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田海蓉談人生:我願停留在懷夢的年紀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5日 03:15   精品購物指南

田海蓉

田海蓉

田海蓉

田海蓉

  撰文/群小青

  她有着歲月雕琢而出的美麗和智慧,雖然相信容顔終會老去,但心裏永遠住着一個17歲的懷夢少女。她是《雷雨》中愛恨交織於心的四鳳,也是《黑冰》裡嫵媚又痴情的劉眉,“蓉者歸來”后的2013年,她又將陸小曼生動重現在話劇舞台上。在生活中,她是一個典型的完美主義者,熱衷裝修和收藏,喜歡玩味關於家的一切美好,她就是——田海蓉[微博]。

  我願停留在懷夢的年紀

  出道近20年,田海蓉做過主持人、演員、監製和製片人,但她最愛的身份還是演員和製片人。當初選擇上海戲劇學院完全出於天生對錶演和舞台的痴迷,而選擇與演員截然不同的身份——製片人,則是源於更深沉的藝術夢。“這個圈子從以前的藝術圈變為演藝圈,現在又成了娛樂圈,這是一種嚴重的偏離,我想盡自己的微薄之力來改變商業至上、娛樂至死的現狀。”說到藝術夢,田海蓉解釋說:“製片人是操心的命,但可以從根本和全局上掌握作品的質量和藝術的走向,所以我願意身兼兩職。”

  最近,由田海蓉擔任製片人和主演的新劇《花燈滿城》已經進入后期製作。在這部戲的拍攝階段,田海蓉始終不忘自己對藝術的追求,她頂住來自投資方的壓力,堅持選擇最理想的實地場景,租下整個唯美的揚州瘦西湖作為劇中大宅的主要取景地,同時劇中的幾百套精緻戲服都是手工製作而成。如果中國電視劇奬設立一個“最佳服裝設計奬”,那一定非《花燈滿城》莫屬。

  從2008年開始,田海蓉漸漸地淡出人們的視線,在媒體上也鮮有關於她的報導,但她說這幾年間她並沒有退出演藝圈,雖然回歸家庭,但她仍然從事着一些和影視戲劇有關的幕后工作,並且出演了《金枝玉葉》等少量的電視劇,直到今年她以“陸小曼”的形象在《志摩歸去》的話劇舞台上和觀衆見面,精湛的演技讓人直呼,“志摩歸去,但田海蓉歸來啊!”當被問及為什麼在大多數明星都急着要“曝光率”的今天,她還願意淡出一段時間時,田海蓉說:“我希望自己能成為永恆的表演藝術家,而不是璀璨一時的明星。生活和狗仔隊、曝光率都沒有關係,我希望用更多的沉澱和思考后的作品來打動觀衆,讓他們記住我。”暢想幾十年以后,如花少女也會變成駝背眼花的老太太,但田海蓉說,到時候自己無論是依舊在屏幕上神采奕奕還是隱退幕后工作,她都會是一個心懷着藝術夢想的17歲的姑娘,因為只要懷着夢,就一定擁有美好的生活和積極的狀態。

  我愛家裏的每一個角落

  為了工作方便,田海蓉把北京的家安置在了距離機場不遠的地方,這樣就能在工作結束后以最快的速度從機場回到家裏。同時,遠離市區的藍天白雲和較為優質的空氣讓她對大自然的熱愛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滿足。一般人對裝修都比較犯怵,但田海蓉把它當做自己的一個愛好,家裏的所有設計佈局和傢具擺設都是她自己親力親為的,所以對於她而言,客廳、卧室、衣帽間、画室、花園……家裏的每一個角落都是最愛。

  也許是因為對裝修的熱愛,田海蓉對家裏每一個細節的把握都有近乎完美的渴求。花園池塘裡的荷花原本是只做裝飾作用的假花,但田海蓉執意要換成真正的荷花,“我也知道真的荷花很難養,但是我無法容忍家裏的植物居然是假的。”房間的壁紙被裝修工人貼上后,田海蓉才發現這墻紙雖然實惠,但貼上后的效果真是不敢恭維,所以自己親自抽空重新選了一遍墻紙。可選墻紙的時候問題又來了,田海蓉最喜歡的一款墻紙上,鳥兒是關在籠子裡的,“鳥兒怎麼可以關在籠子裡呢?這樣滿屋子貼着,我都覺得自己沒有自由了”,在她的執意要求下,廠商決定重新設計圖紙,印出一份沒有籠子圖案的墻紙。在旁人看來田海蓉的完美主義似乎有點極端,但她覺得家是長久居住的地方,“我們一生中最長的時間是待在家裏和家人們一起度過,所以對裝修的較真是值得的。”

  田海蓉家裏的頂樓是她的画室,沒有特別的設計和裝飾,只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供她自己用画筆在這裏揮灑對繪画的熱愛,有時候一画就是一整個通宵。她還記得小時候的画室就是自己的小卧室,為了擺放繪画的工具,她寧願自己睡在客廳,也要專門騰出一間屋子來画画。由於拍戲的忙碌,田海蓉說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画画了,在片場,她會拜託助理帶來一些梵高和莫奈的画冊,“心裏特別想找時間重拾画筆,但在片場只能過過眼癮了。”

  玩味中的古典情結

  田海蓉是一個骨子裡就散髮着古典美的女人,享受品茶賞花,喜歡詩詞歌賦,所以她的家也順理成章地是一派古典風格。現代主義的家居家飾她總覺得值得玩味的東西太少,長久居住在其中就沒了趣味。她家中既有中式的高雅懷舊,也有歐式的浪漫奢華,小到一個硯池,大到一把木椅,都是她專門定製、高價競拍或者旅行時從國外淘回來的。

  有一句話說,“如果真心熱愛,全世界都會幫你”,這在田海蓉身上得到了極好的驗證。在布達佩斯,田海蓉為了一套奧匈帝國的銀器,費盡周折地包裝、托運,樂此不疲;在法國,為了一座並不售賣的紅酒樽,她連續3天到店鋪懇求老闆,最后誠意動人,滿意而歸;在美國,一個早已停産的限量芭比娃娃讓她和朋友齊上陣,用並不流利的英語換來老闆的一句yes。對於收藏,田海蓉是真心喜歡,家裏的珍貴桌椅她是不允許使用的,每年一次的保養也會按時進行。但收藏並不一定只是昂貴的東西,若是能打動自己的物件,哪怕只是一個小葫蘆,她都會視為珍寶,仔細把玩。

  田海蓉常常坐在客廳的中式榻上,用石柳茶具沏一壺茶,看看書或乾脆什麼都不想地完全自我放空。坐在榻上,正對着朝向院子的窗戶,院子裡法式的玫瑰花門、水池和噴泉可以一覽無余。“我還喜歡點着沉香,滿屋子的古朴香味讓我着迷。在屋裏嗅着沉香,品着茶,放眼是一派院中美景,這樣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