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龍”行娛圈:瘋狂疲憊溫暖美好(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1月22日 17:55   大洋網-廣州日報

本報記者蘇蕾(右)和徐小鳳合影。
本報記者王振國(右)和房祖名合影。
本報記者林芳(右)和吳秀波合影。
本報記者范協洪。

  龍年伊始本報娛記回顧難忘採訪經歷

  趕飛機出差、趕稿、趕場採訪……在各種歡樂的現場之後,那個抱着電腦坐在各個場合旮旯角落裡瘋狂碼字的,一定是娛記。而我們,永遠在路上!瘋狂與疲憊,溫暖與美好,我們經歷着,體味着……策劃:徐暉

  12年,遇見最謙遜的巨星

  音樂記者 蘇蕾 娛記工齡12年

  作為很多人看來“邊娛樂邊工作”的娛記,其實也有一本血淚史。剛剛過去的兔年,在忙忙碌碌中經歷了不少,很多事彼時彼刻都是義憤填膺或鬱悶非常的,但到了回頭望的時候,記取的,竟都是那些美好、溫暖的人與事,這倒真的讓自己有些驚喜。

  站在發布會門口迎接記者,和大家一一握手,合影有求必應……這是過去一年在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畫面,是11月去香港採訪歌壇“常青樹”徐小鳳時遇到的,當時的感受是“受寵若驚”。工作近12年,採訪過華語樂壇各個地區、各個年代的歌手,遇到過起個大早去專訪,對方卻在酒店房間蒙頭大睡遲到一兩個小時沒有一句“對不起”的;遇到過微笑地看着你,“情真意切”地說著第二天就被揭穿的謊言的;遇到過歌紅人不紅,卻把自己吹得天上有地上無的;遇到過等了大半天,卻因為上一家媒體電話超時而臨時取消採訪也不通知一聲的……因此,從未想到過一位殿堂級巨星,會一邊和每個記者握手,一邊抱歉地說,要大家從廣州專程到香港做採訪,辛苦了。而1月14日晚的廣州演唱會上,做足功課的徐小鳳也是一如既往地謙遜:“如果今晚我有什麼不足之處,請你們不要介意,就當我是個新人吧。”

  採訪過很多歌手,發現除個別特立獨行的,大部分唱得好的,與之交談、相處也都如沐春風,比如同樣在去年採訪過的張學友、陳奕迅(微博)、林子祥等。這些年,圈裡圈外總說樂壇大不如前,這當然和整個産業環境有很大關係,但如今的許多歌手無法讓人心生歡喜,可能也是一個原因。

  半夜“機”叫

  電視記者 莫斯其格 娛記工齡11年

  娛記跟其他所有新聞記者一樣,工作起來都是沒日沒夜的。在剛剛過去的兔年裡,起碼有三次半夜“機”叫的經歷讓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是長途跋涉到長沙去採訪王寶強(微博)。到了長沙已經是下午四五時,聽說王寶強剛下飛機,通知記者們“再等等”,結果一等就是幾個小時,在記者們都快睡着的深夜,手機響了,王寶強終於忙完手頭的事情,通知大家趕去他住的酒店。採訪過程中,出品方的工作人員都已經東倒西歪,只有記者和王寶強集中精神於你來我往的問答中……

  還有兩次是坐等明星的電話。原本約好的時間,由於明星們拍夜戲或是趕通告,時間一再延遲,等真正和他們通上電話,已經是晚上12時許……不過,雖然是半夜“機”叫,但幾個明星並不是周扒皮,電話那端還是非常客氣,一再向記者表示“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不過,到目前為止,半夜進行的幾個採訪都屬於有問必答型,果然“夜半無人私語時”……

  海拔最高的電影首映禮

  電影記者 王振國 娛記工齡6年

  2011年最難忘的採訪經歷,莫過於一場國內海拔最高的電影首映禮。講述滇藏綫騎行故事的電影《轉山》,從東京電影節上斬獲最佳藝術貢獻奬之後回到拍攝地西藏拉薩,11月2日在佈達拉宮廣場上舉行全國首映。本報記者也受邀前去採訪。

  飛機降落在貢嘎機場,走出艙門,我馬上感受到稀薄的空氣帶來的“壓力”。高原的冬天特別容易引發高原反應。很快,我變得臉色蒼白,嘴唇青紫,哪怕是吸氧也緩解不了多少。睡眠也成了問題,後腦疼得像被人猛擊,每夜都有數次疼得醒過來。更危險的是,睡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將變成你整夜的夢,比如同屋在電話裡提起布魯斯·威利斯,他的電影必將在眼前放一夜,根本無法按暫停鍵,而且是雙聲道的。

  高原反應還帶來了其他:每到半夜, 必吐一次,內容無非是剛喝下去的涼水,或者阿司匹林。在早上6時左右,人就已經前胸貼後背了,不得不爬起來,晃晃悠悠地像黑色幽靈一樣虛弱地踱到人煙稀少的大街上,喝了碗菜粥之後,這才活了過來。大把大把地吃藥,也會給身體帶來了負擔。不過,那是回到平地之後的事情了。為保持清醒,在拉薩的時候人只能靠藥物和意志來維持。

  首映禮那天晚上,拉薩下大雪,但演出嘉賓鄭鈞毫不猶豫就上台了,唱的是《回到拉薩》。而底下所有人都慘透了:凍、濕、滑、流汗。於是,在那晚的大雪中,在莫名的興奮和身體的疲憊中,一顆來自平地的心臟,終於貼近了高原的脈搏節奏,也找到了這次極端體驗的意義。

  搞定“難搞”的張鐵林

  文化記者 曾俊 娛記工齡2年

  娛樂圈從來不缺各種八卦和傳聞,而我難忘的採訪故事發生在相對“平淡”的文化領域。關注民間文化領域牛人的《文化達人》欄目開闢不久,我決定去探一探明星當中的收藏大家——張鐵林。得知他是出了名的“難搞”,採訪之前,我查找了大量資料。

  那天下着大雨,到達張鐵林任教的暨大時,我的褲腿全濕了,等了大約20分鐘後,我敲門走進張鐵林的辦公室。沒有過多寒暄,大家就坐下開聊了。隨即,他就點了一支煙,用煙斗吧嗒吧嗒地抽了起來,派頭十足。“你怎麼會對我收藏名人手札感興趣?你想知道什麼?這東西嘛,我怕說淺了又沒意思,說深了就專業了,可以寫書了,怕你聽不懂。”這話似乎要給我一個“下馬威”,我說:“我確實是一個外行,就想麻煩您給我普及這方面的知識,也順便講講有意思的故事。”“那也不能隨便聊啊,恐怕說了很多對你一點用都沒有。”他開始有了一點親和力,我接着答:“那就從您為什麼進入這個圈子開始吧。”

  抓準了張鐵林好為人師的特點,我就一直以學生的姿態在聆聽,偶爾拋出幾個“專業問題”,避免冷場。面對異常浮躁的娛樂圈,張鐵林稱自己經常需要思考,拍戲已經是副業了,教書和收藏才是主業。煙霧繚繞中,他彷彿進入了另一種精神世界。一個半小時後,採訪結束了。看着我記了十幾頁的筆記,張鐵林說:“可以看出你事先還是做了蠻多功課,不錯。”雖然那一次採訪開頭不太順利,但總體上是一次成功的採訪,秘訣應該就是真誠、謙虛和尊重打動人心。

  新聞民工你傷不起

  電影記者 黃岸 娛記工齡1年

  2011年的一個早上,我到上海採訪某電影發布會,活動一結束,我跟廣州的一位同行躲進了發布會附近的一間拉麵店,打開電腦開始敲字趕稿,一邊寫一邊扒兩口飯……

  直到在一陣忙亂中把稿子發回報社,我們才松了一口氣,隨後立即奔赴下一個採訪現場。到達活動現場——上海某五星級酒店之後,我們倆有點“傻眼”。眼前是一個高級時尚派對,精心打扮的美女無數,手裏輕輕搖晃着杯中紅酒,打招呼全是“國際音”。再看看我們,拉着背着各種行李,身着臃腫的羽絨大衣,而上海的傾盆大雨又把沒帶傘的我們搞得狼狽不堪……發布會一結束,我們准備進專訪室做採訪,不料被酒店安保人員一把攔住,還調侃我們“你們怎麼也不打扮打扮就來了”。聽到此言我跟同行“笑而不語”,腦子裡蹦出的是“新聞民工你傷不起”幾個字……

  冬夜戈壁灘,採訪到凌晨

  電視記者 范協洪 娛記工齡1年

  去年11月28日,記者前往位於甘肅白銀市的永泰古鎮探班電影《光輝歲月》。這座邊陲小鎮當時的氣溫已是零下8攝氏度,入夜之後,更是無時無刻不在颳風,使戈壁灘顯得更加荒涼。只要一颳風,就會卷起一陣黃沙往人身上打。該片主演黃日華(微博)表示,“從來沒在這種環境裡拍過戲。”由於主演曾志偉的行程繁忙,所以,當時來自全國各地的記者在採訪完其他演員之後,都在寒風中等待曾志偉到將近晚上10點。10點過後,曾志偉現身並立刻投入拍攝,在經過走位、預演到正式拍攝等一系列環節之後,已經將近晚上11點。曾志偉先是在露天的外景地接受了記者們簡單的採訪,由於天氣情況過於惡劣,後來改在一間簡陋無暖氣的屋子裡進行。採訪結束後,記者回到酒店時已過零點。

  本山大叔離開春晚

  電視記者 林 芳 娛記工齡9年

  今年央視春晚(微博)的舞台上沒見到本山大叔。其實去年正月十六接受記者採訪時,他便被問到了“龍年春晚”的問題。那時,他在春晚後台吸氧成為熱點話題。但在採訪現場,趙本山仍然不鬆口,他說,“春晚我還沒上夠,只要有我的舞台,我明年還上。”不過,趙本山當時也表示,如果有一天他不再上春晚了,看着徒弟獨立站在春晚舞台上表演,他會更幸福。

  當時本山大叔可能沒想到,自己真的會有離開央視春晚舞台的這一天,而他的徒弟們,因為他的缺席,也與今年的央視春晚無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