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韓寒陷“代筆門” 韓父:一場無聊透頂的鬧劇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8日 16:39   鳳凰衛視

  韓寒與父親(資料圖)

  新京報2月9日報道 方舟子的質疑,讓韓寒父子陷入“代筆門”,如今他們將此事訴諸法律。質疑背後的是非曲直,一時難分清。新京報記者對韓寒父子提出幾個相同的問題,他們的回答,展現出他們的所思所想。

  1、文壇事,法庭能了嗎?對於起訴方舟子,期待什麼樣的結果?若是勝訴會對這個事情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韓寒:對我來說也無所謂什麼賠償,很有可能最後也不會要。他也不會道歉。你批評質疑都沒有問題,但是你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百分之一百確認一個人寫作是代筆,對整個行業都不好。有人說,起訴是不是剝奪了言論自由。其實方舟子在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剝奪了言論自由,因為這個問題沒辦法解釋。

  韓仁均:我們所做的只是“還我清白”

  2、 這個事件至今,最大的感觸是什麼?不願再說,是真不在意了?通過這個事件,怎麼看網絡時代,尤其是微博時代的“輿論”?

  韓寒:我不會再回應,也不會搭理。我有新的賽季,有別的東西要寫。一開始,挺生氣,那麼多人會選擇相信方舟子。後來想明白了,隨着時間推移,所有真相都會明了。另一方面,我覺得這對一個寫作者來說,挺光榮。全國這麼多人陪着你看你少年時的文章。我覺得全世界可能就我有這樣的禮遇。

  我沒想過操控輿論。我沒有開微博,但用馬夾,沒實名說話。

  韓仁均:這就是一場無聊透頂的鬧劇,現在進入司法程序,一切由法院裁定。明白的人永遠明白,不說也明白;不明白的人,或者故意不想明白的人,再說也不會明白。

  3、怎麼看“成名”這回事?人們都說成名要趁早,你的感觸是?你熱愛文學的基礎是什麼?它帶來的最大享受(意義)是什麼?

  韓寒:能早早,能晚晚。這個急不來的。我當年也是有很多狗屎運夾在一起。如果更早點出名,很多事情會純粹一點,省掉出名過程中的挫折和坎坷。有些時候大器晚成也很正常。一切都要看運氣。

  我愛文學是受爸爸影響。文學給我帶來最大享受是在小學時,躲在被窩裡看儒勒·凡爾納作品。(記者:不是錢鍾書嗎?)錢鍾書只是對我的文學創作産生了影響。看儒勒·凡爾納作品,會産生對未知世界的渴求和探索。我小時候想當科學家。

  韓仁均:能不能成名,能不能早成名,怎麼樣才算成名,都不是自己能決定得了的事。一切順其自然。

  文學對我來說,說不上熱愛和厭惡,以前喜歡看看,現在連小說也不太看。以前因為工作關係,要應付考核,編一些故事,寫一些宣傳用的資料,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4、當自己被誤解時,你會選擇怎麼做?當家人被誤解時,你又會怎麼做?

  韓寒:自己被誤解時,常選擇睡覺,或者回應,不該回應時就不說話。我可能得到的比較多,會承受比較多的誤解。我特別受不了家人被誤解。我這次表現得有些失態,和家人被拽進來有一定關係。

  韓仁均:被誤解時,盡可能地說明真相。

  5、在你眼中,什麼樣的人生是有價值的?或者說,怎麼樣活着,才是人生價值的體現?

  韓寒:我現在30歲都沒能想得明白。我經常這個月有這個月的想法,那個月有那個月的想法。這個月我想要改變世界,那個月我想過得開心就可以。我們這一代很多人都是這樣,自己都沒想明白。但有一點,一切向善,這很重要。

  韓仁均:呵呵,這已經超出我的覺悟程度了,我說不來。

  6、你覺得自己的人生,在按自己的意志活嗎?如果人生能夠推倒重來,還會做現在的選擇嗎?

  韓寒:我是一個真性情的人。我該是怎麼樣就怎麼樣。很多時候,我接受採訪也不會說公衆人物說的套話。

  韓仁均:因為人生不能推倒重來,所以就不做選擇了。

  7、當父子有矛盾時,會怎麼解決?你們兩個有共同的角色:父親,覺得父親最重要的責任是什麼?對自己孩子,最大希望是什麼?

  韓寒:吵架唄。但過段時間我就妥協了。妥協方式不是認錯,是聊天。沒辦法,經濟大權在他手上。

  父親最重要的責任是善良和正直。我對孩子的期待就是這兩點。

  韓仁均:韓寒還在學校時,常被老師告狀,老師不時把家長叫到學校去。有一次初中時,我還在學校打過他。

  父親的責任太多了,但我覺得誠實真誠善良地做人很重要。我最大的希望是孩子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