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張藝興當製作人望成為鏡子 夢想成為世界矚目歌手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2月08日 12:45   新京報

張藝興

張藝興

  夜裏九點剛過,北京郊區的一間酒店客房裏,終於亮起了燈。

  這是一間寬敞的複式房間。靠墻的樓梯旁,擺放着一張長桌。案頭這頭,一隻不再嶄新的電磁爐和幾罐拉開的可樂,共同在空氣中滋生出人間煙火味,室內暗色調的裝潢,也因此顯得不再清冷;案頭那頭,則碼着一摞厚厚的劇本。劇本封面上,印着“黃金瞳”三個大字,以及半張不動聲色的英氣臉龐。這張臉龐,就屬於剛剛推門而入的房間主人——張藝興。

  剛從網劇《黃金瞳》拍攝現場收工歸來,張藝興看起來有些疲憊。畢竟,對他而言,遠離鬧市,並不等於回歸簡單生活——在琢磨劇本,認真拍戲之外,張藝興最近還被冠以了“全民製作人代表”頭銜,他要定期去錄製真人秀節目《偶像練習生》,幫助后輩們更快走上演藝道路;當然,他也時刻記得自己的“歌手”身份,在時間縫隙,他不停地創作、編曲、孕育“三胎”(第三張專輯);再加上趕各類通告、做採訪……張藝興不停地往返於大衆視線內外,在各式情境和角色中,他的時間被填充得滿滿噹噹。

  新京報記者不禁好奇,如此“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原動力,到底從何而來?在這個夜晚,張藝興聽聞之后,並沒有馬上作出正面解答,他轉而分享起了自己心目中,2017年最與衆不同的一瞬間——“有一天我坐着飛機,在剛剛滑行出去的時候,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我已經不記得那是在哪個城市,也不記得腳下的海叫什麼名字。但就是那一次起飛,看着那片海,我問自己,夢想和金錢,如果要做一個選擇,你選什麼?”

  “我零點一秒都沒猶豫,就選擇了夢想”,他笑了,“那我覺得,確實,張藝興,是可以的。”

  A 全民製作人代表

  “希望我能成為一面鏡子”

  《偶像練習生》火了。大街小巷的少女們,都在忙着“Pick”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在節目裏,擔當“全民製作人代表”的張藝興,也因為嚴肅而專業的點評,扭轉了衆人心中那個在《極限挑戰》裏容易上當受騙的“小綿羊”形象。

  “其實我也沒想太多,”張藝興说,“我只是想,能不能幫到選手。”

  “幫到后輩”,這是張藝興接下這檔節目的初衷。從小參加選秀節目,成為湖南的小小明星,到被選拔去海外練習,出道成長為舞台上耀眼的偶像,也許沒幾個人比張藝興更懂得,這一路上的酸甜苦辣。於是,當遇到舞蹈、音樂等擅長的專業領域,他的眉宇間開始多出凌厲,呆萌純真的神情消散不見。“Balance問題”,也一併成了“張製作人”的經典點評。“起初,也有一組選手说,哎呀當練習生好累,每天要這個那個那個這個的。我说,你可以不練啊,沒人要你當練習生,沒人讓你當藝人,這是你自己選擇的,對吧?”

  “其實看到練習生們的時候,確實多了一份責任,也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對,就是希望我能成為一面鏡子,可以讓他們看到自己的不足。”而鏡子的作用力,總是相互的,張藝興從這些練習生身上,也看到了曾經的自己,“看得那麼的真真切切,我就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而且,他們壓力其實還不夠大,應該更大。”邊说,他邊點了點頭,“這是一個過程,成長的過程。”

  “努力努力再努力x”,這是張藝興的微博名,努力,是他一直信奉的真理。“如果要給后輩一些意見的話,可能就是我能做,你們就都可以做。我的腿沒有你們的腿長,我的個子沒你們高,我沒有你們長得帥。我一開始也是這樣,跟你們一樣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沒有靠山,沒有背景,也不是含着什麼金鑰匙出生的,我就是靠努力靠勤奮。老天爺會給勤奮的人一些嘉獎。越努力越幸運,這是真的。”

  B 音樂人

  “夢想成為世界矚目的歌手”

  “如果向外星人介紹地球人張藝興的話,你會怎麼说?”記者問。

  “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聽懂,”張藝興思考了片刻,“我會说:你們好,我是來自地球,中國,湖南長沙的張藝興,是一個歌手,是一個夢想能成為被世界人矚目的歌手。”頓了頓,他又重覆了一句,“盡管現在張藝興還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一定會把自己填滿,成為一個世界矚目的歌手。”

  對不少人而言,認識張藝興都是從《極限挑戰》開始,但其實,“歌手”才是他對自我身份最大的認同。從十幾歲開始,張藝興就嘗試着編曲、製作,“我編曲編了十年了哎,我是專業的,”聊起音樂,他又成了那個“小驕傲”,“在我15歲的時候,還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編曲,只知道用鋼琴彈出各種各樣的旋律,然后用麥克風把和弦記下來,再拼湊到一起,我覺得那就是製作音樂了。了解以后根本不是那樣的。”

  “張藝興啊,”他自言自語道,“跟你想的不一樣啊,要學的東西太多了。”

  張藝興几乎包辦了前兩張個人專輯的作曲和編曲部分。在海外,他是音樂着作權協會的注冊作曲家,闲暇時,他會與玩音樂的朋友一起搞創作營。採訪當天,恰逢第60屆格萊美奬頒獎典禮,“跟我一起寫《X back》的那個作曲家The Stereotypes也拿奬了,但是我居然不知道,我和這麼厲害的作曲家合作過。天哪,當初跟他合作,就是在一次Song Camp音樂創作營裏認識的,但我沒有想到他們那麼有名氣。”

  The Stereotypes,參與創作的是張藝興的第二張個人專輯《SHEEP》,如今,這張專輯已經登上了iTunes世界專輯榜第九名,張藝興也成了首位登上榜單前十名的華人歌手,“我是希望在音樂方面,能有一些實質性的認可,iTunes這個榜單算一塊,還有一個就是,雖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但如果國外人談起音樂,能覺得你是可以代表中國的,而國內的人也是如此的話,那真的就是最好最好的狀態了。”

  C 綜藝人/演員

  “姜還是老的辣”

  “我的音樂作品、影視作品和我的‘聚會’……”這是張藝興在採訪中數次提起的一句話。那看起來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聚會”二字,其實指的是《極限挑戰》。

  他说,自己從沒把它看做是一檔綜藝節目,每次都只是跟“極限男人幫哥哥們”的一場聚會而已。

  《極限挑戰》中,張藝興在黃渤、黃磊、王迅、孫紅雷、羅志祥五位“老江湖”的襯托下,看起來總是無比“純良”。這一點,他自己也認同,“在《極限挑戰》裏面,為什麼我就那麼傻呢?”緊接着,他就迅速找到了答案,“結論就是,跟哥哥們在一起,印證了一句話,叫‘姜還是老的辣’。在《偶像練習生》裏呢,也印證了一句話,還是‘姜還是老的辣’。”他點點頭,露出了酒窩,“其實是一樣的意思。”

  跟着五個“極限男人幫”哥哥混久了,張藝興覺得自己在演藝方面受益頗豐,“我最近發現很多導演都誇我演戲好,说我跟專業演員一起表演的時候,也不會顯得那麼的唐突和突兀。這就要看一下師從了。因為真的是,我這一路走來,每一位前輩、每一位極限男人幫哥哥都給了我太多幫助。所以可能真的是他們教我教得好,如果沒有他們的教導,應該也不會這樣。”

  不過,對於“演員”這個身份,張藝興目前還沒有那麼篤定,“如果说音樂是我生命中的水,那麼演戲就是可樂,就是讓觀衆樂一下。我從來沒有叫過自己演員,對,我是歌手張藝興。不過,可能從1月31日以后,會改口叫自己演員。因為我遇到一位好哥哥,也是一位好導演,在他的調教下,我希望自己能夠擔得上這兩個字。”

  而那位導演,就是黃渤。

  D

  26歲青年

  “我朋友都有兒子了,天哪”

  前不久,藉著錄節目的空當,張藝興回了趟家鄉——湖南長沙。“會和朋友見面聊聊天嗎?”記者問。“會啊,但是朋友們都太忙了,都在外四處奔波,一個個都當大老闆了。”他不由地感慨起來。

  接着,張藝興突然想起了什麼,“我的朋友都有兒子了,我的天哪我的天哪,我真的是……”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雙手捧住臉頰,“他把兒子抱進來那一瞬間,我感覺整個世界都有點……哇!我说你當爸了啊!要知道,我們曾是睡上下鋪的好哥們,(他)直接就有兒子了,我那個羡慕啊……”

  作為1991年出生的“初代90后”,組建家庭已經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但總是站在聚光燈下的張藝興,卻離這樣的生活有着不小的距離,“其實感覺到羡慕的同時,也有一些畏懼,因為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遇到這樣的事情時,會是什麼樣子。”他十分坦誠,“哎,會不會真的就是像小说裏说的,或者自己憧憬嚮往的一樣,有一段非常圓滿的感情呢?還是會有一些擔心。所以就是又想,又恐。還有一個問題是,你總得有一個對象吧。”他笑了,“對,不知道。所以有時也很矛盾。”

  除了終身大事外,最近的張藝興,也逐漸意識到了時間在自己身上的流逝,“面對衰老,你说不怕那是假的。特別是在我這個年紀,我昨天還跟別人聊,再過幾年,我就三十了,我不敢相信這個事情發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天哪受不了。我記得我剛剛去當練習生的時候,別人都是叫我弟弟,現在我几乎是全部人的哥哥……所以到了這個年紀,我突然特別喜歡筷子兄弟前輩的《老男孩》,有時候想着想着,我一個人就在房間流眼淚。唉,真的,當初自己的那些夢想,你到底要不要追?要追的話,你要付出什麼樣的努力?有一天你能不能做得到?——挺痛苦的,也挺殘忍的。”

  但是,即便深知這些追夢要付出的代價,他也依然沒打算停下來,“因為怕退步。這樣的性格到以后會吃很多苦頭的。但是沒辦法,張藝興啊,就一不服輸的性格,你有什麼辦法?就算自己知道自己做不了,也願意先試一試。而且,如果沒有這樣的雄心壯志,人生會很無聊的。”

  新 鮮 問 答

  1 新京報:之前看你在微博上預告“三胎”,所以新專輯是什麼風格?會選擇什麼時候發行?

  張藝興:已經做好了。這次我准備了新的音樂,新的元素,走狂野路線,但依舊是張藝興曲風,興式曲風。而且上張專輯沒在北美發行,這次我希望可以在北美發行,讓更多人聽到中國的東西,看到中國元素。

  新京報:現在音樂創作方面,大概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除了自己的專輯,還有其他的動向可以分享嗎?

  張藝興:就是利用碎片時間創作。只要有時間,就寫、編。從1月11日以來,我已經又做完四首歌了。最近我還在准備給小豬哥的團隊製作一首歌,也給李榮浩老師聽了一些作品,我已經把軌道都發給他了,看他怎麼想。因為我和他在給莫文蔚姐製作一首歌,編曲是我編的,旋律我想要多元化一些。所以我想和李榮浩老師一起,來把旋律想得更加完美一些。

  新京報:你知道李榮浩之前有稱讚你,说你對編曲的熱情是史無前例的嗎?你倆平時會交流些什麼?

  張藝興:我們交流很多,對音樂的理解,對編曲的理解,對整個舞台的理解,包括有時我也會跟他说一下練習生的日常,然后我們也會聊一些有的沒的,包括會聊一些表情包之類的。

  2 新京報:2017年自己想明白的一件事是什麼?

  張藝興:張藝興音樂方面果然牛。哎,真是。2017年我影視方面都表現平平,包括我的“聚會”表現也沒什麼,就是過去和哥哥們敘舊,跟極限導演組敘舊。

  只有音樂,讓張藝興發光發熱。包括今年的《偶像練習生》,也是一檔講述音樂的綜藝節目。所以張藝興在音樂方面確實不錯,但我沒有忘形哦,只是有一些小驕傲。

  新京報:那2017年覺得自己做過最正確的決定是什麼?

  張藝興:發行了我的第二張專輯,“二胎”。在重重反對之下。

  新京報:2017年,你聽過人們對你最貼切的讚美是什麼?

  張藝興:2017年還是有很多粉絲給我蠻多感動的。我的興迷,我的Xback蠻溫暖的。

  3 新京報:馬上就要過春節了,2018年有什麼新的計劃嗎?

  張藝興:2018年,首先第一個計劃,就是我希望能夠登上春晚。

  采寫/新京報記者 楊暢 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