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陳坤高原千里走單騎 自稱投入精力遠超拍攝電影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20日 17:40   鳳凰衛視

  “在我年少時,有次非常大的失戀。當時我恨不得立刻跑到她那兒敲門,對着她理論。所幸我沒搭上那班車,我只能帶着憤怒往前走。走着走着,我和她相處時美好的東西就出現了,大概走了一個小時,我的脾氣也沒了。最後我到了門口敲門,她媽媽開門,我讓她媽媽轉告她謝謝她。然後我就來到北京了。”

  “我是一個演員,比較敏感,情緒波動比較強烈。我很討厭被自己的情緒帶着走,我有兩個解決的方式。一個方式是打坐,不過這不能普及,但行走本身就很簡單,是可以普及的。”

  “北京是座城市,我卻留戀着腳步丈量山路的喘息聲,略鹹的酥油茶,滿臉皺紋的清澈眼神,緲緲的桑煙,害怕太快變回之前的塑料人,所以我假裝現在還在山裡聽水聲!”

  今年6月,在出席上海電影節的活動時,陳坤在禮服外套上戴了一枚別緻的胸針:是一個邁開大步行走的人。這個小人有兩款,叫“沃克兄弟(Walk,意為行走)”,代表着陳坤自立門戶建立“東申童畫”之後最重要的舉動:“行走的力量”概念公益活動。第一年的主題為“1+N去西藏”,經過13個月籌備期的親力親為,8月25日至9月4日,陳坤帶着志願者在西藏徒步115公里,歷時11天(其中徒步7天)。這是國內首個由明星發起的概念公益。成都商報記者通過對陳坤及其工作團隊、參與者進行採訪,試圖還原這11天裡的115公里高原路。

  選拔:1.8萬人報名,最終1+18

  第一次“行走的力量”主題定為“1+N去西藏”。1+N中的N,選擇的是大三大四的學生,陳坤覺得從小娃娃變成社會人是一夜之間的事,特別需要人為去設計一個機會,讓他們做一個充分的心理准備。

  考慮到種種因素,陳坤決定將志願者範圍鎖定為在北京讀書的大學生。這樣,與行走有關的面試、體檢、買保險、拓展訓練、開會以及家長簽字的同意書,都比較好辦。

  有一萬八千人報名,經過公司團隊篩選,選出200個人進入面試。面試時陳坤是評審之一。孩子們分成5人一組,參加筆試、面試以及動手三個環節的測試。有15人進入到拓展訓練。陳坤和15個孩子一起,在京郊的黑龍潭進行了3個小時的定向穿越。最終共有6個女生4個男生成為1+N中的N。

  再後來又有2個編外人員加入,來自三亞。他們在網上看到“行走的力量”,就從三亞一路搭車到西藏,走了一個多月,他們找到陳坤,並跟着“行走的力量”隊伍,一路往羊卓雍錯而去,最後成功加入隊伍。

  “行走的力量”還有兩位特別嘉賓:新周刊創始人孫冕和他的兒子。此前,陳坤與孫冕無任何私交。於是,N個變成了18個1是東申童畫,N是參與者,包括陳坤、孫冕父子、12個大學生和3個白領志願者。

  禁語:引發一個半小時的辯論

  從到拉薩的第一天開始,陳坤就和整個團隊同吃同住同行,住青年旅館,被叫做坤哥。計劃中最後四天是連續的高海拔徒步。所以,8月26日的首次徒步相當於熱身,選擇的是位於拉薩北邊的色拉烏孜山,行程13公里。行走之前,陳坤曾定下規則,全程禁語。他認為只用眼耳鼻去感受世界,會使人變得更敏感,內心的感受力更強。不過,孩子們沒那麼嚴肅,大家都破戒了。

  回到拉薩的當晚,陳坤只給首次徒步的表現打60分。飯桌上,十幾個孩子和陳坤正面PK,辯論長達一個半小時。有些孩子不認可陳坤定下的“清規戒律”,還有人說,坤哥,我是來幫你完成心願的,你為什麼要這樣要求我?

  最後陳坤說,明天我們去羊卓雍錯,十公里,你們試試看吧,走完這十公里我們再說。十公里安靜的徒步,走完再回頭來看,孩子們都感受複雜。的確如陳坤所言,靜心走路的感覺不一樣。

  徒步:孩子們收穫堅持專注珍惜

  整個行程中最考驗人的四天,隊伍需要從甘丹寺步行到桑耶寺,長達80公里的路程,平均海拔4500米,要翻越兩座海拔5200米以上的雪山埡口。一路跟隨的戶外協助團隊早就准備好了4天所需的乾糧,並請來挑夫和氂牛,走直路將隊員們的帳篷睡袋等重物運往每晚預設的露營地。而隊員則需要自己背路餐,行走時都是喝山泉水、吃乾糧,路上連可樂都買不到。

  陳坤在行走中不但不用專業人士的協作照顧,反而跑前跑後,危險路段還要幫助隊友,被譽為“走路狂人”。第一天露營時,戶外團隊根據各人的表現以及前路的狀況,篩選出了一小半的人繼續行走,其余的人,媒體、小部分工作人員被“遣返”回拉薩。“行走的力量畢竟不是極限運動,是量力而行。”最後,只有大學生志願者全員10人,加兩個編外隊員,再加陳坤、孫冕父子,以及戶外協助人員一共25人走完全程。

  回到拉薩,一個孩子在微博裡寫道:“四天野外徒步歸來,恍如隔世,無手機、無電腦、無干擾,只有我們自己,學會六個字:堅持、專注、珍惜。”孫冕的話也許最能概括陳坤給衆人帶來的意義:“這次行走,陳坤是把利劍,砍掉孩子們心念中的枝枝蔓蔓,變得軀幹挺拔,更加單純而堅定。”

  對話陳坤

  “投入的精力和錢,遠超過做一部電影”

  十多天的旅程中,陳坤沒有洗澡,沒有刮鬍子,扎個小辮子在頭頂,甚至沒有擦防曬霜。他希望用自己的身體髮膚去感受最自然的東西,包括那裏的陽光空氣和水。等到回北京的時候,他的皮膚已經變成紅黑色,一周以後還在蛻皮。

  成都商報記者(以下簡稱記):你為什麼喜歡行走?

  陳坤(以下簡稱陳):小時候住外婆家,去媽媽住的地方要走1個小時,那時沒車,我就走完一個又一個山坡,在路上自己給自己編故事講。十年前我有兩個月的假期,一個人背着包就去了歐洲,因為語言不通,大部分時間都是靜默地游走,最終收穫的是無窮的幸福感。當演員後,工作性質讓我只能選擇坐飛機、保姆車。不過,在私人生活中我還是熱愛走路。

  記:所以想到了要做這麼一個活動?

  陳:去年我到湖北某地演出,下飛機後大約是七八個小時的路程。那天晚上12點多,在車上,主辦方一個小姑娘突然哭了,她說她壓力太大。我當時就覺得很震驚,為什麼現在的孩子這麼脆弱?有沒有什麼辦法去協調他們的內心?後來我想到了行走,我覺得行走很適合這樣的孩子,可以讓他們獲得力量。

  記:所以這是一個公益活動。

  陳:它是一個概念公益。演員做慈善,錢總是有限的,但演員有的是影響力。我希望首先做好自己,然後在可能的情況下,讓自己的正能量去影響別人。

  記:西藏回來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陳:一心走路不容易,也很奢侈,所以要珍惜,所以要堅持,謝謝同行者,謝謝高原,謝謝我自己。

  記:這次活動花費的300萬全部是你自己投入的嗎?

  陳:做“行走的力量”,我花十幾個月的精力,以及投入的錢,遠遠超過我們去做一部電影。這次活動得到了很多認可,很多朋友和社會力量都加入了進來,提供了一些實物幫助。年底我會向社會公佈整個項目的情況。

  記:這個活動會成為陳坤的一個品牌?

  陳:它應該是一個系列活動,今年它叫1+N去西藏,明年可能再回西藏,也可能去貴州,目前有幾個計劃。我希望“行走的力量”成為一個品牌,但不是我陳坤的品牌。我希望它跳脫出陳坤這個名字。

  記者手記這才是偶像

  陳坤是個偶像,這一點毋庸置疑。但陳坤這麼多年來一直想幹掉這個“偶像”。

  多年前的一個雨夜,我在成都與陳坤夜談其實只是配合宣傳期的一個專訪。但夜晚的陳坤很特別,他褪去了屬於偶像的神光,換上了另一層光,一層非常自我、強大的光。離開大銀幕的陳坤,不憂鬱、不敏感、也不癲狂。他保持對人的直視,侃侃而談,卻密不透風。

  另一個雨夜。在上海。一個曾經的同行做完陳坤的專訪,已經夜深。陳坤讓司機送這個女孩子一程。在車上,陳坤沒有說話,但悠然自得。“車窗外下着雨,身邊坐着陳坤,還哼着英文歌”她實在是記憶深刻。其實除了模樣,他根本就不像偶像,倒更像一個苦行僧。

  開始有微博了,偶像們紛紛下界吃起了人間煙火。陳坤依然獨特。他寫怪談小說“鬼水瓶錄”,發布漂亮的攝影作品和不用美化工具的自拍,很少轉發流水綫製作的心靈鷄湯。開始流行自立門戶了,他也成立公司,但並非想當老闆,他說他只是讓自己更自由,去做想做的事比如行走。最早一批自立門戶的,還包括范冰冰跟周迅。她們被稱為范爺,迅哥。她們該幹嘛幹嘛,關於偶像的那些事,卻不愛干。

  演員這個職業的虛華,在陳坤這一代偶像這裏抵達了極致,同樣極致的,是在這些虛華之下他反偶像的氣質與魄力。他們存在於娛樂圈,卻努力跳出娛樂圈。所以他們很早就開始默默實幹:范冰冰親自去西藏尋找先心病兒童,一路艱辛自不必說,還謝絶媒體。周迅堅持多年購買樹苗抵消碳足跡,去非洲探訪貧民窟,堅持關注自閉症兒童。

  陳坤是35歲的水瓶座,周迅快要37,范冰冰剛剛而立。這正是他們最自在的狀態,最好的年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