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對話《最愛》導演顧長衛:章子怡露點捨身取義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2日 18:00   鳳凰衛視

  從《孔雀》到《立春》再到《最愛》,顧長衛導演決定,這次要拍“商業文藝片”。因此,《最愛》成為了江湖傳言的“催淚大片”。

  日前,新快報記者專訪了顧導,一直忙於宣傳的他累病了。把《最愛》從原定的150分鐘剪到現在的100分鐘片長,導演透露了被剪掉的馮小剛客串的片斷,還告訴記者姜文駡的那句髒話“其實是唐山話裡的感嘆詞”。

  《最愛》是顧導與老婆蔣雯麗的第三次合作,這次他不僅讓她扮醜,還因“騎豬”受了傷。顧導開玩笑說:“下次要寫在紙上,讓大家知道她是自願的。”雖然章子怡這次的裸戲,又用了替身,但顧導還是認為“她是捨身取義!”

  無奈!“荒誕魔幻”讓位於“溫暖主流”

  雖然《最愛》的故事仍然文藝氣息撲鼻,但有着“國際章”與“天王郭”商業號召力的演員,《最愛》仍然算得上是一部商業片。其實,《最愛》一開始的片名叫《魔術外傳》,據說過審也成為一大難題,因為電影“陰暗面”有些多,剪到最後導演不得不向主流的溫暖靠近,他想想,覺得還是希望分享更多美麗的東西。

  新快報:看過《最愛》的人,對它的評價都挺好,只是對這部電影的類型有些分歧。

  顧長衛:影片不應該有簡單的分類,諸如劇情、喜劇、動畫、驚悚,如果一定要分,《最愛》更像是劇情片,它可能離藝術片有點遠,但是視角很獨特。

  新快報:這個片子花了3年時間,聽說審查前兩次遇到一些挫折?顧長衛:先不說了吧,其實我的每一部片子都是這樣,《孔雀》、《立春》都經歷了相當長的審查時間,對電影的管理確實太嚴了。但是從另外一頭講,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在讓一個電影慢慢地有生命力地成長起來,讓它的生命更堅韌。

  新快報:一開始的名字“魔術”是不是與現在的“最愛”風格不同?

  顧長衛:如果我們沒有選擇,都會面臨生命的倒計時,所以我們就設想了這樣一個熱病,有一點荒誕、魔幻,但同時又希望人物是有傳奇色彩的,讓這些東西糅合在一起。比如我們從小孩的視角來敘事,就不要就事論事,在生活中尋求出其不意的角度。

  新快報:改名、過審、推遲上映,是不是表示《最愛》這次並不順利?

  顧長衛:我們原本計劃片長150分鐘,但是你知道,這在電影院上映會遇到困難。所以我在剪輯的兩三個月之後開始進行了調整,本來計划去年11月上線,但還是來不及,剪輯過程中拿掉了很多東西,最終從150分鐘剪到如今100分鐘的成片。

  新快報:這次你全力以赴參與到宣傳中,是不是在《最愛》的營銷上下了功夫?

  顧長衛:我覺得還不夠大啊,我現在還沒在街上看到海報呢,還沒有熱到那個程度。這些都與電影的營銷有關,可能有一部特別水的片子,但是大家都在談論,那是因為宣傳到火候了。去年那些片子都有五六千萬元的票房,最主要的是能讓觀衆“衝動”,不看不行了,這樣的宣傳才到了火候。

  不俗!章子怡的露點讓人覺得很高尚

  其實早在拍《孔雀》時,章子怡與顧長衛就擦肩而過。《最愛》也成為章子怡在“詐捐門”的風口浪尖後第一部得以“發泄”的電影。章子怡曾說是顧長衛導演拯救了她,觀衆說這是她演過的最好的角色。

  新快報:章子怡角色的表現尺度很大,她說是你拯救了她。

  顧長衛:我想每個人都會有感於這樣的人物,章子怡參演這部電影的時候,可說是“捨身取義”。她的表演不是初級程度上的露點,而是讓人覺得很高尚的表現。當然最後還是經過了一點處理,表現了一種生命的柔軟。其實如果不做處理,那是一種非常自然的美。

  新快報:郭富城的表演也很讓人稱道,最後他砍得自己流血,這個的寓意是什麼?顧長衛:趙得意這個角色並不是很典型的英雄式人物,比如他遇事會開溜,看見美女也會湊上去。我希望他在最後有一個自己的形象,最後有一個自己的態度,這樣可以完成這個人物的人格高度,最終這個“砍”的提升並不是被動的。那是人在面對自己生命倒計時的時候,對於生命的承諾,愛情的美麗可以最終留在生命中。

  可惜!“點睛”的馮小剛戲全被剪

  看過的觀衆都驚訝於配角的表演,不論“大齙牙”濮存昕(微博)、“大喇叭”王寶強,還是只有一兩場戲的蔡國慶、李丹陽,可惜的是馮小剛不見了。

  新快報:可惜馮小剛導演的片段被剪掉了。

  顧長衛:小剛的角色是一個很有色彩性的人物,出來亮相就是“點睛”。他演的是交通協管員,正拉着一個火箭似的東西在高山上面走,和喝醉了開摩托的濮存昕一不留神撞上了。這個說起來不如看起來好玩兒啊,那一個場景過去整個時代都變了,唉,剪掉它主要還是電影篇幅的事。其實原來好多人都有結局,但是最終都給拿掉了。

  新快報:會不會考慮把這些放在網上,或者出碟時做一個導演版電影?

  顧長衛:這個可以考慮,但要過一陣覺得有意思了,有工夫了再弄吧。我想做這些事情可能還需要沉澱一段時間。

  新快報:姜文的表現很給力,他那句被消音的台詞據說是髒話。

  顧長衛:不算是髒話吧,他駡了句唐山話的感嘆詞,火車那部分有些是特技做的。

  新快報:濮存昕、孫海英表演很出彩之外,很多非專業人員也有顛覆性的演出。

  顧長衛:蔡國慶不是專業的演員,但是一出來就把人物那些鮮活的細節演繹得很到位,像李丹陽、王寶強都表現不俗,孫海英那個角色死前拿着小紅本本,裏面掉出來的那張照片就是他年輕時候的。生命中就是有很多這樣的東西,你心情和態度稍微變化,就會發現生命中就有很多東西值得你留戀或者跟他人分享。

  感動!曾坐在監視器後面偷偷地哭

  《最愛》是蔣雯麗和顧長衛繼《霸王別姬》、《立春》後的第三次合作,主動請纓出演的蔣雯麗在電影中“騎豬”受傷。據說在拍攝時,導演哭了很多次,卻並不是為了自己的老婆。

  新快報:電影中蔣雯麗老師形象再度被醜化,更過分的是騎豬還受傷了。

  顧長衛:蔣雯麗騎豬是真的,沒有特效,摔倒也是真的摔。當然要拍一個特寫鏡頭,我們把豬裝在鐵架子裡,結果沒拍一會兒豬就跳出來了,把籠子掀翻了,撞到了蔣雯麗。後來看到她走路有點瘸,那是因為拍用掃把打豬的戲時,真的被豬挑了一下。

  新快報:又醜化,又危險,聽說丈母娘都抱怨你毀了老婆的形象?

  顧長衛:我覺得她在裏面挺酷的,其實也不是我毀的,很多是她自己要求的,以後要她寫下來,這樣事後大家就知道不是我主動毀的。新快報:郭富城嚼着糖聽琴琴讀結婚證上的字時,您哭了。

  顧長衛:我當時看監視器就哭了,我捂着沒讓別人看見。其實琴琴跟得意有很多戲都是這樣的,讓我很想流淚。比如琴琴回村裡拿東西,頭靠在肩膀上但是手還撐着不扶,還有兩人打算一起上吊,火車山道上得意逞能在火車前奔跑等,這些片斷都很生動感人,一方面有爆發的激情,但也很有分寸感。

  新快報:可以說這是您目前拍得最滿意的片子麼?

  顧長衛:這得讓觀衆說吧,反正每一個片子我都很努力,你這個問題我選擇“打死也不能說”,希望讓觀衆來評價。我希望是叫好又叫座吧,個人覺得這次還有意思。在《最愛》裡,他們對生命很有熱情,這和過去的兩部片子不同,這裏面對於生命的熱情更多,更積極一些,也更適合大衆主流的觀賞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