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李陽接受柴靜採訪談家暴:稱成立家庭只是實驗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25日 19:15   北京新浪網

中央一台柴靜的《看見》欄目訪談李陽家暴事件

中央一台柴靜的《看見》欄目訪談李陽家暴事件

《李陽瘋狂英語》中的照片

《李陽瘋狂英語》中的照片

李陽教學現場

李陽教學現場

李陽妻子接受訪談

李陽妻子接受訪談

  新浪娛樂訊  9月25日晚,因“家暴事件”而被輿論關注的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接受了中央電視台一套《看見》欄目主持人柴靜的專訪。在專訪中,李陽稱與美籍妻子kim成立家庭只是實驗。

  8月31日,李陽妻子kim的一條微博引發關注,在微博中kim聲稱遭到家庭暴力,並發布了頭部、耳朵、膝蓋處都有紅腫和流血的照片。事件發生十天后,李陽承認對妻子“實施了家庭暴力”,公開表達了對妻子的歉意,此後,他頻繁地接受媒體採訪,表示願意成為反面教材,促進家暴立法,但kim認為他並沒有足夠的誠意來緩解家庭矛盾。《看見》欄目分別對李陽和其妻子kim進行了採訪,以下是採訪實錄:

  《一次家庭暴力事件》

  【演播室】:兩個星期前,瘋狂英語的創始人李陽(微博)被傳出發生家庭暴力事件,他的名人身份,讓家庭暴力這個往往隱藏於家裏的社會問題浮出水面,讓公衆正視家庭暴力存在的領域之廣與程度之深,這些天來,李陽一直在高調接受訪問,而他的妻子kim(微博)一直保持沉默,與她溝通後,她同意接受我們的訪問,最重要理由是:她知道,在中國,有很多像她一樣的女性,她知道,只有說出來,才能尋求幫助。

  Part1: 施暴過程

  【音樂段落】快節奏,kim的微博,李陽的微博,各個媒體的報道

  【解說】8月31日,網絡上一條消息引起震動,“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的美籍妻子在微博中聲稱遭到家庭暴力,照片上女子的頭部、耳朵、膝蓋處都有紅腫和流血,她的微博被大量轉發。此事引起了衆多網友的關切和譴責,人們用瘋狂來形容這次家暴事件。

  (資料)

  紀實:瘋狂每一天,每一分,每一地

  記者:但是你知道公衆人物對社會是有責任的,何況你是一個(老師)。

  李陽:公衆人物都是包裝出來的,公衆人物要把內幕挖出來,那都不是公衆人物。

  記者:你也是包裝出來的?

  李陽:對,我也是經過一定的包裝的。

  解說:十天后,李陽承認對妻子“實施了家庭暴力”,公開表達了對妻子的歉意,此後,他頻繁地接受媒體採訪,表示願意成為反面教材,促進家暴立法,但kim認為他並沒有足夠的誠意來緩解家庭矛盾。

  解說:9月15日,經過溝通,我們在家中見到了他的妻子KIM。她最近失眠很嚴重,與照片相比瘦了很多,她告訴我們,孩子剛剛補睡完午覺。

  記者:她(孩子)這兩天睡的不太好嗎?

  Kim:老三害怕自己睡啊,她看過了,她看過他爸打我了。然後她(當時)她拉着她爸的手,說爸爸,不要,不要。後來在醫院的時候她說媽媽對不起,下一次我用筷子,我用剪刀來(阻止他)。真不要聽我三歲小孩說這個話啦。

  解說:對於在三歲的女兒面前實施的家暴,李陽面對媒體並沒遮掩。他解釋說因為當天妻子連續與他爭論了四五個小時,他最終爆發。

  李陽:我說我已經受不了了,我說請你停下來,最後用英語說閉嘴!我看她從沙發上站起來了,我也站起來了,當時我的念頭就是到此為止吧,一切到今天就結束吧。

  記者你當時是,她描述是你坐在她身上?

  李陽:我是把她,抓她頭髮摁到地上的,很無情那種

  記者:你有多重大概?

  李陽:我有90公斤。

  記者:你當時坐她身上的時候,她當時能夠反抗嗎?

  李陽:我當時想我就不能讓她有,我要一次性把她制服她。

  記者:你有考慮到說孩子就在旁邊嗎?

  李陽:倒沒有太考慮這件事情,給別人講的時候是一套一套的,到自己身上的時候,是失控的。

  記者:那一瞬間給人的確實是人性的惡。

  李陽:是,人性的魔鬼,魔鬼完全打開了。

  【解說】在李陽冷靜下來,停止施暴後,Kim去往派出所報案。在她報警後,李陽沒有接警方的電話,也沒有回短信和出現。他在電視台做節目,助手在博客裡,貼出了他化妝的照片。這個細節刺痛了妻子,kim發微博說

  但之後連續三天,李陽依然沒有回應。Kim在家拿着她生日時送給李陽的卡片,在電腦前坐了很久。

  Kim:(家暴)照片發不發,我一個手握一個卡,這個手我有(家暴的)照片,都拍在桌子上,(哭⋯⋯),還是發吧。我要幫助李陽。打老婆肯定有問題啊。

  (資料)

  紀實:我熱愛,我熱愛,我熱愛丟臉⋯⋯

  解說:8月31日,Kim發出了第一條微博。“我熱愛丟臉=我熱愛打我老婆的臉?此後四天,Kim不斷地在微博上更新自己受傷的照片. 各大媒體開始鋪天蓋地報道家暴事件,而這時李陽正要在上海給150名母親講家庭教育。

  記者:我很難想象,你比如說你給那個150個母親講課的時候,實際上你?

  李陽:我是流汗的,其實是這樣的。

  記者:你打過了一個媽媽。

  李陽:對。

  解說:李陽公司的朋友歐陽維建(微博)曾經建議他暫停演講,提早回京處理家事。但他不以為然。

  李陽:我覺得這個事件沒那麼嚴重,就算拖三天也無所謂,不是人命關天的事情,我覺得可以以後再處理。我絶對不會因為這個小事,停止我的培訓。

  記者:絶對?

  李陽:絶對不會。

  【解說】家暴事件整整一周之後,媒體的報道已經不可能再忽視時,9月9日,李陽回到北京,在派出所和kim達成協議,保證不再實施暴力,公開道歉,並接受心理諮詢師的專業幫助。之後, 李陽對媒體坦承,他們夫妻之間的衝突已經持續了多年,而且暴力也在不斷地升級。

  李陽:會是升級的過程。

  記者:kim,你是一個在美國長大的女孩,你為什麼會忍受了這麼長時間呢?

  kim:我們好的時候真的非常好,為此我能忍受壞的時候。但這次我不能再忍。我擔心我和他在一起已經傷害到我的女兒們,我不能再等更久。

  Part2:施暴的內在原因 “教育”事業和家庭責任

  【解說】李陽在接受採訪時說過,他們的衝突實質是因為他公開在媒體上表達不愛妻子,不注重家庭。

  記者:最不能忍受的是你對外說你不愛她?

  李陽:對,當時說我跟她在一起是為了做家庭教育的實驗。

  記者:你說成立這個家庭是為了中美教育的這個實驗。

  李陽:對。

  記者:那小孩會覺得,我只是一個實驗品。

  李陽:挺好啊,有好的實驗品和不好的實驗品啊,如果我們把他實驗得很好。

  記者:那是一個生命啊。

  李陽:生命也是一個實驗品啊,小白鼠不是拿來實驗的嗎?

  記者:但是她們最大的才8歲,她聽到這個說法之後只是覺得說,原來我爸爸只是很功利的目的才要了我。

  李陽:應該說我爸爸為了中國家庭教育的事業要了我們,也可以換個角度出發。

  記者:這麼多年,你最介意的就是他說的這句話?

  女:我真的不要聽,小孩聽了以後,她們感覺什麼意思,我媽我爸沒有愛,肯定是不行的。我知道他很喜歡瘋狂的,瘋狂是瘋狂,人是人。人是有感覺的。

  (資料)

  紀實:快樂, 愛⋯⋯

  解說:他們在1998年相識,美籍教師kim來到中國,李陽很欣賞她的英語教學方法,聘請她擔任“美籍總編輯”,幾年後他們結婚並生了三個女兒kim說李陽與她認識是由於共同的英語教育夢想,但並非沒有溫情。

  【資料】

  紀實:你說一個成語,畫龍點睛,氣死我了⋯⋯

  kim:為什麼我愛他,我覺得他的心是老師的心,我也是,要改變中國的未來,我100%同意的。2001年的時候,每天我們一起16個,17個小時,一起工作,(教材)我們自己寫,一起寫,還有一起錄音的。好多的學生說,我聽你們的錄音了,能聽到你們微笑的感覺。我們都臉紅了。

  解說:但婚後李陽唯一表達愛意的方式,僅僅是讚美kim是個偉大的母親和教育家。他曾經在結婚十一周年的那天,在kim的提醒下,發過一條感謝的微博,但事後才知道她並不高興。

  Kim:好多次他說我是很好的媽媽,我教(孩子)課是棒的媽媽,肯定我是個媽媽,但我還是女生的,我是她太太。12年,我沒聽過他說為什麼愛我。

  李陽:就是說既然都在一起了,還愛什麼愛,愛該都掛在嘴邊?

  記者:因為你只把她當做一個媽媽,而她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身份,她是你的妻子,她是一個女人,你把她的這一部分自我,如果無視她的存在,只把她當成一個媽媽,她會覺得不被認可。

  李陽:對,不完整,所以又強化了當年我那一句話,我跟她在一起為了是做家庭教育的事業。

  解說:由於李陽的公司總部在廣州,加上常年在外演講,他每個月只有一兩天的時間待在北京,他甚至不知道妻子女兒的生日。 kim在微博中說自己是一個“準單親媽媽”。

  Kim:十二年,每個月一天回來,兩天回來,我覺得在公司打掃的阿姨,每個月碰到他一天兩天,談一談,跟我差不多。

  記者:你說,你為這個家庭付出什麼了?

  李陽:我付出很多。

  記者:你能不能跟我說一下,這12年來,來為kim做過的,你認為最讓你最感動的事情是什麼?

  李陽:我(本來)可以一天都不回家,但我(每年還能)回20天。

  kim:老大學校的表演,他沒回來。我聽他朋友說,麗麗你爸爸呢?我老大說,他很忙的。老大說,我會說英語,我不需要我爸爸的幫助,別的小孩需要我爸爸。

  [李陽瘋狂教英語段落]

  記者:坦率地說,你比kim要更自私,在家庭當中。

  李陽:應該是這樣,因為我可能會更多的去滿足我事業上的需要,帶給我的一些成就感。

  解說:丈夫的這個狀態,讓kim極為無奈,她長期在中國生活,駕照和教師執照都已經過期,生活中的困難和孤獨,讓她越來越希望李陽能更多地回歸家庭,這種矛盾積怨日深。

  記者:所以你們倆這次衝突究竟實質是什麼?

  李陽:我說到頭來是確實,確實她現在的壓力,就是我沒有像她那樣去感受她的壓力,

  記者:我看李陽說了一句話,如果你再溫柔一些,然後無所謂一點,肯定你們倆關係會更好一些?

  女:是啊,同意。我叫你,你說很忙的,沒回來的,我肯定脾氣比較高。

  李陽:我們彼此很善於激怒對方,已經變成一種游戲了。一個人其實最悲慘的就是,完全被情緒控制。

  記者:你肯定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去對待一個陌生人,大街上的女性

  李陽:那當然的,大街上的女性我沒有理由這樣對她,夫妻之間是很少控制自己,人把最好的一面都留給了別人。

[1] [2] [下一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