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電波》呂行竟是葛優外甥 首次演戲多虧其舉薦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15日 19:21   鳳凰衛視

  成都晚報9月16日報道滕文驥監製,智磊執導,趙立新、呂行等主演的紅色經典翻拍劇《永不消逝的電波》,正在央視一套黃金檔熱播。除了增加諜戰戲、突出李俠的感情生活,李俠與趙子岐的兄弟情也頗有看頭。不少觀衆對趙子岐這個新增角色表示認可。鮮為人知的是,扮演趙子岐的呂行,竟是著名演員葛優的外甥!昨日凌晨,呂行在新劇拍攝收工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他不僅詳述了《電波》拍攝的台前幕後,還透露為了《電波》放棄了姜文的《讓子彈飛》,更獨家向記者道出了他眼中的舅舅葛優。

  外甥眼中的葛優

  膨脹的時候,他教我夾着尾巴做人

  呂行曾是哈爾濱話劇院演員,回憶起當年的北漂經歷,他言語中仍透着些許辛酸,“那會兒話劇院不景氣,有一次,我們83個人在台上賣力演出,台下卻只有6名觀衆。”這番打擊讓呂行踏上到北京尋夢的旅程。對葛優這位影帝舅舅,呂行很少提起。但他表示,葛優教給他很多,常告訴他要夾着尾巴做人,做一個好人。

  北漂沒戲拍

  他把我引薦給何群

  和其他北漂演員一樣,呂行每天跑劇組找活,還曾夜宿西單廣場石凳,“當時最多一天跑了17個組,一個都沒中。”

  經歷一年多的跑組後,呂行終於有了第一次演戲的機會 出演何群導演的《幹部》。這部戲正是由葛優牽線搭橋。“我和葛優確有親戚關係,他只是我的遠房舅舅,但他對我真的很好。當時何群有個戲,方子哥老師告訴我,我拿不定主意,就給舅舅打了個傳呼,他說認識何群,正好最近要約他吃飯,就一起見見。見面後何導覺得我不錯,就定了。”這部9集的戲,呂行得到4萬元收入,這在當時算高酬勞了。

  浮躁的時候

  教我調整好心態

  呂行並未受到這位遠房舅舅更多的照顧,不但很少見面,甚至連葛優家的門都沒進過。呂行表示,“舅舅一家對我特好,如果我開口說有困難,他肯定會幫我。但我覺得一個男人就該靠自己,我也不想別人認為我借他炒作。不過,一旦我有疑惑的地方,只要問到他,他都會給我一些建議和意見。他教了我很多,常告訴我要夾着尾巴做人,要做一個好人。”

  北漂期間,呂行曾有兩年一集戲都沒有,“當時拍完《刁蠻公主》,有點膨脹,結果吃了大虧。當時舅舅找我談過,說 彆著急,先把心態調整好。機會只給有准備的人。 ”原本《讓子彈飛》中,呂行將與葛優演對手戲,但最終因時間原因錯過。能和這部戲結緣,也跟葛優推薦有關,“舅舅的原則是,有合適的角色就推薦,不合適絶不強求。”

  宅男愛做飯

  夫妻倆感情很好

  葛優的夫人賀聰在公衆眼中一直是個神秘人物,夫妻倆結婚20多年一直沒有孩子,但在外甥看來,兩人是很幸福的一對。“夫妻感情特別好。他們是在沒有任何經濟基礎上建立的感情,很紮實。這麼多年相濡以沫,在娛樂圈真的很不容易。”“會吵架嗎?”“我從來沒看到過,但夫妻之間難免拌嘴。”呂行說,和葛優熟悉以後才發現,“外人覺得神秘的葛優,其實是最普通的人。”

  問及生活中的葛優是什麼樣的人,呂行想了想,吐出兩字:宅男。“舅舅愛做飯,平時在家喜歡下廚做飯。有時會和我媽聊做什麼菜,怎麼做好吃。他做家常菜做得挺好。”

  低調做慈善

  不靠外在博關注

  近段時間,明星頻陷“詐捐門”,捐款、寫博、曬發票漸成趨勢,也有網友表示,不排除有明星此舉是抱着出名和作秀的想法。相較之下,葛優一直低調行善。“舅舅捐款一點不比其他人少,他捐了很多次,但從來不提。他說:這事做就行,別老說。”讓呂行印象深刻的還有,作為內地身價最高的男演員,葛優從不講究穿戴,“他出席活動的服裝都不是大牌子,穿着舒服就行。他曾說:一個人如果要靠穿着讓人不小看你,那太可悲了。”

  爆料

  “舅舅”的趣事

  怕坐飛機 葛優一般不坐飛機,只有一次 乘飛機到台灣宣傳《夜宴》。呂行當時特意問了原因,“他說一般飛機下面都是山啊陸地啊,但飛台灣下面都是水,心裏踏實點。我猜他的意思是如果出事,掉在水裡也能倖免於難。”“就不想出國旅遊?”“不去他也不覺遺憾。”

  放老婆鴿子 一次,賀聰讓葛優監督房子裝修,但當賀聰到家時,發現家裏沒人,一找,原來葛優跑花園裡放風箏去了。“他覺得那天天氣不錯,適合放風箏。”

  讓《時代周刊》犯暈 一次,美國《時代周刊》採訪葛優,聊了一段時間後,葛優覺得沒什麼可說了,來了一句:“我爸家在裝修,他還等着我挑地板呢。”

  《電波》台前幕後

  舍“子彈”演大反派 意外受追捧

  劇版《電波》中,呂行飾演的頭號反派趙子岐是個新增人物,“他的出現使劇情更加豐滿,也使英雄李俠更加人性化。”不少觀衆對這個“喧賓奪主”的角色給予較高評價。

  說角色 趙子岐是很“好”的壞人

  不過,看似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趙子岐,卻是一個悲情人物。他與李俠多年的手足情,最後以“李俠原來是共産黨”而告終;他苦苦追求的特工之花馮小昆雖下嫁於他,卻心系李俠。作為一個本身就是潛伏者的軍統人員,趙子岐陷入“人生處處皆失意”的境地。

  說起趙子岐,呂行滔滔不絶:“他並非一個表面化的壞人,他是一個很 好 的壞人,重情重義,內心其實不複雜。他和李俠反目成仇,其實和立場無關,完全是因一種感情上的背叛。”對於“反一號”這個定義,呂行說:“在我眼裏沒什麼真的反派,壞人有時也會做些好事,好人也可能因為某些原因做出壞事,但這不代表其本質是壞的。”

  說戲緣 缺文人氣質拒演李俠

  導演最初打算讓呂行出演李俠,他考慮再三還是拒絶了,選了反派趙子岐:“我從來不按戲份多少選角色。我覺得李俠這個角色離我太遠。我身上缺乏文人氣質,如果硬着頭皮接下來,壓力太大,我怕演不好。”

  說捨得 為“電波”放棄“子彈”

  因為《電波》,呂行一年沒接其他戲,更因此放棄姜文的《讓子彈飛》。但他不後悔,“這個人物如今能得到大家的認可,值了!”國內軍事題材金牌策劃人、《士兵突擊》總策劃李洋大校看完該劇後,給了呂行很高評價,“亦正亦邪,表演很到位,是個有潛力的演員。”

  談到和姜文的擦肩而過,呂行說:“我特別渴望跟姜文一起拍戲,跟他學點東西。當時都和姜導見面了,他覺得我還行,准備讓我扮演在火車上保護葛優的軍官,但最後因為時間錯不開,只能放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