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新周刊》主編封新城:我和姚晨磕磕巴巴的談話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8日 20:42   北京新浪網

本色姚晨

本色姚晨

小憩的舞者

小憩的舞者

隨性灑脫

隨性灑脫

  姚晨

  1979年生於福建南平。1993~1997年就讀於北京舞蹈學院民間舞系,1999~2003年就讀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99班,現為西安電影製片廠演員劇團成員。所出演的最著名的角色是《武林外傳》中的郭芙蓉、《潛伏》中的王翠平。在《新周刊》2009中國新鋭榜上同時獲得“年度藝人”和“推委會特別大奬”兩大獎項。(圖—張海兒/新周刊  場地提供:北京JW萬豪酒店CRU扒房 感謝CRU主廚Vincent Rouille’對拍攝的大力支持)

  這是一個老哥和他小妹的談話。

  就像家裏餐桌上的閑聊,直白簡單,想哪兒說哪兒,甚至還前言不搭後語。

  老哥大咧咧的,小妹怯生生的。

  但,我們都只說真話。

  ——封新城

  “我一直就是,生活給我什麼,我就接着的那種人。”

  封新城:多少人伺候你啊?

  姚晨:啊?沒有啊,這是我自己的助理,那個是化妝師。今天不是活動嘛,剛才那個女孩兒是宣傳,因為有活動,所以他們都會跟來,平時沒有。

  封新城:張海兒對拍藝人大感頭疼。中國的藝人現在特別怪,總是陣仗特別大,然後所有的經紀人都在那裏阻三阻四的。

  姚晨:噢,我這兒沒這毛病。

  封新城:有一次我採訪一個人,在拍照的時候,他老婆在邊上,一會說要這樣拍,一會說要那樣拍,張海兒几乎崩潰。

  姚晨:對,我們演員在演戲的時候,也特別反感導演以外的人給你說戲。

  封新城:最近的事兒就是那個《武林外傳》的電影吧?

  姚晨:對,拍完了,殺青了。

  封新城:你覺得會有看頭嗎?

  姚晨:反正它講的是購房的事兒。電影嘛,它只能圍繞一個主題,講的是房價的事兒,我們這幫人都開始面臨結婚生子,還有購房的問題。

  封新城:《武林外傳》我看得挺多的,那電影在那麼短的時間裡,能把那種風格帶進來嗎?還是說徹底不要那種風格?

  姚晨:有還是有保留,在表演方式上還是有很多以前的那種方式,但是怎麼說呢,我覺得已經不能算是純搞笑的喜劇了,因為它的一些主題還是挺嚴肅的。

  封新城:你們是幾年後又湊到一起了?

  姚晨:五年。

  封新城:五年,然後大家在社會上都變了,電影也因此在角色上有調整嗎?比如在戲份上,會變成你是主角嗎?

  姚晨:沒有沒有沒有,還是佟湘玉是主角,我們還是小混混,嘿嘿,我們還是旁邊跑堂兒的、擦桌子的。

  封新城:秀才都已經胖成那樣了,還能演嗎?

  姚晨:瘦了啊後來,天天跑步,剛來的時候有點嚇一跳,後來天天在那兒曬,又跑步。

  封新城:你是變化比較小的吧?

  姚晨:我也比以前瘦了。其他人在形象上我覺得都比以前有所改變吧,總體感覺上都成熟了。

  封新城:這些年覺得你自己成熟了嗎?

  姚晨:成熟了啊,跟以前比起來肯定成熟了。

  封新城:其實我最好奇的是,你是一直都這樣的呢,還是你隨着環境的變化能調整自己?你是不是一個很善於成長的人?

  姚晨:我覺得我是善於成長的。

  封新城:那幾個成長的節點是什麼呢?是《武林外傳》,還是你老公,還是……

  姚晨:哈哈,我一直就是,生活給我什麼,我就接着的那種人。還比較善於變通,也比較順應自然規律的生活,這源於從小我爸對我的教育。所以我就到了該幹嗎的時候就去幹嗎,包括上學呀、結婚呀這些事兒。《武林外傳》的走紅確實也在我的意料之外,是我們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當時猛的一下確實有點兒難以適應,那時候我還覺得挺恐怖的,後來慢慢的,也就適應了吧。說實話,我覺得我在前年,就像你說的,我遇到了一個節點:前年的年底,一直到去年的年底,這一年中我經歷了很多事情,是我以前沒有預料過的;可能在別人的眼裏頭那年是我最幸運的一年,《潛伏》的走紅,包括話劇杜拉拉的成功,在別人眼裏是很好的,但我遇到了很多別的事情。(咳嗽)不好意思,我重感冒了,去完菲律賓回來就狂感冒。

  封新城:感冒了,你需不需要加件衣服啊。

  姚晨:不用,給我來杯熱水就行。哎呀,你要做這個總編訪談,我還有點疙瘩——我覺得這些年,老接受採訪,對我幫助還挺大的。

  封新城:剛才說岔了,剛才說到你那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

  姚晨:哦,對對對,可能就是經歷了一些信任危機吧。

  封新城:喲,這麼高度的事兒啊。

  姚晨:對,有合作者的,有朋友之間的,這種信任危機,對我打擊挺大的,突然間就感覺到,像是一個宅女被推出門外了,自己要去面對社會。但我覺得也挺好的,怎麼說呢?就是在參加你們新鋭榜那一天,這個可能都沒有人知道,只有我清楚,當時一進房間我就接了一個電話,那個電話內容我沒有辦法複述了,就是別人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扣在了我腦袋上,當時我在房間裡一下子就綳不住了。因為那段時間遇到了很多不開心的事情,所以在下樓之前我痛哭了一場,然後才化妝下了樓,參加你們的活動。但是,那天晚上確實又讓我特別開心,那一天晚上充滿了悲劇和喜劇,哈哈。

  封新城:是不是一個演員特能感悟這些東西啊?

  姚晨:我覺得也不分什麼演員和其他人吧。

  封新城:你的這個變化,你老公不會覺得變化得特別大吧?

  姚晨:確實也讓他始料未及,我們都沒有想到,但是他還是把握得比較好吧,他會始終告訴我,他很為我驕傲。其實他也經常給我出主意,告訴我應該怎麼做。我覺得他像我的一個引導者,總是給我很多正確的方向,比如在我特別灰心喪氣的時候,在我不知道如何選擇的時候,他總是能給我很多正確的方向,都是非常積極的。所以我也知道他其實是承受了很大壓力的,但好就好在,他對藝術是有一顆赤子之心的,所以當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頭時,他有能力忘掉這些事情,有能力不去想。

  封新城:你的意思是說他的精神世界很強大?

  姚晨:我覺得他主要是比較獨立,他不太在乎。我還是一個比較在乎別人看法的人,但他不是。

  封新城:我就猜測,你們倆這關係,要不這男的很強大,要不就是這女的特有辦法。從我的角度來想,一老爺兒們,看到你身邊的女人,突然,不是你能駕得住的了,就那種感覺,會發生什麼呢?我就在想,哎喲,他挺不容易的。

  姚晨:確實挺不容易的,其實我也覺得我老公挺不容易的。我們倆這麼多年,一起走了十年,還是因為,人生觀、價值觀,包括審美觀,都還是一直保持一致。而且坦白說在這個表演專業裏頭,我不算是一個特別有天分的人,不是那種天才,但我覺得他是。所以,從上學的時候,我就挺崇拜他的,到現在,他這種東西一直沒有改變,所以我還一直在心裏保持這種崇拜。

  封新城:這是客氣話嗎?

  姚晨:還真不是客氣話。怎麼說呢,我還是喜歡一個男人有才華,就是這樣。

  封新城:你是不是成為你老公成長的障礙了?

  姚晨:我們這行,風水輪流轉啊,誰能知道十年以後什麼樣啊。

  封新城:我是男人,所以我知道他,我也知道你覺得是虧欠了他的,因為他要逾越的東西比別人多太多了。不光是要跟男演員比,還有個你在這兒,你說怎麼弄?

  姚晨:是啊。

  封新城:你們倆得多強大才能在一起啊,好在你是個天秤座,你能平衡。

  姚晨:他雙子,所以我倆是絶配,他是雙子座B型血。所以我們一出去,別人說這是姚晨老公,我會比他還敏感。

  “越多人關注你,你可說的東西就越來越少。”

  封新城:你看了張發財那次採訪嗎?我那次採訪,就全面地暴露自己,解剖自己。

  姚晨:哈哈哈哈,你的微博也很暴露自己。

  封新城:對。不過過去我從來不玩網絡。

  姚晨:其實我也一樣,我過去也不玩網絡,我對網絡不熟的。

  封新城:對,我倆差不多,但基本上我99%能說我想說的東西,但是你,一個演藝人員,自我審查要嚴得多,是吧?

  姚晨:尤其是越多人關注你,你可說的東西,就越來越少。

  封新城:你是哪天開的微博啊?

  姚晨:我是去年9月份吧,我沒刻意去記到底是哪天。

  封新城:你一出來就是第一了嗎?

  姚晨:沒有,我也是玩了一段時間,大概是兩個月以後?最開始第一的應該是李開復吧,我記得你們開得都比我早,演員裏邊最開始的好像是梅婷吧,那時候黃健翔啊、歐陽奮強啊,都挺靠前的。

  封新城:哦,那你是哪一天一下就拿了第一,然後就沒動過了呢?

  姚晨:反正我記得是超過黃健翔了。

  封新城:快一年了,你有時候會不會有微博之累,或者有時候不想玩了嗎?

  姚晨:有啊,我當時徵求過好多人的意見,比如說,我想停了。

  封新城:什麼時間的事?

  姚晨:幾個月前吧,有過這個想法,就是覺得沒意思,沒勁,每天上來看到的都是各種,唉,打打殺殺的事情,然後各種憤怒的事情;人也越來越多,越來越雜——就是挺煩這些東西了,那段時間,就不想寫了。我還問胡赳赳呢,我跟赳赳還交流過這個事情,然後赳赳就勸了我半天,跟我說,你別停。

  封新城:對,別停。

  姚晨:哥哥你什麼星座的啊?

  封新城:你猜。

  姚晨:獅子座?

  封新城:我沒那麼……一個了,再猜。

  姚晨:金牛?水瓶?

  封新城:三個都沒猜中啊你。我是射手座啊。

  姚晨:噢!

  封新城:怎麼了,像不像?射手座,O型血,屬兔。你什麼星座?

  姚晨:我天秤座。

  封新城:天秤座就是平衡能力特好,是不是啊。

  姚晨:天秤座,O型血,屬羊的。咱倆老合了,特別合。

  封新城:我不懂這些東西,但是你說我吧,射手、O型、屬兔,這裏邊都沒有惡的東西,還是正面的,非常積極正面的,就是那種胸懷天下、古道熱腸的,全這路子。當然我也是一個非常有距離感的人,就是不喜歡的東西,我就會去躲。現在指着別人駡的這種時候越來越少了,年齡大了,不能瞎說八道了。

  姚晨:其實我也是一挺愛憎分明的人。

  封新城:也有過那種假想敵的經歷?

  姚晨:對啊,我在舞蹈學院上學的時候——我14歲來的北京嘛,那時候就騎個破單車,穿着一條牛仔褲,戴個棒球帽,在北京穿梭來穿梭去的。那時候挺男孩子氣息的,看不順眼誰就上去指責別人,駡別人。我最記得有一次,在新街口,我經過那兒,我看見有一個初中生小男孩,把一個下班回家的阿姨給撞倒了,撞倒了以後那小孩停車看了一眼,就跑了。那阿姨胳膊那兒蹭了一大片,血跡斑斑的。哎呀,我一下就給怒了,我就騎着單車上去,拎着那小孩的脖領子給揪下來了,從車上給他揪下來。他騎得特別快,我也快,那車都飛出去了,小孩兒還特來勁,說,你幹什麼你,你幹什麼你?!我說你幹什麼呀,你撞人你還跑啊你,快快快送醫院去!哈哈,就是,我那時候是能這樣兒的。現在想想,我現在可能不會幹這事兒了,就不會那麼……

  封新城:那是青春裡才有的東西嘛。

  姚晨:對,然後我還曾經帶着我們全班同學,上文化局,找人家那個局長要拖欠的工資。我那時候小屁孩一個,才17歲吧,我是班長,畢業了回的福州歌舞劇院。我們那時候工資是200多塊錢一個月,演出費經常克扣,不給我們發。我們班同學大多數家裏都不是特別富有的,有的甚至餓得吃不上飯。那個時候跳舞,體力特別重要,我家裏還算好的,因為我家是福建的,我爸能補貼我;但其他好多同學不可以。所以我就帶着我們班同學浩浩蕩蕩地上文化局,那長條桌上,那局長挺大年紀的吧,他坐這頭,我坐這頭,我都忘了跟他談了什麼了。當時有一兩個同學轉頭就跟單位領導彙報這事了,後來我也因此付出了代價。我的代價就是讓我的父母來承擔。我第二年就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團裡因此就卡住我,不讓我走,說,要走就拿一筆錢出來,因為我也是有合同的嘛。但是如果說我跟領導關係很好的話,可能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當時這件事情讓我父親承受了特別大的壓力,所以為那件事情我很內疚,第一是我自己不太成熟,不懂事,想憑自己一己之力去改變什麼;也覺得自己比較自私吧,沒有替父母去着想。

  封新城:這就是人生的課嘛,一堂大課。

  姚晨:交學費唄。我從小,父親對我進行的就是典型的閩南人的那種教育。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奶奶老跟我說,女孩子永遠都不要掌心向上向男人要錢的啊,所以我從小就很獨立很自立的,就是知道不要靠男人養你啊這些的。我爸對我的教育也是很傳統的。但是我覺得我身上還是有一些挺叛逆的東西的,跟我爸對我的這些教育挺衝撞的,所以我身上也會有挺擰巴的時候。哈哈,又是個天秤座,老想平衡,經常會擰巴自己。

  封新城:你一個南方人,到了北京,你覺得你跟原來那個南方女孩不一樣了嗎?被北方改造了嗎?

  姚晨:改造了一部分,所以我身上有又南又北的東西,但你讓我自己去總結吧,我又很難描述。很多人第一次見到我都說,哎呀,你太像個北方人了,不像南方人,但實際上我知道自己骨子裡還是南方人。

  封新城:你現在每年都回老家嗎?

  姚晨:回呀,一年回去一兩趟,我媽我爸他們也會過來看我。

  封新城:我總覺得你應該是把父母接到這邊的人。

  姚晨:他們特別不喜歡北京,而且他們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生活圈,他們會覺得來了以後會很孤單的。而且我爸爸現在還沒退休嘛,我爸是個閑不住的人,他就覺得,老姚我還得要再干幾年。哈哈,實際上如果他們要到北京來,我一年到頭也陪不了他們幾天的,這兩年起碼是這樣的,很難陪他們,這一點比較討厭。

  “我想演一個歷史上真真實實存在過的人。”

  封新城:實際上我還是覺得你大紅大紫了以後,有點兒活太多了吧?

  姚晨:其實我不算是我們這圈裡勞模型的,比如說去年,前半年基本都在忙話劇;後半年和我老公一起拍了個電視劇,就是你看到的那個《和空姐一起的日子》;然後就是一部電影,就是最近要上的那個《搖擺的婚約》,就沒有了。今年一共四部電影吧。

  封新城:在接電影這個事情上我也聽過些議論,就是說,是不是還需要一部更紮實的影片,來確定你在影壇的地位,有這事嗎,你聽到過嗎?

  姚晨:這是個什麼說法?哈哈,沒關係,你可以說得更……

  封新城:不是,他們就是說演員,名氣足夠了,但需要一個很好的作品,我的意思是說在一個大銀幕裡去塑造一個有力量的形象。

  姚晨:我覺得這個很正常啊,確實如此,一個演員你靠什麼來取得觀衆的信任啊?就是你的作品。

  封新城:我的意思是說,一個演員,從這樣的一個知名度對你已經認可了,要再邁出一步,特別重要,特別需要一個角色,再往上走一步。這其實更艱難,要比別人更挑剔,一旦失望太大,它是會給你減分的嘛。當然這些東西可能你沒有這麼去在意,是吧?

  姚晨:其實就是你不能去想那麼多吧。我剛剛開始幹這一行,有過一年沒戲拍的時候,我才知道很多東西不是我想象的樣子的。從那個時候我就懂得,你不能對一些東西期待值太高,所以每拍一部戲,你確實沒法想象它最後能怎麼樣,你只能去做,更本分地把它完成。你喜歡這個角色,你接了,你就本分地把它完成;別說,將來回頭看,這部戲火了,而你沒有好好地表現,你後悔——就是你別出現這種問題就行,其他的都是天注定,你沒法盤算的。

  反正到現在,我比較自豪的是,沒有因為錢接過戲,沒有說我因為想掙一筆特別多的錢,而去接一部戲。其實這三年來,我老公掙得比我多,因為我老是去干一些個,哈哈,沒錢的活。也不是說沒錢,也有錢,只是說因為你自己喜歡,你一喜歡吧,你就會表露出來,人家就會因此壓你的價格。所以到現在,其實我覺得我還是蠻任性的,還是比較喜歡跟着自己的感覺去工作,不會強迫自己做一些特別不情願做的工作,演一些不情願演的戲。

  封新城:這麼說吧,就是,你帶有目標嗎?在這樣一個線上,你還有另外一個目標可勾畫出來。你另外的目標是可描述的嗎?

  姚晨:我覺得電影肯定是每一個演員的夢想,終極夢想。而且現在電影市場又那麼好,大家拍電影的機會越來越多了,前些年根本都不敢想,現在有那麼多機會拍電影。當然要拍電影了,而且,說了你可能不相信,拍電影比拍電視劇更輕鬆,雖然掙得比電視劇少。因為我有時候覺得,工作這種東西,快樂也挺重要的,拍電視劇有時候挺折磨人的,我又是個女同志,二十多歲的時候,怎麼折騰、怎麼熬夜都無所謂,現在吧,有時候真覺得精力跟不上,所以本能地,從生理上我都更願意選擇拍電影,甭管角色大小,只要是我覺得自己還挺感興趣的。你剛才說具體什麼目標,我挺想演一個人物傳記,我想演一個歷史上真真實實存在過的一個人,不是虛構出來的人,我挺想演一個這樣的人。

  封新城:這是好演員的想法,真的,有力量的演員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姚晨:雖然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天賦異稟的演員,但是我知道我對錶演還是有一種挺單純的熱愛,有時候雖然特別累,一想到這個,還能夠堅持下去,你還是能從中得到快感。

  “做難民署代言人讓我感覺我自己是個有用的人”

  封新城:你想過要孩子嗎?

  姚晨:想過啊,當然,一定會生孩子,尤其這兩年特別明顯。我現在看到孩子就有點兒走不動道兒,就老想把別人孩子搶過來。我剛結婚的時候就想要孩子,那時候我老公還不想要,他覺得自己還是個小孩兒呢,他對那些東西也有點害怕,結果這一拖就拖了這麼長時間。拖到現在吧,就考慮這個考慮那個,太討厭了。

  封新城:我來看看微博裡的人都問些什麼——有人祝你早生貴子哈。

  姚晨:哈哈,我也祝我早生貴子。

  封新城:還有啊,有人說,你那麼瘦,你還當那個聯合國難民署的大使,你自己都像難民了。這瘦是因為當演員呢,還是你就這樣了?

  姚晨:我就這樣,我吃東西特別放得開吃。

  封新城:對了,你被這個難民署選中的理由是什麼?

  姚晨:特別有意思,我覺得這個就像是夢想成真了一樣。我幾年前就看那個安吉麗娜·裘莉,還有那個皮特,他倆我都特別喜歡嘛,他們就做這個難民署,到世界各地去探訪這些難民。當時我就想,我要是有一天,也成為這種公衆人物,我也要像他們一樣,去那些地方,身體力行地做一些事。後來他們前幾個月給我經紀人打電話,想邀請我做代言,我還以為我聽錯了;我說我太願意了,我什麼條件都不提,全力配合,所有工作都為這個讓道。

  其實我這次去的地方還算挺好的,是城裏頭的難民,我想象中的難民營都是那種特別貧困的、饑餓的。我去那兩天,開會嘛,他們那個行政官還說,哎呀,謝謝你,犧牲了你的寶貴時間來。我說,我才沒有覺得犧牲了寶貴時間,我還覺得我這兩天過地特別有意義。在北京,經常參加這個活動那個活動,可是我覺得我並不開心,經常感覺有陰雲罩在我腦袋上,尤其在累的時候,我覺得笑容都離開我了;但是那兩天我感覺我的眼睛比以往都清澈,心裏是透亮的,讓我更堅定地覺得,像這樣的工作我能做就去做,少去做些沒意義的事情。而且我跟他們說,我挺感謝你們找我做代言的,我做這些事情讓我感覺自己是個有用的人。——哎喲,你看這能行嗎?我感覺我們都沒聊出什麼東西,我這兒磕磕巴巴的。

  封新城:不不不,你別把我們這兒當成電視了,所有語言我都會留下,我會親手編輯的。(錄音整理/王丹)

  姚晨六人談

  我和姚晨第一次見面是在大學開學報名的時候,那時候對她也沒有什麼印象,但天天見,慢慢地就成了男女朋友。我們兩個的感情應該屬於日久生情的那種吧。畢業之後,也沒有想那麼多,沒考慮什麼娛樂圈不娛樂圈的問題,就領證了,結婚了。可能大家經常看到姚晨演一些大大咧咧的形象,比如《都市男女》中的蘇青青呀,或者是《武林外傳》中的郭芙蓉呀,就覺得她是特別大條的一個人,但現實生活中她的性格正好和角色中相反,特別貼心。

  好人,這是她希望在別人眼中和心中所呈現出來的形象。她很在意跟周圍的人的關係,可能她成功有很大原因是由於跟周圍的人的關係處得好。公婆眼裏她是絶對的好媳婦,爸媽過生日的時候,或者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她都會記得給家裏人買禮物。她會讓所有人覺得她在想着別人,所以她的人緣好。這可能是她跟我最大的不同,因為我想要保持一個獨立的個體,特別是在創作上,因此,相對來說會更加以個人為中心、更加主觀一點,她在這方面就比較周全。

  我一直覺得她是一個綜合指數非常高的人,而且在工作上特別敬業。所以她演的每一部戲,我都認為很優秀,都非常喜歡。她絶對也是我引以為傲的一個女人,胸懷天下的同時還能夠兼顧家庭。她還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信任的人,這種信任的建立是很不容易的。

  對於我們目前的這個狀態,我覺得應該很好了,已經很滿意了,但我們還是都希望能夠有多一點時間在一起,工作不要太忙,可能會更好一些吧!

  ——凌瀟肅,姚晨老公

  第一次見到姚晨是2002年,她瘦瘦小小,不好看。尚敬導演因為選了她,還和周圍人鬧了點不愉快。可是姚晨是那種演員,你看她毫不出奇,但她的表演很有說服力。可能恰恰因為她不好看,她就走內心的路子,在演技上特別鑽。

  工作狀態裡,姚晨是個挺較真兒的人。別人把演戲當職業,她把演戲當事業。她嘴上說事業是男人的事,她的注意力在家庭,實際上真正的抉擇並沒有放在她面前,這種衝突還是在假設的階段。她是真愛演,很大的樂趣都在這裏面。

  她的成名是快節奏的,成名沒有約束她的個性,但是有一些變化還是必要的,比如更節制,更成熟,更謹慎。

  她是個你寫得到她就演得到的人,不光是我寫的劇本,她和別的編劇合作也會有她的節奏和光彩。她的格局很大,可挖掘性強,我甚至都很難說姚晨是怎樣的一種個性。她豐富多面,不同階段都是不同的。以前我都是貼着她的形象來塑造角色,以後我想和她的個性拉開點距離,給她更多的空間。

  我喜歡她在《潛伏》中的角色,但是那個角色,她剛進入的時候不是特別的貼切、放得開,後來慢慢就展開了。

  她挺大條,但外粗內精,得體,節制,分寸感極強,她的底線甚至和演員這個職業有衝突。比如章子怡的事情她會跳出來說話,她對朋友很坦率,不是那種思前想後、保護自己的人。私心來說我珍惜她的個性,我知道我如果有事她也一樣會跳出來。

  ——寧財神,編劇

  姚晨就像古典音樂裡的小步舞曲,聽起來很隨意,但是是有約束、有規則的。外松內緊。

  氣場上看,我和姚晨並不在一個頻率上。但是就像齊豫說的,很多圈外的朋友,往往能給自己一些另外的啓發。我和同行很少聊音樂,反而和陸毅、姚晨聊得較多。她覺得我的歌不浮躁,很淡定,可能是說我多少有一點卓爾不群的氣質,不抗拒大衆也不跟風,這也是她的風格。我們都有一點精神潔癖,這種潔癖是來自熱愛的,你喜歡,就會在這上面有要求。

  姚晨的角色裡,我比較喜歡《潛伏》中的翠平,她最牛的一點是,在最出幽默的那個節點上她其實是不笑的,幽默和滑稽有一個根本的、層次上的差別。

  上次見面是在上海國際電影節,那樣一個大家都習慣遮掩,修飾,講話毫無信息量的氛圍裡,姚晨卻是真誠、坦率、紮實的。姚晨其實很有正義感,她身上有一些這個時代比較稀缺的品質,比如去災區,也不通知什麼媒體,不作秀。姚晨更多的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演員、藝術家,而不是藝人。演員和藝人不一樣,就像歌手和歌星不一樣。

  有人說她一夜成名,但是在我的理解,她只是靜靜地在做事,突然就有很多人過來圍觀。這種圍觀其實很容易變成圍攻。但是我不擔心這種圍觀會損耗她,忙不是問題,姚晨心裏是有一個把持的,她內心的基調很堅定。生活再瑣碎,不會觸犯她內心的東西。

  ——李健,歌手

  姚晨這個孩子,最大的特點,一個是認真,一個就是能吃苦。在拍《潛伏》的時候,她竟然還能夠下生活,時間那麼緊張,她還要去農村下生活呀。現在能下生活的人都不多了呀!她畢竟要從生活當中去一點一滴地採集這些東西,一個勞動婦女的心理一點一點的變化,慢慢地去總結,去梳理,然後再外化為一個行動,一個角色,這個過程實際上是一個很艱苦的過程。有的演員基本上比較本色,完成就結束了,而不是這麼去創作,這麼認真地去研究一個角色。我覺得她能取得今天的成績是和她的努力分不開的。在生活當中她就比較細膩,比較熱情,比如說教師節呀,她總是會記得打個電話祝福我;當她不忙的時候,她也常會來看我。

  在她拍的影視劇中,我比較喜歡《潛伏》,我認為那是能夠看見她創作功底的一個作品。在《潛伏》裡,她有她的想法在裏面,我覺得她演繹的這個翠平挺成功的。但對於她個人來說,她的路還很長,還要不斷地面對挑戰,不是說一部作品成了就成了,演員的發展空間是永無止境的。我覺得她已經做得很努力了,她再往下發展,每一個新角色都將會是挑戰,但我相信她會成功。

  ——陳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院長

  姚晨在北影時一直被定義成一個青衣,現在出現在大家面前是一個花旦。有人叫她“女版周星馳”,她對這些評價的反應,借用馮小剛的話說就是“一聲嘆息”。不是說大於周星馳還是小於周星馳的話,這個標籤貼得和姚晨有反差。對一個人的認知分好多種,熟悉朋友的認知像是鏡子;大衆的反應,更像是一種哈哈鏡,是一種差別的、扭曲的再現。

  學院派看不起情境喜劇,但其實,情境喜劇是最高級的。姚晨的喜感不是皮毛的,它是走內心、帶着悲哀的一種笑。她的演繹角度其實是一種反切。姚晨經歷不多,但是她會把發生過的事翻來覆去地看,把這些經歷消化掉,內化成一種閱歷去體會角色。

  一夜成名,其實脫不了這樣一個程式——一夜成名,一夜破産。只有一張臉,後面是沒有厚度的。但是姚晨不一樣,姚晨的潛力只被開發了百分之幾。

  她不是那種咋咋呼呼、稀裡馬哈的人。她不是完全打開的。很多人覺得她沒有心機,不聰明。其實紮實,老實,恰恰就是她的心機和聰明。她不是那種你給什麼她聽什麼的人,她會問十萬個為什麼,不認知,不表態。

  很多人認為,娛樂圈裡單身更有優勢。可是如果你不想走什麼花裡胡哨的路子,婚姻會是個很大的保障。可以說,姚晨結婚,其實就是一個表態,對於她在演藝這個路上會用什麼方式走,她已經做了一個表態。

  如果我對她有期許,那就是快樂,帶給大家快樂並不是口頭說說,讓人快樂是一種能力。要給別人一杯的快樂,你自己要有一桶的快樂。不要想太多,先快樂起來,再向著最高的目標走,做到了什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快樂地去做。無論做什麼快樂才是落點。

  ——賈延鵬,姚晨就讀北影時任表演系助理教師

  之所以認識姚晨,是因為我看了她的《武林外傳》和《潛伏》,感覺她是一個很有能力、也挺有特點,演戲空間挺大的一個演員,很適合我當時正在准備的劇本中一個角色。當時她正在深圳拍攝電視劇《和空姐一起的日子》,我就直接飛過去了,跟她聊電影《愛出色》——現在拍完了,那是和她的第一次見面。那個時候我看得出來,她在對待演戲和選擇一些適合她的角色的作品時,態度很認真。在選擇作品的時候,可能很多藝人會考慮電影的票房等很多東西,可是姚晨基本上會看這個是不是她可以演繹得很好的角色,或者能不能從很多方向來尋找表演的方式。

  我和姚晨聊完《愛出色》這個電影之後差不多一年才開拍。我們這個電影的一個特點就是姚晨從頭到尾都在,每天都有她的戲。有時候我們拍了四五條,大家都很累了,感覺不知道能不能再繼續拍的時候,我能看得出來她對自己沒有那麼滿意,她會要求再來一條。她每次要求再來一條,我就知道這一條會比其他的好。

  我知道大家現在都覺得她很火,但姚晨現在在電影圈可以說還像一個新人。因為她在電影圈,還沒有那麼多作品。她也很清楚這個,會給自己一些壓力,做自己的一些努力。

  《愛出色》這個電影,讓我們天天見面,我們整個劇組更有變成一家人的感覺,所以拍攝快結束的時候,都會有捨不得的情緒。但我們覺得我們兩個還挺有默契的,然後我在想這是不是一個合作的開始。所以,我是希望還跟她合作,她也很希望。我們現在在看,要看哪個劇本不錯,定一個主題,現在有了一個想法,可是還沒有完成。

  ——陳奕利,導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