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方宏進披露遭今麥郎誣陷內幕:因廣告發生糾紛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17日 00:26   法制晚報

方宏進 資料圖

方宏進 資料圖

  新浪娛樂訊 因與今麥郎發生廣告合同糾紛,前央視名嘴方宏進(微博)一度被河北隆堯警方刑事拘留。目前,此事已有了結果:不久前海淀法院一審判決今麥郎支付廣告費118萬餘元。日前,已洗清冤屈的方宏進披露此案內幕:今麥郎與隆堯警方關係密切,案發前,今麥郎的律師曾兩次帶着穿着警服的民警上門“討債”,被拒後先抓走公司副總,稱“給錢才能放人”。    

  一位有過從警經歷的律師表示,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為本地企業追款討債,有時與地方保護主義有關。

  記者了解到,今麥郎公司對隆堯縣的經濟等貢獻極大。案發期間,今麥郎總裁范現國為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屬於“縣領導”。

  獨家披露

  電視劇播出擱淺 今麥郎廣告起糾紛

  2006年,前央視名嘴方宏進經營着北京澳衛時代廣告傳媒有限公司。

  “當時,有個朋友在拍一部叫《候機大廳》的情景劇,准備在央視播出。澳衛時代參與了其中的植入廣告招商。”

  其間方宏進結識今麥郎食品有限公司總裁范現國,兩人一拍即合。 

  范現國1994年和朋友合資成立了華龍面業集團,主打農村市場。發展多年後他意識到農村市場潛力有限,決定塑造新品牌進軍城市,“今麥郎”應運而生。

  2004年,今麥郎開始打廣告塑造高端形象。出入機場者自然以高端人群為主,符合今麥郎的定位。其與方宏進經過協商,決定在主要場景“候機大廳”裡設置“今麥郎面館”這一植入廣告。

  “簽訂合同的雙方是澳衛時代和華龍日清公司(該公司和今麥郎是關聯企業)。合同簽訂後,今麥郎給了100萬首付款。”方宏進說。 

  但電視劇拍完後,在央視審片受阻,播出計劃擱淺。“後來雙方口頭約定把植入廣告置換成普通廣告。但送審的廣告也被央視斃掉。當時已臨近廣告播出期,公司只好用以前央視播過的今麥郎廣告片履行了合同義務,廣告從2007年5月1日起播了一個月。”方宏進說。

  2007年八九月的一天,今麥郎法務部人員突然聯繫到方宏進要求退廣告款,方認為沒道理,就沒同意。 

  副總被抓 交120萬警方放人

  2008年6月的一天,澳衛時代公司副總溫東明突然被抓,警方將其押至河北隆堯。方宏進說,這之後,范現國就再也聯繫不上了。

  “我趕緊讓律師聯繫隆堯公安局。對方稱,溫東明涉嫌合同詐騙。接到報案後6月11日網上追逃,名單上包括三個人,溫東明、於宏偉(方宏進前妻、澳衛時代法定代表人)和我!”方宏進說。 

  方宏進向記者出示了一份“扣押物品清單”,落款時間是2008年7月18日。清單上只有一項:人民幣120萬元。按照清單上的記載,100萬元是應退廣告款,另外20萬元是“利息”。

  方宏進說,當時這筆錢是不得不交的。“抓人後民警對律師說,你們拿120萬元來,人我們就放。後來我們給了錢,溫副總就獲釋了。”

  出境遇阻 名嘴被刑拘3天

  方宏進說,這之後,他很疑惑自己的“在逃人員”身份。說是“在逃”,他當時經常持身份證坐飛機、住酒店,到各地出差,根本沒人管;但聯繫隆堯警方,對方又說,得掛滿一年,他們才能“摘”下來。 

  2009年十一期間,正在做基金項目的方宏進從深圳出關去香港,結果被邊檢人員扣押。

  項目裡有一筆來自中東的資金。正在方宏進心中忐忑,以為自己被懷疑與恐怖組織勾結從事洗錢交易時,隆堯公安局的人來了,把他帶回隆堯。

  2009年10月11日,方宏進被刑事拘留,三天后轉為取保候審。“溫副總的事,交錢後就算了結了。我這時才知道,我的事還沒完。”他說。 

  2010年10月13日,方宏進案被警方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2011年9月13日,隆堯檢察院做出不起訴決定書。

  之後方宏進和律師四處投訴,決定要回交給警方的那120萬元。“就算給錢,也要通過訴訟。法院判我們給,我們再給。”方宏進說。 

  公司停業 離婚也與此事有關

  而這起案件導致方宏進的公司停業,2007年投資650萬元承包電視廣告的錢也沒收回來。

  他苦笑着說,因為手頭拮据,他曾經“100塊錢支撐一個月”,“也不好意思向朋友要錢,有時讓他們給我買點吃的送過來。” 

  他還認為,婚姻解體和今麥郎事件有很大關聯。“她知道自己也被網上追逃後,覺得我連累了她,對我有怨恨。”

  被拘細節

  律師帶着警察上門討錢

  起訴意見書顯示,2008年3月18日,今麥郎到隆堯公安局報案,之後警方按照合同詐騙罪立案。

  方宏進的律師堅持認為,這是典型的公安機關動用刑事手段插手經濟糾紛,濫用職權替企業追債的違法行為。

  採訪過程中,方宏進講述了這樣的細節:案發前,今麥郎的律師曾兩次帶着穿着警服的隆堯警察,來公司討要廣告款;案發後,警察來京調查,開的都是今麥郎的車,由今麥郎的人陪同。

  假如這些說法屬實,今麥郎和隆堯公安局的關係是非同一般地密切。就此,記者試圖採訪隆堯公安局和今麥郎集團,都被婉拒。

  今麥郎讓隆堯縣由“普通”變“強”

  在正面採訪受阻的情況下,記者通過多方途徑,了解到該企業及其老闆在隆堯縣的盛名、“權勢”以及與政府之間千絲萬縷的利益關聯——今麥郎是隆堯縣的納稅大戶。在2008年“邢台市(隆堯是其下轄縣)感動地稅十大人物評選”中,今麥郎總裁范現國被列為候選人。

  邢台地稅局辦公室評價是:“(今麥郎) 2004—2007年共納稅6439萬元,為隆堯縣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穩定的財力保障,為深化改革、加快發展、維護穩定做出了積極貢獻。”

  對於隆堯縣而言,今麥郎的意義遠不止“多上稅”那麼簡單。華龍公司(今麥郎前身)以0.2%的土地面積和2.5%的人口數量為基礎,創造了30%的工業産值、35%的財政收入,使整個河北省從‘小麥大省’成為‘面製品強省’。”

  隆堯縣總人口只有50余萬,而據今麥郎官網中的介紹,該公司直接解決了上當地的就業問題,還帶動了當地種植、養殖、包裝、運輸、建築、服務等相關産業的迅猛發展,相關從業人員更是難以計數。 

  方宏進案發時,范現國已成“紅頂商人”,官至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縣工商聯副主席。在隆堯縣網站的新聞中,范現國被稱作“縣領導”。 

  律師說法

  警方插手經濟糾紛 或與地方保護有關

  北京市律師協會刑事訴訟法專業委員會委員、原大連市公安局法制處副處長張軍,對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現象深有感觸並做過專題研究。

  他表示,有的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後並不急於搜集證據,而是熱衷於追繳所謂的臓款,在案件沒有足夠證據時就急於返臓。在案件訴不出去時拒不撤案,不向被蒙冤者返還錢財。

  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有時還與地方保護主義有關。有的公安機關從狹隘的局部利益出發,越權辦案,違法抓人,為本地企業追款討債。

  被立案的犯罪嫌疑人,隨時有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危險,在此情形下“自願”達成的還款協議,內容大都不公平。

  相關連結

  對於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公安部曾經發出《公安部關於嚴禁越權干預經濟糾紛的通知》、《公安部關於嚴禁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違法抓人的通知》及《公安部關於公安機關不得非法越權干預經濟糾紛案件處理的通知》加以規範。其中要求,對於把經濟糾紛當成詐騙案件辦理的公安機關且不予改正者,要追究主管領導責任,並通過新聞媒體曝光。

  案件澄清

  法院判決:今麥郎應給付廣告費

  2010年5月,澳衛時代公司將今麥郎訴到法院,討要拖欠廣告款。

  該公司稱,2007年5月1日至2007年6月1日播出的今麥郎廣告,價格為2602400元。

  法院審理後認為,原被告之間雖未簽訂書面合同,但雙方在此前已存在播出廣告的一致意思表示,根據實際播出情況及公平原則酌定,判決今麥郎應給付廣告費118.4092萬元。文/記者 付中 汪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