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趙薇:下部戲會出乎預料 不完美更有吸引力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20日 23:32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趙薇[微博]《ELLE》三月上專訪及大片新鮮出爐。暢聊自己受任評委后的心路歷程及下一部導演電影的打算。全文如下:

  “小燕子”是中國電視劇收視率上不可複製的奇跡,十幾年后,當年愛鬧愛笑的瘋丫頭作為導演,以7.2億票房重塑了一段關於青春的神話。而眼下趙薇的新身份是《中國達人秀》中風趣、幽默的女導師。在她身上隱藏了太多的意想不到,以及無所不能。

  她今年37歲了,身上沒有精心營造的女王氣場,卻有種到哪兒都能讓氣氛瞬間變和諧的天分。等待拍攝的間隙,趙薇套着寬鬆的衛衣跑到幾位工作人員身邊,拿起手機向大家推薦馬雲新開發的App“來往”。“你們裝了這個填推薦人是我,還能領5塊錢紅包呢。趕緊裝! 趕緊裝!”嬌憨的語氣中帶着孩子般的天真直接,但如此賣力推銷不由讓人猜想她是否入股了,實際上她和馬雲的合作來源於她在10年前成立的“趙薇奬學助學基金”,一旦“來往”上“扎堆”的趙薇粉絲突破100萬,馬雲將捐助100萬用於這個基金。

  趙薇不太愛貼價簽——用45度角完美微笑包裝自己,信奉“每天都是最后一天”的生活哲學,用磨皮等高科技手段跟全世界分享自己的美好。搜索這些年的照片,站在鏡頭前面的她,眼睛是黑白分明的清澈,表情調皮或正經,卻都無一例外的沒“使勁兒”。她曾“大言不慚”——當導演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名正言順地不以女明星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體重飆升后還能自我調侃“一月不減肥,二月徒傷悲,三月不減肥,四月像趙薇”……

  在競爭激烈,時不時一陣腥風血雨的娛樂圈,她讀書、信佛,交游廣泛,樂天知命,這些讓她安然度過了一場又一場的話題風暴,在合適的時候,循規蹈矩地低調結婚生女,把自己照顧得妥妥噹噹。

  趙薇的貌似混沌裏其實一片澄明。早早地度過了展露傷痕的階段,現在的她更喜歡乾脆地“有事兒做事兒”。趙薇说不記得過去有什麼不好的時候:“都過去了,過去了就沒有了。老記得過去的好與壞有什麼意義呢?沒有什麼最不快樂。我蠻同情人的,人其實都挺脆弱的。”

  拍攝的場景選在一個藝術家的客廳裏,當趙薇換上華服,端坐桌前,耀眼的光打在她一個人身上,眼前立刻彷彿一場舞台劇。她像是英國Bloomsbury團體熱鬧下午茶的女主人,能量驚人、沉穩有時、風趣有時,打動人心的孩子氣始終閃耀其間。

  飛龍在天的命運

  十幾年前,還在讀大學的趙薇被同學拉着一起去算命玩,算命師傅給每人批了字,趙薇的最好——“飛龍在天”。師傅所言不虛,電影學院還沒畢業,趙薇几乎一夜之間成為老少皆知的大眼睛“小燕子”,同學們“都來不及嫉妒,直接就驚嘆了”。此后在屏幕上,她始終是最有觀衆緣的女演員,只要她出現,演誰好像並沒有那麼重要,她身上那種觀衆喜聞樂見的魅力说不清道不明,也是其他哪怕演技更為出色的女演員羡慕不來的。

  但趙薇並不滿足,去年,她以最直接的數據證明了她的才華其實很多樣,導演處女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收穫了難以置信的7.2億票房,並得到中國電影金鷄奬“最佳導演處女作”奬。

  她的成功總給人不費吹灰之力的感覺,做什麼便成什麼。大家習慣把“小燕子”的成功歸結於幸運,但做導演,趙薇強調是“有了豐富的經驗,並且付出了很大努力”,雖然她最初的期待僅僅是別賠本就行。

  趙薇最近的身份是在《中國達人秀》裏做導師,節目最長一次錄影持續11個小時,都快趕上趙導拍戲的強度了。這兩年火爆的選秀類節目,通常出現的評委組合是3男+1女,嚴厲和搞笑由男性承擔,而女評委負責煽情流淚。但是幾期拍下來,趙薇和王偉忠[微博]、蘇有朋、劉燁[微博]則呈現並駕齊驅的架勢,因為趙薇很少哭。“我自己不是那種(煽情的)人,我看着人家哭哭啼啼的還想,你怎麼這樣呢?我並不喜歡這種示弱方式。”

  相反,她負責了沒有“分配”給她的“搞笑”——毫不掩飾對肌肉男的如痴如狂,眨着她那雙著名的大眼睛不斷放電,網友紛紛大喊“夠了”,連前輩偉忠哥都忍不住表態:已為人妻了……網上廣為流傳的動態圖是她獨自跟着節奏搖頭拍手,身邊三人漠然地看向遠方。“那是第一個節目,節目組安排一幫大帥哥勁歌熱舞,我就嗨了。沒見過世面你知道嘛!后來看得多了就淡定了。但我旁邊兩個都自認為大帥哥,才會是圖片上那個局面。”

  真實的節目現場遠比電視播出的更勁爆。“他們(節目組)是希望我能煽情一點,但我倒是講了一些讓他們很崩潰的話,不太適合剪到節目裏去。比如我看到兩個男的很默契,就會問他們是不是一對兒。一说完大家就覺得他們好配哦,然后觀衆就開始大喊‘在一起在一起’。”

  達人秀像一個萬花筒,能看到很多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甚至讓人瞠目結舌的選手。最讓趙薇難忘的是一位來自中國台灣,坐在輪椅上的男人,“那麼帥的一個男孩患有小兒麻痹症,但還能這樣散髮男性魅力和自信,太牛了。他看到女孩子還特別愛放電,很有自信。生活可能給了你一些挫折和磨難,但是你能用這麼強大的態度去面對,我覺得很了不起。”

  除了“不務正業”當導師之外,已在訪談中多次談及、期待已久的電影《放浪記》遲遲無法開拍,她充滿無奈,“就像狼來了似的,说了好久老不拍,要拖到下半年了”,反倒是和陳可辛導演的合作提上了日程。

  拍電影仍是趙薇最看重的事。“我覺得哪怕打扮得再漂亮,談吐再優雅,人緣再好,但在這個行業裏,如果戲拍不好還是行不通的。看事情我關注最本質的部分,有時候反而願意忽略它的表面,比如怎麼讓自己更漂亮一點。在本質上我是個演員,現在也許還增加了導演的身份,這兩點是我最看重的。人要想走得更遠就必須有真本事,靠運氣會過得不踏實,也會患得患失。”

  終於可以自己下棋了

  《達人秀》的舞台上有一個問題被頻繁問起,你的夢想是什麼?我們還沒問完,趙薇就應聲而答:拍出好電影。  

  “導戲目前來说是我一個巨大的愛好”,雖然這個愛好的難度並不小,“拍電影真的比拍電視劇難。講人的一輩子,電視劇可以用30集的時間來講清楚,但電影得在兩個小時裏講清楚,本身就是一件很難的事兒”。

  從故事裏的人變成講故事的人,也需要事無巨細的操心。“這恰恰是我最喜歡的,什麼事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審美來決定。當然也會聽取工作人員的意見,但總的還是以自己的判斷和經驗來取捨的,這是很過癮的一件事。”

  問她:“是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嗎?”

  “是終於可以自己下棋了,至於棋下得大不大以后再说。”她答。

  關於趙薇導戲期間的“悲壯故事”有不少,她拍到雙眼紅腫臉部浮腫,拍到不肯放一天假去香港給女兒過兩歲生日,她是讓劇組成員有些畏懼的嚴厲導演,也是讓人放心的“能扛”女戰士。“一個女演員當導演,好處是別人會給你面子,從投資、人員上支持你。但其實大部分人心裏對你干的事兒並不抱太大的希望,你只能加倍地努力、認真,讓大家也加倍努力、認真地跟着你去干。”

  《致青春》公映之后,許多人藉由揣摩角色來分析導演本人的青春經歷,她只好一再表示,這個題材完全是自己理性選擇的結果。雖然大部分導演都有自己的母題,“我到現在還沒找到一個我強烈想表達的核心命題,雖然几乎每個導演都有,因為他們心裏都有一個世界或是一個故事。但我恰恰不是這樣開始我的第一步的。就是有這麼一個案子你要不要做?能不能做?能做,我就把這個課題給做了——如此而已”。

  趙薇非常坦白:“其實我本身剛開始對於青春沒有太大的關注。我覺得自己是比較職業化的,不是因為心中有故事,然后去找投資人把它拍出來。在開拍前一年半我才確定這個題材,而之前根本沒有想過。”當然,青春這個題材在當時是一個市場空白,這也讓趙薇和編劇李檣最終選擇了它。

  7.2億票房橫空出世,創造了各種影壇紀錄,這個太高的起點會成為今后甩都甩不掉的陰影和負擔嗎?“《致青春》的票房對我完全沒有壓力,因為其實對我來说拍電影只要不賠錢就可以了。我沒想努力成為一個票房最高的導演,我只是努力成為一個永遠不賠錢的導演。”

  對於自己的選擇,她總是喜歡從哲學的角度辯證地解釋:“這樣我就可以做各種我想做的電影類型。若每部都奔着票房去,那我只能做一種電影——就是受歡迎的電影。在不賠錢的基礎上,我希望每次都能做一個有意思的作品。”

  她透露下部戲的內容肯定是大家意料之外的,“總之你們想破頭都不會知道是什麼”,她調皮地眨了眨眼睛。

  運氣不會眷顧自私貪婪的人

  趙薇信宿命,也信因果。她有時候簡單地把自己稱為“一個好人”,至於她的好人緣,從《致青春》上映時社交網絡上的交口稱讚中就可窺見一二。

  “運氣不錯的人一定是能福澤四周的,如果一個人只知道索取和佔有,他的運氣一定不會好到哪裏去。比如我拍了一部電影,幾個默默無聞的年輕演員成了熱門新人,編劇拿了金馬奬最佳編劇奬,所有的工作人員全都有代表作了,老闆也掙錢了。這是一個大家都贏的局面,每個人的付出都得到了應有的回報。我覺得運氣不會眷顧那些自私貪婪的人。”

  趙薇天性喜歡呼朋喚友,熱熱鬧鬧。關錦鵬[微博]導演曾说:“我覺得趙薇心裏真沒那麼孤獨,所以我建議她針對《放浪記》中孤獨的作家的角色,沉靜下來,試着享受一下孤獨。”

  趙薇聽了笑着反駁:“他自己才無法享受孤獨呢。沒有一個人能完全解釋清楚另一個人,很多時候看清自己都是困難的,更別说其他人了。”

  相對於完美來说,趙薇覺得不完美其實更有吸引力,“我一直覺得人生就是不完美,所以我對生活的要求就是簡單,不要求自己比別人好太多,這樣比較容易快樂。”

  生了孩子,當了媽,她也不設計宏大的藍圖。“女兒健康快樂就夠了。以后的事想那麼多幹嘛,根本就是杞人憂天。很多人累就是因為想太多自己根本無法掌控的東西。我從來就不想的。”

  隨着老公黃有龍和女兒小四月越來越多的曝光,網友們赫然發現這個家庭裏泛濫的是父愛,黃先生也隨之被冠以“食神”稱號。扔掉工作只玩小孩的母愛泛濫橋段,在趙薇身上完全沒出現。“其實我老公跟我差不多,每天很忙,只是他比較會裝一下。家中的老大是孩子,而我是一個聽話的媽媽。”

  趙薇坦言自己專注事業的“女戰士”作風是媽媽和老公一手造成的:“我媽媽以前特別想成為一個歌手,但在文革那個年代,她心裏的夢沒有可能實現。我做這個行業,她是挺支持的。她從觀衆的角度喜歡看我演的戲、聽我唱的歌,反倒不支持我在家裏帶孩子。我老公也是做事情的人,他很早就理解我根本沒有做家庭主婦的天分。”在家務上趙薇被嘲笑是最百無一用的人,如果她拿起拖把,通常會被迅速制止,“我老公和我媽都覺得,求求你!就別添亂了!你還是去干你的工作吧,在他們看來那才是我真正能夠發出光彩的地方”。稿件提供/《ELLE世界時裝之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