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夫婦店員親熱遭直播平台現場直播 當事人:很憤怒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8日 20:13   新聞晨報

公共直播視頻截圖

公共直播視頻截圖

  5月6日午后,在閔行區景谷路一家牛奶店,吳先生夫婦親熱的画面在兩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直播到了網上:“別人告訴我這事,我很憤怒!”

  近日,一個平台,因在很多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對各類現實場景進行直播,因涉及隱私權保護等問題,引發網友廣泛關注。

  在水滴直播平台上,這樣正在直播的攝像頭在上海共有452個,涉及馬路、小區、樓宇、健身館、店鋪等多個生活場景。

  “誰這麼無聊偷窺我們”

  吳先生夫婦在閔行區景谷路一家牛奶店打工。6日午后,吳先生來店裏和愛人換班。臨行前,兩人在收銀台后摟抱親熱了一會。然后,他愛人離開了門店,吳先生繼續看店。

  “下午三點多,朋友打來電話说,我們夫妻之間的事他們都看見了,還給我發來截圖。”吳先生说。

  “誰這麼無聊偷窺我們呢?”在朋友的指點下,吳先生在手機裏下載了一個APP,在搜索欄內輸入朋友提供的“台號”,果然看見自己坐在店內。更讓他憤怒的是,自己在店內说的話,手機裏聽得一清二楚。

  “我們在店裏说什麼話,不僅老闆知道,其他人也都能聽到,我們一點隱私都沒有了!”吳先生憤怒地说。

  在這間約10平方米的店裏有兩個攝像頭,一個裝在店門門頭上,朝向店內;另一個裝在收銀台對面貨架的頂部,店裏可以一覽無余。

  回看上述視頻時,記者注意到,當天14點25分56秒:吳先生的愛人坐在收銀台后面的椅子上,拉住吳先生的右手。31分25秒:吳先生的愛人把頭靠上吳先生的肩膀。33分17秒:吳先生的愛人在吳先生的右臉上親了一口。34分07秒:吳先生把他愛人摟進懷裏,摩挲着頭髮。34分44秒:吳先生右手撩起她愛人腰部的衣服,她愛人拉開了吳先生的手。

  面對吳先生的憤怒,攝像頭的安裝者——該牛奶店的老闆解釋说,自己是用這兩個攝像頭“看店”的:“以前店裏收到過假幣,還有人來鬧事,我裝攝像頭是為了店裏的安全。”

  “既然可以保存,為什麼要直播出去呢?”記者問。

  老闆回答说,他有兩間門店都安裝了這種小水滴攝像頭。這間門店是從去年7月開始對外直播的:“我覺得就是直播店面嘛,也許還能有點廣告效應,誰知他夫妻倆在店裏親熱呢?”

  八千人圍觀過一家便利店

  像吳先生夫婦一樣,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直播出去的情況並非個例,而這些不知情者也成了一些網友窺私的對象。

  5月5日晚9時許,一家便利店的監控直播吸引了不少評論。記者看到,在這家便利店裏,兩名顧客站在櫃檯外跟收銀台后的老闆娘聊天,聲音和画面都非常清晰。

  記者看了一會,可以清晰地發現,收銀台左側有一個收款二維碼,而且老闆娘習慣把100元面額的鈔票從收銀機裏抽出來,拉開櫃檯下面右手第一個抽屜,放在一隻紫色的小布袋裏。

  在直播平台上,前后有8000多個人來圍觀過這家小店。這些網友不時對老闆娘品頭論足。

  6日上午,記者來到這家便利店,看見小水滴攝像頭就裝在收銀台后面天花板的牆角。記者打開APP,看見自己也出現在直播画面裏。記者跟老闆娘的對話,大約滯后一秒鐘,便從手機裏傳了出來。

  老闆娘看到記者手機裏正在直播她店裏的實時画面,非常驚駭,嚇得連忙打電話喊來了他老公,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老公说,這家店盤下來才一個月。上家交接時的確曾告訴他,牆角裏有兩個攝像頭,一個黑色的是跟公安聯網的,一個白色的是供自己手機監看的:“我沒想到,這東西會把我們的一舉一動直播出去。”

  顧客不知情遭直播非個案

  7日下午3點05分,記者在直播平台發現,上海一共有452個鏡頭正在進行直播。這些直播內容大多為固定角度監控,直播的場景包括小區道路、交通路口、運動中心、飯店等。除了看一些有主播主持的節目外,也有一些監控,“可以看到別人的生活”。

  記者調查發現,在直播平台中,店家將鏡頭對準消費者進行直播,消費者卻不知情的情況並非個案。

  面對自己可能被直播的情況,市民的看法也各不相同。

  “這當然是侵犯隱私了!”在一家千里香餛飩店門口,得知自己剛才吃飯的樣子被全程直播,一名戴眼鏡的男學生说。

  有消費者認為,這種直播的技術本身很好,關鍵要看應用在什麼地方:“如果可以放在飯店的后廚,對后廚進行直播,對飯店的衛生和經營都是一種監管。”

  孩子、家長互動也被直播

  記者注意到,一些“兒童樂園”裏孩子和家長互動的場景也被直播了出來。記者根據其中一個游樂園的直播鏡頭,找到上海古浪路一家名為“小玩子”的游樂園。“他們知道(直播)的,也同意的。”門口看店的小姑娘一说,“已經告知了家長。”

  然而,記者留意到,在這家門店貼出的“入園須知”中沒有一條關於入園將被直播的告知。一些家長表示,他們從不知情。一名家長看着手機鏡頭中被實時直播的自己,一下愣住了。

  不過,也有一些家長表示,盡管不知道自己被直播,但也不是很在意,而且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安防産品。

  “既然有這個(直播)能在手機裏看到小孩,那還是蠻方便的,以后我就可以把孩子放在游樂園裏去超市買菜了。”一個年輕爸爸说。

  有家長認為,對於這種游樂園的直播,建議可以採用加密的模式,只向家長提供密碼,只允許家長觀看,感覺挺好的,甚至可以拓展到幼兒園裏使用,家長一定很歡迎。

  ●直播平台

  將強迫店家張貼提示貼紙

  針滴直播頻頻被曝涉嫌侵犯隱私的問題,直播産品經理日前解釋说:“直播並不是一個獨立的直播産品,它是安防産品智能攝像機的用戶展示和分享平台。我們后來觀察到很多機主希望把自己拍攝的画面分享給其他用戶,於是就搭建了直播這個用戶分享平台。”

  針對隱私保護問題,張西勝说:“我們呼籲智能攝像機的機主將自己拍攝到的画面分享的時候,一定要提高安全意識和隱私意識,保護好自己和他人的隱私。此外,水滴平台還將繼續嚴格審核管控涉隱私內容。針對公民隱私的保護,水滴直播平台審核人員會根據法律法規和良俗公約,對涉公民隱私服務區域,以及其他明顯涉及隱私的私密場所直播,一經發現立即採取下線關停措施。”

  張西勝還告訴記者,接下來,為了更好的保護好這些店主和顧客的隱私,他們將強迫店家張貼帶有“正在直播、感謝關注”字樣的貼紙:“我們將強制要求店家張貼提示貼紙,凡涉及公共場所直播開通1小時內,必須上傳貼紙張貼和攝像機安裝照片,進行驗證,驗證不合格的,我們將予以下線處理。”

  此外,直播負責人表示,水滴平台已經開通舉報機制,第一時間處理市民關於隱私的舉報投訴。

  ●律師说法

  公共場所直播也會泄露個人隱私

  上海劉春雷律師事務所葉萍律師表示,“水滴直播”的情況,問題不在於攝像頭的所有者是否同意直播,而是要關注被直播對象的隱私保護。

  葉萍認為,作為直播平台,在被直播者不知情時將直播視頻推向公衆,放任隱私泄露的可能性本身就已經構成了對隱私權的侵犯。

  至於平台方面聲稱,水滴平台上所有直播画面都是由機主購買小水滴攝像頭后自行安裝,並由用戶自主操作分享直播的,平台上未發現非用戶本人不知情分享的內容,不存在盜播、誤播的可能性。

  葉萍認為,水滴直播的说法是在偷換概念。攝像頭是屬於商戶的,可隱私權是屬於被拍攝的人的,不屬於安裝攝像頭的人。用戶可以分享自己個人的画面,但沒有權利分享別人的画面。

  葉萍说,一般情況下,不少市民會覺得酒吧、內衣店、按摩店、賓館特定區域,這些場所比較私密,不宜在網上直播。但實際上,在一些大衆化的公共場所,直播也同樣會泄露個人隱私,一個人出現在一個公共場所,孤立看並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對於特定的人、特定的事,就可能構成隱私權的傷害。

  葉萍说,也有觀點認為,一個個孤立的攝像頭可能構不成大範圍的個人隱私泄露。但隨着攝像頭越來越多,如果形成規模,形成了網絡,伴隨着大數據、人工智能和身份識別技術的不斷進步,就有可能將一個人的生活軌跡完整地在網上呈現出來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