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李少紅高希希談名著翻拍 融入現代價值觀(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02日 00:47   北京新浪網

李少紅與高希希聊名著翻拍

李少紅與高希希聊名著翻拍

  新浪娛樂訊 從09年到現在,電視劇市場最熱門的話題絶對非四大名著翻拍莫屬,率先與觀衆見面的新《三國》和新《紅樓夢》,你方唱罷我登場,輪番佔據各大媒體頭條位置。日前,李少紅導演與高希希導演首次共同做客某節目,深度對話剖析“名著翻拍”,二人均表示,翻拍就是“克隆加創作”。而對於被媒體和觀衆放在顯微鏡下觀察作品,李少紅導演表示,只要不是人身攻擊就都能接受,高希希導演則笑稱自己已經“扛過來了”。

  李少紅翻拍《紅樓夢》,融入現代價值觀

  訪談一開始,主持人便給兩位導演出了一道選擇題,問兩位導演“名著翻拍到底是什麼”,兩位導演非常一致地選擇了“克隆加創作”,李少紅導演認為,如果打比方的話,翻拍的影視作品和原著既是風箏關係,又是鏡像關係,她說:“因為是要根據原著來,所以風箏關係肯定是綱領作用,翻拍是風箏,花樣再多,一直會有原著這根綫拽着。鏡像關係我更願意理解為從文字到影像改編的關係,這個鏡子裡照的,實際上就是把文學性的東西變成影像的創作過程,所以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鏡像關係,就是平面的變成立體的關係。”

  新版《紅樓夢》與以往翻拍作品不同的地方是,它的“新”並不新在內容上,相反,它是嚴格按照人民文學出版社120回的《紅樓夢》原著拍攝,並未做任何改編。所以李少紅導演認為,新版《紅樓夢》新在它的介質上,“因為是電視劇嘛,影像的介質已經不一樣了,把平面的東西立體化了,這個介質出新是肯定的。藝術質感出新就是把它藝術化了,把一個文學裏面的文學描寫藝術化了,比如像《紅樓夢》裏面的‘葬花’這種意境,你要用這種藝術化的手段來表現,可能在文字上是很優美的文字,但是你要把它變成視覺的空間、視覺的藝術表現方法,這個在《紅樓夢》裏面是比比皆是的。”

  除此之外,李少紅導演認為,《紅樓夢》這本書在不同的年齡段看,會有不同的新感受,“它描寫社會、家庭,描寫一些價值觀和一些道德倫理觀,跟現實結合的是最緊密的。可能從這方面來講很容易在社會中找到認同的點,所以它應該很具備現代價值觀。它太接近於現代人的生活了,社會、家庭、情感、道德、人生這些層面,不管哪個時代的人都會遇到的。”

  做夢都在與曹公溝通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初戀情節”,最初的總是最美好的,這可以說是對名著翻拍最好的比喻,高希希導演解釋說:“在初始過程中他接受了某一個形象理念,或者在概念裡你要輕易打破他的傳統理念、固定模式的形象是極其難的。”

  所以在拍攝新版《紅樓夢》的過程中,李少紅導演無時無刻不在琢磨曹雪芹是怎麼想的,太虛幻景到底是什麼樣等等,按照那個年代的特點來勾畫他想象的情景,又真又假,又很生活又很夢幻的感覺。“我會很少想到我過去的作品,或者我是誰。在創作過程中你要把自己消化掉、熔化掉,融到這裏面來。天天做夢好像都在和曹老爺子溝通呢,這場戲是什麼意思,這個風格是什麼樣子的……”李少紅說。

  引用魯迅名言回應質疑

  新版《紅樓夢》從選秀、造型曝光到現在地面電視台播出,一直伴隨各種爭議,李少紅導演也不只一次表示,歡迎大家拍高質量的板磚,只要不是人身攻擊的評論,都能接受。

  關於《紅樓夢》魯迅曾說,“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正好應了“一千個讀者心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這一說法。李少紅導演在對談中,也引用了魯迅這一句話來回應質疑。

  李少紅導演認為,魯迅是對於中國人的一種欣賞習慣和審美習慣的一個概括,拿到現今來也非常適用。有的人看的就是淫,露出胳膊就淫了,有的人看到就很美,這種聲音在網上也是很厲害的,也很強烈。

  最後,當被問到接下來的計劃時,目前一直忙於新版《紅樓夢》宣傳工作的李少紅導演也透露說,現在已經開始緊鑼密鼓地籌備新片,新版《紅樓夢》宣傳告一段落後,會向大家公佈最新計劃。(文/LC)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