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賈宏聲母親痛說《昨天》 吸毒經歷走進威尼斯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05日 05:43   北京新浪網

2001年11月,賈宏聲到廣州為《昨天》首映做宣傳。

2001年11月,賈宏聲到廣州為《昨天》首映做宣傳。

  新浪娛樂訊 7月5日下午6時許,演員賈宏聲墜樓身亡。記者趕至朝陽區安苑北裡調查得知,賈宏聲從小區其中一幢樓的7層墜下,警方正展開調查。賈宏聲2000年的電影作品《昨天》曾引起廣泛關注,以下是當年媒體對其的報道:

  “唉,說實話,把過去的事情再拿來演一遍,就像在傷口上撒鹽,但是為了兒子,為了天下所有和我們一樣不幸的家庭,我甘願承受心靈的傷痛……”

  昨天(2001年,編者注),中央實驗話劇院演員賈宏聲的母親柴秀榮,在電話中談起根據自己兒子吸毒的事拍攝的影片《昨天》時,聲音禁不住哽咽起來。柴秀榮是含着悲、忍着痛對筆者講述“昨天”的故事的。“宏聲是1989年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的,後來進了中央實驗話劇院。在染上毒癮之前,他先後主演了《夏日的期待》、《銀蛇謀殺案》、《黑火》、《黑雪》、《北京你早》、《陝北大嫂》、《周末情人》等多部影片。1992年在排話劇《蜘蛛女之吻》時,他聽人說大麻能提神,就‘碰’上了,且上了癮。前後達4年。這4年中,他戲也不演了,人變得狂躁、偏執、極端,有時甚至神志不清,出現幻視幻聽的病症……當時我和宏聲的爸爸都在四平話劇團工作,他是團長,我是演員,一聽說兒子染上毒癮,我的心都碎了。

  “我以為兒子碰上這種事已經很不幸了,我們要愛護他,不能冷落他。為了兒子,提前辦了退休手續,到北京幫兒子戒毒。我們把宏聲送到北京一家醫院的神經科,他在那裏治了3個月,我們也陪了他3個月。這3個月,我們是在痛苦中度過的。令人欣慰的是,宏聲很配合。出院後,他再也不‘碰’那東西了,而且連酒都戒了。

  “1996年6月,出院沒多久的宏聲就走進了中央電視台拍攝的電視劇《人間正道》中。戲拍好後,宏聲拿着一萬多塊錢出去買衣服,我們不放心,怕他再去買毒品,我和他爸爸就騎着自行車一路跟蹤,看他究竟在幹什麼。宏聲回來後,說的事情和我們跟在後面看到的完全一樣,一點沒有撒謊,於是我們就放心了。現在他和我們已經不住一起了,平時在外拍戲,一切很正常。

  “張揚導演的影片《昨天》完全是根據我們一家的真實故事拍攝的,當然,影片中會有一些渲染、誇張。一開始張揚說要拍這影片時我很為難,不同意,但是宏聲一口就答應下來,我們也就演了。拍這部戲,確實是個艱難的過程,重新演那些事,心裏是很痛苦的。但是宏聲卻很認真。劇中有一場他染上毒癮後,打了父親耳光,然後又跪在地上給父親連磕三個頭的戲,這場戲總共拍了十條膠片才拍好,宏聲總共磕了30個頭,磕得頭破血流。我看在眼裏,疼在心裏……這回我們一家三口都上了電影,自己演自己。希望我們的血淚能對社會有一點教育意義。”

  賈宏聲的母親還告訴筆者,現在《昨天》已獲准參加意大利威尼斯電影節比賽,賈宏聲將和導演張揚於9月2日飛赴威尼斯。另外,中央電視台《實話實說》欄目前幾天還將他們一家請去錄製了一套談戒毒的節目,不久將播出。吳崇明

  賈宏聲:我的精神沒問題

  2001年11月,賈宏聲到廣州為《昨天》首映做宣傳。

  沒到廣州之前,廣州的媒體就有刊登:賈宏聲因發瘋不能出席《昨天》首映式,於是賈宏聲就來廣州了。但他仍是個奇怪的人,從言談舉止上來看。他的口才很好,能把他那些令人瞠目結舌的道理說得頭頭是道。他仍像是活在夢裏,在那裏往外看,我們是一群奇怪的人。

  資料:賈宏聲,《昨天》男主角,電影根據他本人的真實經歷改編,描述一個熱愛搖滾沉溺於毒品的演員最終走了出來。(王軼庶文/攝)

  賈宏聲:昨天不堪迴首

  蕭瑟秋風中,青年導演張揚的新作《昨天》悄然開機。這是一部寫實風格的故事片,賈宏聲自己演自己。故事情節是:賈宏聲本是一個年輕優秀的演員,從1987年到1993年,他主演了《夏日的期待》、《銀蛇謀殺案》、《黑火》、《黑雪》、《北京你早》、《陝北大嫂》、《周末情人》等影片。這期間,他接觸並瘋狂喜愛上了搖滾樂,視BEATLES的約翰·列農為精神之父,但同樣是這段時間,他也接觸了大麻和軟性毒品。

  從此,他不再接戲,性格也變得偏執、歇斯底里,與他人格格不入。遠在東北四平老家的父母提前退休,把整個家搬到北京來照顧兒子。隨後的一切就像一場戰爭,讓一個人放棄毒品是可想而知的艱難……

  日前,記者打電話到北京賈宏聲家,想了解賈宏聲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賈母告訴記者,今年33歲的兒子拍完戲後,這會兒回東北老家的親戚處休假去了。說起往事,賈母說,當年賈宏聲是拍戲時需要這個東西(指大麻),用多了些,上了癮。“好在他的單位中央實驗話劇院了解他,關心他;好多朋友愛護他,家裏人體貼他,他痛苦了一個時期,沒吃一片藥,沒去戒毒所,就把大麻給斷了。畢竟,大麻和‘白麵’是有區 別的,沒那麼厲害。”“賈宏聲現在完全脫離毒品了嗎?”記者問。“完全身心正常了,已經四五年了。這些年來,有關他的傳聞還是不少,有的說他離婚了,他沒結婚哪離的婚,有的說他瘋了,有的說他銷聲匿跡了,都不是那麼回事。”賈母說到這有些激動。記者換了個話題:“他敢於站出來演吸毒那段經歷,還是蠻勇敢的。”賈母說“那段災難過去了,通過這個電影證實一下他現在的情況”。賈母有一兒一女,讓她寬慰的是,兒子挺過來了,單位對兒子也不錯,前些日子在北京近郊昌平縣給兒子分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現在房子正在裝修。

  賈宏聲坦率地承認:“我希望通過這部電影把這段真實的人生過程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與其讓大家把小道消息添枝加葉地傳,還不如如實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大麻之類的東西真像傳說的那樣神乎其神、對激發藝術靈感有特別的功效嗎?賈宏聲以他過來人的體驗說:“藥物對我演戲的作用只在於它使我心裏特別安靜。但是它對我的神經刺激特別大,後來也給我演戲帶來了很多負面的作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