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關於《失憶症蟒國》的10個問題 二輪將演受關注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6月16日 05:04   北京新浪網

《失憶症 蟒國》攝影:孫華巍

《失憶症 蟒國》攝影:孫華巍

《失憶症 蟒國》攝影:孫華巍

《失憶症 蟒國》攝影:孫華巍

《失憶症 蟒國》二輪演出海報

《失憶症 蟒國》二輪演出海報

  新浪娛樂訊 6月16日至18日,蟒國劇團作品《失憶症·蟒國》將在正乙祠古戲樓演出。作為一部表演方法受到關注的作品,二輪演出吸引了很多好奇的目光。

  Q1:你們要演出的戲叫《失憶症·蟒國》,這名字什麼意思?看到劇名有些不明所以啊。

  A1:我們的演出其實是上下兩部分,分別是《失憶症》、《蟒國》兩個獨立完整的故事。這兩個故事在劇情上沒有任何聯繫,但是在主題上是深化和繼承的關係。

  Q2:那這個戲的主題是什麼呢?想告訴觀衆什麼?

  A2:這部戲的主題探討罪惡的,《失憶症》描述社會歷史中罪惡的被遺忘和被美化,《蟒國》講述罪惡被遺忘和美化后的下一步:大行其道地昭彰。整部戲是對於社會的寓言。

  Q3:劇情上講的是個什麼故事呢?劇情如何展現你們的主題?

  A3:上下兩部分都是虛構了一個不存在的世界。

  《失憶症》講述人類經歷了幾個世紀的大旱,又過度到幾個世紀的大雨,隨着環境進化成了像蜥蜴或是青蛙一樣的生物,但幾百年來只有一個高貴的家族始終是人類的身體,而一個殘廢的醫生給家族的少爺看病時,發現了家族隱藏在歷史中的秘密。

  《蟒國》講的是混沌之初,漫天彩雲,虛空遍開百花,百花終年不謝,八千日月沉浮於中,彩雲百花的盡頭便是蟒國。蟒國的大將軍戰敗逃亡,在小路盡頭遇見了一名老翁,老翁給他講述了又一個世界裏發生的故事。

  這種完全虛構的故事用象徵、隱喻、寓言的手法把主題傳達出來,同時可以被從多個角度來解讀。

  Q4:劇本兩部分除了主題一致還有什麼關係?感覺其實還是兩個短劇放在一起演?

  A4:兩個部分在主題上一致,而在形式上又完全是兩種風格。結構上,《失憶症》的幾場戲時空間來回跳躍,結構很現代,要跟上故事需要燒腦,《蟒國》是個東亞傳統的結構,脈絡更清晰單純。語言上,《失憶症》用的是書面化的現代語言,《蟒國》用的是古白話和韻文。這樣,兩部分形成一種對比和對應的關係,放在一起才是一個整體。

  Q5:劇本上下部對比這麼強烈,演出形式上也得對比強烈才行吧?能表現得出來嗎?

  A5:導演風格在上下兩部的強烈對比是我們演出的一個很大特點。《失憶症》演員原地表演很多,《蟒國》一直在滿場走;《失憶症》身體動作非常少,《蟒國》的手、腳、腰等身體的各個部分都有大量動作;《失憶症》演員在舞台上移動的路線都是走的大直線,《蟒國》走起來基本都是曲線。導演風格的明顯對比和劇本的對比一致。

  Q6:聽起來這個戲形式感非常強,會不會看不懂?

  A6:不會,相反,這個戲可以用好看來形容。一方面我們的劇本劇情、結構、語言這些文學方面的東西可以帶給觀衆愉悅,一方面演員表演很精彩,可以給觀衆欣賞表演的審美快感。同時注重劇本和表演,從這兩方面提供欣賞角度,這也是中國戲曲一直的傳統,中國觀衆在審美習慣上是會很安心的。

  Q7:我看演出地點在正乙祠戲樓,很少有話劇在那裏演,這是個什麼樣的劇場?

  A7:這劇場是一個演戲曲的古戲樓,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梅蘭芳大師當年就在那裏演出過,現在已經是文物保護單位了。劇場是全木質結構,而且雕欄画棟極其華麗。在這樣的劇場裏看戲會是非常不一樣的體驗。

  Q8:為什麼選擇在這樣的劇場裏演?話劇和這種古戲樓怎麼協調一致呢?

  A8:這個劇場是我們劇團的編劇兼戲劇構作還在劇本的構思階段就選定了的。因為劇本本身美學風格特彆強烈,而正乙祠劇場也是少見的帶有美學風格的劇場,兩種美學還正好是有一致性的,所以選在了這裏。

  我們這個戲和劇場特別搭,一方面舞美完全是依據劇場設計的,連燈架都刷成了和劇場柱子一樣的硃紅色;一方面表演風格雖然不是常見的挪用戲曲身段的那種“民族化”,但是深層次從戲曲吸取了很多東西,所以和這個老戲樓也真的是相得益彰。

  Q9:聽说去年演出給觀衆送了鮮花,今天還有嗎?

  A9:有!我們的演出附贈一本八十多頁的宣傳冊,裏面有我們撰寫的關於這個戲的文章,每本冊子封面上都會插着一朵當天的鮮花。這樣做是想讓大家更了解我們,鮮花也與我們戲的氣質是完全一致的。宣傳冊是我們劇團的創作理念,鮮花代表我們劇團的美學追求。

  Q10:我之前看到不少你們戲的介紹了,卻始終沒有見到團隊介紹,你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隊?

  A10:我們劇團的成員都是中戲和國戲畢業的,而且上學時學的什麼專業,在這個戲裏就從事什麼工作。不放團隊介紹,是因為我們覺得對於創作者來说,作品才是唯一的身份。在宣傳文章裏告訴觀衆我們的戲是什麼樣的、我們的理念和思考是什麼,在劇場裏直接用作品说話,這就夠了。不希望我們的身份對觀衆選擇是否看戲和如何評價這個戲産生影響。台上見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