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獨家對話高圓圓 如何用溫柔“搞定”杜琪峰(圖)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20日 08:17   北京新浪網

高圓圓笑容嫵媚 搞怪pose 開心笑容
五官精緻 笑容甜美
(點擊小圖看大圖)
點擊此處查看其它圖片

  新浪娛樂訊 35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典禮於3月20日晚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隆重舉行。高圓圓作為開幕影片《單身男女》的女一號成為了當晚最亮眼的女星,而她身穿的黑色鏤空大露背晚禮服也讓人對這位“乖乖女”另眼相看。確實,這位十年前的“清嘴女孩”一直在用她的方式改變着,因為她要面對的不是一成不變的自己——她要面對導演期待産生的壓力,要面對自我産生的質疑,要面對解放天性帶來的危險,不過她一直在與自己和解,與他人和解,與表演和解,正如這次面對火爆脾氣的杜琪峰,她也成功了……

  對付導演:以柔克剛對付杜琪峰火爆脾氣

  新浪娛樂:杜琪峰提起過,你因為媽媽生病而婉拒了參演這部戲,結果他等了你5個月?

  高圓圓:最初聽到杜導找我拍戲,我很意外,也很開心。但那時我媽媽正在住院,我短時間裡不可能離開,就覺得自己可能拍不了了,也不能耽誤杜導那邊。但後來聽說也有其他原因,所以劇組開機沒有那麼快,他們也決定讓我演,我非常感動,但壓力就來了,本來就是第一次合作,彼此不夠熟悉,結果人家又因為你耽擱了這麼長時間。

  新浪娛樂:和杜琪峰合作壓力大嗎?

  高圓圓:你們沒看到我一開始的“狼狽樣”。我記得拍戲第二天,有一場戲需要我微醺的狀態拿着酒瓶在中環走,結果拍了幾條,導演都不滿意。那時我就慌了,我拍戲很少緊張,但就是這麼走兩步,卻怎麼拍都過不了,那晚搞得我真是不會走路了。

  新浪娛樂:杜琪峰脾氣向來火爆,當時他有對你發脾氣麼?

  高圓圓:我當時覺得狀況不對了,但也不太敢上去和他講,結果第三天開工,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就走到他面前說:“導演你不要着急,我們慢慢來,你再多給我一些時間。”導演當時聽完有點楞,結果很溫柔地說:“不着急不着急,我沒事,你慢慢來。”我之前也沒說過這樣的話,確實也是第一次。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也沒想好到底要怎麼演。

  新浪娛樂:那你後來是怎麼找到感覺的?

  高圓圓:大概拍到第10天吧,韋家輝來片場探班,當着我的面和杜琪峰聊天,就說這個角色應該是一個感情上面有點傻傻的,很執着,不是很懂得要輕易去放下,有一點懵懵的感覺。但聊着聊着,他們突然丟出一句話來“反正我們也覺得你也就是那個樣子”,我當時噗嗤就笑出來了,但回想起來,那句話反而給了我一些信心。

  新浪娛樂:你合作的大都是國內的第六代導演,此次與杜琪峰拍戲,感覺上有什麼不一樣麼?

  高圓圓:我覺得在心態上我最大的變化是第一次吧,自己徹徹底底“交出去”了,可能剛拍戲時候,演員或多或少都有點小叛逆,心裏面對角色啊,表演方式啊有一個自己內心的小算盤,但我發現和導演“對着干”總是沒有好結果。所以這次去之前我就對自己說,好,你讓我怎麼演我就怎麼演。

  挖掘喜感:找對“點”就會喜感大爆發

  新浪娛樂:韋家輝說你在片中那種“神經質”的表演,讓他恍惚看到了鄭秀文的影子,你怎麼看?

  高圓圓:鄭秀文在杜琪峰的《孤男寡女》、《瘦身男女》中那種神經質OL的表演讓我印象很深刻,她代表了一個好的標準吧,所以如果有人對我說我的表演很像鄭秀文,這對於我來說也是一種誇獎。而且這次我們拍的又是同一個導演的戲,電影就是導演的藝術,導演拍戲都會有他自己的風格,他覺得好的東西,大家都會往一個方向走,所以我覺得這也很正常。

  新浪娛樂:你很少拍喜劇,找喜劇的節奏對於你來說是一個容易的事情麼?

  高圓圓:也不是很容易的事兒,我覺得我算是特別有喜感的人,可是前提條件是得跟我熟到一定程度。所以我覺得是我一直都不夠放鬆,真到那個點上,喜感就會大爆發了。但這部戲我覺得是導演帶給我的。

  新浪娛樂:在這部電影裡,程子欣在一直糾結在兩個男人之前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但最後的這個結果,是你想要的麼?

  高圓圓:這部戲最有意思的一個命題,就是選擇。在一個你愛的花心男和一個愛你的火星男之間,到底該選誰?其實我也不知道。最初這部戲開拍時,我們手裏是沒有結尾的,導演起了一個頭,編劇就在旁邊看,看我今天的表現是怎麼樣的,然後再根據我的表現寫第二天的劇本。所以每次我問編劇游乃海最後我會選誰時,他都會反問我:“你覺得呢?”有一段時間,我和他說,我一定要和古天樂在一起,結果第二天他就給吳彥祖想出一個更厲害的招數,我就又會動搖。到底該選誰,也就因此成了我們拍攝期間最有趣的話題,連梳頭化妝每天都要給我提意見。而編劇也真的是到殺青前的八九天才把結局定下來。

  新浪娛樂:你在片中的的猶豫不決,讓有些人看完後很不爽,覺得這女主角憑什麼就要讓兩個帥哥追的死去活來?

  高圓圓:其實我心裏也不平衡,拍戲時,我就問導演:“為什麼他們就對程子欣這麼好?”但導演卻反問我:“程子欣可愛、漂亮、不勢利,對感情專一,所以他們應該怎樣?”我想這可能就是男觀衆和女觀衆的不同吧,也許在他們愛情的精神裡,執着和認真是很可貴的,不是說你在感情裏面很聰明就一定是對的。不過我現在覺得,成為“女性公敵”總比成為“男性公敵”要好。

  擺脫清純:心裏打了“清嘴女孩”1000次

  新浪娛樂:有一場戲是你和古仔隔着窗戶在對話,有人說那場戲很有“清嘴女孩”的感覺,聽到別人這麼說,你心裏怎麼想?

  高圓圓:那個廣告到今年正好11個年頭了,我覺得整個過程自己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曾經很討厭別人跟我提這個廣告,曾經在心裏把“清嘴女孩”打了1000次,但我現在覺得還挺開心的,我正試着和“清嘴女孩”重新做朋友。

  為什麼要抗拒呢、如果現在還有人記得你十年前的一支廣告,我難道不應該很開心麼?20歲的時候,我就是那個樣子,那時候膠片就是記錄下來了,盡管那個時候和現在不一樣,有人就是喜歡那個時候的我,不喜歡現在的我,但也沒關係,要知道,在這個圈子裡,有人喜歡你,不容易,所以不管何時,我都應該珍惜。

  新浪娛樂:你也一直希望突破這個瓶頸,拿掉“清純”這頂帽子吧?

  高圓圓:說沒想過那肯定是假的。以前會有一個念頭,就是想讓大家看到我的改變,或者說我急於要去做什麼,讓別人知道我在成長,我在變,但這兩年我反而到覺得挺放鬆的,就不太着急去做這些事情,盡管是同樣的一個角色,在不同時期拍,我肯定還是會帶出來不一樣的感覺,因為每一天我會經歷不同的事情,所有事情在你身上發生不同的反應,你都會有一些成長,這些成長一定會帶到你的角色裏面去的。所以着急讓別人看到的東西反而會是拔苗助長的東西,但要是你慢慢的釋放出來,可能看到了就是看到了,但看不到的話我覺得我自己也很享受那個過程。

  說實話,我曾努力的和清純作鬥爭,極力撇清自己和它的關係,但有些事情,想或不想,它就在那裏。在改變這件事情上,想法永遠都是躍進者,但時間才是實踐者,沒有人可以從時間的身上找捷徑。覃覃/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