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姜宏波保持少女純真 浪漫是種情節(圖)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16日 00:42   精品購物指南

姜宏波

姜宏波

姜宏波優雅寫真

姜宏波優雅寫真

姜宏波保持純真

姜宏波保持純真

姜宏波

姜宏波

  統籌/房婧蓉 撰文/羅飛 攝影/黃輝 化妝/蕭峻 服裝提供/ EITIE

  當年憑着《鬼子來了》的女主角地位,姜宏波成功從排球運動員跨界,踏上了戛納的紅地毯。循着這路徑,她本該有着不錯的星途,但生性淡泊的姜宏波不以為然,她不愛娛樂圈裡抱團式生存,只喜獨居,始終保有着少女般的純真,樂於收拾屋子,保持一塵不染的模樣,果然有一種浪漫是骨子裡的情結,與年齡無關。

  做個有信仰的人

  姜宏波屬於典型的摩羯女,慢熱。拍攝當天,門準時被推開,看着一屋子的工作人員等,穿着簡單條紋T恤和牛仔裙的她,站在門口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人一多,我就發慌。”坐在臨窗的椅子上,在助理一一引薦後,她才緩過神來:“習慣了和熟人見面,多了陌生人就不舒服。平時我也從不和陌生人吃飯,談事就是談事,談完就走。”話音剛落,衆人驚訝:“你是生活在夢幻裡啊,這也能實現啊?”姜宏波臉帶微笑,擺手示意讓化妝師稍停片刻,轉過身,歪着腦袋俏皮回了句:“我也覺得自己的生活挺夢幻。”

  此話不假。她的生活態度可比擬於古墓派的小龍女:獨居,愛靜。若是沒有戲,她便在家呆着。“我可以一個人窩在沙發裡看一整天的碟。”她曾在微博上貼過此類狀態——“在沙發裡的我,不知覺又過了一天”。

  如此一來,娛樂圈的爭名奪利都被姜宏波拋在腦後,在百度的搜索框裡打出她的名字,新聞少之又少。除卻幾部新戲的宣傳稿,從不見其他方面的消息,八卦更是沾不上邊。她的愛情似乎早已止步於16年前,本是金童玉女的一對,但最愛的人被意外事故帶走。從此,她心如止水。在家人的勸說下,姜宏波北上學習,跨入了演藝圈。又或許,她早早嘗過了甜蜜的味道,如今只願意選擇做個靜靜的觀察者罷了。

  “這樣的性格,在演藝圈的日子好過嗎?”面對質疑時,姜宏波依舊微笑應答,“我現在過得挺好的。”

  當下的社會裡,淡泊是個奢侈品,關乎此,姜宏波自稱是奢侈品大佬。2000年她出任了姜文的《鬼子來了》女主角,走了戛納紅地毯,本該星路也高歌猛進,成名成腕。然而命運總愛開玩笑。此片被禁,終未在內地公映。姜宏波的名字也隨此片被封殺從焦點落回原點,她的健康問題也頻頻再現。“那時候的自己,都快崩潰了,在家休息了一整年。”某日醒來後,姜宏波忽然對母親說了句要去普陀山。“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普陀山在哪裏,就是突然提起來了。”繼而在朋友的引薦下,靠近了佛緣。在此之前她從未見過大悲咒,竟然能夠三天內就背全了。“現在,大悲咒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朋友來電話時,只要是聽到了大悲咒的音樂,就知道我是在開車了。”

  王全安曾提及,有信仰的人會比較快樂。姜宏波是很好的例證。“應該是這樣的。因為信仰佔據了你慾望的一部分,剩下的慾望空間自然就小了,我喜歡獨來獨往,一個人的生活比較簡單些。”

  一塵不染的驕傲

  “一個人的日子,也要過得像模像樣。”提及自己的生活時,姜宏波如此定義。“誰要是娶了我,一定會賺大了的。”聊及盡興處,褪去了原有的那份恬靜,她大笑着自我肯定。

  “我不僅會是一個好老婆,還是個好保姆和好管家。家裏的事情我會一一安排好,不說別的,就收拾屋子這件事,就特為自己驕傲。”姜宏波坦言,曾被認為有強迫症,只因她總是要求自己的屋子一塵不染。每次外出歸來,自己最喜歡的就是,一推開門便是滿屋的清香味。“乾淨的地方我才會舒服。”若是外出數日,她回來後第一件事情便是收拾屋子,然後各種消毒水,甚至是門口的樓道、電梯間都會一一清理一遍。“我的鄰居們都知道我的習慣,所以,一出電梯聞到消毒水的味道,就知道我回來了。”

  另一點,她的家裏必須有花。“每天都會有百合花。”姜宏波中意百合,除卻其清香,更多也因其有潔凈之美。“一個人的生活可以簡單,但是不能沒有情趣,不是嗎?”早已化好妝的她,轉過身,睜大眼睛反問道。愛乾淨至此境地的她,几乎從不讓家裏冒出油煙。“平時從不炒菜,所有的東西都是燉的。”

  此樣的專注也延伸至其他方面。“除了花,我的生活裡不能沒有乾果和巧克力。”採訪當天,她隨身帶了一盒椒鹽味的乾果和一袋巧克力。因為吃素多年,她自認為乾果是最好的營養補充。“巧克力給人甜蜜和幸福感。”吃巧克力多年,她有了一套自己的識別體系和選擇標準:國産的巧克力所含的可可脂都在30%以內;一般來說,國外的巧克力大多比較純,可可脂含量達到了50%。所以,她的巧克力都是從國外代購,沒有固定品牌,只要是可可脂含量達到自己的要求即可。

  聊及吃,她還分享了女生保養的秘訣。“一定要多喝水,多吃燉的東西。”姜宏波自己每天早上都要喝一大杯水和一杯蘋果泥。“持之以恆,會有很好的效果。”現今,她的身材和容顔依舊保持如少女。或許,這就是她曾經提及的魅力女性模樣:20歲的身材,30歲的容顔以及50歲的智慧。

  公主情結,無關年齡

  迷戀粉色的女子,想必是有顆公主的心。或許,姜宏波內心早就認可了自己公主心的事實。“我家所有的墻紙都是粉色系,比如橘粉色,肉色裏面帶點橘色。”她喜歡柔和的色彩,心裏覺得舒服:“甚至連廚房裏的墻和小塊地磚,全部都是粉色的。”或許,這也得益於她從不讓廚房冒油煙的緣故。若非如此,粉色的廚房可不是個好主意,至少在做清潔工作時會很麻煩。

  公主范兒的人,總期許更大的空間,宛若有個城堡。本就有300多平方米的屋子,姜宏波依舊覺得視線不夠寬闊。為此,她想了個法子:除了承重墻,所有的墻都換成了玻璃,且玻璃上有傳統的中國雕花。“從客廳一眼望去,能夠看到卧室,因為有雕花,又帶了些朦朧美。”

  循着她這粉色和玻璃雕花的路子,姜宏波家裏主打輕柔系列。窗帘是蕾絲花邊,象牙白的顔色;餐桌也是象牙白……

  卧室像極了粉色女孩的天堂,簡單好看:一個兩米三的大床,床上布藝也是一系列的粉色,枕頭是紫粉,床頭的桌子上擺放了個小檯燈,當然也是粉色,旁邊是一個LV的大箱子。

  提及家裏最喜歡的物什,姜宏波首推了進門便可見的銅豹。1996年,姜宏波赴京旅遊,在王府井見了這尊一米八高的銅豹,喜歡得不得了。“第一眼看上了,就一定要買下來。”彼年,她花了一萬多買了回來,這在當時也不是個小數目了。“真是喜歡,十多年了自己一直帶着它。”這期間姜宏波搬過幾次家,但是從未有過捨棄它的念頭。“現在這頭豹子算是我家的成員之一,是我最好的伙伴了。”一個人總也有一個人的難處,每有心情低谷,她會抱着這銅豹說上幾句,像樹洞般,傾訴完了,心情自動就好了起來。現今,她將其擺放在正對門的地方,一進門便看見了它。“出門或回家時,都會摸摸它的下巴,然後就會很安心。”

  因為喜歡銅,她還買過一個銅做的小掛件烏龜。為此還鬧過笑話,因為的表面像金,最初帶着這物件出門時,朋友見了總以為她要托辭找金龜婿。“我不停地告訴他們,這是銅的,不是金的。”

  “我也很喜歡民族風的東西。”最後她補充道。在所有的飾品裡,她中意中國紅,所以很多相關的民族特色的物品,她見了總也會帶回來,比如拖鞋、餐盤等,姜宏波一邊笑着一邊抬起了腳,果然是一雙舒舒服服的家居繡花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