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揭秘《大地震》最小“馮女郎” 想合作偶像成龍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20日 19:33   南方都市報

首映式上,張子楓露出孩子氣的一面。拍攝這部艱苦的影片時,她卻顯出了她這個年齡少有的老到

首映式上,張子楓露出孩子氣的一面。拍攝這部艱苦的影片時,她卻顯出了她這個年齡少有的老到

張子楓天真可愛

張子楓天真可愛

張子楓飾演小方登

張子楓飾演小方登

  體重:27公斤(成長中)

  身高:1.3米(成長中)

  生日:2001年8月27日

  特長:唱歌、跳舞、表演、主持

  南都記者 張麟 一塊石板下壓着兩個骨肉,飾演母親的徐帆含淚選擇了兒子,敲着石子兒的女兒流下眼淚,絶望地叫了聲“媽媽”……這大概是《唐山大地震》中最煽淚的一幕。除去徐帆的抉擇外,女兒方登的飾演者張子楓自然到位的表演更是得人稱讚。只有9歲的張子楓5歲被發掘拍廣告,之後的影視作品包括《寧為女人》、《電腦娃娃》、《大愛無敵》等,奠定了“小明星”地位。日前,這個靈氣十足的小女孩接受了南方都市報的專訪,天真無邪的她不習慣被稱做明星,“對不起,我不是小明星。在學校我是一名同學,拍戲時我是一名小演員。”她希望自己可以這麼一路演下去。

  “大地震”的故事

  方登被壓的戲劇組拍了好久,嘴巴都貼在地上,雨水滴到眼睛裡,還要流眼淚,沒哼過一聲

  張子楓第一次看到完整版的《唐山大地震》是在唐山首映式上,沒帶紙巾的她只能用披在肩上的毯子擦眼淚,哭到動情時,她用毯子把頭整個兒包住。其實,在拍戲過程中,她早已哭過無數次。一拍完當天的戲份,小子楓就會被攝影師叫到跟前,讓她看看當天拍下的素材,她常常感動到哭,盡管一隻眼睛被韓國的化妝師弄成了“魚眼泡”狀。

  化妝成“魚眼泡”,每次都要耗費子楓3個半小時的時間。而“魚眼泡”這個形容詞是她從張國強“爸爸”那裏現學現賣的。當時,徐帆和張國強看完“女兒”的震後妝容,全都嚇傻了,徐帆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子楓自己也覺得挺恐怖的,但這對她而言算不上什麼———小小年紀,自己的苦和淚都往心裏咽,這是子楓成熟過同齡人的地方“方登被壓的戲劇組拍了好久,不同角度。嘴巴都貼在地上,雨水都滴到眼睛裡了,還要流眼淚,她沒哼過一聲。”身旁子楓的母親說道。

  懂事的子楓會自發地去照顧別人,她和“弟弟”張家駿拍攝震後被壓的戲時是分開的。當張家駿就位時,她也會陪在旁邊,一看到對方有空檔了,子楓就會想辦法讓他解悶、疏壓。“我會大喊一聲,‘鐵蛋(張家駿小名)!我們玩石頭剪刀布吧!然後就開始玩……其實我可以看到他出什麼。他一出石頭,我就趕緊出剪刀;他出布,我就出石頭,哈哈……”子楓故意讓“弟弟”贏,為的就是讓他放鬆演戲,畢竟他演的戲不多。而且家駿當時身體狀況不佳,有點感冒。而衆人對自己的好,子楓也牢記於心“國強爸爸和徐帆媽媽都非常疼我,每次淋雨的戲拍完了,他們都會讓做服裝的工作人員趕緊給我披衣服,也會馬上送姜湯給我喝。”

  剛剛念完小學二年級的子楓不會看劇本,每天拍戲,都由副導演給她說戲,告訴她今天要演什麼、怎麼演。對於唐山大地震這樣悲慟的題材,年幼的她會自動把它和汶川大地震畫上等號。片中,徐帆媽媽選擇了兒子,一開始她感到有點無奈:“為什麼媽媽不救我?我也是她的孩子啊!”直到她看完了整部電影,才理解了其中的道理“其實媽媽還是愛我的,她自己也特別不好受……我看了之後,心裏特別難受。”

  出道的故事

  爸媽正打算讓子楓在家再待一年時,接到了北京的電話,沒想到這一去,就在北京定居了

  子楓第一次接觸鏡頭就沒有緊張的感覺,“我一直都想當演員,這是我從小的夢想。”

  2007年前,家住河南的子楓和平常孩子一樣,過着簡單的生活。機緣巧合下,母親認識了一個做廣告的女孩子,對方以伯樂的姿態告訴張媽媽,“這孩子有靈氣,千萬別浪費了,我可以介紹去北京的廣告公司”。張媽媽回憶,她從沒想過要把女兒培養成明星,按計劃,子楓應該在9月讀小學一年級,暑假裡一家三口到北京,順道在廣告公司留了張照片和聯繫方式。逛了一圈北京城,子楓跟着爸媽回到河南,准備即將讀小學。

  子楓的生日是8月27日,但卻被小學校長告知要晚一年入學才比較恰當,爸媽正打算讓子楓在家再待一年時,這時接到了北京的電話,讓子楓去拍廣告。一家人來到北京。沒想到這一去,張家人就在北京定居了。一個廣告過後,張子楓成了京城炙手可熱的小明星。當南都記者以“小明星”稱呼她時,子楓做舉手狀,得到允許後,她說:“對不起,我不是小明星。在學校我是一名學生,在拍戲時我是一名小演員。”“演員”和“明星”,未滿10歲的張子楓分得特別清楚。“演員就是好好演戲,明星嘛……我說不上來,但我就想……我覺得我是演員。”

  這或許可以解釋子楓第一次拍戲就弔威亞卻毫不嬌氣的原因,媽媽回憶,在《寧為女人》劇組,子楓一上來就被安排弔威亞,她在下面哭得稀裡嘩啦,子楓卻毫不怯場地演完了。

  “馮女郎”的故事

  “我應該做好另一個身份,那就是他的粉絲,我要製作一個牌子,寫上‘你最棒’!”

  即將升小學三年級的子楓,學業和演戲兩不誤。母親為了照顧她的功課,只接北京城裡的戲。劇組也都將就子楓的時間,一般把她的戲安排在下午或雙休日。老師和同學也都特別照顧她,好友會把作業記錄下來,讓子楓的媽媽發短信告知她。也有想“仗着”子楓的面子順勢往娛樂圈看看的同學,“有個同學跟我說,‘我特別想當歌手,能不能讓我試試?’我呵呵笑,不知說什麼好。”

  子楓愛演戲,媽媽只需看她什麼時候渴了、餓了、累了,偶爾解釋下劇本,演戲的事兒不用操心。媽媽常常是在劇組站站坐坐一天很疲憊,但演戲的子楓依舊精氣神十足。

  子楓如今是最小的“馮女郎”,而她還有一個目標——當上“龍女郎”!子楓心中一直有個偶像——成龍。“我四五歲時,爸爸媽媽帶我去電影院看《神話》。我覺得成龍叔叔太厲害了,每個方面都可以拿出來誇一誇!之後我又看了很多遍,媽媽叫我吃飯都沒聽見。”子楓和成龍有過一次偶遇。有一次,子楓和任達華拍廣告,成龍就在隔壁棚裡工作。藉由任達華,子楓和成龍照了張合影,成龍抱起了子楓,子楓笑得眯起了眼睛。“我好緊張,(比演戲還緊張?)嗯,最緊張的一次……我覺得我應該做好另一個身份,那就是他的粉絲,我要製作一個牌子,寫上‘你最棒’!”

  記者手記

  採訪時,我們常常“鷄同鴨”講

  雖然比同齡人成熟,可子楓仍舊是個孩子,我和她的對話常常陷入“鷄同鴨講”的境地。訪問時,我一旦用到比較書面的詞語或長句時,她就會愣一愣,然後嘻嘻一笑,“能再說一遍嗎?”而聽她說自己時,我也只能時不時轉頭用眼神向張媽媽和經紀人“求救”。

  採訪間隙,子楓忽然說:“大家注意!我是隱形人,誰都看不到我!”惹來一陣大笑後,她滿足地收場,或者從東跑到西來個大轉圈。活潑是子楓和所有孩子一樣有的天性,但她能一邊玩,一邊讓思緒跟隨大人們的話題轉,時不時蹦出演員和明星的金句,顯得特別老到。臨別時,她硬要到門口送別,還主動探路,“您走好——— 我這是在學服務員!”

  子楓的表現力和觀察力,讓她具備成為一個好演員的素質,用當年“伯樂”的話說“這孩子有靈氣,千萬別浪費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