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志明”余文樂:更大的滿足感來自於觀衆(圖)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8月29日 19:25   新聞晨報

CFP圖片 製圖劉真

CFP圖片 製圖劉真

  余文樂與楊千女華也沒想到,一部文藝片《志明與春嬌》居然獲得如此好評,以至於兩人集體來滬,為10月23日上海虹口足球場舉行的“東亞飛揚”公益演唱會造勢時,台下都起鬨說:“不如把《志明與春嬌》的片段排成舞台劇,在演唱會上表演一下。 ”

  細想起來,“志明”的低調,“春嬌”的隨性,兩個演員都可算是本色出演。

  當年,《無間道》的走紅,催熱了電影新人余文樂的片約,一年六部影片的“高産率”,卻沒有帶來想像中的獎項。至今,他仍是香港金像奬的“遺珠”,一個提名都沒有。

  “競爭對手”陳冠希意外隱退,原本留下的大好空間卻沒被他好好“利用”,刻意拒絶訪問,放棄多棲發展,他的低調讓人費解。

  對此,在接受記者專訪時,余文樂借用“志明”的話解釋道:“很多事不用一下子就做完,我們還有大把時間。 ”

  金像奬“遺珠”

  “更大的滿足感來自於觀衆”

  中學畢業成為模特,外形討巧的余文樂隨即被星探相中,簽約唱片公司。幾首不咸不淡的歌曲之後,他毅然轉投電影,五六年間拍了近40部,“高産”得厲害,“這麼多年我都以電影為主,因為我這個人不太能兼顧兩件事,要麼電影,要麼音樂,只能擇其一”。有時候拍戲拍多了,他偶爾也會有情緒,覺得不想做那麼多,“但當劇本寄給你,你又感興趣時,所有不快都不存在了,拍戲就像是一種‘毒癮’”。

  如此拼命影壇,余文樂不是沒有野心。早些年,年輕氣盛的他曾信誓旦旦:希望30歲之前能拿到影帝頭銜,因為在香港演藝圈還沒人突破這一紀錄。然而,去年7月,當他憑電影《第一誡》與鄭伊健雙雙獲得韓國“第12屆富川國際電影節”的影帝殊榮時,反應卻沒想像中那麼大,“當我拿到這個奬時,我一點都不興奮。媽媽覺得奇怪,問我為什麼,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覺得自己還有更大的空間進步,或者覺得更大的滿足感應該來自於觀衆的認可”。

  “前幾年,我還是‘小朋友’時,看到劉青雲拿了香港金像奬影帝後特別開心,覺得很奇怪:他不是已經拿過‘影帝’了嗎?還這麼興奮?後來,人家告訴我,那是劉青雲人生第一個‘最佳男主角’。我突然悟到:其實,作為演員,觀衆在心中對你的肯定,遠超過那個獎項的肯定。”余文樂的冷靜與淡然,遠超出29歲的年齡。他說,這麼多年,盡管拍了無數的戲,甚至還有那部被看好的《無間道》,然而,在香港金像奬上,他自始至終沒有任何斬獲,甚至連一個提名都沒有,“我總不能一直一直懊惱下去,很多時候,演員靠的是運氣,遇到好角色、好導演,得到某個奬,某種程度上其實就是命”。

  在他心中,黃秋生是一個榜樣,“你看他,演了那麼多戲,還在上課,可見完美是無止境的,藝術本來就沒完沒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像他那樣,繼續累積經驗”。余文樂說,很懷念之前去紐約游學三個月,專心學表演的日子,“有機會,還想再去!”

  新一代“接班人”

  “我和陳冠希不是同類人”

  電影《無間道》大熱時期,余文樂與陳冠希被一致看好,有望成為香港影壇新一代“接班人”。幾年過去了,盡管“艷照門”陰影下的陳冠希留出了大半娛樂圈空間,身為“競爭對手”的余文樂,卻沒有半點乘虛而入的動靜,就連一般的藝人專訪都很少接受。“這與我的性格有關,我不是一個很喜歡搶風頭的人。所謂的曝光率,我不是太在乎。”他甚至開玩笑說,“你見過金城武經常跑出來嗎?可是,這沒有妨礙大家對他的喜歡。有時候,神秘感也是一種蠻好的武器。”他表示,前幾年自己刻意推掉了很多訪問,“也不是鬥氣,就覺得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觀衆自然會通過作品發現我的努力。不過,這幾年情況慢慢好一些,因為拍了電影,有時候做宣傳,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作品,這是藝人的責任”。“我覺得,如果拍到一個好作品、一個好角色,很可能大家會一輩子記住你。但那些報紙雜誌上的報道,看過就丟了,忘了,這是很短暫的一件事,所以我寧願放多點時間在作品上。我希望自己在電影上的表演,多過在雜誌上的表演。”

  對娛樂圈的生態,余文樂有着相當清醒的認識。採訪中,他沒有排斥記者提及“陳冠希”的名字,對於外界頻頻將他們兩個做比較,他的回答很坦然:“這個市場很大,可以容納很多人,只要你有能力,有好的作品出現。媒體喜歡把我們兩個聯繫起來,這不過提供了一個話題而已,事實上,我們兩個不是同類的人。”

  愛情中的“志明”

  “不喜歡講是非、虛假的女生”

  最近,文藝電影《志明與春嬌》的大熱,讓身為男主角的余文樂也覺得意外,“沒想到,這麼一部言情片,我們也沒有大肆宣傳,大家卻很喜歡。可能是觀衆看膩味了動作大片,突然覺得小品式的文藝片也不錯”。劇中,他與“春嬌”的那段姐弟戀,沒有轟轟烈烈,以內斂和含蓄的方式進行着,在余文樂看來,這種通過電腦、手機傳情的方式,是現代愛情故事發展的必然,“現在有多少情侶之間,還會選擇書信的方式?”

  聊到愛情觀,余文樂說,現實生活中,自己並不抗拒“姐弟戀”,“真正喜歡一個人,什麼都沒問題”。他告訴記者,年輕時和許多男孩一樣,希望自己的女朋友“越漂亮,越正點越好”,但現在最看重的卻是性格,“我不喜歡講是非、很虛假的女生,孝不孝順,有沒有愛心,是我最關心的。這個聽上去好像很老土,但再漂亮的女生,總有一天也會變老。但如果她能體諒你的工作,關心你的辛苦,那會是一輩子的相處。”當記者追問,現在是否已經找到滿意的對象,余文樂以誇張的表情回答:“談戀愛?忙成這樣,哪有女朋友肯跟我?連家裏的老狗,因為經常看不到我,都快不認得我了。”

  余文樂告訴記者,接下來他將重拾音樂,推出加盟東亞娛樂後的首張專輯,“原來8月就要發行的,但因為有新戲在身,不得不把發片時間延遲到年底”。他透露,新專輯中的一半歌曲是自己的創作,“以前都是製作人幫我選歌,拿來什麼我就唱什麼,這次我和陳奐仁合作,自己選歌,應該會更有感覺。大衆情歌只會占很少部分,我的想法是做更抒情,或是表達憂傷情緒的作品,讓聽者能找到一種放縱情感的感覺”。 晨報記者 高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