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周迅談《風聲》:精神摧殘是毀滅性的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9月26日 18:53   信息時報

顧曉夢“色誘”看守士兵,讓其幫忙致電家裏人

顧曉夢“色誘”看守士兵,讓其幫忙致電家裏人

  □本版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陳爽

  《風聲》上映之前,周迅被認為是最不會令人失望的;確實,她在戲中的作用不僅承前啓後,更稱得上扭轉乾坤。演繹顧曉夢這樣一個特殊年代的角色,周迅覺得這次拍攝於她來說也是一種精神洗禮,“肉體的折磨是可以忍耐的,精神的摧殘則是極具毀滅性的。所以我覺得那個年代的年輕人真是很偉大,他們把生死置之度外,為信仰而不惜犧牲生命的精神令人欽佩。”

  作為《風聲》中最重要的一個角色,周迅一如既往地交出優秀答卷。麥家提起她就贊不絶口,“之前有個張曼玉作為坐標放在那兒了,基本上無人可以取代她,但周迅是有可能接近她的。”陳國富導演對周迅風格化的表演印象深刻,他認為以周迅的悟性,在演技上甚至可以超過張曼玉,“周迅,她一定會把每個動作和眼神都打上自己的標籤。這次拍《風聲》,我就快被周迅煩死了,受酷刑那場戲,她不停問我‘到底那種酷刑會是什麼感覺?’我被她問煩了,就回答:‘演出痛的感覺就行了。’導演經常需要把演員往回拉一點,否則她想得太深,戲還沒演,人就崩潰掉了。”

  【潛伏者】

  拿捏如履薄冰的分寸

  高群書說周迅如果演得不好,那整部戲就垮掉了,可見顧曉夢的重要性。顧曉夢游走在幾種計劃之間,步步為營,不僅要與王志文扮演的特務鬥智鬥恿,也有與張涵予扮演的吳志國面臨生死考驗的急中生智,還有與李冰冰扮演的李寧玉之間的人性抉擇。

  年輕的顧曉夢作為潛伏者一直如履薄冰,在進入裘莊接受使命的那一刻,她已意識到接下來將面臨着危機、孤獨與無助甚至還有死亡,而支撐她的唯有內心深處的那份堅定信念。周迅也知道這個角色的複雜性,“最難的是她又要演又不能演。因為她是做這個工作的,很靈敏,但對手也很聰明,不能讓對手看出來。所以我一出場就是個酒鬼,不是真的醉,但必須像真醉的樣子,拿捏得有分寸。當你卡到那個點的時候,我覺得太爽了。這個角色挺跳躍的,李寧玉是安靜的,很難說清楚,只能體會了。”

  【墮天使】

  光想就會害怕的痛楚

  《風聲》中的五位老鬼嫌疑人被帶進戒備森嚴的裘莊,最終個個難免受到肉體折磨。影片中對這些酷刑的呈現是中國電影中所少見的,不只考驗觀衆的承受力,對導演和演員更是莫大的考驗,而周迅飾演的顧曉夢所受的繩鋸刑罸,更讓不少觀衆不忍心看,她一襲白衣委頓於地的形象,宛如折翅不起的天使。

  周迅說,“沒有人真正受過這樣的刑罸,所以你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反應,只能靠想象。我曾問導演,‘我是疼到不能叫還是大叫或者是刑完以後再叫呢?’導演也拿不准,只告訴我每種都試一遍。拍的時候當然不會真的用刑,但你一聯想到那個時候從事特工工作的人員所承受的痛苦就會害怕,因為那是對意志力的最極端的考驗。那個刑罸對於女孩是不敢想象的,我就在考慮她是痛到大叫還是痛到叫不出聲音。平常撞到都會很痛,更何況是直接這樣拖過去。”

  【殉道者】

  始於黑暗,終於光明

  周迅扮演的顧曉夢是一個優秀而堅貞的戰士,她在面臨危機時,游走在各種急中生智的計劃之間,並瞬間決定犧牲自己保住另一個。整部電影,顧曉夢面對的不僅僅是心理的較量和煎熬,更是來自煉獄的考驗。周迅說始終是用崇敬的心情去看待顧曉夢,“其實顧曉夢一直懷着一個信仰,一直堅守着,使她最終完成了使命,也正因為如此,她才義無反顧地犧牲自己,以保證情報能夠及時送出去。”

  顧曉夢是出生豪門的千金小姐,從外在看,她非常的華麗,性格也比較外向,懂得享受生活,跳舞喝酒,又受過比較好的教育,基本上是那個時代的時髦女青年,“但她同時承受了太多的責任和使命。她是千千萬萬中的一位無名英雄。拍完這部電影,我演得精神上受到了洗禮,我更加崇敬那些無名英雄們,也更加珍惜現在的生活。其實她從事這個工作早晚都會要去面對這些的,包括死亡,需要很大無畏的精神,反正最壞就是死了,還能怎樣?拍這部戲過程當中,我正好看了一個記錄片,說到西班牙的鬥牛,說當那頭牛被選為鬥牛的時候,等待它的命運就是死亡。”

  顧曉夢留下的密碼遺書中有一句是“敵人不會了解,老鬼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周迅對此印象最為深刻:“拍攝時,這句話一直支撐着我。片中經歷的各種苦難也讓我感受到,歷史每一點進步都有無數英雄默默犧牲和奉獻,但最終帶來的是希望。這是一部‘始於黑暗、終於光明’的影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