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賴聲川王偉忠推出《那一夜,旅途中說相聲》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6月28日 18:59   東方早報

  杭州觀衆是見過馮翊綱的,他就是《寶島一村》裡那個白白胖胖的“老朱”,同時也是台灣相聲團體“相聲瓦舍”的掌門人。這次,馮翊綱要來杭州跟大家講講旅途中的故事。

  《那一夜,旅途中說相聲》是賴聲川和王偉忠自《寶島一村》後的再度合作,長達2小時10分鐘。馮翊綱扮演的呂仁,在旅遊時一定要六星級享受,和他在舞台上搭檔的是屈中恆,扮演的是背包客。兩人偶然相遇,聊起旅行經驗和生活體會,互相抬杠,碰撞出對旅行和人生的領悟。賴聲川想藉此問問自己和觀衆——旅行的本質和目的到底是什麼?

  出道31年來,馮翊綱從來沒在舞台上出過問題,但前不久在台北綵排時,他突然嗓子啞了。馮翊綱忍不住感慨“歲月不饒人”,但後面馬上補上一句,“死也要死在舞台上”。

  8月12日和13日兩天,《那一夜,旅途中說相聲》將在杭州大劇院公演,目前僅預訂門票就銷售了近三成。今天是正式開票日,身在台北的主演馮翊綱和快報電話連線,“我希望杭州觀衆能帶着輕鬆的心情來看,越放鬆越好。”

  相聲怪傑要帶老婆放歌西湖

  馮教授、馮大師、馮掰掰、相聲怪傑……這些都是外界送給馮翊綱的稱號,他自己最喜歡“怪傑”這個名字,因為聽上去比較戲謔。

  提到旅行,馮翊綱說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西湖。“我對西湖很有感情,無論來過多少次,印象裡還是那個淡雅西湖。”上世紀90年代,馮翊綱和兩個朋友第一次來西湖,乘着小船,喝着小酒,唱着老歌,看太陽落下滿月升起,“感覺妙極了!”這次馮翊綱會帶老婆一起來杭州,他准備繼續在西湖泛舟放歌,“有我在,她肯定更加喜歡西湖。”

  至於會不會像《那一夜,旅途中說相聲》一樣,要在杭州尋找頂級享受,馮翊綱笑着說:“所謂頂級旅館,就是在水面上加幾個小茅屋,把牆壁打掉,水電拆掉,讓你享受最原始的生活,收你最現代的費用。”

  幸福感——馮翊綱這樣形容旅途和生活的關係。

  在他看來,無論多簡單的生活,都可以成為一趟旅行。比如出門倒個垃圾,去超市買瓶礦泉水,都可能變成旅行。今年春天,馮翊綱所住的社區有兩隻黃鸝飛來築窩,而全台灣省的黃鸝只有200隻,很多鳥類愛好者趕來觀賞,後來這兩隻黃鸝還孵出一隻小黃鸝。馮翊綱說自己每次出門都會想,今天黃鸝怎麼樣了,小寶貝長大了多少,“你瞧,日常生活就成了一種心理上的旅行。”

  賴聲川手把手教給他相聲技藝

  馮翊綱和屈中恆是賴聲川導演常年的合作對象,賴聲川說因為現在的演員都太忙了,不捨得拿幾個月時間出來陪他一起玩,而馮翊綱和屈中恆可以,大家很合得來。

  “賴老師(賴聲川)真真切切是我的老師,1985年我在讀台北藝術大學時,他已經在藝術大學執教,我是他班裡的學生之一。”馮翊綱後來建立的“相聲瓦舍”,正是追隨賴聲川的作品發展而來。

  1985年,賴聲川從美國回到台灣,做了第一部戲《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這個戲改變了整個台灣省的表演生態,讓已經死在台灣的相聲忽然回春。”馮翊綱回憶說,《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演出時,自己還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痴迷相聲但苦於無處學習,於是整天繞着賴聲川的排練場走來走去,“後來總算搭訕上了賴老師,他給我一份抄謄劇本的工作。當時電腦沒有普及,劇組每次改寫劇本,都得從頭到尾再抄謄一遍。抄到後來,整個劇我都爛熟於心,賴老師偶爾就會讓我跟李立群搭檔排練。”

  現在“相聲瓦舍”在台灣的知名度,相當於郭德綱在大陸的德雲社,這當然是馮翊綱的努力和堅持,但也離不開王偉忠的推廣。“賴聲川和王偉忠是我的兩位哥哥,一個手把手教我技藝,一個把我推向大衆媒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