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金鷄百花奬新科影帝陳坤:我們的時代到來了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0月18日 16:38   南方都市報

陳坤憑《畫皮》獲影帝

陳坤憑《畫皮》獲影帝

  南都記者 方夷敏 實習生 劉傑 34歲的陳坤正處在上佳狀態。

  這次見到他,是在他成為金鷄百花奬影帝的次日。領奬後的當晚,他和趙薇等朋友慶祝到次日凌晨兩點多,然後一大早就飛往廣州,擔任亞運綠色出行大使。他自己算了算,三天只睡了四個小時“頭疼得很”。

  嚴重的睡眠不足卻沒有影響到他的精神狀態。他興緻很高地聊起他和兒子優優的對話,讓我第一次深切感覺到他真的是個父親了;說起自己新成立的工作室,他假作鬱悶地說起工作人員對他的折磨,自嘲沒有一點兒“老闆范”;聊起趙薇、周迅等老友,他一度哽咽地說“現在真的很幸福,幸福得都讓我有點害怕了”……正如之前不少媒體形容的,陳坤的確變了,以前的憂鬱、糾結,變成了現在的樂觀、圓通。

  當他毫不避忌地說起“以前我不信任任何人,對記者也是很警惕的”時,我知道,發生在他身上的轉變,絶不僅僅是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當年的自閉少年,正努力打開心扉。而迎接他的,正是中國電影對於內地演員來說是最繁盛的大環境:機會無限,前途無量。

  善於自省的陳坤,在接受南都獨家專訪時對十年演藝生涯和心態做總結“我們的時代到了。”

  名和利

  我不排斥名利,因為我現在處於我人生中最好的一個階段

  南方都市報:拿奬後去哪慶祝了?

  陳坤:和趙薇、房祖名他們去喝酒了,就在酒店樓下的酒吧。其實當時挺累的,前晚直接從沙漠飛機場,飛機晚點,凌晨5點多才到江陰,不夠睡時我靠吃維他命和打坐來休養。不過得獎後還是很興奮的,朋友都很開心,就一起慶祝。

  南都:我記得《畫皮》時採訪你,你對自己演的王生是滿意的,但我後來又看到你說不是特別滿意。

  陳坤:王生這個角色,我一直盡我最大努力去演。只是隨着演戲的增多,比如之後演了《建國大業》、《花木蘭》,再看它就覺得還可以更精進些。我比較自省,常自我批判。比如昨天晚上結束後得到很多朋友的鼓勵,韓三平啊、姜文導演啊、周迅啊,老王王菲他們的鼓勵,發短信發微博,我覺得很貼心。你一定要幫我寫上:我要感謝《畫皮》的投資和導演陳嘉上還有寧夏投資廠。我上台時有點小緊張,我以為我表達得夠好了,結果一下台發現還是忘了,所以我很愧疚。

  南都:獲獎前,你在微博上寫“榮辱都是浮雲,演技才是真道理”,我不相信你心裏真的不想拿奬。

  陳坤:去百花(奬)前,心態真的挺簡單,算是給自己一個勉勵與警惕。不過拿奬後的確很愉悅。名利心對我現階段來說還是蠻重要的,它是我成長的一個手段。雖然我之前覺得拿不拿奬無所謂,但我真的需要更多獎項來鼓勵自己。演員往往更容易面對失敗,面對榮譽反而會容易膨脹,更驕傲也更麻煩。我不排斥名利是因為我現在處於我人生中最好的一個階段。

  南都:為什麼這麼說?

  陳坤:一個是年齡,我現在剛好是兩個年紀交替的時候,三十多歲的成熟和二十多歲的熱情同時在我身體裏面。如果我掌握得十分好,就可以把年輕的激情保持下去,不會那麼快衰老和圓滑。這樣的年齡還可以把好奇心和冒險精神更充分地體現(出來)。年紀小失敗了可能沒法往上走,再成熟點夠大了,失敗了別人就會覺得你過氣了。我們這個年紀還輸得起,在作品上、角色(塑造上)也有很多可能性。經過十年的累積,有了經驗後會覺得更能找到自己的表演方式、自己的路。現在機會更多了,電影市場很繁榮,我一年可以拍5部電影,一部不好,我還有別的。中國電影發展這麼好,但凡好劇本都會給我們機會,無形中給我一個感覺:“我們的時代到來了。”

  南都:什麼時候體驗到的?

  陳 坤 :這 個“我”當然不是專指我一個人,是說我們這批人的時代到來了。除了那些很大的大演員,好像也給了我們很多機會,最契合我們旺盛精力和年紀的機會出現了。這時如果有名利上的鼓勵,會給自己很大的推動力,這其中有來自於觀衆心目中的、市場的,也有製片人心裏對你的認知,都有非常直觀的作用。就好比你努力了10分,有個獎項就會幫你達到30分。所以我說名利現在依然對我很重要。

  我希望自己能夠成長為中國最好的男演員之一。這對我來說是另一個名利,這是我做演員的一個潛在目標。我不希望兒子長大後人家說你爸爸是偶像演員——— 我沒有覺得偶像演員不好,但我想讓我兒子長大後,聽人家說“你是陳坤的兒子,你爸爸熱愛這個職業並且有所突破”。

  鐵三角

  趙薇在後台教我怎麼放鬆;領奬過程中周迅不斷髮短信來說“我在看呢”

  南都:趙薇得(影后)奬後哭得稀裡嘩啦,你有沒有調侃她?

  陳坤:她上去前已經很感動了,我跟她說不要哭,結果她還是哭了。其實我當時也非常激動。

  南都:你在微博裡說自己和趙薇是“旺旺組合”,你們倆是同學兼好友,得獎後有沒有一起總結回顧?

  陳坤:嗯,《花木蘭》、《畫皮》都是我倆合作,這次又一起得獎,挺逗的,細琢磨一下覺得我們倆挺有緣分的。領奬前,她在後台教我怎麼放鬆。我說我不緊張,她就指着票數說:短短一秒鐘就成了那樣,還說了句競爭好大什麼的,我上去前她又對我說:你沒問題的。迅速鼓勵了我一下(笑)。

  南都:所以你特意感謝她?

  陳坤:早晨拉票時,趙薇上去時就說幫我投票也幫陳坤投啊,我當時還腦子沒反應過來應該怎麼拉票呢。好朋友真的是相互鼓勵。

  南都:周迅也在入圍名單內,但沒有拿奬,她有沒有給你們傳祝福?

  陳坤:有。領奬過程中她不斷髮短信來說“我在看呢”,一會又來個照片說“我在鼓掌呢”。她真的是心態非常好的演員,她和趙薇一樣,得獎都比我多,心態也比我成熟。我挺想拿到獎項、得到肯定、鼓勵和支持,但對於她倆來說,得獎也好,沒得也很坦然。趙薇感動我,是因為她很在意百花的觀衆投票,我也很在意。周迅是觀衆和業內人士都公認的好演員。所以對我來說,她們都是我心目中的最佳女主角,可惜又不能下雙黃蛋。

  南都:之後三人會一起慶祝嗎?

  陳坤:我回去小周肯定要給我慶祝的。我們已經在一起拍新戲了(注:《龍門飛甲》),而且明天是她生日(注:10月18日),我給她的禮物早就准備好了,進組之前就買好了。

  南都:所以你說的你們的時代,還包括你、趙薇、周迅這一批人?

  陳坤:中國電影飛速發展,我們很希望在商業大潮的好趨勢裡成為有一定票房力的演員。每年國內都有些比較大的製作,我們這些很好的朋友,都會互相說這個、那個你看了嗎,最大的幾個電影劇本都是在我們這幾個人之間轉來轉去,所以我們要珍惜這一兩年,多參與大的商業電影製作,有票房回收的話,會讓更多投資商有信心去投資電影,這樣就會有良性循環,我們也會有更多機會。

  好像從《畫皮》開始,我、趙薇,周迅就有了很大改變,開始認識到內地演員也有票房號召力。這是時間和空間給陳坤的機會,我要好好把握。

  父與子

  我兒子應該享受到其他小朋友享受到的權利

  南都:那天你在台上感謝兒子,是開始就決定的嗎?

  陳坤:臨出發去江陰前,我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說我要參加金鷄百花你要看電視啊,雖然他不知道金鷄百花是什麼,我還試探問他覺得我有這個可能(拿奬)嗎?他還說“可以,我覺得你行的”,我覺得他特逗。我上台時特別激動,想兒子肯定在電視機前看我,我媽他們肯定也在看,我覺得一定要通過熒屏跟他分享這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時刻,這種感覺很棒。畢竟他是我兒子嘛。別的演員談到自己的孩子時都正正派派的,憑什麼我要偷偷摸摸啊。

  南都:拿奬後有沒有給家裏打電話?

  陳坤:拿了奬就給他們打過去了,可他們還沒看到呢,轉播有時差、會晚一點。我問他們看到哪兒了,讓他們接着看。過了一會兒家裏人就給我打電話了,大家都挺高興的。

  南都:你兒子激動嗎?

  陳坤:倒是我兒子並沒有太激動,畢竟還是八九歲的小朋友。我問他看了沒,他說看了。問他高興麼,他說挺高興的,還很神秘地說要送我一個禮物,我說太好了,不過禮物還不知道是什麼。

  南都:這是你第一次在電視上公開對兒子說話吧?

  陳坤:以前他畢竟還小,我想保護他。大家對他很好奇,其實有什麼好奇的?他就跟其他小朋友一樣。我覺得我兒子應該享受到其他小朋友應該享受到的權利。有時候很多朋友在劇組聊天,聊到自己孩子,我就說我也有個孩子,大家沉默了,不知道怎麼接這個話。我就覺得:別人說自己孩子都挺正常的,怎麼到我這兒,你們就這樣了?可能以前我很少提,但這樣我覺得對孩子不公平。以前是為了保護他,不願意提,現在他長大了,八九歲了,再不提他,他會覺得被傷害了——— 爸爸看不起我麼?

  工作室

  東申童畫絶不是你們想象的“簡單憂鬱派的男生想玩票”

  我花了十年時間做到見到別人可以真誠地微笑,這是因為我相信他們會對我好,我信任他們。

  南都:我剛剛知道,你的工作室名叫東申童畫,為什麼起這麼個名字?

  陳坤:開始都說叫陳坤工作室,我覺得不好玩。東申,寓意是東方上升,又是我名字的一部分。童畫呢?我覺得人再成熟再圓滑,都應該保持一顆比較單純的童心,抱有夢想和熱情。我跟我兒子一起從小到大,他對事情的熱情和專注讓我學到很多。他們有比成人更珍貴的東西,比如單純、專注、純粹。同時,我未來做慈善的一個定向就是兒童,因為我是個父親,我愛我的兒子,那些需要我幫忙的小朋友也是我們做慈善的一個方向。童也取了這個意。

  南都:工作室有多少人?

  陳坤:十個吧。我就是單純的演員,不是個很寄望於要做多大事業的人,目前我能力有限,就把能力專注在我有熱情的事業上。團隊經紀人都是年輕人,我對他們信任到什麼程度?任他們隨便折磨我。比如安排我在《龍門飛甲》集訓時每天練6個小時,別說我三十多歲,那些武行的18歲小朋友,一天下來腳都走不動了……他們安排我每天集訓後還要拍雜誌封面。但我高興,他們有熱情有夢想有闖勁,想把陳坤這個演員做好,我要配合他們。昨天百花奬,每個人都比我緊張,哭得都跟趙薇一樣。她們一整天都很緊張。整個工作室就是我跟一幫很愛我的朋友在一起,我尊重他們,他們也願意把生命中最珍貴的時間用來陪我,所以我對他們完全信任。

  南都:你的生活有了些什麼變化?

  陳坤:剛開始我上了幾周班。我從來沒有過過朝九晚五的生活,經常很羡慕朋友們每天去上班、下班後健身聊天,很有規律。演員比較慘,沒有固定時間。成立工作室之後,我每天去上班,特別高興,每天比他們還早到、還晚走,朋友約我我都說去我辦公室聊吧(笑)。過後覺得自己特幼稚,就像圍城一樣,我覺得朝九晚五上班很好,上班的朋友可能就覺得我有病。

  南都:你天天上班煩死工作人員了吧?

  陳坤(做嚴肅狀):對啊,因為我每天都早到,他們遲到了我就很嚴肅地說不要遲到,跟演戲似的。大家都說“好的”,但第二天照樣遲到。後來我發現我不是個適合坐辦公室的人。

  南都:工作室有沒有計劃做投資和製片?你會轉型去做製作人嗎?

  陳坤:給我個時間段。這段時間我都忙得不行,團隊組建後太多人發來邀請,太多公司想跟我們合作,我們現在還在梳理階段,還是要沉下心來。其實你看我上台就知道,我不是一個隨便說可以或不可以的人,我絶對不是你們所想象的“簡單的憂鬱男生”,我做公司也絶不是你們想象的“簡單憂鬱派的男生想玩票”,我是非常踏實的人,我不會給自己畫一個非常大的夢境,我有一個很模糊卻明確的方向。

  南都:參考了別人工作室模式嗎?

  陳坤:沒有,一點都不參考。我們有自己的一套,我絶不會命題我們要做製片公司或策劃公司或投資公司或經紀公司,我們往前面走,做到哪一步再說。現在先訓練我們團隊的適應能力和單獨存活的能力,有了熱情,還應該看實施的能力,現在看還很順利,順利得讓我都有危機感了,我覺得我的體力跟不上他們的安排。3天來我只睡了4個小時。

  南都: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出來做自己的工作室?

  陳坤:只是時間到了,並沒有做任何准備。我自己成立工作室,對於婉姐(李小婉)還有少紅(李少紅)來說是沒有障礙的,像我在學校上完學要畢業了。你看我在百花奬跟(歸)亞蕾姐親熱的樣子,寶黛釵(新《紅樓夢》演員)見我就喊哥哥,與我在榮信達時沒有任何差別。我們這裏的劇本,我要覺得(榮信達)誰合適就馬上送去給他們,那邊有什麼戲合適我參與,也會給我送過來。

  南都:外人更願意猜測你和榮信達是因為有什麼分歧才分開,比如利益之類的。

  陳坤:我是經常反省和批判自己的人,我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去犧牲別人的利益。有時為了維持一個關係需要犧牲我自己利益的時候,我更願意這麼做。榮信達培養我這麼多年,他們傳達給我很健康的思維方式,讓我未來更好地存活,這是最大的財富。我討厭分開就是仇家,我不要那樣!所以我現在跟少紅、婉娘是非常緊密的關係,她們也很愛我。現在還說讓李穎(記者注:陳坤現在的經紀人)陪着我安全落地,告訴我很多要注意的問題。

  南都:提醒你要注意什麼問題?

  陳坤:提醒我財務、賬目要清楚之類,我以前都不懂的。還跟我說我個性比較強,有些事喜歡不喜歡,不要像以前那樣明顯地表現出來,以前有公司幫你擋着,你得罪了人公司幫你圓,以後要自己面對這些事、要成熟些。

  這十年

  我現在覺得這個世界是美好的,大家對我原來沒有惡意,這是我這十年最大的變化

  南都:你前些天幫施南生辦了一場生日會,讓我挺意外的,感覺這不大像陳坤做的事。這幾次看你接受採訪,有人說你圓滑了,這是老闆這個身份帶來的轉變?

  陳坤:哈,施南生剛才還給我發信息“恭喜恭喜恭喜”。你說的“圓滑”,一部分是我的刻意轉變。以前一到重點我就繞開了,現在覺得不需要把腦子都用在這上面,放開點交流會更好。這不叫“圓滑”叫“周到”。就像周迅過生日,以前到她生日那天才想起發個信息,現在是之前就准備好禮物了。

  南都:這種變化是怎麼發生的?

  陳坤:其實是因為我現在內心足夠強大了,不必總擔心別人傷害我。我小時候很脆弱,別人一靠近我我就反射性地避開,可能是自我保護産生的,現在放鬆了。

  南都:包括對工作人員的信任。

  陳坤:對。信任對方是個很重要的開始。十年前我完全是一個不信任別人的小朋友,很警惕,因為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但現在我在台上是張開手臂的,不是往後退的。我現在覺得這個世界是美好的,大家對我原來沒有惡意。這是我這十年最大的變化,我很想跟願意傾聽我的人分享,每個人內心都有過陰暗和傷害,連陳坤都可以(放開),你們還有什麼不可以?我花了十年時間做到見人可以真誠地微笑,因為我相信他們會對我好,我信任他們。

  現在感覺蠻幸福,一切都很順利,順利得讓我有些害怕。我有小小憂患意識,所以會更努力做得更踏實。我討厭虛虛華華的東西。

  南都:以前大家都說陳坤憂鬱,我看你近期的照片,每一張眼睛裡都有笑意。

  陳坤:為什麼突然我覺得這麼感動,想哭呢?(沉默了一會)我現在挺高興,我不再把心裏的力量用來防備別人,而是全部用在專業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