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姚晨微博成上訪辦 每天數千人陳冤假錯案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1月03日 19:58   鳳凰衛視

  都說微博讓社會進入“自媒體”時代,那麼,擁有超過1500萬粉絲的姚晨微博自然就是一個大媒體。既然是媒體,在中國,肯定會受到壓力。

  作為“微博女王”,她關心動車事件,針對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學教授王夢恕在事故後代表官方表態說司機失誤或許是溫州動車追尾原因之一時,她連發兩條微博反駁:“疲勞駕駛追尾?這種猜測是誤把火車當汽車。稍有鐵路常識的人都了解兩點:一,即便真是司機睡着了,火車的運行監控裝置發出警報後,便會採取自動停車。二,潘師傅是發現情況第一人,如想逃,只要往後車廂跑,或可揀回一命。正是他在那一刻,堅守崗位並拉下緊急制動,才為後面的乘客換回了一綫生機。”她關心三公費用開支,在央視柴靜主持的《看見》節目中,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特約研究員王錫鋅表示,我國“三公”(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公車購置及運行費)費用一年9000億……占我們行政開支的近30%。對此,姚晨驚訝極了,因為這數字太龐大了,她很奇怪這種費用不設上限嗎?這不是特權腐敗嗎?所以她發出微博:“昨天接受採訪,就被問到如何看待‘三公’問題?我說:可憐咱們許多老百姓還不知道啥叫‘三公’呢,但我想,至少他們需要起碼的‘三公’,就是:公平、公正、公義。”她還關心強拆、關心環保、關心城管執法……

  為此,明星姚晨成為了公民姚晨。她認為自己的1500萬粉絲中,她的影迷只占很小一部分,大多數都是普通百姓關注她,支持她,當然也期待她的幫助。

  為此,姚晨受到了可以想象的壓力。她的微博也會有被“和諧”的時候;政府部門也向她表達過希望借用她的微博影響力幫助樹立正面形象;有時候她還會遇到一些來自其他方面的壓力,2011年12月19日夜,姚晨還就此發了一條微博:“總有人愛說:‘我們是×××,你最好別得罪’,這話聽着好似港片裡的黑社會語言。不好意思,您說的這句台詞,也得罪我了。愛誰誰,哥屋恩!”

  為此,在無數人支持她的同時,也引來諸多非議。說她得瑟,說她藉機炒作,理由是作為明星,她知道公衆想要什麼樣的內容和聲音,所以是選擇性“發聲”。對此,姚晨說:“首先,我不懂政治,也無心參與政治,我發的多是和民生相關的內容,因為我就出生於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人階級,對於普通百姓的生活,我深有體會和感觸。至於有人懷疑我的微博是不是出於商業安排,我可以負責任地說,華誼從沒有管過我的微博,包括如今經常遇到壓力,他們也沒有干涉過,我和華誼是合作關係,甚至我的微博開通大半年後,他們才知道有微博這個玩意兒。”

  所以,她經常在微博上轉發或者呼籲慈善捐款、資助貧困兒童。2011年10月27日,姚晨還在微博上幫忙“賣”土豆。當時,她轉發了雲南大姚縣委宣傳部在官方微博上發布的大姚曇華馬鈴薯豐産滯銷的消息——“當地曇華鄉馬鈴薯豐産增收,産量達2萬多噸,但還有大約2000噸優質馬鈴薯無人購買等待出售”——並評論說:“大姚縣?那大姚必須幫轉!”得到擁有千萬粉絲的姚晨的幫忙,大姚曇華馬鈴薯銷售隨即恢復正常,價格回漲。

  姚晨如此解釋她的公民之舉,“我認為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一名演員,演員是我的職業。每一個人,不只是公衆人物,對社會公衆事件都負有責任。而作為公衆人物,如果只關心自己的私事,更是一種不負責任,對不起那麼多喜歡你的粉絲。你之所以能成為明星,是來自於公衆的喜歡。公衆的喜歡為你帶來了人氣,也就帶來了利益,所以理應回報公衆。而且,面對公衆不能報喜不報憂,公衆喜歡你、關注你,當然包括正面和負面兩方面,不能只想着傳播正面信息賺取利益,遇到負面事件卻不予理會。”所以,原以為結婚、離婚會是姚晨忌諱的內容,沒想到她也坦然提及。

  顯然,姚晨是一個直爽、眼睛裡揉不得沙子的性格。這在她的微博中也表現得淋漓盡致。“當我看到某些內容時就不由自主的想去寫,想去轉。”比如,她在微博上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的論戰。胡錫進在微博上表示解決北京打車難應適當調高價格,姚晨當日便發表異議:“呵呵,胡主編可能太少打出租車了,調高打車費,不如先降低司機每月要繳納的份子錢,每月高達五千多呢,不是小數目。”胡錫進隨即表示:“看到姚晨對我微博的評論,我覺着很像一句台詞呵。微博定個調調,大家一起背誦,多舒服呀。順便說一句,我也認為出租公司應降低份子錢,這和我主張出租適當漲價不矛盾。”姚晨再次回應:“呵呵,您想貶損我,別扯上大家啊。‘定調’我們真不懂,這方面您是行家。順便也說一句,您說得還不如台詞呢,聽着像夢話。”

  姚晨當然知道這其中的壓力,特別是給她身邊的工作人員帶來麻煩,一些內容經常令她的同事膽戰心驚。她的同事也曾勸說她少轉發相關內容,所以她只能剋制,或者看到了相關內容後先給同事打電話,問這事能轉發嗎?得到否定的回答後,她只好忍,可忍不了一會兒,她會再次給同事打電話,告訴她們,“‘不行,我還是得說……’我是天秤座,崇尚公平、公正。”在她正在演的一部新戲《搜索》中,姚晨扮演一電視台社會新聞記者,這讓她感同身受。

  姚晨說,她之所以很關注社會事件和民生,可能還得歸因於她的家庭及個人經歷。她雖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可城市雙職工保證了她從小生活在一個小康家庭,過着無憂的生活,上大學後,大二就開始拍戲掙錢,沒有經歷太多坎坷,“所以心態一直比較平和。另外,我和我的父母及身邊的朋友都不太注重名利,我爸爸很少看我的演出,他都是聽別人說起我哪部片子特別火,然後才‘給面子’看一眼。我自己也不是一個一條道走到黑的人,我在拍《武林外傳》前曾有過將近一年的時間沒戲拍,我當時已經想放棄了,都准備去上海學習服裝設計轉行了。我26歲才在演藝圈真正有了知名度,這對於女藝人來說已經是很晚的時間了,但這時候我的心態、價值觀可能也已經基本形成了。”當然,姚晨也承認作為一個普通人,一夜走紅難免會有找不着北的時候,“這從我最開始的微博就可以看出來,當時覺得一定得寫的有檔次,可其實,越這樣想,越脫離生活、脫離真實。”

  台灣藝人伊能靜的微博也和姚晨一個風格。伊能靜說,她的公民心態源自自小接受的教育。“我是台灣人,從小就是看藍營和綠營在報紙上打架長大的,深知社會的真實一面。”伊能靜說,“所以我覺得大陸的姚晨更不容易、更難能可貴。”

  姚晨明白伊能靜的意思。“我們的確沒有受過自由的教育。”但姚晨認為如今這已不是問題,“這是信息時代,獲取信息的渠道有很多。”需要說明的是,作為“微博女王”的姚晨說她其實基本是個“網盲”,“雖然在大學時也有計算機課,也會上網看新聞或者用QQ聊天,但真正深入接觸網絡還是在2007年,編劇寧財神告訴我有個叫百度貼吧的東西,可以有自己的粉絲。”姚晨說她的主要信息來源不是來自網絡新聞,而是一些受人尊敬的媒體。在微博上也經常會看到有粉絲拍到姚晨購買時政、社會類雜誌的圖片。而這也部分源於教育和家庭——“我的家人一直在看這些媒體。”導演馮小剛還說,姚晨有一群公知和意見領袖的朋友。

  姚晨感到慶幸的是,還是有很多領導屬於開明派。她接受央視柴靜《看見》欄目專訪,談論微博作用。可當天新聞痛批微博,認為微博上謡言衆多。大家都以為這期專訪可能將“胎死腹中”。可出乎意料的是,申報審批後,領導不僅同意播出,而且事後給予了表揚,認為該訪談講述了微博的積極作用。

  不過,姚晨還是有壓力。每天通過微博@她或者給她留言、私信的人多達四五千人,大多都是陳述各種冤情錯案。姚晨戲稱,她這裏成上訪辦了。她知道,借助她的影響力,如果她給予轉發,可能就能在解決一個個實際困難上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可問題是,這其中也摻雜有謡言,而她無力辨別其中的真僞。

  而且,中國人總是很“聰明”的,“賣土豆”事件後,就有不少人利用這個渠道,“欺騙”姚晨,發布一些不實的信息,渴望賺取商業利益。所以,現在姚晨給自己的微博改了設置,只有她關注的人才能給她留言。“既然我的微博有了現在的影響力,那我更要甄別信息,這是對所有人負責。但我無力去一一辨別,所以只能選擇我信任的朋友和一些受人尊敬的媒體。畢竟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個人也不能代替政府的職能。”不過,姚晨認為,“謡言肯定有,但只占很少一部分。而且最終,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所以,只要是我看到的,能夠確定是真實的情況,我都會盡力幫助更多的人。”

  姚晨對自己的微博有期盼。這裏既是她的私人記錄,同時,她也渴望通過自己的微博,改變外界對演藝圈的認識,進而改變對整個社會的認知。“我知道外界貶低演藝圈的原因。文(學)、藝(術)不分家,這兩個行業原本都應該是靈魂最自由的領域,因為只有思想自由,才能塑造出好的作品,而不是統一限定在一個固定的框框裡。曾經的中國演藝圈是充滿正義感,受人尊敬的。可後來發生了改變,就像中國的部分媒體一樣。但我認為微博現在又正在改變這一現狀。我相信,微光聚集到一起,最終是可以照亮大路的。所以,我總樂於傳遞正面、積極的能量,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

  姚晨:演員。微博粉絲數全球第一,且內容並非局限於演藝圈,她更關注社會事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