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王益案牽出趙薇劉芳菲 阿憶微博證明兩人感情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3月30日 20:11   四川在綫-華西都市報

阿憶新浪微博

阿憶新浪微博

趙薇

趙薇

劉芳菲

劉芳菲

  王益受審,港商出庭作證

  公司開業,王益曾示意港商給趙薇30萬出場費

  示意港商給劉芳菲200萬償還房貸

  著名主持人劉芳菲在北京買了一套房,月供上萬元。於是,王益讓李濤給了劉200萬元,用於償還房貸。後來王益事發被調查時,他讓劉把200萬元還給李濤,並讓劉給了李濤4萬元利息。

  王益受審牽動娛樂圈的神經

  4月1日是“愚人節”,也是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王益的生日,有人戲稱其“愚人王益”。然而,今年的愚人節,注定與王益已經度過的53個生日截然不同,因為他已經從副部級官員淪為階下囚。昨日上午,王益在北京市一中院出庭受審,檢方指控其受賄1190多萬元。令人震驚的是,王益涉嫌犯罪一案,有兩個著名女明星牽涉其中。

  港商作證牽出兩大女明星

  昨日上午,頭髮灰白的王益被兩名法警押進法庭。檢方指控稱,王益受賄金額為1190多萬元。其第一筆受賄金額來自香港商人李濤。李濤和王益早就認識,他在湖南承接一個高速公路項目時,通過王益獲得銀行貸款,並向王益行賄538萬元。目前,李濤也已被捕。

  王益受賄的第二筆金額,系通過其弟弟王磊,為雲南一個叫周某的商人辦理貸款,並分12次通過王磊或自己直接收受周某賄賂630萬元左右。王益受賄的第三筆金額,是幫助河南一個叫王磊(此人非王益弟弟)的人為其他企業辦理貸款,此王磊得了300萬元的好處費,而王益向此王磊要了30萬元。

  在檢方舉證時,李濤通過錄像作證。李濤在證言中說,他在深圳開過一家百貨公司,公司開業典禮時,王益前來出席,並帶來女明星趙薇(音),典禮結束後,李濤給了趙30萬元的出場費。此外,著名主持人劉芳菲(音)在北京買了一套房,月供上萬元。於是,王益讓李濤給了劉200萬元,用於償還房貸。後來王益事發被調查時,他讓劉把200萬元還給李濤,並讓劉給了李濤4萬元利息。法庭上,王益認罪態度非常好,他說:“這些都屬實,這是我利用直接權力以及權力以外的影響力,為他人謀利益,我也得了好處。”

  另類王益權力造就文人氣質?

  在法庭上,王益沒有絲毫的文人氣質,有的只是對自己所涉案件的悔恨。但是,案發前,王益不但有證監會原副主席、國開行副行長的耀人光環,而且還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聘為博士生導師,並協助創辦了光華EMBA。

  在《光華校友通訊》上,有一篇“我們敬愛的王益老師”,文中稱“對於王益老師的身份,我們真的很難表述。金融家?音樂家?歷史學人?還是‘王益老師’這個光華人對他的稱謂更為親切。對於王益老師的氣質,我們真的很難分辨。詩人的率真和激情;歷史學人的深邃和內斂;金融家的果斷和嚴謹;我們更願意把他視作有哲學思辨、歷史鈎沉和文學衝動的一個可親可敬的老師和朋友”。

  有人稱,王益其實欠缺經濟學理論功底,但其地位幫助光華EMBA打響了頭炮。上世紀90年代末,光華EMBA一萬美元的學費一點也不便宜,但兩個班中的金融班,40多人大都是王益組織進來的,這些人都是衝著王益的官員背景而來。

  在陶醉於自己“教授”身份之餘,王益在前幾年突然來了音樂靈感。據王益自己說,2002年他和一群年輕人在青藏高原旅行,祖國山河的雄偉壯麗,突然激活了他埋藏已久的“音樂基因”。他一路游走一路歌唱,等回到北京,他已經唱出了《未來我們相愛》、《奧運情懷》、《彩虹下的你》等歌曲。2006年,王益完成《神州頌》的創作,

  並於12月9日由中國交響樂團在北京首演,之後一發不可收。2007年2月,修改後的《神州頌》在北京演出三場,此後《神州頌》第三版到上海、杭州、廣州、珠海、深圳、成都巡演,半年內演了17場。

  然而,事後曝出內幕,原來《神州頌》的觀衆,基本上是各證券公司等和王益有關的企業所組織的員工。而為《神州頌》演出做策劃的,是一個叫魏鋒的人,此人是已故“湧金系”掌門人魏東的哥哥。

  王益被捕後,《神州頌》再也沒有演出過。當初王益把創作《神州頌》歸結於6年北大教育給他的影響,歸結於對祖國的、民族的愛。然而,站在被告席上的王益,究竟是文人,還是用權力謀取的“文人”名聲?

  未解謎團無一證券公司涉案?

  王益被捕前,外界就傳言其與一些證券公司的違規操作有關。比如魏東自殺後,人人懷疑“湧金系”與王益之間的重大關聯,湧金系旗下的國金證券董事長雷波,是王益在證監會時期的秘書;魏東的哥哥魏鋒是王益《神州頌》演唱會的策劃人之一。

  此外,有多家媒體曾報道稱,公司上市可以通過兩種途徑,一是滿足新股發行的種種條件,比如連續3年盈利等等,通過證監會發審委審核批准進行IPO;或者借殻上市,借殻上市須得通過證監會重組審核委員會審核,借殻上市的公司沿用原來殻公司的上市代碼。但是,“沒有3年連續盈利”不符合IPO基本條件,也沒有沿用殻公司原上市代碼因而不算借殻的太平洋證券,憑藉著兩個與上市無關的部門——證監會機構部和證監會辦公廳的相關批復,史無前例離奇上市。太平洋證券上市後,股東斬獲約40倍的暴利,其股東身影中不乏王益親屬,如其弟王磊、其妹王薇。

  然而,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在檢方的指控中,王益涉嫌受賄事由,均是為他人辦理貸款提供幫助,而與證券公司無關。     

  各方回應

  王益辯護律師證實:

  劉芳菲趙薇確實牽連其中

  此次王益受審,王益沒有聘請辯護律師,北京一中院為其指定了北京著名的刑辯律師許蘭亭代為辯護。

  許蘭亭是北京的著名辯護律師,當年,劉曉慶的稅案,他擔任過辯護,本報記者曾面對面採訪過他。去年的“臧天朔涉黑案件”,也是許蘭亭出庭擔任辯護律師。昨晚,本報記者電話採訪許蘭亭。問到了有關王益案件情況以及牽出兩女星的相關問題,許蘭亭證實:王益被指控受賄1100余萬確有其事,影星趙薇和央視著名主持人劉芳菲,確也牽涉案中。趙薇是出席了深圳一家百貨公司的開業典禮,拿了30萬元的出場費。“王益與央視著名主持人劉芳菲到底是什麼關係?王益為什麼要為劉芳菲出200萬巨資買房?”對此,許蘭亭律師表示:目前,整個案子還在審理中,實在不方便透露劉芳菲涉案詳情。其事實真相還得要看後續的全都審理結果出來後,才能公佈。最後許律師介紹:“北京一中院的一審判決結果,最遲在半個月左右可以出來。屆時,我會詳細解讀案子全部詳情。”

  記者杜恩湖

  經紀人:趙薇不認識王益

  對於被指曾收受王益30萬出場費一事,趙薇的經紀人陳蓉回應,根本不認識王益等人,其次她指出趙薇當時出席的只是一個簡單單純的商業活動,並不存在違法行為。“而且是一個公關公司邀請他們參加的。希望媒體不要亂猜想,要尊重事實,還趙薇一個清白。我們不願意被捲入這種事,而且根本不認識那些人。”    

  一些內幕

  阿憶

  微博曝料:劉芳菲和王益是真感情

  國開行原副行長王益受審牽出趙薇劉芳菲這一消息傳出後,迅速成為微博的熱議焦點。主持人阿憶和音樂人科爾沁夫分別發表微博談自己的看法。劉芳菲的央視好友阿憶在微博中發表了自己的態度,稱王副行長(王益)和芳菲(劉芳菲)妹妹是真感情,希望大家不要胡說,並曝光了王益的平時愛好。科爾沁夫也力挺趙薇是清白的。下面是兩人微博原文:

  阿憶:那啥,這下芳菲妹妹可慘了,給供出來了。不過,王副行長和芳菲妹妹是真感情,不是瞎鬧。那啥,咱王副行長,是北大歷史系師兄,酷愛音樂,經常花公款飛出境,去聽交響樂,呵呵,雖不識譜,卻寫成一曲龐大的交響樂,供中央樂團演奏。當官真好,什麼都玩兒,什麼都會,什麼都賺錢,呵呵。

  科爾沁夫:趙薇好倒霉,生孩子也不得安寧。剪綵收出場費有什麼問題??(明星在此案中)牽涉個鷄毛啊!!!看記者措辭不是這個商人自己請的,是王益自己帶去的。趙薇好倒霉,生孩子也不得安寧,出來混,真的是要還呀!

  記者含沙射影唄,誰帶誰啊,開業當然要請明星,最多是請不動趙薇這個級別的求王益幫着請。問:反正王益自己承認啦,不明白是咋回事兒,您老咋這激動呢?科爾沁夫:因為我知道這個圈有多臟,我也知道往乾淨人身上潑髒水有多容易。

  劉芳菲

  劉芳菲兩年前曾找本報記者辟謡

  劉芳菲畢業于吉林大學外國語學院日語系。現為中央電視台文藝中心國際部節目主持人,主持《國際藝苑》、《影視俱樂部》等欄目。曾主持2006年、2007年、2008年央視春晚。昨晚,本報記者多次致電劉芳菲,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劉芳菲的同事王小姐介紹:劉芳菲這幾天工作忙得很,她不會理會這些新聞,一律不回應。

  2008年秋天,網上曾有人冒充記者,以貼吧形式,傳播湧金系掌門魏東自殺與劉芳菲有關的傳聞,劉芳菲曾找本報記者辟謡。當時,署名某媒體報道的這篇“魏東自殺與央視主持人劉芳菲有着千絲萬縷的關聯”的帖

  子出現在網上,立即引發網友議論。這篇熱帖爆料說:魏東的自殺絶不僅僅是抑鬱症那麼簡單,而是與央視女主播劉芳菲有關,兩人的交往涉及到情感及金錢。當時劉芳菲看到後曾打電話給記者辟謡。後來,發現文章造假後,她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文章,不但表示與這件事無關,還說已經向公安機關報案了。劉芳菲在博客上回應:“我自幼家教甚嚴,此後不論是在學習、工作,還是生活中,均把持做人的基本準則,從未涉及任何不道德的情感糾葛。我珍惜目前自給自足的生活,對金錢並沒有奢求,更談不上用不道德的手段獲利。”記者杜恩湖

  趙薇

  5月産子6月復出賺奶粉錢

  昨日記者意外獲悉,趙薇將在5月産子,6月就將復出娛樂圈,因為在3月初她就與某手機品牌簽署了合約,要為其拍攝代言廣告。據了解,此次代言價碼高達七位數。

  記者隨即聯繫到這個手機廠商的負責人,追問趙薇是否會因為産子等原因將拍攝日期推後,對方肯

  定地說道:“不可能,合同中規定得一清二楚,今年6月,她隨便挑一個日子拍攝,但必須是在6月。”掐指一算,趙薇的寶寶最晚將在5月底出生。

  記者隨後致電趙薇經紀人陳蓉,她並未否認簽下代言復出娛樂圈之事,只表示除此之外趙薇還有一部電影要演。   記者伍翩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