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郭德綱遭組合拳 被口誅筆伐圈內無人挺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09日 03:19   城市晚報

郭德綱

郭德綱

  繼郭德綱弟子打人被拘,兩名德雲社元老出走之後,德雲社方面更於7日爆出遇“北京廣電總局全面封殺”的消息。而郭德綱在新浪的博客也已關閉,並刪除此前所有博文。雖然搜狐、網易的博客尚未關閉,但也已停止更新。種種跡象表明,郭德綱和他的德雲社,已遭遇“組合拳”。

  “太亂了,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地步。事已至此,我也不便再多說任何事情。”7日晚,記者幾經周折終於聯繫上一位德雲社的內部工作人員,但前一天還向記者分析何雲偉、李菁退社原因的這位人士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不肯再多說半句。而德雲社副總經理,郭德綱的經紀人王海雖然也接了記者的電話,但卻拒絶對目前的事態發表任何評論。至此,圍繞郭德綱和德雲社的是是非非已經越來越複雜化。

  最新打擊1

  被爆“曾勾引女觀衆”

  8日13時,聲稱“最了解郭德綱的人”的網友在“郭德綱貼吧”爆料,稱郭與于謙的合作根本沒有10年,“郭德綱與于謙合作於2004年,至今都不滿6年!還有,德雲社的歷史如果從北京相聲大會時開始,至今不過7年……”顯然,這是劍指下周即將在北展上演的“郭德綱于謙合作十周年相聲專場”(此前已演過多場),如果兩人合作根本不足10年,則這一“專場”名頭有“欺詐”嫌疑。對此,于謙稱:“不清楚14日的相聲專場是否會取消,一切都看媒體的報道!”而問到他跟郭德綱的合作始於何時,他則反問道:“這跟目前的事情有什麼關係嗎?”隨後便拒絶再做深度交流。

  另外,該網友還大爆郭德綱曾經的“風流艷事”,“郭德綱1996年到北京,1998年年初到‘京味茶館’求經理留他在那裏說相聲,後由於他當衆說黃色下流的相聲段子,並以有婦之夫的身份勾引女觀衆,被茶館經理於1998年秋天當衆趕了出去。1999年初冬,他由於勾引女觀衆,在中和戲院被女觀衆的男友拿菜刀當衆追砍,造成他徒步走回大興並大病一場。”經查證,該發帖者IP為天津號段,是郭德綱的老鄉。該網友在帖子最後稱,“以上情況句句屬實,因為親歷這段歷史的數十人,除去年不幸去世的歐陽衛東以外,其他人都非常健康地在北京生活着!他在‘京味茶館’說相聲時期,觀衆曾送給他兩個外號‘郭壞人’、‘郭下流’!郭德綱你敢不承認嗎?”此帖一經發布,即有不少網友關注,而更有“鋼絲”維護郭德綱,稱他與于謙“合作十周年”指的是“從兩人的暫時性合作開始的”。半小時後,該貼被刪除。

  最新打擊2

  德雲社曹雲金也萌生退意?

  8日有知情人士稱,郭德綱二徒弟曹雲金也已萌生退出德雲社的想法。但在採訪中,曹雲金談及此事時卻頗有些含糊其辭,“的確很長時間沒有參加德雲社的演出了,現在也有一些電視劇和主持的工作。但我能有今天與師傅和德雲社的培養是分不開的,我和他們的感情還是很深的。”

  各界反應

  有人噤聲  有人展開批評

  相聲界人士大多以種種理由拒絶了記者的採訪要求。正忙於北京青年相聲節的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主席李金斗表示,“沒什麼看法,能有什麼看法呢?”南派相聲代表人物大兵則以正在吃飯為由,拒絶了採訪。相聲前輩常寶華是少有開口議論此事的圈內人,“希望後人越來越有文化、有知識……總之這個事情需要大家引以為戒。”此外,郝蕾8日凌晨發布了力挺郭德綱的言論,“力挺郭德綱,大不了不幹這行,廉者不受嗟來之食!”周立波也自有看法,“這就是我為什麼不收徒弟的原因,我怕誤人子弟。社會給了郭德綱太多的話語權,而太心酸的過往也導致了他的扭曲心態。”周立波還透露,這種動手的行為早已是德雲社的傳統。李菁的義母、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連麗如也表示,“想把現場氣氛搞好有很多包袱,駡人不叫‘現掛’。徒弟打人就要好好教育徒弟,身教甚於言教,如果確實有委屈可以有很多解決方式,心平氣和地談談或者上法院,何苦讓事情往極端發展?” 

  連結

  郭德綱演出頻遭市民舉報

  據“12318”全國文化市場統一舉報熱線處透露,這兩天就郭德綱演出時言辭不當一事,已有不少北京市民撥打舉報電話,“尤其是侮辱記者是妓女,並說跟中國人不能講理的那幾句話,舉報的人最多。”目前他們正研究具體的處理方式,一旦採取了具體執行措施,會對舉報人一一回復。

  德雲社內部管理機制調查

  記者日前對德雲社內部管理機制展開調查發現,在這個被“郭德綱負責制”佔據的相聲團體裡,成員几乎都是郭德綱的徒弟,使得既當老闆又當師父的郭德綱說一不二,也為德雲社埋下了不少隱患。另據了解,就算是從專業曲藝學院相聲專業畢業的人,要想入德雲社,也要交一年2萬多的學費先上三年“傳習班”,而為了入考官的法眼,最好再先讀一個傳習社學前輔訓班,學費5000元。至於外界傳言德雲社內部的“無限期合同”,經記者了解,確實存在。

  德雲社停演一天損失10萬

  有記者粗略統計,德雲社天橋劇場每晚演出票房2萬左右,三裡屯的劇場票房大概在5萬,加上張一元、廣德樓等小劇場票房,德雲社停演一天損失約10萬左右。

  何雲偉 李菁暫時“下課”

  北京電視台文藝頻道欄目《星夜故事秀》於7日21時照常上演,但已不見主播何雲偉、李菁的身影,節目形式也由此前的脫口秀變為歌曲綜藝串燒。而該欄目相關負責人未就此變化是否與“德雲社弟子打記者事件”有關做出回應。

  延伸閲讀

  “郭德綱”娛樂版圖

  相聲為本 全面圈地

  “徒弟打記者”事件曝光後,郭德綱在當晚的相聲中激烈地回應稱:“離開你(北京台)我也能活,離開我你就完了。大爺活到今天不是嚇大的。”。此言論一出,令《三聯生活周刊》主筆孟靜也不禁在微博中感慨稱:“但我也親眼見過北京台在郭一無所有、票價還是20塊的時候是怎麼捧他的,怎麼組織記者、策劃人幫他的。”

  不過,從郭德綱的成名史來看,這位“非著名相聲演員”確實不是被嚇大的:他有過被恩師指着鼻子駡忘恩負義的經歷;有過被傳統相聲界集體瞧不上眼的待遇;有過“藏秘排油”跌入谷底的誠信危機;更有人揚言20萬買他項上人頭。

  如今這份“離開你我也能活”的底氣,來自於其混不吝的性格,更來自於其年入千萬的經濟勢力版圖。除了“德雲社”的相聲本業外,郭德綱帶着手下弟子極盡跑馬圈地之能事,巡演、主持、電影、電視劇、學校、餐飲、服裝——在他的娛樂江湖裡,遠遠不止是相聲。

  皇城根造星:

  誰捧紅了郭德綱?

  2004年10月,北京文藝廣播電台《開心茶館》的主播大鵬,給德雲社錄製了專場並連日播放。由此,有了此後“滿北京的廣播都是郭德綱的段子”,而郭德綱待了一年半的天橋樂劇場,售票窗口終於掛上了“客滿”。

  2005年的11月5日,郭德綱在天津舉辦專場表演,京城文化界赫赫有名的袁鴻與史航,帶了10余家北京媒體浩浩蕩蕩開赴天津。很快,在津京地區和精英階層,這個胖胖的、愛好問候女人和生理器官的男人迅速走紅,甚至被冠以“草根英雄”的稱號。此後,電視媒體的力量,幫助郭德綱走出了津京地區。而北京台給予郭德綱的扶植力度,與今天湖南衛視給予“快男”、“超女”的扶植力度,有過之而無不及;扶植對象也不僅老郭一人,更是惠及到了德雲社衆弟子。後來,經紀人王海回憶說,“那年,郭德綱曾有三天內接受150多家媒體採訪的記錄”。

  經濟版圖:

  急速圈地擴張 不需解釋

  《法制晚報》在今年年初時給老郭算了一筆賬:從藝20年紀念演出落幕,至少進賬2000萬;從藝20年來,郭德綱收入翻了萬倍。郭德綱旗下的“業”也越來越多:巡演、主持、電影、電視劇、學校、餐飲、服裝,以至於被記者問起“何為主業”時,郭德綱回答稱:“莫談主業。我就是一個說相聲的。掙了錢不是我乾落,是一後台人分的。”

  而真正相聲圈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些避談郭德綱和他的德雲社,他們習慣於以慎言慎行表示某種不敢苟同:“他肯定是相聲圈裡生意做得最好的,生意圈裡相聲說得最好的。”

  據德雲社的官方資料介紹,目前德雲社在北京有3家固定劇場:天橋、三裡屯和廣德樓。此外,根據郭德綱的倡議,德雲社還與各省市兄弟相聲團組成了聯盟。不過,最低20元、最高60元一張的票價,即使場場爆滿,每天也不過近萬元的收入,也就剛足夠應付40多位演員的日常開銷。最掙錢的還是專場演出,僅是2006年郭德綱進行的“德雲社成立10周年”6場演出就凈掙100多萬。再往後,郭德綱每年的“聖誕相聲喜樂會”最低票價1800元、最高8800元。此外,郭德綱還與山西移動共同製作了3G系列劇《今古奇觀》、跨界主持人綜藝節目、參演影視作品(據稱片酬不到5萬/集)、自己投資且擔任製片人(投拍的首部電影《三笑之才子佳人》取得740萬元左右的票房)、做廣告代言人、開餐館、辦學校、賣“德雲華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