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鄒勇前妻談王林:和許多女星亂搞關係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7月21日 18:02   大洋網-廣州日報

鄒勇與王林

鄒勇與王林

  大洋網-廣州日報7月22日報導 昨天,廣州日報記者見到了李蘆萍和她與鄒勇所生的兩個兒子。李蘆萍表示,她曾多次與王林接觸,感到王林言語粗俗,人品不佳,因此在離婚前多次規勸鄒勇離開王林。

  談案情:

  第二天警方來家找兒子唾液

  廣州日報:何時得知鄒勇死訊的?

  李蘆萍:我7月9日晚上知道的,每天下午,鄒勇都會讓司機來我這兒帶着小兒子去練武,但當天鄒勇沒來,我就打電話給鄒勇的司機龍師傅,他表示鄒勇有一些特殊情況,下午來不了了。當天晚上,我嫂嫂就打電話過來問我,知不知道鄒勇出事了,他被人綁架了,我完全沒想到他會被綁架。

  第二天(7月10日),我就給大兒子打了電話,讓他注意安全,告訴他不管哪個人以你爸爸的名義來看你,你都千萬不要答應。當天,公安就來取了小兒子的唾液,我心裏就感到大事不妙。

  大兒子是7月14日回來,兒子見到我就問:“爸爸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電話都關機了。”其實他也感覺到他爸一定是出事了。

  一出事我就知道這個事情肯定跟王林有關係。如果是為了錢,肯定會找他兩個兒子。但直接綁架殺人,肯定是有仇,也策劃了很久,平時鄒勇身邊一般都有司機,如果計劃不是很精密,王林他們下不了手。

  談近況:

  每天去公安局等消息

  廣州日報:這幾天你和家人正在忙什麼事?

  李蘆萍:我每天接到很多電話,有很多鄒勇的朋友關心他,打電話過來關心他兒子的安全,也有很多人來詢問鄒勇的死訊是否真實。

  我跟他是十多年的夫妻,但他現在卻去世了,兩個兒子還這麼小。每天,我見到大兒子垂頭喪氣的時候,我就要勸他不要背負太多的壓力,同時我也很擔心兩個孩子的安全。現在每天,鄒勇的姐姐都會帶着孩子去公安局打聽消息。

  廣州日報:你跟鄒勇離異之后,交往還密切嗎?

  李蘆萍:我們離婚的時候,兒子都判給了鄒勇,但因為生意忙不過來,經常出差,兩個兒子都是我帶着,但他們想跟爸爸就可以跟爸爸,想跟我就跟我。但鄒勇還是很看重孩子的家庭溫暖的,每當兒子讀書回來老家,我們都會一起吃飯。鄒勇表示,自己再忙,也要把還在上5年級的小兒子身體搞上去,所以每天都會帶着孩子去練武,鄒勇從小也練武。

  鄒勇是7月6日過生日,我的生日和他相差十幾天,是6月25日,每到這時,我們都會互發短信問候對方。6月24日,我有事帶着兩個兒子去香港,第二天是我的生日,和鄒勇一起吃飯,鄒勇反復说,王林很快就會被抓了,鄒勇不是一個妄下結論的人,他應該從特殊渠道獲得了信息。

  他非常注重鍛煉身體,但經常喝酒,常常醉酒,血壓很高,高壓有170,另外尿酸、血脂都很高。他一直在吃營養餐,肉不能碰,只能吃蔬菜水果,他的臉色也非常差。我們最后一次見他是6月25日,我們一家四口在香港團聚。

  談王林:

  貴重東西不能見師父的面

  廣州日報:鄒勇是否會與你聊起王林?

  李蘆萍:我和鄒勇是在2011年離婚的,但鄒勇與王林産生矛盾是在2009年至2010年。我通過幾件小事,感到王林人品不佳。

  2010年初,鄒勇出差回來,帶着一個非常大的翡翠項鏈,我曾想把項鏈要過來,但鄒勇拒絶,说帶這樣貴重的項鏈,會引來麻煩,我問這個項鏈到底有多貴,他就不吱聲,我猜這個項鏈至少有幾百萬元。但過了幾天,鄒勇回來之后,我就發現項鏈不見了,便問鄒勇,當時鄒勇只说了一句話:什麼貴重的東西都不能見師父的面。我就知道,項鏈已經被王林拿走了。鄒勇是那種被人占了便宜悶在心裏面的人。

  有一次,鄒勇帶着我去接王林,當時北京很多有頭臉的主持人來了,王林拿出一個形似骷髏的項墜,说讓我帶上,可以辟邪,但我覺得骷髏可怕,始終沒敢要這個東西,后來鄒勇就對我说,不要這個東西是對的,不要欠大師的人情,以后大師的東西不要隨隨便便去接受。

  我們離婚不僅是因為感情不和,大師王林也是我們離婚的重要因素,他與王林認識了半年后,我母親的朋友就來勸说,讓鄒勇不要與王林有太多的接觸,王林不是好人。但鄒勇很迷戀王林的“氣功”,認為練習之后能強身健體,練習的法門就是用板凳不斷地敲打自己的身體,一練就是八九個月,甚至出差都帶着板凳。為了鄒勇練氣功,我跟他大吵一架,勸他不要迷戀氣功。

  廣州日報:你覺得王林為人如何?

  李蘆萍:有一件事我印象深刻,當時鄒勇、我和王林一起去深圳,但我們剛下飛機,他就因為瑣事打電話大駡老婆,言語非常難聽,我們只能裝作沒聽到一樣。后來我們在他們家住,他老婆約我出去散步,講到王林的事情,都是哭哭啼啼的,講大師脾氣很沖,動不動就駡人,當時我覺得他老婆很可憐。

  我跟鄒勇講了很多次,勸他交友要謹慎,说王林不尊重老婆,在男女關係上也很複雜,包括他和那麼多女明星有亂七八糟的關係。因為王林和他老婆經常吵架,每次出事,兩人都是打電話給鄒勇,他夾在中間很難做。

  廣州日報:鄒勇對王林到底是什麼態度?

  李蘆萍:我個人認為,開始的時候,作為一個商人,鄒勇肯定是很羡慕王林的,因為王林人脈很廣,認識很多名人,能量很大。包括他那個廟(建勛寺)建好的時候,趙薇那些明星都來參加了,我還和他們一起吃了飯,所以我們就認為他能量很大,認識的人很多。但后來他通過各種方式騙走鄒勇很多錢,而且人品也有問題。

  廣州日報:鄒勇后來為何跟王林打官司?

  李蘆萍:后面他們之間的很多事情也許我們都不知道,只要是跟經濟有關的,可能都有點不愉快。鄒勇買王林的假酒也買了幾千萬元,那些酒是白色的瓶子,沒有任何的標籤。鄒勇請客喜歡請到家裏來,跟客人说這個酒一萬多元。大家都覺得沒必要喝這麼貴的酒,但他都會说酒是師父推薦來的,不好意思拒絶。

  酒這個事情上,鄒勇一直沒有说,一直到了和王林打官司鬧得很僵的時候才披露出來。

  談生意:

  運煤起家發跡

  廣州日報:鄒勇是怎麼發家的?

  李蘆萍:鄒勇一直做的是煤炭生意,雖然生意上忙,但他無論是對兄弟姐妹,還是對兒子,都很好。我們在1996年結婚,1996年到1999年的時候,他生意不是很好,他很努力,直到2002年,他几乎每天都是在高速路上跑,開一個桑塔納,給別人送票據。

  2002年以后,他的生意有轉機了,我們就在萍鄉市買了套房子,在鳳凰山莊一期那裏。當時他就想要一個小孩,於是我們在2003年生了第二個小孩。我在2007年7月6日之前,都是在家帶小孩的。直到2007年7月,他生意很好很忙,覺得沒有合適的人幫他,他就勸我出來為公司做事。於是在2007年7月6日我就出來幫他了,然后一直做到2011年年初,我基本就不管事了。

  廣州日報:你們是怎麼離婚的?

  李蘆萍: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幫別人運煤的,后來轉型自己做煤炭生意。他這個人很講義氣,別人只要找他,他就幫忙,他本身是做中間商的,但他生意好轉后,就開始買煤礦,買了很多礦,我就給他说,你做煤礦不在行,煤礦安全事故多。但他不聽,再加上王林的事情,我們之間就出了問題,最終選擇離婚。離婚后,孩子跟了鄒勇。應該说,我們離婚是跟王林有很大關係的。從那以后,我就跟鄒勇说,王林這個人是靠不住的,你以后一定要提防他,但萬萬沒想到鄒勇會被綁架殺害。

  廣州日報:鄒勇是個怎樣的人?

  李蘆萍:鄒對朋友大方,生意做得最紅火的時候,很多朋友,乃至朋友的朋友,要來公司找活做事,一般他都同意。

  鄒勇是一個吃虧都自己悶在心裏的人,有個例子可以说明。當初鄒勇公司在走煤(為電廠提供煤炭)的時候,請了一個朋友來幫忙,往來賬都要通過公司的一個戶頭。剛開始那個朋友做得很好,后來發現這個戶頭停了,他私下打聽了一下,發現這個朋友私下用別的戶頭,相當於幫別人做事了。走了兩個月煤,賺了很多錢。很多人都指責他太容易相信人,但他也沒計較這件事情。我們結婚十多年,相處其實都還算好,離婚也並不是因為感情不好。被害前,鄒勇都還經常來看自己的孩子。

  律師會見王林被阻

  看守所稱案情重大、複雜

  昨天中午,廣州日報記者致電王林律師李建輝。李建輝表示,昨天早晨8時30分左右,他來到了萍鄉市看守所准備會見王林,在窗口提交律師證、會見介紹信、辯護委託書,順利拿到一號會見室門卡。但等了半個多小時,依舊不見王林。

  不久會見室來了一位看守所副所長,他禮貌地將律師約到辦公室,表示王林案情重大、複雜,暫時不能安排會見。李建輝表示:“按照法律規定,會見王林是我們工作的職責所在,未來幾天,我們也會繼續來看守所,繼續要求會見王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