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姜文為述平新書作對話體書序 頻齣戲謔經典語錄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4月09日 19:39   北京新浪網

姜文為述平新書作序

姜文為述平新書作序

述平(資料圖片)

述平(資料圖片)

  新浪娛樂訊 從3月6日到4月8日一月內,仍在飛翔的《讓子彈飛》連獲香港及內地導演協會評選出的最佳導演奬。在感受《讓子彈飛》榮譽的同時網友也可以好好品讀姜文的文字。近日姜文為其老搭檔,也是《讓子彈飛》、《太陽照常升起》的編劇述平的新書作序,此書序言形式內容都很獨特,以姜文與述平對話體的形式托出許多智慧戲謔的經典語錄。

  《讓子彈飛》一月連獲兩項大奬

  4月8日晚在中國電影導演協會2011年年度表彰大會上,姜文導演的電影《讓子彈飛》連中三元,奪得年度影片、年度導演和年度男演員三項大奬。而此前的3月6日《讓子彈飛》也榮獲了亞洲電影大奬。盡管《讓子彈飛》是2010年上映的,但是直到2012年子彈仍在飛翔。大家領略到了姜文的電影魅力的同時,也有機會能體味姜文的文字魅力。4月9日22時56分姜文旗下的“不亦樂乎(微博)”公司新浪官方微博曝光了姜文為述平的新書《某》作的序。作家述平十多年來與姜文合作了多部優秀的電影作品,包括《鬼子來了》、《太陽照常升起》、《讓子彈飛》等。

  對話體書序—形式、內容獨特

  姜文為述平作的序由七段姜文與述平的對話組成,在兩位默契搭檔的對話中頻頻出現智慧戲謔的經典語錄。首先姜文詢問述平為什麼找他,“為啥是我”,答曰“因為是你”。隨後姜文問述平此書中是否有自己的影子,答曰“用您的話說,我在生活之外。”生活之外者能以一種旁觀的視角對生活之內的人洞若觀火。姜文詢問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關係,述平答:“戀愛關係,勾引與被勾引的關係。”這個問題常在文藝理論方面的書中讀到,但是述平的回答十分獨特到位。姜文指《太陽照常升起》是不同於日常經驗的,是不是會使人看不懂?答曰:“太陽很高級!它吸引你,感染你!”述平還表示讀懂不見得就是有意思的,懂了才沒意思。

  此外不亦樂乎電影的官方微博還貼出了姜文等人著的兩本新書的封面,姜文於2011年12月先後推出《騎驢找馬》、《長天過大雲》兩本新書,前者講述的是電影《讓子彈飛》、後者講述的是《太陽照常升起》。(辛佳/文)

  以下是姜文為述平新書作序原文:

  如是我聞

  姜文

  述老出書,叫我寫序。我問為啥是我?他說因為是你。

  1.

  我問:出新書了,您老高興?

  他說:高興。

  我問:為啥高興?

  他說:書皮是新的,講究。

  我問:書裡的故事很精彩,有您自己的影子麼?

  他說:沒有。

  我問:一個都沒有?

  他說:一個都沒有。用您的話說,我在生活之外。

  2.

  我問:您想過您的讀者是什麼樣子嗎?

  他說:沒有,我寫的時候,不想那些。

  我問:作者和讀者之間是什麼關係?

  他說:戀愛關係吧,勾引與被勾引的關係。

  我問:怎麼勾引他們呢?

  他說:通過好故事。

  我問:什麼算好故事?

  他說:就是我覺得有意思的故事。

  3.

  我問:那麼,為什麼您的小說充滿了性?

  他說:跟您的電影一樣。都沒刻意,跟那個年代有關係。

  我問:您舉得用性來表達更方便?

  他說:不是方便,是容易走得比較深。在這個領域裡,人性比較容易暴露。

  4.

  我問:您願意當作家還是編劇?

  他說:各有其樂吧,當着你的面我得說願意當編劇。

  我問:編劇和作家有什麼不太?

  他說:兩種身份,小說更自由,更個人化,電影更集體化。

  我問:您更享受哪個?

  他說:都享受,和您一起享受當編劇,自己獨處享受寫小說。

  我問:您每部小說都是獨處的聲音?

  他說:至少是自己沉浸其中的一個狀態,跟當編劇不太一樣。

  我問:什麼時候能聽到您獨處的聲音?

  他說:再寫小說的時候。

  5.

  我問:您會捧着自己的書掩卷沉思麼?

  他說:哈哈哈。

  我問:您會讀自己的小說嗎?

  他說:不太讀。早年看過,這次再版修改了點錯誤。

  我問:那您愛看自己的書還是別人的書?

  他說:別人的書。

  我問:讀別人的小說嗎?

  他說:小說看得少了,現在看點生命科學之類的東西。

  我問:您以前寫詩,現在還看詩嗎?

  他說:不怎麼看,也不怎麼寫了。顧不上,都在給您弄劇本嘛。

  我問:您把詩性都發泄在劇本裡啦?

  他說:對,把我的詩性,都發泄在您的劇本裡。

  6.

  我問:如果把寫小說比作做菜,什麼最重要?

  他說:材料。

  我問:材料?不是手藝嗎?

  他說:不是,有好材料才有好興趣。

  我問:手藝不重要?

  他說:重要,但一個人的手藝已長在身上,就那樣了。

  我問:材料是可觀的還是主觀的?

  他說:都有,但我覺得虛構想象的對我更有意思。

  我問:您的想象力是針對什麼來說?

  他說:不同於日常經驗的東西吧。

  我問:不同於日常經驗會不會使人看不懂?就像《太陽照常升起》。

  他說:太陽很高級!它吸引你、感染你,有意思!

  我問:有人會問,不懂為什麼會有意思?

  他說:懂了就有意思了嗎?懂了不見得有意思。懂了有時候更沒意思。

  7.

  他說:寫小說是暴露自己。

  我問:您羞於暴露自己嗎?

  他說:從某方面說,有時候還必須展示、強調自己。

  我問:這種展示是有意識的?還是下意識的?

  他說:是下意識的,我挺喜歡那種狀態,那時候你跟別人是通的。

  我問:這種狀態讓你迷戀嗎?

  他說:我覺得非常好。

  我問:您追求這個嗎?

  他說:這種狀態可遇不可求,有時會覺得是別人按着你的手在寫。

  我問:是神嗎?

  他說:是大於自己的一種力量。

  我問:可以翻譯成上帝嗎?是您自己的上帝。

  他說:可以。

  我問:可以翻譯成您自己嗎?

  他說:不可以。

  是為序。

  2011年11月14日於齊家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