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郭德綱弟子打人事件不斷升溫 相聲界集體沉默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09日 01:47   深圳新聞網-深圳商報

郭德綱

郭德綱

打人事件不斷升級,郭德綱最近的日子很不好過

打人事件不斷升級,郭德綱最近的日子很不好過

郭德綱大弟子何雲偉(前)、德雲社“少幫主”李菁(後)的退出,是對德雲社的一記重創

郭德綱大弟子何雲偉(前)、德雲社“少幫主”李菁(後)的退出,是對德雲社的一記重創

  【深圳商報訊】(記者 劉 瓊/文 韓 墨/圖)隨着郭德綱弟子李鶴彪打記者事件的不斷升溫,各大媒體的報道堪稱鋪天蓋地。相比之下,相聲界卻是集體“沉默”。截至記者發稿,雖然通過各種渠道聯繫到德雲社以外的多位相聲演員,但他們的回應卻驚人統一:不發表任何言論。  盡管相聲界一片“靜默”,但並不影響名人、專欄作家、普通讀者和網友對此發表不同看法。

  著名作家陸天明8日7點33分在其博客發表了一篇名為《郭德綱們的無良行為羞紅了誰們的臉?》的文章。文章提到,他曾經非常喜歡並推崇郭德綱。郭德綱的出現曾給沉悶、因循守舊的相聲界帶來了一股清風,讓一門藝術表達了自己應有的本有的“真性情”。“但眼前的這個郭德綱確確實實已經成了一個完全找不着北的‘郭德綱’了。”在文中,陸天明寫道,一個“聰明”如此,又“精明”如此,並在久經磨難和挫折中“坐大”的郭德綱一夜之間卻折在了自己如此低級的一份“愚蠢”和為天下多數人不齒的“無良”之中。“一切都是因為錢。只為了自己。”

  專欄作家魯國平則在博文中指出“娛樂圈江湖氣最終害人害己”。文中稱,郭德綱等從草根界裡走出的人物,由於從小所受到的較多不公平待遇,為了生存拉幫結派,在人生和事業早期導致了其身上帶有濃重的江湖氣,這種“江湖氣”是此次事件的源頭。

  與此同時,《演藝界應出台“禁演”行規給予制裁》、《郭德綱應該從屏幕上消失》、《郭德綱不能滿嘴跑火車》等評論文章見諸報端或網絡。

  相比多數輿論呈現出的“一邊倒”趨勢,也有網友對北京電視台公開的視頻表示質疑。網上流傳的58分鐘“完整版”視頻包括了小區監控錄像。小區監控錄像中顯示,“被打記者”周廣甫在李鶴彪的推打下,躲着“跑”下了台階,而不是其在說明會上所講的被推倒“滾”下了台階。

  很多網友在微博上發表看法,他們認為打人確實不對,但是好看的相聲還得繼續看。“隨他們鬧,視頻照下,相聲照聽”更為有趣的是,由於郭德綱的音像、圖書製品已在北京大型綜合書店下架,有網友甚至上傳郭德綱相聲完整版,提供免費下載,引得一衆粉絲熱捧。

  由於從9日起,德雲社將暫停所有小劇場(北京德雲社劇場、德雲社三裡屯劇場、張一元天橋茶館、廣德樓劇場)的常規演出,8日的演出票就成了搶手貨。“黃牛黨”也藉此機會“發了筆小財”。據報道,40元靠後的票都被炒到了100元至200元不等。大衆觀看演出的熱情並未受該事件的影響。  據了解,德雲社雖然停止了所有小劇場演出,但14日、15日兩晚在北展劇場舉行的“郭德綱、于謙合作十周年專場演出”依然會如期舉行,目前該場演出的售票工作也一切正常。

  德雲社四面楚歌,郭德綱何去何從?

  郭德綱這回該清醒了

  ◎ 涵 今

  繼郭德綱弟子打人被拘,兩名德雲社元老出走之後,德雲社方面更爆出遭遇“全面封殺”的消息。對此,擔任“救火隊員”的經紀人王海備感力不從心,表示“不接受任何採訪,不做任何辯解,我們謝謝媒體關注”。

  據報道,“郭德綱弟子打人事件”引發的德雲社“地震”還在繼續,郭德綱這幾天可以說過得是“波瀾起伏,忐忑不安”。

  何雲偉和李菁,一個是郭德綱的大弟子,一個是德雲社創辦人之一,均是德雲社的骨幹。他們好似郭德綱的左膀右臂,如今忽然宣佈退出德雲社,對眼前的郭德綱來說,無疑是一記重創。

  不止如此。據最新消息,北京摯友相聲社掌柜張伯馨和搭檔王自健日前明確表示,他們已經退出德雲相聲聯盟;北京電視台和北京廣播電台都已經停止了德雲社一切節目的播出;京城各大書店已將郭德綱的書籍和音像製品全部下架;由郭德綱擔任主持的天津衛視的《今夜有戲》、遼寧衛視的《到底是誰》也將停播停錄;就連郭德綱的“大本營”——德雲社也開始了無限期的停演整改……

  看來,郭德綱真是四面楚歌了!

  我認為,從另一面來講,這也是好事,可以讓郭德綱清醒清醒。如果再那麼肆無忌憚,一意孤行,等待他的結局,或許遠比想像的更為尷尬。郭德綱恃才傲物、信口雌黃已經成為習慣,也因此遭到了輿論的批評。但郭德綱一向自以為是,不把輿論放在眼裏,照此下去,能有好結果嗎?

  有人說,郭德綱的弟子李鶴彪此番打人,是他這個師傅沒當好,“上梁不正下梁歪”。郭德綱承認也罷,不承認也罷,反正時間可以證明一切。2008年9月,合作多年的徐德亮、王文林二人,因故宣佈退出德雲社,當時郭德綱不以為然。如今,何雲偉、李菁、張伯馨、王自健等也宣佈退出德雲社,而且據說還會有其他連鎖反應。出現這種局面,與郭德綱的為人處世方式不可能沒有關係,說不定關係還很大。

  藝人要生存,必須受到相應的約束,離不開媒體和社會各界的支持與監督。郭德綱翅膀硬了,也許可以對這些置之不理,可德雲社其他成員呢?郭德綱可以和北京電視台乃至所有電視台搞僵關係,可其他成員也敢嗎?尤其像何雲偉、李菁等人,藝術上正處於“綻放”時期,只要有外力助推,離功成名就也將不遠。如果跟着郭德綱混,不是弄出是非,就是和電視台及其他媒體鬧彆扭,還怎麼安心說相聲?又怎麼能取得必須的支持?更別說長足發展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果郭德綱還是不肯悔改,一意孤行,離衆叛親離也就為期不遠了。一向傲慢的郭德綱,此番陷入如此難堪的境地,該如何“善後”從而“突出重圍”呢?這對郭德綱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考驗。我們拭目以待!

  相聲界對郭德綱事件不應“噤聲”

  ◎ 萬闋歌

  繼郭德綱弟子打人被拘,兩名德雲社元老出走之後,德雲社方面更於昨日爆出遭遇“全面封殺”的消息。對於這一事件,相聲界人士紛紛以種種理由拒絶了記者的採訪要求。

  對於郭德綱弟子打人事件及其引發的相關問題,相聲界人士紛紛選擇了“噤聲”。比如,正忙於北京青年相聲節的李金斗表示,“對此事沒什麼看法,能有什麼看法呢?”隨即以很忙為由掛斷了電話。南派相聲代表人物大兵則以正在吃飯為由,拒絶了採訪……令人遺憾而又匪夷所思。

  什麼叫“對此事沒什麼看法”?是真的沒看法,還是有看法不想談,抑或是怕談看法後別人又有看法?郭德綱弟子毆打記者,郭德綱本人在表演中冷嘲熱諷被打記者以及北京電視台、力挺弟子的行為被曝光後,引起強烈反響,可以說質疑聲四起,郭德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輿論批評。作為同行的相聲界人士,怎麼可能會沒有看法呢?

  明明有看法或者說應該有看法,卻稱沒看法,勢必讓人産生聯想。記得謝東、滿文軍等歌星吸毒被抓的時候,不少藝人紛紛發表看法,表現出應有的關注與關心。而對於郭德綱的是是非非,相聲界人士卻一向是諱莫如深,自覺不自覺地避而不談。個中緣由,圈內圈外的人都是心知肚明。說到底,還是心態問題。郭德綱此次攤上這麼大的事,全國人民都在關注,作為相聲界同行,感到遺憾也罷,表示理解也罷,表個態總是應該或可以的吧?選擇“噤聲”為哪般呢?

  我認為相聲界人士不應對郭德綱事件“噤聲”,至少有兩點理由。其一,這是一種責任。本次事件,郭德綱的一些做法非常欠妥、偏激,引發了許多人、許多方面的不滿。網友們群起而攻之就不說了,几乎每種報紙都刊登過相關的評論。包括央視在內的好多電視台,對此事也進行了報道和評論。而且,相關評論几乎一邊倒反對郭德綱,鮮有力挺郭德綱的。相對於此,相聲界人士紛紛“噤聲”,是不是消極了點?

  相聲的功能就是鞭撻假醜惡,歌頌真善美,郭德綱事件的前前後後,從相聲創作角度來講,也有可以作為素材的吧?相聲界人士怎麼可以無動於衷,不作關注和思考呢?海派清口創始人周立波日前便明確表示,他會將郭德綱弟子打人事件運用到他的表演中,這對相聲界人士來說難道沒有觸動嗎?

  其二,可以為郭德綱提供幫助。這次事件對郭德綱及其德雲社造成了很大影響,除了打人弟子被拘,輿論紛紛指責外,還有何雲偉和李菁兩位骨幹宣佈退出德雲社,北京電視台和北京廣播電台停止德雲社一切節目的播出,京城各大書店將郭德綱的書籍和音像製品全部下架,就連郭德綱的“大本營”——德雲社也開始了無限期的停演整改……作為同行的相聲界人士,如果不想批評郭德綱,那麼對他給予得當的幫助,可不可以呢?

  據悉,相聲前輩常寶華是唯一開腔議論此事的圈內人,“這是一個失誤、一個教訓,凡事都不能過度,真的很遺憾”,他以長輩的身份對郭德綱提出勸誡,“希望後人越來越有文化、有知識,更要有素養。文化和知識這個東西是可以後天不斷學習,不斷補充能夠取得的,但是修養素養這個東西很多時候要靠自己修煉了。總之這個事情需要大家引以為戒。”如此循循善誘,對郭德綱來說不可能沒有益處。

  只要相聲界人士都能誠心以待,摒棄門第觀念,摒棄以往偏見,本着共謀相聲發展的原則,切實對郭德綱本次事件進行關注,並提出看法和建議,一定能為郭起到幫助作用,促使他看清自己的錯誤所在,早日走出陰影,回到觀衆面前。

  打人事件還有許多謎團

  ◎ 陳福康

  郭德綱徒弟打記者的事,已在諸媒體上喧騰了好幾天了。我几乎從沒看過郭的節目,因此絶非“鋼絲”。但近日媒體几乎一邊倒地批評郭德綱,倒引起了我不小的疑惑。

  此事的起因據說是郭搶(強)占公共綠地,北京電視台《每日文娛播報》前往郭家採訪,遭郭的徒弟毆打。本來,電視台對違規私自搭建進行曝光是合情合理的。但衆所周知,媒體的記者是有分工的,有關私自搭建、強占綠地的事,與所謂的“娛記”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吧。北京電視台居然派出《每日文娛播報》的記者出擊,這是一種什麼思維呢?

  我認為,這一舉措的本身就“俗”不可耐!這種做法跟“狗仔隊”又有什麼不同呢?因此,我對採訪本身的“正義性”不得不深表懷疑。

  其次,據說被打者是“該欄目組工作人員周某”,而不是“記者周某”。聯想到周某自始至終也沒有出示過記者證,令人不得不懷疑周的身份。據說有網友到“中國記者網”查詢,輸入周某名字和“北京電視台”後,網上竟顯示如下內容:查無此證!

  而在以下三種情況下可能出現查詢失敗的情況:

  一、被查記者還未對本人記者證進行激活。

  二、被查記者記者證已經失效。

  三、被查記者是假記者。

  一旦公衆發現被查記者為假記者,就可以對其進行投訴或者依法向公安機關進行舉報。

  那麼,如果周某的身份果真不是記者,那怎麼辦呢?

  還有,郭德綱說被打者硬闖私宅,到底有沒有硬闖呢?有沒有口頭承諾不拍攝,暗中卻打開機子呢?更有沒有張口要5萬元呢?這些事情,都是必須向大衆交代明白的。

  再說,郭德綱的作品的確“俗”,但正如網友說的,他並不是在“徒弟打記者”之後才開始“俗”的。而原先,不正是包括北京電視台在內的衆媒體拼命捧他的嗎?衆媒體對此是不是也應該反省一下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