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陳丹燕迴首兒童文學寫作感謝女兒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7月21日 20:41   新聞晨報

陳丹燕

  由中國福利會聯手上海市新聞出版局、上海市作家協會共同推出的“小伙伴讀書會”第二期日前舉行,邀請到著名作家陳丹燕主講,主題是“世界那麼大,我們一起去看看”。在一個多小時的交流活動中,陳丹燕帶着孩子們一起,在她創造的奇幻世界裏飛翔。在迴首其兒童幻想作品《我的媽媽是精靈》一書創作時,陳丹燕十分感謝女兒,她说,如果沒有陳太陽每晚問十幾個問題,不可能完成這個故事。

  小说素材源於睡前故事

  陳丹燕在講述該書創作經過時披露:“這本書最初的故事來源於我給女兒講的睡前故事。”

  “我們有一個女兒叫太陽,我丈夫说小姑娘應該由媽媽管。所以即使太陽兩三歲時,他也不陪她洗澡,洗澡一直是我的任務。太陽非常調皮,洗澡時一直向我身上潑水。我這個年齡的父母是成長在思想解放的年代,那個時候我們一直認為我們要用西方先進的教育方式,教育自己的孩子,其中有一條就是你不可以打孩子。但是小孩有的時候真是非常調皮,媽媽如果不能打她又該怎麼治住她呢?我就想是不是能夠嚇唬她。我就说我是一個妖怪,來到這個世界是因為我生了你這個孩子。這個妖怪是有翅膀的,我告訴她翅膀就藏在我的后背。什麼時候翅膀會出來?淋濕的時候,翅膀就會從皮膚裏面出來了,如果翅膀出來了你媽媽就會飛走。為此女兒經常申請摸一下我的后背,看看皮膚壞掉沒有,皮膚壞掉翅膀就要出來了。我是用這個辦法讓她改掉了每次洗澡都要把我全身搞濕的毛病。”陳丹燕建議現場年輕的媽媽們,都來試一下這個辦法:“當你不能打駡小孩但想給她做規矩時,可以嚇唬她。”

  據陳丹燕回憶,女兒小時候晚上總是不肯自己睡覺,一定要媽媽講故事。“我們一路講故事,‘安徒生’講完了,《格林童話》講完了,《精靈島》也講完了……后來,我就開始講自己編的妖怪故事。如果沒有陳太陽每天晚上問十幾個問題,也不可能完成這個故事。”

  《我的媽媽是精靈》出版至今快20年了,累計銷量已超過1000萬冊。陳丹燕笑着说:“女兒陳太陽一直在分享我的版稅,享受了十幾年的版稅,她也很有錢。因為這個故事首先是由很多問題推進的,它們來自一個小孩子。”為此,陳丹燕鼓勵大家,“小孩子試試看,跟你們的爸爸媽媽一起創作”。

  坐上49路尋找“精靈”

  在讀書會現場,陳丹燕帶來了標注着《我的媽媽是精靈》故事發生地的地圖。當時為了增加這個幻想故事的真實感,陳丹燕把故事的背景放在她家附近的那些街道和店鋪裏。后來成書時,她還請女兒拍了一套從小孩子的視角觀察街景的照片,放在書裏當插圖,並特地画了一張精靈版上海地圖。所以在書出版后,許多讀者拿着地圖去街上尋找、對照書中的地點。

  陳丹燕建議:“做爸爸媽媽的可以帶着你們的孩子,按照這個地圖走一遍。我相信大家可以發現,不光是人類住在這裏,精靈也住在這裏。精靈不是只住在外國,它也住在上海,大家跟着這個地圖去找一下。”

  陳丹燕還提供了按圖索驥的交通工具——49路公交車。“這個地方並不大,我相信跟着49路差不多也就都能夠去到了。”

  陳丹燕大學畢業那年,去了《兒童時代》做編輯,雜誌社就在常熟路上。當時她還常去一個小學輔導文學社活動。雜誌社和小學當中隔着一條常熟路。著名影視演員、導演徐崢當時就在那個小學裏。“我從他們小學過一條馬路,就能回到我們雜誌社,過馬路時,他會说‘老師我讓你走你再走,否則有車子’。徐崢很好,我一直記得他。”

  有些故事10年后才能讀懂

  如今,該書第一批讀者已經為人父母。陳丹燕常常遇見有人跑來跟她講,“我小時候看到這個書一直哭,一直哭,但我並沒有看懂”。

  陳丹燕深知,所有孩子都不大願意接受一個悲劇的結局。但她告訴孩子和家長們:“只有當了父母,你才知道有的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你得接受生活當中的重大缺陷,你得在這個缺陷裏成長。這個結尾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想可能需要小孩再長大10年、15年才會真正知道。”

  據悉,下一期小伙伴讀書會將於8月1日上午舉行,特別邀請了秦文君和殷健靈兩位兒童文學作家。報名方式詳見中福會微信公衆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