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版權專家解讀韓方大戰:無價值 賺到幾千萬網民眼球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2日 17:38   鳳凰衛視

  方韓論戰已過半月,一方“研讀韓文”,稱已尋找到衆多破綻。另一方則暗地整理手稿,複印證據,准備起訴。然而,有消息稱,韓寒起訴只是口頭,實際並沒提交。其愛人金女士解釋是用於法律鑒定的手稿太多,正在整理,或明天提交訴訟。昨日,著名律師、江蘇省版權協會副會長翁冶中接受本報採訪認為,這是一場“隔山打牛”的鬧劇,即使鬧上法庭,也不會有多大價值。倒是當事人為此賺到了幾千萬網民的眼球。

  方舟子遭遇“欠薪”插曲

  韓寒只說不做還沒起訴

  方舟子和韓寒的代筆質疑論戰事件,引來無數觀戰者。雙方粉絲也好,普通市民也罷,一見面就問:你是挺韓還是挺方?論戰開始,挺方者衆多,其中包括一些網絡名人。但是,正在方舟子加大火力之時,有微博名為“拖欠工資方是民”的網友曝料自己是被方舟子雇佣的微博拉黑專員,因方舟子長期拖欠工資而不得不公開討薪,並貼出雇佣協議書。該用戶指斥方舟子拖欠工資9374.5元。對於半路殺出的風波,方舟子聲明曝光的聘用協議書系僞造,責成微博平台必須刪除“欠薪”微博。

  這段插曲並沒影響方舟子的鬥志,面對韓寒訴諸法律一事,他緊追不放並聲稱,“韓寒被包裝成為‘文學天才’十幾年了,沒人戳破這個神話。”同時,他還聲明:“我對署名韓寒的文章的分析、質疑、批評,屬於言論自由和學術批評,不涉及侵犯名譽權。”。然而,第二天,方舟子態度變得明朗化,在“‘天才’韓寒《書店(一)》分析”一文中稱“在我剛剛加入論戰時,我對韓寒是否有代筆一事是將信將疑的。直到我開始看署名韓寒的作品,看到了這篇《書店(一)》,就認定了它肯定是別人寫的,因為一個14歲初二學生絶無可能寫出這樣的文章。”版權專家翁冶中告訴記者,方舟子用“肯定”的語句,就把事態升級了。

  韓寒夫人說在收集證據

  網友稱把方舟子拉入戰局失策

  韓寒究竟有沒正式起訴,法院是否已經受理此案?前日,有記者電話聯繫了韓寒夫人金女士,想從她那裏得知韓寒於上海哪家法院提起訴訟,但金女士回應說:“抱歉,這個我真的不清楚。”記者再度追問之後,她承認,立案一事預計還需時日:“一來法院剛剛開門,二來韓寒要用於法律鑒定的手稿非常多,需要慢慢搜集和整理。”金夫人透露,幾天來,韓寒一直在公證機關與韓爸一起進行手稿複印、公證。

  記者登錄韓寒博客發現也沒有對方舟子的進一步質疑作出直接回應,而是轉發一篇文章,題目是《質疑魯迅》,如果按照方舟子那樣推理加主觀臆測,那魯迅也是別人代筆的。作者方尺規在文中列出懷疑“人造魯迅”的十大疑點。有網友指出韓寒轉發的這篇質疑文章,根本站不住腳。認為韓寒此舉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但有點亂了方寸。

  在經歷白樺一戰之後,韓寒曾自誇太聰明了,“我已經大致知道了打筆戰的路數和對手的套路。”但此次遇到了“高手”。不少網友認為,最開始韓寒把方舟子拉入戰局很失策。雖然目前還沒有韓寒有人代筆最直接的證據,但方舟子確實做到讓一部分人相信韓寒是一個被包裝的山寨貨。這一回合,韓寒基本處於下風,完全被對手牽着鼻子走。近日,韓寒在頻繁回應媒體的同時,情緒也顯得有些低落,稱自己“簡直是在地窖裏頭中槍”。

  專家條分縷析:

  據現有證據 韓寒就是作者

  網友冷月認為,“方舟子是拿質疑科學的態度去質疑文學,這本身就有問題,這樣的事情,也只有像方舟子那樣的一根筋不講證據只搞推理的人做得出來,這對一個寫作者是不公平的。”

  翁冶中從着作權法分析說,按照我國着作權法規定,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文章的署名者就是作者。方舟子拿韓寒小時候學習成績不好為由進行推測,這些都不是直接證據,僅憑現有的證據推測,還不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得出唯一性的結論。學習成績不好,沒有閱歷,不代表文章就一定寫不好。不排除有特例,也許韓寒就是其中一個。翁冶中認為,“如果方舟子拿不出其它的直接證據或完整證據鏈的間接證據。依據現有的證據,韓寒應當就是作者。”

  “當然,方舟子也不是等閑之輩,他的律師一定會反駁:質疑的是文章不是你寫的,並沒有說你不是作者,從文章中可以推測出有你委託他人寫作的可能。”翁冶中告訴記者,着作權是一種典型的私權,作者的身份由來可以是個人的隱私。如果韓寒委託韓父代寫,只要雙方約定着作權屬於他,韓寒也可以成為作者。但是,這是韓寒個人的隱私,沒有必要告訴任何人。任何人也不應當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推定是委託創作,從而否定韓寒的創作能力。

  質疑超過限度?

  韓寒:不得不訴諸法律渠道

  一場筆戰為何會演變成一場官司?翁冶中認為,方韓論戰,雙方開始還是比較冷靜的,基本是走學術爭論路線。但是,由於雙方長期在網絡語言裡泡着,自律性難以控制,最後升級成互相攻擊,甚至還扯上了家人和朋友,還揚言法庭不算,上媒體對質,分明是網民的一種情緒化表現。

  韓寒表示,方舟子除了引用他作品的文字內容質疑外,用來反駁的文字則涉嫌捏造。“我曾經在一篇文章裡寫過上海的醫院,說上海的醫院牆上有‘請用、謝謝、不用謝’等字樣,而方舟子說上海的醫院很早以前就沒有這些字了。但是直到今天,華山醫院還是貼着這些字。”韓寒稱,“面臨這種無端指責,作家通常都很難自證清白。”所以,不得不訴諸法律渠道。

  根據我國法律條例規定:以書面、口頭等形式宣揚他人的隱私,或捏造事實公然醜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誹謗等方式損害他人名譽,造成一定影響的,應當認定為侵害公民名譽權的行為。“從方舟子博文看,顯然他過於草率地下定了結論,‘肯定’代替了‘推測’。”翁冶中認為,寫作是作家的飯碗,這可能會降低一個作家的社會評價度。對韓寒來說,如果方舟子無法拿出確鑿的證據來證明其文章所述的“代筆”“水軍”“包裝”等貶低性描述屬實,他的“質疑”很可能超過必要的限度,從而成為“侵犯名譽權”之舉。

  這能叫做誹謗?

  方舟子:是我學術批評分內的事

  對於韓寒即將訴之法庭一事,方舟子稱:“這不能叫做誹謗,這應該是我學術批評範疇內的事。”他認為,訴訟不會對繼續分析署名韓寒的文章産生任何影響。於是,繼續一邊埋頭“研讀韓文”,一邊對韓寒的起訴進行反駁,“倒是韓寒及其團隊對我以及我的家人的攻擊、謾駡、造謡根據中國法律涉嫌侵犯名譽權。”甚至表示,這場官司和以前幾個官司一樣,“法院的判決結果不論是否對我有利,我不認為會影響到我的分析結論是否成立。” 他承認,韓寒起訴他是韓寒的權利,“能讓更多的人關注這個事件,更多的人了解事實真相,不是壞事。”

  方舟子此前公開表示,自己願意跟韓寒在合適的場合展開辯論,比如上電視節目。對此,韓爸在微博上給予回應,“韓寒不可能陪你上每個電視節目。你是覺得,在網絡上你的手段更容易被網友戳穿,電視上你就可以更方便地用一面之詞來抹黑我們嗎?”

  眼下已經“退避江湖”的出版人路金波表示,“前期當普通吵架,寫了不少玩鬧帖子。不妥當處,各位朋友海涵。韓寒是否代筆、方舟子是否誹謗,交法庭處理。”他還提醒大家,“將這場狂歡引向理性、普智。”盡管少了路金波,但有夫人和韓爸在身邊支持,韓寒慶幸自己保留了很多當年的手稿、書信、證據,也有衆多的證人。他說:“我有把握打贏這場官司。”

  論戰無價值

  只是賺到了幾千萬網民眼球

  對於這場“論戰”會給中國文壇帶來何種影響?給社會造成怎樣的後果?目前還很難預測。網友冷月認為,“韓寒走到今天也許早有人看不慣他,但是一直找不到機會,有人就是想把他從神壇上拉下來,常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 翁冶中表示,“問題在於,現在人人都有話語權,這是好事。但是必須要有游戲規則,不能都把自己當做是裁判。你也可以是裁判,但你必須尊重他人的人格,而且不能超出法律規定的界限。比如,法律規定署名人就是作者,你挑戰,就是挑戰這個法律制定的規則。”他分析,如果韓寒勝訴,說明方舟子並未取到實證,法院也不會輕易下結論認定韓寒沒有“代筆”。也就是說,方舟子仍然可以繼續質疑,只不過言論措詞將更加嚴謹。如果韓寒敗訴,法院會認為方舟子進行正常學術批評的舉動,並不構成對韓寒社會評價度的降低。同時也不會認定韓寒確有“代筆者”。因此,韓寒仍然還會繼續寫作。

  這場官司,雙方是否真正對付公堂,翁冶中表示懷疑,“隔山打牛。我看,雙方是在演一齣戲給大家看,就像是巴爾扎克寫的《人間喜劇》。”他估計,“雙方在網上吵吵,大家也就視覺疲勞了。即使鬧上法庭,也不會有多大價值。本案無論結果如何,作為當事人的方舟子和韓寒都賺了,賺到了幾千萬網民的眼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