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千年女優》之父今敏病逝 動畫界痛失中堅力量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25日 22:53   新聞晚報

  晚報記者 於音 實習生 舒曉程 報道 製圖 鄔思蓓

  經日本媒體證實,憑《紅辣椒》、《千年女優》等作品被廣大影迷熟知的日本知名動畫導演今敏於本月24日早晨6點20分因胰腺癌突然去世,享年46歲,今敏遺體告別儀式的時間還有待確定。今敏病逝後,他生前寫下的一封催人淚下的遺書也公之於衆,原來他在今年5月份查出患胰腺癌晚期,醫生當時就告訴他最多隻能活半年。

  病逝前還在忙於新片

  當地時間8月24日,今敏所在的日本Madhouse動畫工作室創始人丸山正雄曾在個人微博上表示有著名導演去世,但是沒有透露具體姓名。而後,Gainax動畫公司的工作人員武田康廣在自己的微博上寫道:“得知今敏先生去世的消息,年僅46歲。”日本動漫界泰斗人物丸山正雄也說道:“如此了不起的導演就這麼去世了……”語氣中充滿無奈和懷念。昨天下午,工作人員在今敏的個人官網更新:“今敏導演就此長眠了。 ”

  今敏的去世十分突然,在病逝前夕,他還忙於製作新片《造夢機器》。而且今敏最近一直在更新網上日記,8月6日,他提到在整理周邊的一些東西。8月17日、18日,他在官網上發布了“《造夢機器》劇組推薦的100部佳片”名單,並在生命最後一天對該片單進行了補充。

  動畫界痛失中堅力量

  今敏的動畫作品多以現實和虛構的關係為主題,具有畫風細緻和故事抒情的特徵,與宮崎駿和押井守一同被譽為日本動畫界的中堅力量。對於這位動畫大師的突然去世,Madhouse工作室成員都感到非常悲傷,因為今敏是這家動畫工作室的靈魂人物之一,而他也是動畫工作室近13個月以來失去的第二位動畫巨匠,2009年7月,《機動警察劇場版》的導演遠藤卓司也是毫無徵兆地突然去世。

  今敏1963年10月出生於日本的北海道,在高中時期迷上《機動戰士高達》的他,毅然決然地投身動畫事業。1985年作為漫畫家出道,1990年他出版了第一本漫畫單行本 《海歸綫》,隨後轉投動畫行業,後發表過具有奇幻和浩大製作風格的《未麻的部屋》、《千年女優》等享譽世界的作品。 2006年,今敏執導的動畫片《紅辣椒》曾入圍威尼斯電影節競賽單元。

  很難想像,今敏這個留着小辮子和大鬍子的中年大叔,竟然會是當代日本動畫電影界的“一面旗幟”,甚至連最近全球熱映的《盜夢空間》中,也有今敏的代表作《千年女優》的幾分影子。對現實細膩的描寫,對夢境和超現實領域的探索,讓今敏無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上,都如同一個超凡脫俗的“異類”一般受人矚目,他還被譽為當之無愧的日本動畫電影“夢想代理人”。

  催人淚下的今敏遺書(全文有刪減)

  今敏病逝的消息傳出後,他生前的遺書也公之於衆。在長達5000字的催淚遺書中,表達了自己對動畫事業的熱愛以及對生活的眷戀。

  再見!

  忘記不了5月18日那天,武藏野紅十字醫院,被循環科醫生告知“胰腺癌末期,癌細胞已經進入骨髓,最多隻有半年生命了”。聽聞這個消息後,和妻子二人頓時呆住了,感嘆着為何命運會如此捉弄人。

  或許之前就有過一些預兆,兩三個月前,後背和大腿根部開始疼痛,右腿甚至邁不起來,就連走路都很困難,為此去看了針灸醫生和按摩師。但一切並沒有好轉,經過 MRI和 PET-CT檢查後,最終得知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得到了身邊朋友的支持,我做出了和一般人不同的決定,放棄使用抗癌藥物,“用自己選擇的方式走完剩下的日子。 ”和為了延長生命而做好准備相反,盡管“要做好面對死亡的准備”,但事實上卻完全沒准備好。

  一方面我將着作版權托付給兩位親友,讓他們成立一家小公司;另一方面,把我為數不多的財産交給妻子保管。不管今後會不會發生遺産糾紛,為留下的妻子解決好今後的事情,也讓我能安心地前往另一個世界了。

  兩天前被送到武藏野紅十字急救,只待了一天又轉到同一醫院急救。再次仔細檢查才知是肺炎並發的胸水。問醫生,回答很官方,這點我也很感激,“或許再有一天兩天,即使撐過去了也恐怕只有一個月左右了”。我想死在自己家裏。托很多人的福,我奇跡般地從武藏野紅十字逃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家。讓我驚訝的是,當回到家中的那一刻,居然産生了人們常常說到的“看到自己靈魂出竅”體驗:在距離地面數米的地方,俯瞰着房間,自己被包裹在被單裡。本來是應該留在家裏等死的,卻熬過了肺炎。 “竟然沒有死掉”,我這麼想到。到了後來一直想着“死亡”的自己,迷迷糊糊中“重生”的念頭在腦海里出現。神奇的是,第二天我居然再度有了力氣。

  既然再度充滿了力量,我決定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僅有的生命,要好好地利用起來,並且要至少還一份人情。我只告訴了為數不多的人,自己身患癌症的事情,甚至連父母都不知道。想到會給工作帶來麻煩,於是怎麼也說不出口。本來打算在互聯網上公佈這個消息,並記錄下自己剩下的人生。但是即便今敏個人的死亡不是大事,但也會造成騷亂,對不起身邊的朋友和親人,對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我心裏最掛念的是電影《造夢機器》,姑且不論電影本身,也擔心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們,這讓我無可奈何。我當然也不想束手等待死亡,於是起了“即使今敏死了之後也要讓作品繼續下去”這樣膚淺的念頭。丸山先生向我說“沒關係,不管什麼都能做所以不用擔心”的時候我嚎啕大哭。至今電影的製作也好預算也好都欠了人情債務,但最終都是由丸山先生來做。

  在我回到自家,好幾次因為肺炎病危的時候,終於下決心見見父母了。與我的任性相比,翌日雙親從札幌趕來看我,昏睡中母親說“真對不起!我沒把你生成一個健康的孩子”。這讓我無法忘記也無法回答。雖然與雙親度過了短暫的時光,但這已足夠。親眼見到對方的臉,就會全部理解了。謝謝你們,父親母親,作為你們的孩子出生在這個世上是最幸福的事,我對你們的感謝數之不盡。

  還要給比誰都掛念着的、依賴到最終的妻子。宣告余生以來兩人數次落淚,每天彼此身心殘酷,難以言語。但是能夠多次度過痛苦的日子,正是妻子在那之後對我所說的“我會好好陪伴你到最後”這樣強大的話。正如她所說,為了不讓我擔心,處理各種繁雜事務,又是整理,又是找護工,看到她繁忙的背影我不禁感動:“我的妻子真是厲害! ”懷着對世界上一切美好的感激,我就此落筆。那麼,我就先走一步了。今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