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徐崢:娶北京女孩才幸福 陶虹比我付出多(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7月27日 20:12   北京新浪網

徐崢:我很真誠地認為自己是小學生

徐崢:我很真誠地認為自己是小學生

徐崢沒有大銀幕裡那樣搞

徐崢沒有大銀幕裡那樣搞

《無人區》,希望觀衆認不出我

《無人區》,希望觀衆認不出我

《夜店》中的“雷人”造型

《夜店》中的“雷人”造型

  徐崢沒有大銀幕裡那樣搞,一個半小時的採訪,他幾乎沒有挪動位置,就這麼安靜地、有條不紊地回答提問。間隙《夜店》導演楊慶過來打招呼,他才會起身很紳士地寒暄兩句。老婆陶虹打電話過來,他也表現得相當收斂。就像徐崢自己説的,生活中他是個正常人,而且相當理性,理性到女兒寶寶出世,也沒能讓這個36歲得子的大男人手舞足蹈、欣喜若狂。小寶出生一個月,徐崢跟著寧浩遠涉戈壁沙漠拍攝《無人區》;小寶6個月,徐崢為電影《夜店》四處宣傳。於家而言,他像個甩手掌柜,一切皆由老婆打理操心,但他將愛藏在心中,就像他因《夜店》得到的第一個電影大奬,內心歡喜,卻不需要誇張到表現給外人看。

  我沒什麼權勢,反正把我能拉得來的關係都用上了

  《夜店》是80後導演楊慶的電影處女作,影片在業內放映時口碑很好,被公認是一部好玩的、新鮮的,有望與《瘋狂的石頭》一拼的創意電影。據説,在《夜店》之前,楊慶不過是導演身邊的小助理,雖有理想、有才華,卻少有出頭露臉的機會。楊慶此番能夠揚眉吐氣,與寧浩一較高低,多少是受了70後演員徐崢的提攜,正是因為徐崢的推薦,楊慶才找到了既賞識自己又肯掏腰包的老闆。然而,聽到“提攜新人”之説,徐崢像被閃了腰似地連忙躲閃:“別,別,我又不是劉德華,談不上提攜不提攜的,就是牽線搭橋,我也沒什麼權勢,反正就把我能拉得來的關係都用上,能推薦就推薦一下。”沒有任何明星氣勢,徐崢表現更多的是上海男人禮貌中的謙和:“大家都説我提攜新人,但我覺得我在片中挺沾光的,我得到的比付出的要多得多。就像當年我客串寧浩的第一部電影《瘋狂的石頭》,我也沒想到這部電影到最後會火成那個樣子。結果到第二部、第三部,我們變成朋友,我也有了很多機會。楊慶也是,我本來是抱著認識編劇的態度去的,也沒想過要演,結果楊慶把我説服了,不小心還得了奬。”

  小成本電影要想突出重圍變得越來越難

  《夜店》吸引徐崢的不只是故事精巧的結構,還在於80後導演成熟的創作觀,知道第一個劇本寫什麼,知道怎樣找到低成本投資,讓電影拍出來,放到市場接受大衆檢驗。徐崢説:“他把所有問題放到一起考慮,寫這樣一個故事,從這點上説,雖然電影劇本本身的氣息很年輕,但是創作觀卻挺成熟的。”

  影片講述的是一家24小時超市中發生的一系列驚險搞笑故事:徐崢飾演的無業游民在超市買了張中獎彩票卻被老闆娘賴賬,情急之下他帶著侄子准備“搶劫”超市,結果鬧出了一系列笑話。這是一個結構還算精巧的劇本,在有限的時空裡進展故事,片中很多橋段跟英國2006年一部極富想象力的《超市夜未眠》類似。可以説,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影片少不了陰差陽錯,鑽石、劫匪等瘋狂元素……但如果單從這幾個表象的關鍵詞裡便妄下結論,認為《夜店》與《瘋狂的石頭》有很大瓜葛或者抄襲國外影片,未免草率了點。

  “《瘋狂的石頭》屬黑色幽默,《夜店》則是綠色的、陽光的。也許你會看到這種類型的外國電影,但盡管如此,我們還是要找到中國式的表達,這是需要有原創精神的。從這一點説,《夜店》是一種嘗試。”徐崢説,“像《瘋狂的石頭》這樣的低成本電影,在故事層面上做得已經盡量完美,但你漸漸會發現,隨著電影市場的好轉,大片也開始講故事了。在這種情況下,它有很多優勢,大製作、大腕、很強的製作班底、很好的商業賣點、強有力的宣傳和發行渠道,這個時候對低成本電影來説就變得更難,它該怎樣突出重圍?”

  所以,千萬不要奢望《夜店》會賺得《瘋狂的石頭》一樣的票房和人氣,但它確是一部有創意的電影。作為《夜店》推手的徐崢並沒有把結果看得太重,他説:“如果票房大賣,對我來説,就像我得獎一樣,是一個意外收穫,我會特別開心。但如果票房不好,我也認為這是我看上的電影啊,而且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我會繼續做下一部。”

  我必須把自己弄成那樣,開拓我的另一種可能性

  光頭外形,都市氣質,乾淨裝扮,海派表演風格,是徐崢的標籤式定位,不管他扮得多滑稽、多神經質或者多邪惡,也還算是個有型有款的帥哥。但在《夜店》裡,徐崢不計形象地以“地中海”禿頂、垢牙、絡腮胡的北方農民工形象出現,用徐崢的話形容,自己終於雷了一回人。“就是想和以前演的角色拉開距離,讓他土一點,糙一點,小市民的劣根性強一點。演員選擇角色的時候,還是有他的慣性在,覺得演不了那一路人,有時候嘗試會給你提供一個空間。要不然,我絶對想不到我會演那樣一個角色,因為要演這個角色,我必須把自己弄成那樣,這等於開拓了我的一種可能性。”

  徐崢最理想的表演狀態是:希望觀衆在電影裡認不出我。這一點,他希望在他與寧浩的第三部電影《無人區》裡可以實現。

  剩下的都是給別人跑龍套,我談不上電影經驗

  從寧浩第一部賣座電影《瘋狂的石頭》開始,徐崢就一直參與,但無論是“石頭”還是“賽車”,他始終都是配角。而在《無人區》中,徐崢終於被“扶正”了,擔綱絶對男一號。在一分鐘的預告片中,徐崢口吐鮮血在馬上狂奔的粗獷造型再次顛覆了以往形象。事實上,《無人區》是包括徐崢、寧浩及全體攝製組的一次集體轉型,不再瘋狂搞怪,而是雜糅了懸疑、驚悚、西部、公路等各種元素。為了保留《無人區》的神秘感,徐崢沒有透露過多影片內容,依然很抽象地把故事歸結為“易中天變佐羅”。

  戈壁沙漠,狂風暴雨,炎炎酷暑,4個月的拍攝,挑戰的不僅僅是身體極限,而是讓徐崢第一次有了“表演歸零”的衝動。

  “拍《無人區》後,我發覺演戲這件事越來越難,我好像第一次拍電影一樣。後來我想了想,的確是這樣,像我這樣觀衆還算熟悉的演員,可掰著手指頭算算,我拍過的電影,《愛情呼叫轉移》算是主演的電影,《第三個人》根本沒什麼人看到,接下來就是《夜店》。剩下的都是給別人跑龍套。我沒拍過幾部電影,談不上電影經驗,我甚至對膠片沒有感覺。我很真誠地認為自己是小學生,我也算是演了蠻多年的戲,也演了很多話劇,但我每次看自己都會看到不舒服的地方。美國電影工業已經相當成熟,他們隨便一個演員拎出來都非常牛。你跟人家比什麼?比理解?比表現力?比對自己的控制力?我們從戲劇學院出來就不停地拍,很容易形成自己固有的表演方式,一直在説顛覆啊,挑戰啊,説出來挺嚇人的,但實際上是真的顛覆嗎?你把你之前會的表演方法全部放下來,全部歸零,重新開始,你會發現自己的差距真是太大了,我甚至覺得自己所受的表演教育都有問題,我只能説這是一種學習。慢慢來吧,還好,我還不算老,還可以演到一些角色,通過角色慢慢實驗,慢慢印證。”

  我可以試著去冒險,大不了別人説你演得爛

  從《春光燦爛豬八戒》起,徐崢就被定型為喜劇演員,盡管學表演的第一天起,並沒有想過喜劇表演會成為他今後打拼娛樂圈的一大法寶。喜劇成就了他,卻也徒增了許多苦惱。“如果真正定位為喜劇演員的話,就變成一件很難的事情。等於你比較的對象是卓別林,是周星馳,他們都是很偉大的喜劇演員,你比得過他們嗎?你能讓大家在每部電影裡都笑成那樣嗎?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這裏面的確是有天才的成分在。如果你把自己定位為演員的話,會稍微好一點。但是又會面臨另外一個問題,你是不是能夠在每個不同氣質的電影裡,做到恰如其分,發揮自己的魅力?”

  在《夜店》的一片讚美聲中,徐崢更留意大家的批評,一位影評人對徐崢的表演提出質疑,認為徐崢的喜劇表面化,還沒有達到內心真正的癲狂。“我覺得説得特別專業,因為我入行時間比較長,我身上的很多好處,比如經驗。但是你要突破自己,不就得攻破自己的弱項嗎?你演喜劇,節奏完成了,誇張的部分讓人笑了,但是否就達到了內心真正的癲狂?”

  或許生活中冷靜理性的性格影響了徐崢在表演上的極致發揮,這一點,他並不否認。“很多演員在生活中很感性,他不計較成敗得失,大不了演砸了,但卻是一次冒險。我呢?缺少一種冒險精神,我總是在一種安全繫數下的範圍內去創作。下次,我可以去冒險,豁出去試試,完全用另外一種方式去演,我覺得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性,大不了別人説你演得爛。”

  陶虹比我付出的多得多

  都説嫁給上海男人好處多多,因為上海男人心細,體貼,有涵養。可徐崢不假思索地回答:“娶北京女孩才幸福。”寶寶滿月之後,徐崢跟著寧浩去無人區拍電影《無人區》,這一拍就是4個月,與陶虹和女兒的溝通幾乎就是通過視頻聊天完成的。陶虹雖然一開始有情緒,但她理解並且支持。“在照顧孩子這件事情上,女人要比男人付出的多得多。”

  平常,夫妻二人一起時,通常是徐崢很直接,陶虹比較委婉。“我很少當面讚美她,我老跟她説,你那戲不好看,不應該接。她挺重視我的判斷。她也會給我提建議,但比我對她客氣得多,她很照顧我的情緒。”

  在徐崢、陶虹還是二人世界時,雙方都一直處在游離狀態中,基本上是過一天算一天,今天有工作,兩人就在北京住上一段,明天沒事了,又會飛回上海停留片刻,常常有居無定所的感覺。寶寶降生了,總需要相對穩定的生活,到底是讓她接受北京的環境?還是接受上海的生活?這事多少還有點頭疼。“哎,計劃趕不上變化。”不過,徐崢表態,“一定抽出時間陪小孩玩,但也別打擾小孩,別老逗她,你就在旁邊細細地觀察她,看她進步,看她成長。”

  有問必答

  記者:你演繹很多都市裡的小男人,喜感,善良,但也有點面,這會不會是一種局限?

  徐崢: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樣形成這個印象的,這個氣質應該在《愛情呼叫轉移》裡多一點。但其實你看《石頭》裡我演的是黑心地産商,有點像黑社會。《賽車》裡演的墓地銷售員,像搞傳銷。你説的可能是別人對我的綜合印象。相信這種印象會隨著我角色的增多被一點點改變的。

  記者:你自認為表演像小學生,陶虹呢?

  徐崢:她基本上高中畢業了。她比我強,演戲比我真誠,她的內在是很純真的,她一旦把情感投入進去,是很美好的。陶虹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東西,我發現觀衆對她的喜愛是由內而外的,不是崇拜什麼明星,而是喜歡這個人,這挺不容易的。

  記者:很多喜劇大師生活中都是不苟言笑的人,你呢?

  徐崢:冷靜點,邏輯思維性強點,客觀一點。然後正常一點,呵呵。演的好像都不怎麼正常。記者:陶虹呢?徐崢:她有時比我更理性。

  記者:你一直在外忙宣傳、忙拍戲,照顧孩子的重任都落在陶虹身上了,似乎有點不公平啊?

  徐崢:是有點不公平,在這件事情上,女人要比男人付出的更多。我覺得陶虹沒事,陶虹演戲可以,她又不是走偶像路線,年紀很大時也可以演戲。撰文/白郁虹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