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變異人”鄒兆龍回歸真性情 談及家人落淚(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02日 03:15   北京新浪網

鄒兆龍鐵血男兒也有內心柔軟的溫柔

鄒兆龍鐵血男兒也有內心柔軟的溫柔

生活中的鄒兆龍敏感細膩

生活中的鄒兆龍敏感細膩

  新浪娛樂訊 7年前《黑客帝國2》《黑客帝國3》,四年前《霍元甲》,三年前《導火線》,兩年前《功夫之王》,今年《全城戒備》。鄒兆龍一直被定位為武打演員,這幾年塑造的角色也都以“打”為主。雖然他對媒體稱其為“打星”表示“太過褒獎”,但從他輕描淡寫談及自己手臂、膝蓋上的各處傷口,可以感觸到他所承受的壓力。

  “我不是孤兒 為什麼要去孤兒院”

  鄒兆龍共有十三個兄弟姐妹,父親的不幸早逝,使得家庭所有重擔都壓在母親一人身上。這麼大的壓力,讓母親幾近崩潰。鄒兆龍曾被母親勸說去孤兒院,因為家裏實在沒有錢養這麼多孩子。他哭着抱着媽媽說:“我不是孤兒,為什麼要去孤兒院?”

  “為了讓我們上學,就把哥哥們送去了孤兒院。我想留在媽媽身邊,又不想給她添累贅,就去做學徒。6歲開始,我在附近的一家雕刻店做學徒。當時只想學到一技之長,長大可以生存。那時候吃不飽,隔壁有個麵包店,我跟媽媽說還是去做麵包吧,這樣能填飽肚子。9歲半的時候,我去了麵包店打工。”十二歲的時候,鄒兆龍已經開始在烤箱旁邊練雙截棍。  後來他在台灣做臨時替身和武行,直到十八歲。“有時3組戲都要我,我就買一個摺疊床,在片場服裝間睡。”鄒兆龍說,自己雖然沒有同別人一樣的童年,但是在記憶中,那段時光還是最快樂、最美好的。

  “要習慣沒有我的日子”

  “有時候我拍戲的地方,就在家人住的地方附近,但是我不會回家,也不會告訴他們我在哪裏,因為我要他們習慣沒有我的日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就不在了……”鄒兆龍每接一部新戲,就意味着又一次與死神過招;他每一次離家,都抱着一種永遠不可能再回來的念頭,與家人“訣別”。所以他說,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希望和家人在一起,無論家人在哪裏,他會第一時間趕到他們身邊。鄒兆龍一時難以抑制自己的感情,低頭不語,淚水慢慢滑下他的眼眶。

  “我太愛自己的工作,我沒有辦法割捨我的工作,和家人在一起。家人,我始終是要離開的,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談及孩子,鄒兆龍立刻顯得非常慚愧,表情凝重,說自己虧欠太多。

  他說自己一生最大的財富就是有一個相戀十年結婚十年的老婆,一對雙胞胎兒子,一個兩歲半的女兒。言語間,他幸福的神色飛揚,並坦言,雖然自己不能時刻陪在家人身邊,但會讓家人感受到,不論他們在哪裏,總有一雙眼睛在注視着他們,讓家人有一種自己的心時刻和他們在一起的踏實,而每當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候,鄒兆龍也總是刻意在與孩子的相處之間製造疏離,好讓孩子們從小就學會習慣沒有父親在身邊的日子,因為他永遠不知道哪部動作片的危險會讓他出現意外……“龍哥”愈是這樣講,越給人一種心酸。電影《梅蘭芳》中,梅蘭芳曾一直不解為什麼每次喊他叔叔,叔叔都不回應,直到後來才明白叔叔用苦良心,原來叔叔是要用這種近似冷酷的方式教會他成長,要他擺脫依賴,習慣一個人的生活。不依賴,才會更堅強,傷痛才會減低到最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