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越光寶盒》劉鎮偉:打開百變寶盒的老頑童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04日 16:37   北京新浪網

《黑玫瑰對黑玫瑰》海報

《黑玫瑰對黑玫瑰》海報

《天下無賊》海報

《天下無賊》海報

《情癲大聖》海報

《情癲大聖》海報

老頑童劉鎮偉

老頑童劉鎮偉

  本報記者 王樽 實習生 常舒藝

  説到香港電影,內地人談論最多的是王家衛、許鞍華、杜琪峰、周星馳等帶有強烈個人風格的導演,而作為商業娛樂片的劉鎮偉導演則不大被人熟知。如果不提《大話西游》,可能大部分的觀衆都不知道劉鎮偉,更不知道,在很大程度上是劉鎮偉成就了周星馳的輝煌。作為香港影壇商業片的代表人物,劉鎮偉是集編、導、演、製片於一身的全才,因為他經常以化名出現,使他身上籠罩著很強的神秘色彩。在這個暑假,劉鎮偉的新片《機器俠》即將在內地公映,他的最新魔幻大片《越光寶盒》也正在廣州緊鑼密鼓地拍攝之中。

  7月28日,記者應邀前往廣州探班《越光寶盒》劇組。當晚,劉鎮偉導演在攝影棚的化妝間內,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他興緻勃勃地暢談自己的電影人生,從早期的從影之路,到他各時期名作的台前幕後,以及與各著名電影人的交往,一一解密呈現。

  1 遇上電影是個巧合

  劉鎮偉成長於香港長洲,兩三歲的時候媽媽就帶著他頻頻出入小島上為數不多的兩家戲院,殊不知這已為劉鎮偉未來的電影生涯悄悄埋下了種子。“那個劇院後來王家衛想拍《阿飛正傳》的時候,他就叫我帶他去,他很喜歡。”

  回憶自己的童年,劉鎮偉説,他花了很多很多時間在戲院裏面,“差不多一個星期去五至六次,我媽媽每天都帶我去看戲。”16歲的時候,劉鎮偉遠赴英國學習美術印刷設計。畢業後,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廣告公司。做了大概三年,劉鎮偉突然覺得自己對設計工作毫無興趣,於是加入一間亞洲資本的財務公司做起資金管理工作。至於後來為什麼去了財務公司,劉鎮偉笑著説自己當時想的都不是很清楚。“當時影響我的是,在上世紀70年代,香港的經濟剛剛開始起飛。當時才二十多歲,覺得好像做企業家很不錯,亂來一通就到財務公司、銀行裏面做。”後來公司決定要在香港搞電影,機緣巧合,他就成為電影公司的總經理,曾參與監製《烈火青春》(1982,譚家明導演)等香港新浪潮電影。“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電影和創作。”劉鎮偉回憶説。

  在這以前,劉鎮偉坦言他對於電影只是一般觀衆而已。第一次接觸電影創作只是被動的公司行為,但在隨後逐步涉深電影業過程中,劉鎮偉意識到自己已經離不開電影。1985年時,劉鎮偉所在的公司倒閉,熱愛電影的他專心進行電影劇本的寫作。當時恰好遇到著名電影人鄧光榮的大榮影視製作公司要改組,鄧光榮邀請劉鎮偉加入。劉鎮偉提出了三個條件,首先是公司得改名,其次必須建立自己的創作的團隊,最後是要求自己當導演。沒想到鄧光榮一口答應,“影之傑”從此誕生,此時正好是香港電影黃金時期的1987年,劉鎮偉就此踏上了自己的編導之路。

  現在廣為人傳的劉鎮偉和王家衛的兄弟之情就是在這個時候結緣的。想像力極其豐富的劉鎮偉做起編劇來,並沒有理想中那麼順。在最潦倒的時候,他遇到了另一個剛被炒了魷魚的編劇王家衛。兩個懷才不遇的人一見投緣:“為什麼我們倆徒有才華,卻要受到這種待遇呢?”他倆嗟嘆命運不濟,更多的是相互安慰和鼓勵。

  王家衛能夠進入影之傑也是劉鎮偉伸出的援手,當時王家衛剛離開鬱鬱不得志的新藝城,在劉鎮偉的鼎力推薦下,王家衛加入了影之傑,兩人一個當編劇一個當導演,攜手開拓影之傑的電影事業。

  進入影之傑三個月後,由劉鎮偉執導、王家衛編劇的《猛鬼差館》出籠了,這部投資僅100萬的小製作受到觀衆歡迎,獲得了1000多萬的不俗票房業績。此後,他拍攝了一系列風格不同的商業影片,成為香港電影界的扛鼎人物之一。一專多能的劉鎮偉自己還身兼演員、導演、編劇、監製、策劃數職。

  2 開香港悲喜劇的先河

  在拍攝了《花旗少林》、《都市情緣》等幾部賣座片後,劉鎮偉終於邁出了他個人創作的一大步,這就是後來被稱為解構主義的經典之作《大話西游》。

  1995年劉鎮偉憑藉《大話西游》獲第二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編劇奬,雖然當時票房失敗,但在幾年後卻深入人心,受到內地大學生和知識分子的極度推崇,掀起聲勢浩大的“大話西游”熱。

  劉鎮偉向記者回憶説,“當時周星馳來找我拍戲,我把這個故事講給周星馳聽,他當時就傻了。瞪了我半天,他問我怎麼可能讓他去拍一部愛情戲?”可是劉鎮偉對周星馳説:“第一,你缺乏女性觀衆,第二,你老是拍一些吵吵鬧鬧的喜劇,這樣你永遠都是小丑,成不了大師。只有悲喜劇才會讓你獲得長久的地位。”周星馳只好半信半疑地演了這部戲,誰知,一個史無前例的孫悟空誕生了。《大話西游》不但是周星馳的轉折點,也是劉鎮偉的轉折點——他被冠以後現代主義電影一代宗師的導演名號,而周星馳更是憑藉這一部電影橫掃香港、內地、台灣影壇,成為“無厘頭”文化的代表。

  直到《大話西游》誕生四年後,內地掀起了“大話”熱,《大話西游》以及“悲喜劇”概念才被觀衆和影評家重新發現和重視,而對於劉鎮偉來説,影響他編出《大話西游》這部香港影史上具有拓荒意義的悲喜劇,卻始於他18歲時的一次觀影體驗,“那年,我去看電影,是卓別林的黑白電影《城市之光》。在《城市之光》之前,我就看過卓別林的很多電影,都是很搞笑的,也很喜歡。結果有一天我就去看《城市之光》,我很不明白我為什麼會哭著出來,心裏很難受。我是來看一個喜劇的,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

  若幹年後,成千上萬的影迷看完《大話西游》這部悲喜交集的魔幻之作,發現這部喜劇在給人帶來歡笑的同時也讓人落淚。劉鎮偉説,“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看喜劇看哭了。一直到我當導演了,我才明白悲喜劇的震撼力。”

  3 周星馳是我的尚方寶劍

  當年《大話西游》首映在香港遭遇票房失敗,幾年後,該片表面戲謔卻內涵深刻的後現代風格,被內地大學生和知識分子重新發現,立即風靡大學校園,被內地莘莘學子奉為經典之作。

  十幾年後,劉鎮偉做客清華大學,對內地大學生為他“吐出一口票房惡氣”表達了感激之情,並坦述了《大話西游》創作的前前後後。回憶在清華的講座,劉鎮偉坦率地講述了自己的電影理念,“第一,我沒有要做偉大的人;第二,這些所謂經典台詞,當時只是調侃我的朋友王家衛的;第三,如果你們要當它是經典,我只能告訴你一個事情:當時有一瓶水在我前面,你看到的是瓶子這一邊,而我卻坐在另一邊看瓶子,所以如果你們説我是天才,我不是,我只是坐在另外一邊。如果你們想看到它,你們就要坐過來看。只是每一個事情從不同的角度看,並不是存在所謂的天才,所以我説,這個世界沒有發明,只有發現。”

  《大話西游》的票房失敗讓劉鎮偉十分失望,同時還要頂著巨大的輿論壓力——許多人把《大話西游》斥為爛片。而在《大話西游》成名後,這份榮譽好像也不屬於他,更多的觀衆將該片的成功歸功於周星馳的出色表現。談到這個問題,劉鎮偉很釋懷地笑了,“其實很多人跟我説,也問過我的感受,我從來沒有同人説過這個周星馳怎麼樣。其實周星馳心裏也很清楚,這是一個組合,要不然《少林足球》他不會回來求我,《功夫》,他不會回來求我。他還叫我拍《長江七號》,但是我推掉了。在《大話西游》裡,沒有獨名英雄,那麼多人都付出過。”

  劉鎮偉對於這個遲來的肯定看得很開,“我的劇本是打破了一個題材上的缺口,但是我沒有一個工具在觀衆面前表演,而周星馳,他就是我的尚方寶劍。當時我們沒有想過經典不經典,但是三十年後,他們説劉鎮偉是對的。”

  4 香港電影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劉鎮偉的片子總給人一種超前的感覺,“我覺得很多人是不敢做這個事情,大家都怕,那就我來做踏出第一步的人吧,我就冒這個險,我不怕被駡。”剛剛上映的《機器俠》,就讓劉鎮偉當空淋了一盆冷水。“很多人都駡我,説我幹嗎跟《變形金剛》比啊,説我為什麼模仿《變形金剛》。我説,第一,我不是模仿變形金剛,是他們模仿我們孫悟空七十二變,是他們拿我們題材來‘變’,為什麼我們中國人總是覺得他們是領先的?第二,我現在拍的就是跟變形金剛不一樣,我是拍一個中國人的機器人,圓我一個以前的夢而已。我不是模仿《變形金剛》,如果説模仿,那我是模仿孫悟空。”

  劉鎮偉説,“《大話西游》打破了香港賀歲電影的傳統,此前的香港賀歲電影不能悲劇收場。《大話西游》之後,《傷城》、《門徒》等很多賀歲電影都悲劇收場。但是,他們的電影結束後,很多人叫好,而當年這部電影結束後,我卻遭來一陣駡聲。現在的《機器俠》,肯定是要給人家駡。但是沒有問題,我跟他們説,你們不敢做,那麼我來做。我們總有一個人要往前走的。不能讓別人不停地走,而把我們越拋越遠。”

  劉鎮偉説,“在劉翔拿金牌之前,還有很多人付出了心血、時間和金錢,有許多無名英雄無人過問。”劉鎮偉願意做一個無名英雄,他樂意做影壇上為後人乘涼的老菩提樹。

  5 最愛女兒,最“恨”王家衛

  經過《大話西游》的票房挫折,劉鎮偉逐漸淡出影壇。在監製完王家衛的《重慶森林》之後,離開香港定居加拿大。

  劉鎮偉説,“那個時候我39歲了,年輕的時候一直在工作,卻沒有好好陪我的家人。我太太一直跟我説生孩子的事情,我一直拖後拖後,承諾説等有一天我退休我一定做這個事情。結果等我回頭一看,原來這個女孩子陪了我十多年,一直堅持著。我突然發現我身邊有這麼寶貴的人要我珍惜,於是就放棄了導演,離開了電影。”

  在加拿大定居的那幾年幸福家庭時光裡,劉鎮偉很少看電影,甚至沒有放過自己的電影給他的女兒看。“不過我還是經常會有很多靈感,經常在家裏做事做到一半寫起東西來。有一次女兒開家長會,老師問她你爸爸是做什麼的,我女兒回答,我爸爸的工作是做功課!”提到這件趣事,劉鎮偉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在他心裏,女兒是他終身的老師。“她讓我知道怎樣做一個爸爸,我從她身上學到,我要做一個榜樣。以前我有很多不好的習慣,但是為了她我都改掉了,不能讓她學我。”

  談到逼迫他再次復出的老友王家衛,劉鎮偉笑言,“有一個無賴叫王家衛,24小時打電話給我,我能不出來嗎?!”而復出之作《無限復活》則是劉鎮偉認為自己拍過的完成度最好的一部,莫非這是因為有王家衛的緣故?“很多地方我和王家衛兩個很相似的,家庭背景,對工作的態度,比如説我們對一個事情的認真度,而且我們兩個都很頑皮。反正他在外面扮得很不頑皮,但是我知道他很頑皮。”

  在年輕的歲月裡,一個是被公司拋棄的理想主義青年,一個是剛剛破産的小老闆,兩個人碰到了一起難免惺惺相惜。“我們兩個覺得我們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我們坐在一起談股市,可以從一個很小的構思發展到很遠很遠,當時我們也很快樂,雖然沒有賺錢,但是就是開開心心。”沒想到最後兩人各成一家,風格迥異,但是絲毫不影響彼此的友誼。

  53歲的劉鎮偉自言自己是個老頑童。“我不知道大家為什麼要給我那麼大的壓力,我只不過覺得好玩才拍電影的,我只是想開心而已。”劉鎮偉不像他的好友王家衛,他眼中的王家衛是非常懂得計算的人,而劉鎮偉自言,做事只計算個七成八成,“人不能什麼都算清楚的嘛,你不是上帝啊,剩下的我就交給老天了,還是讓老天去決定我的命運。”

  在劉鎮偉的電影裡,總是有許多特技,上天入地,無所不能,這和劉鎮偉天生的樂天性格分不開。“我小時候是個很樂天,很正面的人。就算很失敗,我也很快恢復我自己的想法。如果事情有不好的跡象,我第一個念頭是怎麼改變這個事情。”

  憑著積極樂觀的信念,劉鎮偉仍以一顆老頑童的心站在攝影機後,“只要還能拍電影,我就會一直拍,直到拍不動為止。”

  星檔案

  姓名:劉鎮偉(又名 技安Jeffrey Lau)

  職業:導演、演員、編劇、 主題曲作詞、監製、執行監製

  導演作品:

  《出水芙蓉》、《情顛大聖》、《天下無雙》、《黑玫瑰義結金蘭》、《麻雀飛龍》、《西遊記之月光寶盒》、《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回魂夜》、《都市情緣》、《花旗少林》、《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天長地久》、《賭聖》、《猛鬼大廈》、《猛鬼學堂》等。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