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周迅前男友賈宏聲墜樓身亡 曾為第六代導演最愛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05日 16:04   成都商報

  本報記者 張世豪為您報道

  昨日下午6時許,從娛樂圈突然傳來一條消息:周迅前男友、著名演員賈宏聲在北京墜樓身亡,事發地點為北京市朝陽區安苑北裡。據悉,賈宏聲從小區其中一幢樓的7層墜下,落地時砸中一輛停在地面的黑色帕薩特轎車,轎車的後備箱被砸毀。目前現場已經被封鎖,關於賈宏聲的死因,警方正展開調查。賈宏聲墜樓後,有北京的媒體趕赴現場進行追蹤報道。據《北京晨報》消息,有附近的居民反映,每天早上都會看到賈宏聲的父親帶着他到奧體公園遛彎,昨天下午3:00左右還在電梯中見到父子倆乘坐電梯出行。據了解,賈宏聲生前曾有過吸毒史,但此次墜樓是因精神分裂導致。

  一部《昨天》

  賈宏聲自揭吸毒傷疤

  很多人記住賈宏聲,是因為兩部電影,一部是《昨天》,還有一部就是《蘇州河》,而賈宏聲也是第六代導演曾經最愛的男主角,其中包括王小帥、婁燁、張楊、王全安、李少紅……

  “當一個人走得太遠,他還能找到歸途嗎?”這句話曾出現在張楊2001年導演的《昨天》海外版本的海報上,因為真人真事的拍攝方式,它曾被評論界驚嘆為“年度最勇敢影片”。而《昨天》的男主角正是賈宏聲:一個曾經風光的明星,一個吸過毒的癮君子,一個幻視幻聽的病人……那段佈滿傷痕又最終被愛撫平的10年生活被記錄在了電影中。

  拍戲時因為對錶演方式理解不一致,他時常和父母、張楊激烈爭吵,甚至破口大駡。也許因為入戲太深,《昨天》拍完後,賈宏聲又自我封閉起來,把自己關在家裏,不和任何人見面。參加威尼斯電影節期間,他再次絶食,只喝可樂,甚至在接受國外媒體採訪時,任何問題只答一遍,第二遍就無論如何不再講了。

  一部《蘇州河》

  賈宏聲和周迅成為戀人

  賈宏聲與周迅曾於1998年因拍攝婁燁的電影《蘇州河》飾演一對情侶而相戀,據傳,在一年後因朴樹介入,二人分手。在《蘇州河》中,賈宏聲塑造的邊緣人物馬達似乎與他本人的氣質非常吻合。賈宏聲還曾經帶着周迅一起去《大明宮詞》參與試鏡,為周迅打開了一片大好的星途。 昨日,周迅通過經紀人表達了自己的哀悼:“這是一個令人震驚和傷心的消息,我想現在賈宏聲最需要的就是安靜吧,請大家尊重他,不要再打擾他的靈魂,希望他可以去到他想去的地方,也請大家不要打擾他的家人。”

  賈宏聲和伍宇娟是中戲同學。兩人曾經瘋狂地相愛過,可是後來賈宏聲染上了毒癮,兩人分手。昨日記者一直未能聯繫上伍宇娟。

  賈宏聲,生於1967年3月19日,籍貫吉林四平,戲劇世家,1985年考入中央戲劇學院,1989年中戲畢業,進入中央實驗話劇院。

  1990年,陸續完成電影《銀蛇謀殺案》《北京,你早》,成為當時備受矚目並具偶像氣質的青年男演員。1992與張楊合作話劇《蜘蛛女之吻》,賈宏聲在排練場第一次接觸到大麻。1995年,主演電影《日蝕》,同年住進精神病院治療幻視幻聽,並開始戒毒。1998年與周迅主演電影《蘇州河》。1999年到2000年拍攝電影《昨天》,該片就是根據他自己的吸毒經歷改編,當時其父母、張楊等人共同出演。2007年5月19日,賈宏聲回歸話劇舞台,主演話劇《失明的城市》。

  圈內悲痛

  “一個月前商議復出 本以為他已康復”

  導演王小帥:盡快幫忙處理後事

  王小帥昨天表示,本以為賈宏聲已經恢復,不想卻突發意外,非常震驚難過, “一個月前商議復出 本以為他已康復”。他表示會盡快趕到賈家去安慰老人,幫忙處理一些身後事。

  導演張楊:一個月前還商量合作

  張楊說,“一個月前我還和他一起吃飯呢。”張楊回憶,當時他和賈聊得很愉快,還談到合作拍電影的事。當時賈的情緒相當平復,看不出有任何自殺的傾向“我真是沒想到,我先向他的親友了解下情況再說吧。”

  同學趙亮:不知道怎麼去愛他

  賈宏聲畢業於中戲85級表演系,與鞏俐、伍宇娟、趙亮、史可等是同班同學。趙亮泣不成聲地說:“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難受。他一直非常陽光、非常先鋒……我們所有的同學,都不知道怎麼去幫他,都不知道怎麼去說他,都不知道怎麼去愛他。”

  導演王全安:他是時代的潮流

  導演王全安曾跟賈宏聲合作過《北京,你早》。王全安回憶起賈說:“他是那個時代的潮流,代表了那個時代的偶像,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演員。”

  導演李少紅:心中永遠的男主角

  李少紅表示,“聽到這個噩耗萬分驚愕!不能相信是真的!他是我第一部電影《銀蛇謀殺案》的男主角,我為他驕傲!他是我心中永遠的男主角!”

  最新進展

  賈宏聲好友:

  他很長時間沒“吃過藥”了

  賈宏聲墜樓身亡之後,《新京報》的記者致電賈宏聲所在單位國家話劇院的好朋友雷婷。 雷婷介紹,賈宏聲這幾年的狀態一直很好,就在前幾天他們還一起吃了兩頓飯,討論選劇本的事。而且就在不久前,導演高群書還通過她想找賈宏聲出演《西風烈》,但因為劇中角色要彈一段吉他,而因賈宏聲不會彈而作罷。雷婷告訴記者,賈宏聲這些年依舊和父母住在一起。對於因嗑藥而跳樓的傳言,雷婷堅決否定,“他已經很長很長時間沒有吃過藥了 。”國家話劇院宣傳負責人楊申表示,話劇院領導正在開會研究,也已經派人趕往現場,將會在今天統一發表聲明。

  有一說一

  賈宏聲墜樓,

  這不是一部文藝片

  昨天傍晚,我和同事們照舊吃完了晚飯,聊着八卦,上樓,等待着展開新一晚的工作。夕陽的余暉映襯在這個城市高大的建築上,反射出異常刺眼的橘紅色,泡上一杯茶,坐在落地玻璃窗旁邊,在高高的十四樓俯瞰繁華的街,這真是一個文藝而浪漫的傍晚。然而,一個轉身,便聽見同事的一聲尖叫:賈宏聲跳樓自殺了。

  賈宏聲。那一瞬間,我有些恍惚,覺得是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於是我又確認了一次,賈宏聲。然後,心裏咯噔了一下。文藝的傍晚,加上一個文藝的男主角,卻不等於一部文藝片。

  2001年12月,我第一次見到賈宏聲。他一身標準的文藝范兒:扎着馬尾,穿着黑色的皮夾克,牛仔褲,清瘦的臉龐上有很多痘痕,作為《昨天》的男主角,他與父母、導演張楊一起來成都宣傳影片。那時的記者還沒有現在這樣八卦,周迅也沒有什麼名氣,採訪的內容几乎都圍繞着他是如何戰勝了痛苦的吸毒經歷而展開。我們提問的時候,他的目光几乎沒有焦點,常常好半天才能回過神來,大家不得不轉而採訪他的父母。那時,他便一個人靜靜在一旁發呆,眼神無辜而空洞。當天晚上,與劇組的成員一起吃火鍋,他吃的很少,夾菜的時候也是一臉茫然,像一個極度害怕受傷害的孩子。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他就抽煙,我們几乎無法與他正常交流,於是,在熱鬧的火鍋店裏,他顯得是那麼的孤單,孤單得像一個他自己吐出的煙圈。

  再後來,他又消失了。多年前,我曾經與領導說起是否能再回訪他,但一番摸底之後,得到的答覆是他的狀態不適合,就連曾經幫他一把的張楊也說他“完了”。不過,後來卻再次出現了一些關於他的消息,他再次復出演話劇,照片中的他看上去異常憔悴,看了有些讓人心疼。之後,他又出來接受採訪,談起了《蘇州河》,談起了周迅。記者追問他對周迅的看法,他說:“你要想看她,滿大街(雜誌)都是,那不就是她在那裏嗎?我只知道她是存在的,我能感受到。”他實在是太文藝了,連與娛樂圈格格不入的回答都顯得如此文藝。

  我不知道他的文藝曾經影響了多少人,但我知道這個數量一定很龐大。曾經一度,我的QQ簽名是雷打不動的電影《蘇州河》台詞,異常矯情。昨晚,賈宏聲墜樓的消息傳開後,我的幾個朋友都不約而同地將簽名變成了那段台詞:如果我走了,你會像馬達一樣去找我嗎?會啊。會一直找嗎?會啊。會一直找到死嗎?會。你撒謊……昨晚,有人在網上悄悄地問:如果周迅知道這個消息,會不會哭?於是,又有人沒忍住,說:“馬達”不會再去找她了,那段愛情已經溺水在了蘇州河。

  據說,賈宏聲是從7樓跳下去的,而跳下去的時候還砸中了一輛汽車。我想起了同樣是墜樓而死的陳琳,她走後,她的母親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孩子,多疼啊!

  寫到這裏,我的手心已經潮濕。(平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