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馮小剛接受CNN專訪暢談事業和家庭(圖)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1月12日 11:21   北京新浪網

馮小剛對話CNN記者

馮小剛對話CNN記者

馮小剛受訪

馮小剛受訪

  視頻:馮小剛接受CNN專訪暢談事業和家庭(下)

  新浪娛樂訊 賀歲電影《非誠勿擾2》在元旦假期過後已經收穫票房4.2億,馮小剛導演早前接受CNN的專訪節目也於1月12日播出,已在2010年順利收穫十億票房的他暢談自己的導演生涯及家庭生活,稱自己的女兒是“天使”。

  導語:這是歷史上的巨大自然災害,1976年,中國唐山發生裡氏7.6級的大地震,是人類近代史上最嚴重的地震災害之一。30年後的今天,這一幕悲劇被重新展現在大銀幕上。雖然這個以一家人為核心的故事改編自小說,但發生在他們周圍的事情卻如此真實卻又震撼人心。執導這部影片的中國知名導演馮小剛,將唐山大地震與汶川大地震和諧的融入在一部影片當中。

  《唐山大地震》在中國獲得超過一億美元的票房,創造了中國影壇的票房紀錄,同時也將代表中國出征2011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奬。

  馮小剛是中國最具商業價值的導演,《唐山大地震》也再次證明了這一點。他以舞台美工出道,從電視劇編劇到製作及導演,甚至在一系列成功影片中出演角色。本期《對話亞洲》,我們在馮小剛新片的北京拍攝現場與他對話。

  主持人:馮小剛導演,感謝您接受我們《對話亞洲》(Talk Asia)節目的採訪,我們現在在你的新片拍攝現場,但我還是想跟你談談你的上一部作品《唐山大地震》。這部影片創造了中國影壇的票房紀錄,你當初預料到影片會在觀衆中産生如此大的影響麼?

  馮小剛:我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影片會吸引非常多的觀衆,我們截取了一段中國人共同的記憶,每個人都會被感動。

  主持人:是的,影片講述了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改編自同名小說,是什麼讓你決定通過銀幕來重溫那一段歷史。

  馮小剛:我在多倫多做一些影片剪輯工作時與原着作者見了面,故事非常打動我,尤其是片中的母親必須在兒子和女兒之間做出選擇。但是我認為,影片的投資會非常高,正好唐山市政府與我接觸,希望拍攝一部關於那場大地震的影片,所以我向他們推薦了這個故事。

  主持人:《唐山大地震》非常的震撼,我觀看時也曾落淚。您是否為了尊重唐山及四川地震的倖存者,而刻意淡化一些地震的場面。

  馮小剛:我們在創作中為觀衆盡量還原地震的真實場景,同時也盡量避免鏡頭過於殘酷,以免對地震的經歷者們造成負面影響。但是我覺得,對於地震的經歷者們,他們也必須面對昔日的災難經歷以宣洩他們的情緒。這部電影也與大家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母親和每個人一樣需要面對生活中的的困難,所以大家可以理解她的處境。

  例如,我們現在的生活都非常緊張,工作以及其他各方面壓力都很大,所以很多人都會忽略與家人共度時光,忘記與父母溝通。有時人們忙於工作,三個月沒回家都意識不到。看完這部電影,許多觀衆都向我表示,他們都想馬上回到家中親近父母,與他們共進晚餐,大多數觀衆對親情的感覺非常強烈。

  主持人:你的夫人徐帆在《唐山大地震》中飾演了女主角,你曾表示你倆這次的合作關係非常放鬆,你們是如何能在這樣一部如此悲劇的影片中保持輕鬆的合作狀態呢?

  馮小剛:首先,我們倆人對彼此都非常了解;其次,在影片拍攝之前,徐帆希望在表演上擁有充分的空間;在影片拍攝中,我也充分尊重她的意見,並未過多干涉她的表演。我和徐帆領養了一個女兒,這對她在表演上的幫助非常大;在領養之前,她並沒有當母親的經驗,在領養了孩子之後,她體會到了母愛以及失去孩子的感覺。養育我們的女兒對她的表演起了很大的幫助作用,也帶給她很多的靈感。我們的孩子是個天使。

  主持人:2007年,你拍攝了另外一部改編自真實事件的影片《集結號》,這部影片也被拿來與同時戰爭題材的《拯救大兵瑞恩》做比較,兩部影片對戰爭的描述都寫實和殘忍,同時也非常動人,你想通過《集結號》表達什麼呢?

  馮小剛:我覺得我想要大家知道的,其實是戰爭對人類所造成傷害及壓力,斯皮爾伯格最近製作了一部十集電視劇《太平洋》,每一集的開始,都有一段對二戰老兵的採訪。有一個老兵告訴斯皮爾伯格,為這樣一部描寫他們的電視劇等了很久,因為之前的二戰作品大都聚焦於歐洲戰場,而並非太平洋戰場。斯皮爾伯格的電視劇非常打動那位老兵,我也希望通過《集結號》做同樣的事。

  戰爭非常殘酷,需要軍官做出很多艱難的決定,這意味着他們不能優柔寡斷。打個比方,《集結號》的故事就是一個人為了拯救自己的生命而必須砍斷自己的手。片子裡的主角,連長穀子地,失去了他的連隊士兵。犧牲的士兵們就好像被砍斷的手臂,他們是為了上級而犧牲的。所有犧牲的士兵最後都被編入失蹤名單中,但是他們的連長卻努力證明犧牲的連隊士兵是真正的英雄。

  主持人:在《集結號》之前一年,您推出了導演作品《夜宴》,一部場景服裝都非常奢華的古裝片。我想你在拍攝這樣一部之前未曾涉及的題材時,是否對自己也有很多挑戰。

  馮小剛:我最早是做美工的,所以經常會比較注重視覺效果。初期導演作品是喜劇,喜劇中很難使用奢華的場景,所以在《夜宴》中,我希望能夠展現出古代中國的場景,對於實現的過程也很開心。

  袁和平,我們的動作執導,觀衆對他的武指作品《駭客帝國》、《卧虎藏龍》非常熟悉;我經常問他,能不能盡量讓動作更加漂亮,更加新穎。他告訴我,每個導演都對他提這樣的要求,你希望什麼方面的新穎,給我一些具體的要求。我告訴他希望把動作拍的像芭蕾舞一樣美,他最後完成的也非常好。

  主持人:你的《集結號》《夜宴》等影片與你被觀衆所熟知的喜劇作品截然不同,是你刻意而為之麼?

  馮小剛:拍喜劇固然好,首先我喜歡喜劇,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但我不能總是製作喜劇,我不想限制自己,當我看到自己非常喜歡的劇本,比如《集結號》《夜宴》,我必須確定劇本的整體基調,而不是只限於自己的導演工作。

  主持人:在過去的十年中,你的作品總是對中國社會的巨變做出辛辣的諷刺。作為一個電影人,什麼樣的角色和場景能夠真正激發你的興趣呢?

  馮小剛:我最開始做喜劇時跟別人不一樣,我不會刻意去寫一個喜劇故事,我只是寫下一些故事,並發現其中有趣的東西。所以,我總是描寫一些真實的情景和事件,會讓人對同樣覺得有趣。

  很多人在現實生活中都會撒謊,我在劇本中會讓角色說一些現實生活中並不會說的實話,這樣觀衆就會有共鳴,覺得這非常新鮮並且可笑;舉個例子,我的影片的女主角問男主角,你余生都會愛我麼,現實生活中很多人都會撒謊說是的。但是我的影片裡,男主角卻說不會,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觀衆很喜歡這些,很欣賞這種實話。

  主持人:中國有很多敏感的問題,有時候就像一個多刺的仙人球。觀衆是否一直了解你電影中的諷刺意味,會不會認為這種幽默是富有攻擊性的。

  馮小剛:你提的這個問題非常好,我們每個導演也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拍電影就像走一條非常細的鋼絲,作為導演我會努力尋求一個平衡,否則,很有可能就會摔下來。我們首先要照顧的是大多數觀衆的感受,而不是少數人的。

  主持人:你2001年的作品《大腕》描述了中國廣告市場的商業擴張,在拍攝這部影片的時候有什麼好玩的事麼?

  馮小剛:當時,我覺得自己周圍一下子就被商業化包圍了。公共汽車、地鐵……哪都是廣告。於是這電影就講了男主角幫一個老明星舉辦葬禮的故事。就是要看他怎麼忽悠老明星同意在自己的葬禮上植入廣告,並且忽悠到商家願意砸錢進來。

  主持人:唐納德-薩瑟蘭出演了那部作品,跟好萊塢演員合作與跟中國本土的演員合作有什麼不同之處麼?

  馮小剛:除了語言障礙,其他沒什麼不一樣的。中美兩國演員都是通過理解劇本以及理解導演意圖來進行表演的。在電影中,我把唐納德設定成一個像貝納爾多-貝托魯奇那樣的導演,他要重拍《末代皇帝》,我覺得唐納德的氣場上十分吻合這個角色。

  有趣的是,唐納德他不抽煙,每次聞到我我嘴裏冒出來的煙味,他就把我推一邊去。當時他住在一間酒店的無煙客房區,有次,住他隔壁的人抽煙,煙從門縫裡散了出來,被他聞到了,老爺子就非常生氣地敲隔壁的門。當對方打開門看到是個薩瑟蘭時,變得很激動,老爺子被對方煙熏的夠嗆。

  觀衆特別喜歡《非誠勿擾》首先因為它是一個浪漫的喜劇。再有,這是我第一次拍續集,以前從沒拍過一個能連續發展的故事。之所以拍它,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故事。我找了觀衆都特熟悉的著名編劇。台詞非常搞笑,我相信續集會比前作更加有趣,而且和我們的日常生活緊密相關。

  主持人:小剛,在和你談話的過程中我感覺到你是一個隨和內斂的人,可在拍電影這種高壓工作中,你還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麼?

  馮小剛:我平時基本都處於放鬆的狀態裡。但是作為一個導演在工作中,協調那麼多的演員一起工作,我必須強勢起來。在海南三亞,因為刮颱風,我們有一個星期几乎什麼都沒做。所以現在拍攝還真有點緊張,要抓緊時間按時完成拍攝進度。

  主持人:你是否擔憂電影盜版問題,影片剛剛進入院綫公映,第二天就會在街角發現盜版。

  馮小剛:盜版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對整個電影工業都有很大的傷害。現在盜版有兩個方面,不僅是傳統的DVD盜版,同時還有網絡盜版問題,我覺得遏制盜版要從電影工業和政府兩個方面入手,如今的努力有所成效。同時,更多的觀衆也回到了影院,因為他們意識到能夠在電影院擁有更好的視聽體驗。

  前幾年,我估計中國還只有幾百萬習慣常看電影院的觀衆,如今全中國估計至少有兩千萬電影觀衆,這些人産生大約1億美元票房。如今,中國內地電影工業發展非常迅速,每天增加兩塊銀幕,在今後的幾年,預計一部質量優秀的影片上映首日,票房能夠達到1.5-2億美元。

  打擊盜版的問題依然需要關注,我希望電影觀衆和政府的共同努力打擊盜版。

  主持人:我想你現在不用擔心太多,因為我知道你還要繼續拍攝四部影片,之後你就希望退休了。

  馮小剛:我確實提到過,因為我和華誼兄弟還有執導五部影片的合同,在過去的幾年,我每年拍攝一部,非常疲憊。所以我希望這五部片約完成之後就休息,但即使我停止了拍攝影片,我也要繼續反對盜版,因為這對整個工業傷害太大。

  主持人:你在1994年拍攝了處女作《永失我愛》,對你的首部電影作品還有什麼記憶麼。

  馮小剛:當時中國電影正處在一個最低谷的時期,很多導演已經放棄了拍電影轉行去做電視劇。也是在那個時期,中國的許多電影院變成了夜總會甚至飯館,但是我當時已經在中國收視率最高的幾部劇集中工作過,所以我知道觀衆想要什麼,帶着那些經驗,我決定轉而拍攝電影。

  最初,電影圈和電視圈涇渭分明,我們並不被電影界所接受,但當時,因為電影工業的底子已經被撼動了,所以電影圈也接受了我。

  主持人:1997年,你執導了你的第二部電影長片《甲方乙方》,你似乎也對這部影片特別有共鳴,為什麼《甲方乙方》會在你心裏有這麼特殊的位置?

  馮小剛:當初拍了一些影片並沒有過審,所以希望嘗試一些喜劇題材,但並不確定,認為自己並不適合鬧劇式的喜劇影片,而是更喜歡伍迪-艾倫式的幽默喜劇片,我認為自己更擅長那種題材。

  主持人:你初期的影片沒有通過審查?

  馮小剛:原來可能拍了一些比較邊緣的生活,至少審片人員是這麼認為的。中國也沒有分級制度,他們覺得對青少年的價值觀有錯誤的引導。

  《甲方乙方》講述的是一個幫助人們圓夢的公司,但是只能圓夢一天。我過去14年拍攝的影片,每一部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票房成績,如果不是第一,也是年度前三,所以我認為我真正知道觀衆想要什麼。

  主持人:是的,你確實非常注重觀衆的想法,但很多導演會說“如果觀衆喜歡更好,如果不喜歡也無所謂”,你在拍攝影片的過程中,會覺得這種想法很自私嗎?

  馮小剛:我認為要讓導演們去拍他們真正想拍的,這樣,我們的電影才能多樣。但我不會把自己凌駕於觀衆之上,我比他們更加了解生活麼?我不是這樣的人。每個人的生活都是複雜的,每個人的生活都不一樣,我不認為一個導演就比其他人生活的更深刻。

  主持人:小剛,我得讓你回到你的影片拍攝中去了,感謝你邀請我們來到片場,感謝你接受我們採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