太過深入,就算演得再激烈點也可以。

  至於導演兼女主角,被稱為“第一才女”的徐靜蕾,在黃立行眼中同樣很厲害,光是手握大權統籌整部片子就已經讓他驚嘆不已:“她要管很多的事,但她不會以導演的身份要求你要做到怎樣。她很會溝通,也會聽取大家的意見。她的厲害來自於她很信任她的演員。經常會詢問你的感覺,是否需要再來一遍?開拍之前,她就跟我說,如果她覺得拍得好,但我不滿意的話,可以直接跟她說,就再來一遍。任何問題都能講出來。這一點讓我很安心,也建立了相互間的信任。”

  好溝通的導演不少,為什麼黃立行唯獨提及徐靜蕾?低調話不多的黃立行爆出一個小細節,一場講他跟徐靜蕾初次約會的戲,第一次拍完後他總覺得不太對勁,但又想不出來是哪裏有問題,一開始沒敢跟徐靜蕾說,後來沒忍住,就跑去問徐靜蕾覺得如何。沒想到兩人意見一致,都覺得不妥,討論之後的結論是對白有點生硬。“因為那是一個主管跟一個菜鳥的初次約會,劇本沒有過多交代他們的感受,是尷尬還是曖昧?我覺得王偉當下是想得到一個香吻,那個約會感覺這麼好,為什麼要講那麼多話?”商量的結果是刪減對白,讓觀衆有沉澱的感覺。黃立行承認改動劇本的地方還不少,但不見得都是運用“減法”,有些地方兩人就加了一些擁抱或是親吻,不過前提都是“劇情需要”。

  黃立行跟徐靜蕾劇中有多場吻戲,有激情熱烈的,有輕柔溫情的,隨着劇情越吻越親密,但黃立行卻坦言私底下真的不太熟。對於拍攝途中傳出徐靜蕾跟相戀多年的黃覺分手,黃立行十分為難地表示,當時沒敢去安慰她,“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因為她也不是會主動跟我們分享這些事的人。人家沒有聊就不好意思主動提起,畢竟這是她的感情事,我也不了解真實的狀態。我基本都是通過報紙看到的,就像我的一些新聞,很多也不是真實的,我就純粹當成娛樂看。”

  黃立行的MV女主角多是香艷尤物,有傳合作對象都由他親自挑選,被指艷福不淺的黃立行,卻沒弄明白什麼是“艷福不淺”,解釋之後才恍然大悟,“我不知道,應該是關係好吧,很多都是同公司的,或者是認識多年的好朋友,很多都不是我自己主動說要去找誰的。”像找楊乃文拍攝《黑夜盡頭》,緣於公司事先想到的女藝人沒空,他才想起好友。公司就叫他去問問看。黃立行當即傻眼,“要我去問?這可是工作耶?應該是公司幫忙協調吧?”可是好說話的他,後來還是跑去問楊乃文,為同事省下不少交涉的功夫。

  至於在《無神論》中激情對戲的林熙蕾,也還是公司同事的意見。“那時林熙蕾跟我同一個經紀公司,當同事提起想找她合作時,我就說:‘林熙蕾我認識很久了,我跟她同一間大學。’”黃立行強調女主角好溝通,比身材火辣來得更重要,“不能自私地說要最辣的,這些都不重要。我首先希望她們要會演戲,拍戲過程中我喜歡聊角色、聊狀態,所以會比較喜歡有邏輯性、協調性,能夠溝通的女主角。”

  型男秘籍三 胸襟>胸肌

  “既然要利用,那就恭喜你吧”

  日前北京《康熙盛典》上,黃立行再次“遭受”小S的魔掌,被其正面“胸襲”撫摸胸肌。衆人皆知他胸前偉大,卻不知他的內在胸襟也同樣寬廣。

  正值新片《杜拉拉升職記》的宣傳期,卻突然爆出緋聞女友胡嘉愛到他家過夜的消息,頓時讓經紀公司一個頭變兩個大,事前再三交代希望能夠盡量弱化,以免外界只把注意力集中在這個點上。然而向來坦率直接的黃立行,在說起徐靜蕾的分手傳言時,竟意外主動提起自己的緋聞:“我相信對女生來說,感情這個話題會比較嚴肅、嚴重一點,男生的話就比較無所謂,你想怎麼寫問題都不大,只要不傷害我的工作就好了。我會純粹把新聞當成笑話看,因為是真是假,我心裏才最清楚。可是有時還是忍不住會去問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去炒作?這個行業還挺現實的,有時是好玩,有時是現實,有時候可能是故意要傷害你,所以我就不太會去管。像我自己知道什麼是真實的就好了,我朋友也知道什麼是真實的就好了。”

  對於女生深夜探訪被狗仔隊拍到合照,黃立行坦言見報時沒有太在意,“其實我不覺得有怎樣,只是剛好他們拍的時候抓住一個很奇怪的感覺,然後就編新聞。我一開始覺得是好笑,心想這怎麼可能?雖然認識了一段時間,但其實不太熟。”可是伴隨着胡嘉愛上綜藝節目爆料,一再披露更多所謂的“細節”,黃立行的處境變得越發無奈,“我就心想,‘好吧,既然要利用,那就恭喜你吧。’就沒有想太多,但是現在真的又太多了一點,就覺得不好玩了!”近來娛樂圈流行“消費說”,不論是否新歡舊愛,只要能跟大牌明星扯上關係,就能當上頭條人物。身為當事人的黃立行,態度是:“看起來是在‘消費’,我不知道。大家其實都能感受到了。”

  深諳娛樂圈生存法則的黃立行,明白越描越黑的道理,做好了百口莫辯的心理准備,“我只能說‘不是那樣的’,但他們就覺得不夠滿意。其實我已經說了,見報卻只有很小的一塊兒,而她的就有一大片,那我還能怎樣?既然沒有人要聽我的,那就只好算了。希望對方要收回來一點,不然就太丟臉了吧?在我的角度,我相信我的經紀人會覺得很煩,可是我已經回答了,但是媒體不聽,我真的就沒辦法了。”事到如今,兩人還能再做朋友嗎?黃立行反問道:“朋友怎麼會這樣做呢?可能她也有她的原因,那就只能算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