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賈宏聲《昨天》揭十年傷痕 獲評當年最勇敢影片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05日 05:38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7月5日下午6時許,演員賈宏聲墜樓身亡。記者趕至朝陽區安苑北裡調查得知,賈宏聲從小區其中一幢樓的7層墜下,警方正展開調查。賈宏聲2000年的電影作品《昨天》曾引起廣泛關注,以下是《申江服務導報》2001年10月25日對其的報道:

  “當一個人走得太遠,他還能找到歸途嗎?”這句話赫然出現在張楊導演的新作———《昨天》海外版本的海報上。因為真人真事的拍攝方式,它被評論界驚嘆為“本年度最勇敢影片”。

  《昨天》的主角是年輕演員賈宏聲———一個曾經風光的明星,一個吸過毒的癮君子,一個幻視幻聽的病人……那段佈滿傷痕又最終被愛撫平的10年生活被記錄在了膠片上。

  但就在這部影片從威尼斯電影節、多倫多電影節載譽歸來,即將在國內公映時,從北京傳來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主角賈宏聲又瘋了!

  是明星還是瘋子

  1997年,賈宏聲30歲生日那天,他一個人去了天壇。繞着回音壁默默走了30圈,然後他停住,用低沉而有些低啞的聲音告訴自己:今天,我30歲了。

  賈宏聲,曾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受人矚目的一個偶像明星。1987年,他主演了電影《夏日的期待》,隨後順利進入中央戲劇學院,參與了《銀蛇謀殺案》、《黑火》、《黑雪》、《北京你早》、《陝北大嫂》、《周末情人》的拍攝……直到1992年在話劇《蜘蛛女之吻》的排練場,賈宏聲第一次接觸大麻。自此,他的神經被一縷青青的、柔緩而又鋒利的煙霧一舉擊中,無從躲避。他悄無聲息地淡出了演藝圈,圈子裡偶爾會傳出關於他的只言片語:賈宏聲出國了吧,賈宏聲出家了吧,賈宏聲戒毒去了吧,賈宏聲死了吧,賈宏聲失蹤了吧……如今,解釋當年自己不接戲的原因,賈宏聲說:“我的事業非常順利,但後來我真不願意玩了,覺得在家裏聽音樂挺好。”那時,他把自己關在家裏,拉上窗帘,把自己包圍在黑暗中,用ROCKN’ROLL試圖把自己“磕醒”。他剪破所有的牛仔褲、高筒靴,藐視所有在街上行走的人。

  他終日纏繞於三個問題:“為什麼活着?活着有什麼意義?什麼是真正的快樂?”

  他認為自己的根在英國倫敦而不是中國東北,甚至自己就是那個天才藝術家約翰·列儂的兒子。

  為了讓兒子恢復普通人的正常生活,賈宏聲的父母提前退休,離開了東北四平老家,搬到北京幫助兒子戒毒……賈宏聲的極端、偏執、瘋狂、自閉,換來的是父母的隱忍、無私、慈愛,他終於開始像一個咿咿學語的嬰兒,邁開了蹣跚的腳步。

  而賈宏聲的同學兼朋友張楊,寬厚而悲憫地用攝影機記錄下這段真實的故事。

  主演本年度“最勇敢影片”

  談起導演張楊,賈宏聲說:“張楊從來不下地獄,他拐個彎就上天堂了,他對我說,你下地獄就夠了。”

  《昨天》的瓜熟蒂落,得益於張楊和賈宏聲14年的情義。

  來拍這個戲吧,好;沒什麼錢,好。這樣的一問一答和他們第一次合作話劇《蜘蛛女之吻》時如出一轍。張楊說賈宏聲這是在自救:賈宏聲是非常較勁的哈姆雷特,而決不是什麼油頭粉面的小偶像明星。

  《愛情麻辣燙》和《洗澡》的成功,沒有使導演張楊停下創作的腳步,他將目光定格在“病人”賈宏聲身上,認為他的經歷或許能夠反映年輕人在80年代到90年代這10年間的迷茫。

  “男人到了33歲就到了一個比較平和的狀態。”賈宏聲在拍攝《昨天》時這樣形容自己。他曾是第六代導演心目中最具狀態感的男演員,邊緣而另類的氣質恰好對應着那種低沉的影片。

  導演張楊聲明,這不是一種窺探隱私和內幕的獵奇,也不是一次打着真實幌子來做秀的表演———“其實我特想說,拍這部電影的目的,就是想怎麼樣去正確地對待這個家庭,去尊重這個人,尊重這一家人。”

  賈宏聲的父親賈鳳森談起拍片經歷,不禁滿腹感懷:“最初,我和宏聲媽媽是有顧慮的,我們徵求了宏聲的想法,看到他那麼堅決,也就堅定了我們的信心。拍完這個戲,我們全家都覺得是放下了一個包袱,看到了希望。”

  賈宏聲到底怎麼了

  賈宏聲在拍戲時說過:“我覺得我那段生活確實有點那個。現在回想起來,是不容易。但是,挺一下就過來了,也就沒什麼了。”

  他的那段生活究竟是怎樣的呢?

  1995年,他把自己一個人關在家裏,整整一年聽的就是一盤磁帶———甲殼蟲專輯。他常在家看電視時,死死盯住播音員、主持人,跟她們較勁,似乎要從這種虛擬的對視中得到某種力量。說起毒品和毒癮,他說:“雙方都沒有力量了,它(指毒癮)沒有力量,我也沒有力量了,它把我淘空了,我也把它淘空了。”

  這些異常行為,都被張楊記錄在《昨天》中。

  剛到《昨天》劇組時,賈宏聲似乎已經被父母調教得“正常”了。但在拍攝過程中,他又故態重萌:

  他堅持拍戲時不吃飯、不洗澡———不洗澡是怕把投入表演的“勁兒”給洗沒了。他只吃蘋果、喝牛奶,認為自己當年就是這樣,現在也應該這樣。

  劇組同仁越來越擔心這位男主角的狀態:

  拍戲時因為對錶演方式理解不一致,他時常和父母、張楊激烈爭吵,甚至破口大駡。大家還發現他用牙膏洗臉,臉上被弄出一片一片的紅點。據說,他當年在家時,竟用消毒水洗臉,認為只有這樣才能把自己洗乾淨,真讓人難以想象。

  也許因為入戲太深,《昨天》拍完後,賈宏聲又自我封閉起來,把自己關在家裏,不和任何人見面。參加威尼斯電影節期間,他再次絶食,只喝可口可樂,甚至在接受國外媒體採訪時,任何問題只答一遍,第二遍就無論如何不再講了。

  現在,賈宏聲的狀態似乎越來越不好:出門時,明明知道自己很晚才能回家,可就是不關電視機,也不關煤氣,哪怕一鍋粥正在煮着;到哪兒都戴着墨鏡,不管是在黑夜,還是在飯桌上吃飯。據知情者透露,在11月2日《昨天》的全國首映式上,將無法安排賈宏聲接受專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