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演的角色都被家人嫌棄 楊紫委屈:我做錯了什麼?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9日 02:09   鳳凰網

  楊紫(資料圖)

  6月18日晚,楊紫發文吐槽自己遭母親“嫌棄”一事,“媽媽剛才跟我说討厭我,因為繼邱瑩瑩后發現李易歡也很煩。”因《歡樂頌》《龍珠傳奇之無間道》戲中人物被母親“討厭”,楊紫也表示很無奈:“我還是我,我是小猴子啊!我做錯了什麼?”

  楊紫微博截圖

  不僅如此,楊紫還在自己搶熱評,曆數家中所有“討厭”自己的親人:“大姑喜歡廣平王,二姑留言说討厭我,我爸討厭我。”楊紫因此感慨道,“咋討厭的都讓我演了?”不少網友紛紛留言安慰楊紫,“那還不是因為你演得好!”粉絲更為其打氣稱:“你美就行,你是最可愛的小猴紫!”

  相關報導:

  楊紫:應勤很有責任心 但三觀有問題

  時間:2017年06月14日

  來源:信息時報

  邱瑩瑩和應勤

  信息時報訊 “最近被駡得很慘,經常連朋友圈都看到有人駡我,估計忘了屏蔽我。有很多人说,‘歡樂頌’播完,我也就徹底告別演藝圈了吧,還有人想衝進去給我喂藥……”這是《歡樂頌2》播出期間,楊紫發的一條微博。從電視劇第一季到第二季,由她所扮演的邱瑩瑩挨的駡不少,尤其這個角色在感情上面拎不清的態度,更是讓不少觀衆“氣炸”。這大概是楊紫經歷的最長的一段“水逆”。對於這個可愛又可恨的角色,楊紫近期接受信息時報記者專訪時也有很多話说。

  【解讀角色】

  會不會交邱瑩瑩這樣的朋友?

  “邱瑩瑩很作很煩人,但也很單純”

  從人設來看,邱瑩瑩應該是《歡樂頌》五美裏最普通的一位,睿智不如安迪、家世不如曲筱綃、美貌不比樊勝美,連和她差不多平凡的關雎爾,都贏了她一分乖巧懂事。邱瑩瑩在劇中最刷存在感的時候,則是每次談戀愛的時候。兩次愛得轟轟烈烈,也兩次讓歡樂頌小區“鷄犬不寧”。對於邱瑩瑩這個角色,楊紫也如實表示,自己開始對她並沒有十足的創作衝動和慾望,“其實剛開始的時候,這個角色是大家選了差不多之后才給我,我自己本身沒那麼想去演,但是沒辦法,就只有邱瑩瑩這麼一個角色,只能硬着頭皮去演”。如果當時有選擇的機會,楊紫想演曲筱綃,“我覺得這個角色有很多發揮的點,而且機靈古怪的,我覺得比邱瑩瑩要好很多。或者是演安迪,因為我沒演過這種角色,陸雪琪(楊紫在《青雲志》裏扮演的角色)也不算,因為她內心戲沒有這麼多,所以我覺得安迪也可以試一試”。

  除了因為邱瑩瑩這種小妹妹類型的角色演過太多,楊紫最不能接受的還是這個人物的性格,“因為我覺得她就是個傻白甜,拎不清,很作”。從楊紫的語氣裏大概聽出了一種“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絶望”的無奈。但當這個角色交到她手裏,她還是想盡辦法去演出一個有血有肉的邱瑩瑩,雖然她這麼“討厭”,但也一定會有“可愛”的地方。必須承認的是,兩季電視劇播完之后,討厭邱瑩瑩的大有人在,喜歡她的也不在少數。邱瑩瑩能夠圈粉,楊紫的演繹還是有一定的功勞。《歡樂頌》的導演簡川訸[微博]曾經透露,楊紫在演邱瑩瑩時偶爾會搞點二度創作,比如她曾提出建議將安迪的電話存成“高冷姐”。楊紫也坦承自己會給邱瑩瑩設計一些可愛的台詞和動作,“比如唱歌、做鬼臉、吐舌頭,還有一些誇張小動作”。楊紫说也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把她演得很討厭”,但自己並不想。雖然到了第二季,仍然有網友在駡邱瑩瑩,但楊紫也说,“她在小说、劇本裏,完全是一個很作、很煩人的一個角色,現在其實有這樣的效果,我已經挺感恩的”。

  《歡樂頌2》熱播時,有網友曾經提出一個問題,“五美之中,哪種類型是你最不想交的朋友?”沒想到,邱瑩瑩居然是高票被out出局。將這個問題放到楊紫面前,楊紫則透露,“我可以接受這樣的朋友,我覺得她很單純,你對她好,她也對你好,她有原則:借錢不能不還;我不能占你便宜。這些都特別對。但她如果談戀愛的話,就離她遠一點。她談戀愛,我就不理她了,實在是太嚇人了”。她透露自己反倒比較不能接受曲筱綃這樣的朋友,因為曲筱綃經常擅自作主對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扒根扒底。

  能不能接受應勤這樣的“前男友”?

  “應勤有責任心,但三觀有問題”

  兩季《歡樂頌》落幕,五美經歷了戀愛分手、又戀愛又分手。第二季大結局中,唯獨那個最平凡普通的邱瑩瑩,和第二季新結交的男朋友應勤修成了正果。但這段戀情也是本季劇集中最大的話題、槽點所在。男方一度因為女方非處女而表示嫌棄、提出分手,后來交往了新女友之后才意識到前任的好與可貴,又再次重新求復合。邱瑩瑩最終接受了這位前男友,並決定與其領證結婚,這也讓電視機前的觀衆“恨鐵不成鋼”。作為扮演者,楊紫表示對於邱瑩瑩的愛情觀“並不是特別苟同”,“她有她善良的一面,比如她不會因為這個男的是誰而去選擇,這個還挺好的。但就是她一談戀愛就像瘋的一樣,這個是挺嚇人的。生活中我好像沒有這麼極端的朋友”。

  如同大多數女觀衆的想法,楊紫也覺得自己無法接受應勤這樣的前男友回頭復合,“不接受、絶對不接受。超級不好這樣”。他是個負責任的人,但三觀有問題。”讓她從劇中幾個男性角色老譚、小包總、趙醫生、王柏川、應勤、謝童裏挑選,她回答道,“老譚和趙醫生,他們倆比較符合我的標準,長得帥,有責任心,正常的三觀,就很好。”不能接受小包總的理由,她也解釋道,自己不奢求花式戀愛,“我還是選擇平平淡淡的人。”楊紫坦言自己在感情中應該是屬於感性一派,“女孩談戀愛,都不是能特別拎得清。我也無法評估自己談戀愛是什麼樣”。

  兩季《歡樂頌》都成為播出時的同檔電視劇收視冠軍,不過從第一季到第二季,口碑卻大幅下滑。被問及如果有第三部,期望邱瑩瑩有什麼新變化、成長,楊紫也表示,“说實話我不希望第三部,從觀衆這一季的反應來看,戲也演得差不多了,見好就收。如果拍第三部,大家可能會有更多吐槽,因為大家會期待更高,所以我覺得可能我們需要休息休息,再去拍一些更好的作品”。

  記者手記

  她早就不是那個童星了

  《家有兒女》於2005年開播,至今有12年了,當年楊紫才12歲,現在也已經25歲。但在很多家庭觀衆的眼中, 她還是那個“小雪”,即使“小雪”長大,她還是“童星”。這次與楊紫聊了半個小時, 雖然採訪有點倉促和匆忙,卻也算是一個好好認識了一下這個“童星”的機會。她早就不是童(孩)星(子)了,而是一個對劇本、角色有自己想法的演員。比如和她聊到最近播出的兩部劇兩個角色,聊到《歡樂頌》的邱瑩瑩,她會覺得人設本身不夠討喜,“每天都在想怎麼辦怎麼演”。聊到《龍珠傳奇》裏她扮演的女主角李易歡,是一個會因為美食而誤事的吃貨人設。她也表達了自己的困惑,“我不能理解一個吃貨的人設能吃到那種地步,吃貨對美食喜歡感興趣,但不可能為了吃誤了事吧?這個我覺得不能苟同。”對於拿到手的劇本,會思索劇情人物的合理性,這樣才不會只是一個花瓶吧?也是演員應該做到的吧。楊紫说:“現在太多的劇本,拿到手上拍的,當中其實也有一些覺得不合理。但你沒辦法,你沒有權利也沒有能力去改,只能夠在演戲的過程中,盡可能地把這些不合理演成合理的。”

  【解析自己】

  角色包袱?

  “我可能是邱瑩瑩和曲筱綃結合版吧”

  有一個代表角色,對演員來说常常是喜也是憂。角色形象完美,讓演員更加閃閃發亮。如果“不幸”演的是反派,恐怕有一段時間得接受觀衆太入戲的怒駡。邱瑩瑩不算完美,也稱不上討喜。但楊紫將她演得如此活靈活現,難免也會有部分人,在楊紫和邱瑩瑩之間画上了等號。現實生活中,楊紫自評“我可能是邱瑩瑩和曲筱綃結合版”,“她倆性格跟我像一點,樊勝美、關關、安迪都離我太遠了”。但她和邱瑩瑩還是會有明顯的差別,“活潑、可愛,對人很熱情,還是蠻像的。但她對待感情、交友的觀念,和我不一樣”。

  邱瑩瑩直爽是優點,但就敗在不擅看人眼色,在不適宜的場合说不適合的話,每每總是讓樊姐急得捏她。北京小妞楊紫也是樂天、耿直派,但她自言情商時高時低,“我心情好的時候情商高、心情不好情商低”。遇到看不慣的人事,立馬反擊、生懟,也是她一大特點,“如果我太看不慣這個人、這件事,我就會懟。可能我會覺得這句話不該说,但實在受不了還是會说”。比如拍戲過程中,遇上對戲演員不夠敬業,她也會直接表達自己的意見,“我挺直的,如果這個人演戲不敬業,對工作人員態度不好,或者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我就會懟她,‘你能不能好好演’、‘有沒有背台詞’、‘快一點看看劇本’。(说出來)就不會后悔,因為我覺得我做得沒有錯。而且我覺得是對方先有這樣的態度,我才會這樣對你的。”可能認知裏覺得明星都該是八面玲瓏的,楊紫也表示,“所以我可能沒辦法當一個特別完美的藝人吧”。

  女星的圈子在外界的勾勒中經常是一個勾心鬥角的“后宮”。不過聽完楊紫如何“攻克”喬欣的故事,你或許會感慨,有些人的圈子並沒有那麼複雜。喬欣之前接受信息時報記者採訪時,笑稱合作完《歡樂頌》后,楊紫已經成了她“半個經紀人”,處處想着她。楊紫則透露,開始兩人認識時確實有點距離感,“她一開始見我的時候好像有刻意保持距離,但我生生地把我們的距離拉近了,我知道她在刻意躲避我,所以她走哪,我就跟到哪,一直聊聊聊,聊到最后,她心裏的那層玻璃碎了,我們關係就拉近了。”

  拍完戲之后,兩人仍舊保持着電話、微信聯繫,互報近況,楊紫说,“她的性格其實不太像關關那樣,不是那種不愛说話的人,她挺活潑的。雖然她第一眼看上去可能不是像我這麼活潑,但我們倆聊天,總是能聊特多,聊八卦聊人生,什麼都聊。”兩人大概好到什麼程度呢?楊紫说,“我很喜歡給她張羅,給她介紹個戲。別人問我有什麼人選推薦,我就说喬欣喬欣,因為她人很好,我們也玩得很好。她也是我在娛樂圈裏見到的女孩裏面心思比較單純的人,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她,給她機會。”

  童星包袱?

  “大家認為我是童星,演不了成熟的戲”

  在邱瑩瑩之前,楊紫上一個具有國民度的角色是小雪。2002年10歲出道,到了2004年參演《家有兒女》,以小雪一角被大家認識,童星是楊紫身上的重要標籤。不管在觀衆眼中還是在部分業界人眼中,楊紫好像始終還是個“孩子”。最搞笑的是楊紫提到《歡樂頌》的導演孔笙[微博],兩人合作《戰長沙》認識,繼而有了《歡樂頌》的合作。楊紫说:“孔導到現在還覺得我像個小孩,就像他女兒的那種感覺。比如我現在演感情戲或是接吻戲,孔導會在旁邊,‘哎呀,我接受不了’,我在想,他怎麼跟我爸似的。我跟他说:‘孔導,你看看再说。我不能一直演小蚯蚓,我得長大。’ 他说:‘行行,我看看,反正我就是挺接受不了’ ,特別逗。”

  “童星”之於楊紫的煩惱,也正在此,“大家認為我是童星,演不了成熟的戲。在叔叔阿姨眼裏挺困難的。拍吻戲,大家都會覺得你是小孩。”不過她说現在已經慢慢感受到大家對她認知的變化,“我覺得現在大家對我挺包容的。還是有吻戲來找我,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