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電影學院院長張會軍:張藝謀被破格錄取始末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2月01日 02:52   金羊網-羊城晚報

大學時代的張藝謀和張會軍(左)

大學時代的張藝謀和張會軍(左)

今年10月,北京電影學院迎來60周年校慶,張藝謀、張會軍、田壯壯(右起)等老校友重聚一堂喜氣洋洋

今年10月,北京電影學院迎來60周年校慶,張藝謀、張會軍、田壯壯(右起)等老校友重聚一堂喜氣洋洋

張藝謀當年的攝影作品

張藝謀當年的攝影作品

  就在北京電影學院今年建院60周年之際,78級校友張藝謀迎來了60大壽。回眸上學往事,這位在世界和中國電影界影響力非凡的藝術家感慨萬千:“幸運和努力,成就了我的一生。” 

  將滿廿八歲冒險一試

  張藝謀於1950年11月出生在西安市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由於父親出身不好,他從小就受到各方壓抑,養成了內向、沉默寡言的性格。

  初中畢業後,他去農村插隊務農。後來,他偶然進入陝西第八棉紡織廠織襪工藝車間,干過電工、搬運工,後調入工會做宣傳工作(出板報、畫宣傳畫、拍照片)。就在那時,張藝謀顯露出非凡的攝影天分和才華。

  1978年5月,北京電影學院開始招收“文革”後第一批本科生,其中包括攝影專業。這個消息對張藝謀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誘惑。他知道,這是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於是准備報名。然而,即將28歲的他遠遠超過了22歲的報名年齡上限,相當於被判了“死刑”。可執着堅毅的張藝謀不甘放棄,決定一試。

  考官大贊可惜仍被拒

  由於超齡,張藝謀感覺在“西安報名點”報名成功的幾率不大。於是,他先精心准備自己的創作影集,之後利用一次出差進京的機會到電影學院報名,以便說明情況。

  來到校園,他並未直接報名,而是先在招生辦公室外觀察。當看到很多考生作品的水平不如自己時,他才敢上前報名。招生老師對他的作品讚歎不已,認為自攝影系報名以來,還從未見過作品數量如此之多、技術如此專業、基礎如此之好的考生。然而,當得知他超齡時,只能婉轉地說:“你先回西安,我們會向學院反映你的情況。”

  回陝後的幾周,杳無音信。張藝謀明白,希望已非常渺茫,但他內心依然充滿渴望和期盼。於是,他“二進京”,托親戚找到了畫家秦龍,進而在他的幫助下見到了電影學院攝影系教授趙鳳璽。

  趙鳳璽對張藝謀的作品贊不絶口,但也非常清楚,憑自己的能力,不可能幫他報名成功。於是,便推薦他報考北京廣播學院(中國傳媒大學前身)攝影專業。

  張藝謀於是又帶着希望跑到地處遠郊的“北廣”,誰知那裏的老師當頭給他澆了盆冷水:“電影學院做不到的事兒,我們同樣做不到。”

  兩次碰壁,沒有打退張藝謀的報考決心。他希望抓住“西安報名點”這棵救命稻草再試一下。碰巧的是,主考官就是趙鳳璽,張藝謀本以為有一綫生機,可電影學院依然沒有鬆口的意思。

  於是,趙鳳璽將張藝謀推薦到西安電影製片廠,時任電影廠領導非常欣賞他的才華,同意接收。但是,張藝謀的工作單位只同意他考學,不同意調離。

  對於張藝謀的超齡問題,北京電影學院幾經研究,還是決定婉拒張藝謀的報考,並將其在學院所留的部分作品退還給他。

  文化部部長親作批示

  在巨大打擊面前,張藝謀的堅韌性顯現出來。他再次托親友輾轉找到“著名畫家”黃永玉和電影學院副院長吳印咸,並通過他們將自己的作品和《求學信》轉給時任文化部部長的黃鎮。

  與此同時,老畫家白雪石先生偶見張藝謀的作品,認為人才難得,便將其作品轉交給時任文化部秘書長的著名漫畫家華君武。華君武看後也大加讚賞,遂將所有作品與電影學院婉拒其報考的“最終處理意見”一併彙報給文化部部長黃鎮。

  黃鎮在批復中說:“我看了實在高興,他的作品很有水平,應加緊培養,可以作為特殊問題,叫進修生或其他適當名義,允他入學深造。”同時,黃鎮還在電影學院呈送文化部的草擬檔案上批示:“根據他的優異成績,特殊處理。”從6月1日至7月20日,就張藝謀入學問題有不下10個重要批示。這麼高的辦事效率,也顯現出當時政府的工作作風。

  接到文化部函件後,電影學院仍不願違背招生原則,並向上級彙報。文化部隨即再次發函,請電影學院立即招收張藝謀。最終張藝謀被破格錄取進入攝影系78班學習兩年。

  聞訊後的張藝謀說:“我真是受寵若驚,突然變成一個大學生,這是我原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太偶然、太幸運了!”然而,張藝謀也有所憂慮:“當時我已經被折騰暈了。雖是破格錄取,但不知是正式生、旁聽生還是進修生?我也不敢問,怕把事兒給攪黃了。”

  電影學院的史料顯示:學院並未讓張藝謀報名,也沒對他進行任何形式的考試;其上學的確是破格錄取,但並非正式錄取,也未約定學業結束後是否為其頒發證書;僅同意其旁聽兩年,而後自謀職業。這為張藝謀入校學習的前程埋下了隱患。

  學習刻苦兩年後轉正

  張藝謀入學不到一周,就有人針對學院擴招和破格錄取的“走後門”現象貼出“大字報”,雖然並未指向張藝謀,但他承受了巨大壓力,也更加珍惜在校學習的機會,處處謹小慎微。

  張藝謀在校期間的攝影作業,是任何同學都無法比擬的。現在的學院圖書館中,仍可查到他是當年借書最多的學生之一。由於他學習刻苦,在二年級學期結束時就已完成22門課程,是全系最優秀的學生之一。

  在校學習將滿兩年時,學院領導突然找張藝謀談話,商討其未來去向。張藝謀回憶說:“我當時沒心理准備,一聽這口氣,覺得繼續學習是沒啥希望了。我一再表示,希望學院能再給我機會繼續深造,但我臉皮薄,總覺得再賴在學校也不好,心想只要給我個大專文憑我就走。”

  准備離校前,張藝謀不思茶飯、坐卧不安。他曾對導演系的田壯壯等人悲壯地說:“學院已經跟我談了,哥兒們這一走,就可能回不來了。你們多保重,我以後永遠也見不着你們了。”

  其實,北京電影學院已決定給張藝謀補辦正式的大學入學手續,並就其繼續學習的問題再次請示上級。文化部明確回復:“同意張藝謀繼續學習。”當張藝謀新學期再次見到田壯壯時說:“真不是人過的日子,這個假期我真是度日如年!”

  本人當時在攝影系當班長,和其他同學一道把張藝謀學習刻苦、成績優秀的情況寫進報告並提交上級領導。最終,張藝謀竟長了一級工資,每月7元5角,這在當時是筆十分可觀的數目,於是,張藝謀每月都請我們吃大餐;畢業分配時,時任攝影系領導是廣西籍,為照顧張藝謀,把他分配到廣西電影製片廠,不僅待遇好,張藝謀也最早分到了房子。

  (本文刊發時略有刪節———編者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