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陳觀泰:甄子丹現在是NO.1 成龍再撐會完蛋(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2月28日 20:19   重慶晨報

拜師儀式

拜師儀式

最早的馬永貞

最早的馬永貞

  陳觀泰1945年9月24日出生。1969年5月,新加坡舉辦東南亞國術比賽,香港的各派高手,都報名參加。陳觀泰在輕量級甲組賽程中,五戰五勝,奪得冠軍,一打成名。

  陳觀泰因此被大導演張徹賞識,一手提拔。出演《馬永貞》一炮而紅。其後,他接拍了不少電影,如《四騎士》、《蕩寇志》、《五虎將》及《少林子弟》等。

  上世紀80年代初,他的産量亦有十多部,其中1983年的《楊過與小龍女》。1990年成立緯愷電影公司,監製多部電影,如楚原導演的《小偷阿星》及《血在風上》,方平導演的《棄卒》,並親自執導《喋血風雲》等片。陳觀泰在離開電影圈後轉到電視發展,近年已轉往中國內地經商,並客串演出多部電影和電視劇,如《龍虎門》、《錦衣衛》等。

  綜合

  本報訊 (記者 李平)曾奪得東南亞拳王稱號、身為大導演張徹大弟子的陳觀泰,日前悄然現身重慶,並在某高檔酒店秘密收下重慶崽兒吳恆焱為徒弟。接受了弟子三拜九叩之後,60出頭仍然紅光滿面的陳觀泰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沒想到處於半隱狀態的他豪氣衝天,直言直語,在倒出了自己與強大的邵逸夫之間的江湖恩怨之後,更是警告年屆50的李連杰、成龍千萬別再硬撐接戲,否則一世英名將毀於一旦。

  鎖骨斷過 頸椎也斷過

  全身90%都受過傷

  喜歡香港功夫片的影迷,都聽說過陳觀泰的大名,而說到《馬永貞》、《大刀王五》、《刺馬》等經典作品,你更會回想起那個熟悉的身影。如今,60出頭的陳觀泰仍然在《龍虎門》、《錦衣衛》等影片中客串演出。

  “現在你還練功夫嗎?”記者問。陳觀泰坦言:“這是一輩子的事業,不過隨着年齡的增長,不會再有那麼強烈的打鬥套路了。現在我主要是以游泳這種方式來保持硬朗的體質,而修身氣功則是每天都會堅持練的,要不然我早趴下了。”

  “怎麼會趴下來,你身子骨這麼硬朗?”看到記者疑惑的眼神,陳觀泰伸出右手:“當年我們拍戲都是真功夫,用的都是真刀真槍,你看我小手指都被刀削掉了一截。這還是輕微的,告訴你們吧,我全身有90%的地方都受過傷。”停頓了一會兒,他繼續說:“我的鎖骨斷過幾次,有四節頸椎也先後斷過,從走上武星這條路之後,所有的保險公司都不受理我了。”“你拍戲不用替身嗎?”陳觀泰聽到記者的問題一聲冷笑:“我是干這行的,用替身那會是多麼丟人的事情呀。”

  作為張徹的大弟子,陳觀泰在上世紀70年代時,是風靡華語圈的功夫巨星。說到如今仍然活躍在銀幕上的武打明星,陳觀泰首先提到了甄子丹,“我覺得他是一個懂武術的人,他的風格屬於戰鬥型,目前我覺得他應該是這個領域的NO.1,不過還是有些遺憾,他的年齡也不小了,可以繼續打鬥的時間很有限。”

  “李連杰跟成龍怎麼樣呢?”聽到記者提到兩位國際巨星的名字,陳觀泰反而顯得有些擔心。他說:“他們兩人闖蕩好萊塢,確實讓世界更一步了解了中國的功夫電影的魅力。(不過)你們沒有發現嗎?現在他們兩人都到了無法再繼續打下去的年齡了,武星跟一般的演員不同,壽命要短很多,當到了力不從心的時候,就應該選擇退出。我覺得要是李連杰、成龍再要硬撐下去的話,會是一件特別危險的事情,如果不能做到激流勇退,很可能就玩完。”

  黃秋生是他師弟

  周星馳是他挖掘

  一直以來,陳觀泰在香港電影界都是響噹噹的人物,李修賢、黃秋生等都是他照顧着成長起來的小師弟,而作為晚輩的周星馳,他坦言,還是他獨具慧眼給發掘出來的呢!

  陳觀泰回憶說,“周星馳當時還是比較苦的,因為那個時候香港影視圈分得很開,拍電影和拍電視的基本上不相互往來,各是各的人。周星馳其實是個電視劇演員,後來是我叫師弟李修賢把他挖出來的,並簽約其公司門下。”

  他解釋說:“我這麼做當然有點私心,在我眼裏周星馳很有才,於是我就投資拍攝了一部《小偷阿星》,算是為他量身打造。讓我特別高興的是,周星馳的才能很快得到展現和爆發,雖然自己是一名演員,可每當拍攝之中,他都會放棄休息時間,主動跟我們交流,然後提很多的有創意的搞笑的點子,當然《小偷阿星》很成功。那個時候我就給周星馳說了,你將是一位了不起的喜劇明星,最終我確實沒有看錯人。”

  被邵逸夫封殺兩年

  打官司改變香港演藝圈

  陳觀泰說,在自己的一生中,他不但喜歡替別人打抱不平,同時當自己遇到非常強大的對手時,也會一拼到底,而他與邵逸夫之間的一段恩怨,也曾在港台引起轟動。

  在給記者講述這段恩怨之前,陳觀泰表示,“作為我曾經的老闆,直到現在我都對邵逸夫充滿了尊敬。”“我簽約邵氏影業的義務是6年拍24部電影,可我完全超額了,總共拍攝了50多部,每天都在超負荷開工。”“後來我寫了一部《鐵猴子》的劇本給老闆,沒想到老闆不給錢拍,我就不幹了,於是乾脆自己投錢來拍。這個時候老闆站出來阻擾,一場長達兩年(1976至1978年)的官司從此展開。”

  與邵逸夫較勁顯然讓陳觀泰吃虧不小,他說,“我是在為正義而鬥爭,誰也不怕。”可“邵逸夫勢力太大,很快我在香港就被封殺了,而且他還讓當時的政府給我發出了一個‘人身禁止令’,不准我拍戲,不准我出境。沒辦法我只好偷偷去了台灣。而在邵逸夫的干預下,很快台灣也沒有誰敢用我了。”陳觀泰直言,“就在我絶望的時候,香港一位大律師出來幫我,給邵逸夫寫了一封長信,質疑他取得‘人身禁止令’的合法性,這樣才讓邵逸夫收手,解除了邵氏對我的封殺。”

  陳觀泰說,跟邵逸夫的官司讓自己浪費了兩年黃金時間,不過自己一點不後悔,“我這場官司最終導致全香港藝術合同改成全英文,避免了之前兩個版本帶來的分歧,這也算我給香港藝人們的貢獻吧。”

  雖然有些半隱退狀態,可他卻一直在關注着中國的電影事業。和記者談到功夫電影的接班人話題,陳觀泰忍不住扼腕嘆息,“現在的投資人目光短淺,已經造成功夫電影沒有了接班人的尷尬局面。”

  陳觀泰坦言,中國的功夫電影在人才上已經出現了嚴重斷層的局面,至於其中的原因,他把矛頭指向了投資人:“現在的投資人都目光短淺,腦子裡想的全部是錢,沒有責任這個概念,於是他們的投資全給了那些有名氣的明星,不敢給年輕人以機會,這是個可怕的事情。你們可以數一數,年輕一代中,誰能挑起功夫電影的大梁。”

  同時,陳觀泰說,“全世界只有中國有功夫電影,因此,我們需要去展示功夫真實的一面。但是大家再看一看,現在有幾個年輕人懂得功夫,很多都是胡亂比劃比劃,然後通過高科技來做。高科技我們比不上老外,但功夫我們比得上,可現在的情況是我們卻以短去博人之長。”說完這席話,陳觀泰不斷地搖頭嘆息。本報記者 李平

  陳觀泰是誰?

  正襟上座,陳觀泰接受了徒弟吳恆焱三個響頭叩拜。他說,他很欣賞耿直的重慶崽兒。在以後師徒的日子裡,他會把自己的全部經驗都毫無保留傳給弟子,架起香港和重慶電影的橋樑。

  “為何想到收吳恆焱為弟子呢?”記者問。陳觀泰滿臉慈祥的笑容,“ 焱子是位年輕的電影人,在接觸過程中,我很欣賞重慶崽兒耿直的個性。我在電影圈摸爬滾打45年了,人也老了,是時候把自己的經驗傳給年輕人的時候了,今天收的這個徒弟是我百裏挑一選出來的。我要讓他像我年輕時打擂台一樣去打造屬於重慶人的電影。”而現場當見證人的凌琳和吳文則表示,“從此以後,一向都貧瘠的重慶電影將與香港電影慢慢接軌。”

  徒弟吳恆焱是重慶年輕一代的電影人,即將於今年上映的《小題大做》就是他的製片人,吳恆焱告訴記者,“師傅不但會指導他如何拍電影,還要教他武術中的幾套基本功,因為學武也是學做人學做事。”    

  本報記者 李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