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孫茜被求婚浪漫像童話 坦言與孫儷注定有緣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4月12日 15:53   北京新浪網

甄嬛和槿汐

甄嬛和槿汐

  新浪娛樂訊 3月22日晚,北京世貿天階的空中天幕成就了一樁婚事,這則新聞次日登上娛樂版,因為,跪在天幕下,手捧99朵玫瑰花求婚的是昔日老版《西遊記》裡飾演少年唐僧的“小男孩”蔡遠航,而被突如其來的幸福嚇懵了的準新娘孫茜在正熱播的電視劇《甄嬛傳》中飾演甄嬛貼身宮女槿汐。

  這對戲裡的主仆戲外情更深,孫茜打電話告訴孫儷答應了蔡遠航的求婚,兩人在電話裡一起失聲哭了整整兩分鐘,隨後,孫儷第一時間發微博祝福這對新人,這次轟動性事件也讓孫茜在接下來整 整一周裡微博粉絲持續激增。   

  或許,看慣娛樂新聞的讀者習以為常娛樂圈這種人為製造的“轟動”效應,理所當然地將其歸結為小明星博關注的小伎倆。而一周後採訪孫茜時才得知,求婚雖是預謀已久,但收穫這份“幸福”的膽量來得絶非輕易。

  中了導演的愛情魔咒

  從電視劇《金婚》開始,娛樂圈就風傳拍導演鄭曉龍的戲會中愛情魔咒,劇中的演員戲外不是結婚就是生子。孫茜在《金婚風雨情》裡飾演男主角耿直的妹妹耿玲,又被導演挑進了《甄嬛傳》劇組,但她從沒想到傳說中的“愛情魔咒”也會應驗在自己身上,因為她是個堅定的“恐婚”分子,生活中被男友寵愛了整整4年,卻無數次地拒絶求婚。   

  “這次也不例外,蔡遠航又把劇組的人全部收編了”,孫茜面帶竊喜嘴上卻抱怨。兩人交往的5年裡,這個男人逢年過節會細心地給她所有的親戚每個人送一份稱心的禮物,去《甄嬛傳》探班幾次,很快把劇組所有人都變成了說客。“整部戲我和孫儷几乎形影不離,因為槿汐總得在甄嬛身邊是不是?不排戲時孫儷就把說通我當成任務了,說道理、談感悟,那時候她已經隱婚一年,把親身經歷說給我聽——結了婚有多麼多麼的幸福。最熱鬧的一次是冬天下着鵝毛大雪,劇組的幾位主演圍爐烤火,從導演、製片人到陳建斌、孫儷……大家都拿出自己的愛情故事圍攻我,讓我放心大膽地去接受感情。”

  然而,這一切都沒動搖孫茜的恐婚症。和很多來自破裂家庭從小對婚姻沒有信心的人不同,孫茜是因為看到父母感情和諧而擔心自己不能擁有同樣完美的婚姻。“我的家裏永遠充滿歡笑,爸爸特別有責任感,媽媽溫柔得小鳥依人,我從小到大以為婚姻本該如此,長大後卻發現這種幸福太稀缺了。我很願意參加別人的婚禮,嘩嘩地流幸福的眼淚,但我自己不敢。蔡遠航為我做的一切我都很感動,他細心又體貼,我要是今晚感冒發燒了,不管在多遠的地方拍戲,第二天他一定會出現在我面前。可我依舊怕,怕把自己鎖在婚姻裡。”孫茜說。   

  最終的求婚太像童話。朋友們事先安排好,只有孫茜不知情。“我們共同的朋友把我叫到世貿天階下,說有一個新戲要談,到了後他讓我先等着,自己再去喊別的人過來。突然,我聽到周圍的人都在尖叫,抬頭一看,那個有幾個籃球場大的巨幅屏幕上,竟然出現了我的照片,屏幕上播放的是男友精心製作的視頻,有兩個人五年來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為共同收養的流浪狗過生日、在蘭州老家的舊址及母校龔家灣第二小學前拍攝的視頻片斷,我曾經想送給他一個十字綉作為生日禮物,只縫了一半,也被他小心收藏着……

  所有的這一切都出乎意料地出現在了大屏幕上。”驚喜來得太突然了,“雖然是演員,但一直覺得這就是影視劇裡才能上演的一幕,從來沒想到真實生活中能出現,而且竟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我當時整個人都懵了。他當時估計也很緊張,拿着戒指的手不停地抖,我都心疼了,扶起他時,發現他整個人都在抖。”   

  那一刻,守候多時的親友團沖了上來,每個人都把一枝玫瑰交到孫茜手上,她終於答應了。

  沒台詞的大綠葉居然紅了

  愛情之外,一部《甄嬛傳》還讓孫茜收穫了友情,沉浸在幸福中的她感謝孫儷當初的種種“脅迫”,說起兩人的緣分,孫茜覺得一切像是注定的。“我和孫儷都曾經是上海文藝兵,同一批,她跳舞我主持,有共同的戰友,曾經同台演出,同樣的時間退役,同樣的時間到北京發展,卻直到拍甄嬛才初次相識。”不過,孫茜的成名路比起憑一部戲紅遍全國的孫儷要坎坷許多許多。    

  在部隊裡做主持人的孫茜一直把考廣院(現傳媒大學)當成自己的夢,她穿着軍裝,揣着當兵每月60塊錢攢下的津貼來北京,報名時發現“居然”可以同時報幾個志願只收一份報名費,就又填了表演系,而她不知道的是,那是廣院第一年招表演系本科班。面試後回到部隊,孫茜接到表演系蘇老師的電話,電話中苦口婆心勸她一定要好好複習文化課,考表演專業。“當年,成為主持人是我的夢想,蘇老師反復告訴我,就算學表演也能當主持人,我彷彿看到一位老者在校門口等我。”後來進了廣院才了解,這位蘇老師曾被北京人藝表演藝術家于是之看中,後卻因被打成黑五類斷送了表演夢,在行將退休前,他把一生未圓的人藝夢傳給了自己最後一撥學生。    

  “恩師的夢就是我的夢,這話雖然從沒跟他說過,但始終埋在我心裏。”孫茜說,大學 四年,她沒出校門拍過一部戲,紮實地學基本功,期盼着大學畢業後能考進人藝。考試如約而至,但沒等來錄取通知書,而是先後接到了人藝兩位導演顧威和任鳴的電話。“顧老師說,考不上不是你能力的問題。任老師說,好多沒進人藝的演員後來都成了大腕兒。”與人藝失之交臂卻意外得到兩番勸慰,孫茜很糾結:“我覺得挺灰暗的,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激。”

  很快,孫茜接到人藝的電話,問她是否有時間去劇院排演話劇《心靈游戲》,她扔下手頭簽好合約的電視劇,二話沒說直奔人藝。接下來幾年裡,人藝每逢缺演員孫茜都隨叫隨到,又演了《合同婚姻》、《全家福》,直到有一天,終於接到了人藝人事處的電話,成為北京人藝正式的演員。 

  星途或是曲折坎坷,但沒有辛苦是白費的,孫茜很快被業內認可,尤其得到導演鄭曉龍的賞識。她在《甄嬛傳》裡飾演宮女槿汐。在原著中,那可是個年近50歲的老宮女。“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演槿汐是導演最先定下來的,坦白說,開始心裏並不痛快。”孫茜說,槿汐是甄嬛的貼身宮女,劇中戲份僅次於女主角孫儷,但台詞比任何一個配角都少,她總是默默站在甄嬛身後,被鏡頭一掃而過。

  “我問導演,都沒有台詞,不讓我說話,還把我化那麼老,多難演呀?況且,我的性格和槿汐一點也不像。可導演說,雖然我沒在你身上看到槿汐的東西,但我相信你的塑造能力。”就這樣,孫茜心裏彆扭着,也硬着頭皮演了。“可很快,我就全忘了。演員進入角色後要深深地相信那個角色就是自己,所以漸漸的,在戲外我也把孫儷當成甄嬛。戲裡她哭,我比她哭得更傷心,雖然鏡頭裡可能沒有我,但演的時候不會想到那些,只會跟着情緒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