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台灣電影推手徐立功:從李安到《飲食男女2》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29日 03:45   北京新浪網

台灣電影推手徐立功

台灣電影推手徐立功

徐立功和小浪

徐立功和小浪

徐立功

徐立功

徐立功談電影

徐立功談電影

  新浪娛樂訊 如果你喜歡台灣電影,徐立功就是那個你不得不知道的名字,無論《飲食男女》、《少女小漁》、《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愛情萬歲》或是《20、30、40》《卧虎藏龍》等等在台灣電影史上留名的作品都是出自這位幕後推手。

  近些年,徐立功因身體等原因大幅縮減工作量,此次再次出山,他希望把《飲食男女2:好近又好遠》從家庭倫理,伸展向更廣闊的層面——身體、食物、靈性、樂活,一位六十多歲的電影人用他的經驗之談來反思所謂的全球化、工業化與快速得無法停頓的現代生活。

  與徐立功有關係的名字太多,但李安則是其中最不能忽略的一位,特別是當我們要談的是李安的經典之作——《飲食男女》的續集。雖然李安的“父親三部曲”皆是與徐立功合作,但這十年的徐立功要面對的不是過去的輝煌,而是由於身體拉警報而收穫的對於生活的領悟,這些才是他在《飲食男女2》裡最想與大家分享的。

  回到過去:李安放下了我卻沒放下

  李安執導的《飲食男女》在1994年的戛納電影節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劇組在戛納沙灘上舉行了以中華美食為主題的派對,原本限額300人的活動一下子湧進了500多人,把見過不少大場面的徐立功都嚇了一跳,於是他和李安趕忙躲到廚房裏幫忙廚師們一起做菜,以供應絡繹不絶的來賓。第二天,報紙以大篇幅報道了《飲食男女》的成功,稱它為照亮戛納夜空的明星,而這一系列的熱鬧也讓《飲食男女》在海外市場一下子賣瘋了。

  華語片在歐美市場一直賣得並不好,《飲食男女》的成功讓徐立功和李安有點意想不到,並從而産生了拍攝續集的想法,“我當時就有意識拍攝續集,但對於有良知的導演來說,不能太市儈,純粹為了迎合市場拍一個類似的片子,要做續集,就要想到一個不同的課題。而李安也認為不應該炒冷飯,這樣會對不起觀衆,所以當時就決定先不去想續集的事情了。”

  隨後,李安拍攝了其他影片,《卧虎藏龍》的巨大成功更讓他從此躋身國際,《飲食男女》的續集也就不再提起。不過,徐立功心裏卻一直有着准備,“歸亞蕾一直知道我有拍攝續集的想法,但她當時忙於拍電視劇,大家各有各忙。不過,我讓她一定要練好國標,說不定將來用得着。”

  而在17年後,徐立功對歸亞蕾叮囑確實派上了用場。

  重新出發:素食給予新的生命觀念

  從《飲食男女》的成功,到隨後《卧虎藏龍》的舉世矚目,本應滿心歡喜收穫碩果的徐立功卻感到有點疲倦,身體上的原因和心態上的變化,他開始大幅度縮減工作,直到後來遇到兩個人,“剛開始是因為劉若英,她問我為什麼這幾年都不動起來,說大家都希望我可以繼續做電影。我本來覺得有點心淡,但她這麼說卻讓我産生了重新出來的想法。”

  劉若英的鼓勁讓徐立功心頭一動,不過,《飲食男女2》的靈感卻來自徐立功後來遇到的另一位貴人,“我後來認識了台灣一位素食推動者蘇小歡,他所推廣的關於食物與人體、地球的關係讓我有了很大啓發。太太也說我中風是因為吃太咸,吃肉太多。我本來是連蔬菜都不吃的人,後來慢慢發現蔬菜清淡可口的一面。”

  在了解到素食所代表的另一層麵價值觀和生活態度後,徐立功卻發現,按照主流觀念以及商業社會對於物欲、肉欲、情欲的鼓吹,一般老百姓根本不可能接受素食。蘇小歡也對他說,這就要靠你們電影人了,電影有非常廣闊的群衆基礎呢。

  因為對身體、生命、地球有了不同的想法,六十多歲的徐立功正式重新拾起了拍攝《飲食男女》續集的想法。

  故事主題:三代人對於食慾情欲的態度

  談到影片的主題,徐立功給出的概念非常有意思。首先是食物與中國文化的關係,“中華民族一向有清心寡欲的傳統,但中國又是最注重傳宗接代的民族。素食代表着減少欲念,但這似乎跟傳宗接代又是矛盾的,這個文化衝突,會是很有意思的課題。”

  隨後,他還提到不同年齡階層的人對於食物的不同慾望,“海峽兩岸的分隔曾分隔了許多相愛的人,但那些幾十歲的老人,雖然身處兩地卻依然思念對方,他們的愛就像素菜的味道一樣,清淡卻悠長。還有現在一些三十多歲的女強人,她們是非常獨立而努力的一群,她們對食物的要求又是怎樣的呢?還有我們現在經常說的富二代,他們喜歡什麼食物呢,會不會是喜歡麻辣鍋之類刺激性的食物呢?三種不同年齡階層的人對於食物的態度,將會非常有戲劇性。”

  戲劇衝突:再度重現父女衝突

  徐立功近來一直忙於《飲食男女2》劇本的創作,問到續集和第一集的聯繫,他坦言在創作初期,腦海里也一直縈繞着第一集裡的人物,“但這其實是不可能的,郎雄已經去世了,很多事情都不同了,如果還按照之前的人物構思,反而讓自己束縛很大。”他還透露了故事的想法,“兩個相愛的人因為戰亂而分開,但男方一直思念着愛人。雖然由於部隊的安排,他結了婚也生了兩個女兒,但對愛人的思念並沒有結束。太太離開後,女兒一直無法接受父親心裏對母親的不忠,而這些憤怒、不解也成為了影片的衝突之一。”

  關於影片的選角,徐立功坦言藍正龍處理感情事件的大度,以及對電影的企圖心打動了他,“前陣子大S結婚的事件令藍正龍也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但我覺得他處理的很有風度。而且他最近演的一部《鷄排英雄》也很成功,我覺得他是開竅了。而曹睿原對於霍思燕的印象也很好,所以定了他們兩位。”

  挑選導演:曹睿原能拍出“樂活”精神

  曾執導《孽子》和《孤戀花》的曹瑞原將是《飲食男女2》的導演,徐立功透露,曹瑞原希望把《飲食男女》裡的家庭倫理關係推向更廣的空間,更深入探討在蕓蕓衆生中,食物與人的關係到底是如何?

  “我非常喜歡白先勇的作品,但因為裏面的一些禁忌和敏感話題,我一直沒能把他的作品搬上大銀幕。曹瑞原拍的兩部電影都是白先勇的,他把敏感的素材在不影響政策的情況下處理得很好,是一個非常有特色和自己想法的導演。而且,他在看完我寫的第一稿後,說了一句話讓我非常震撼。他說特別喜歡故事裏面那個衰老的老太太的身體裡蘊藏的充滿活力的嶄新的靈魂。我已經六十多歲多歲了,對時間的流逝也越來越敏感,所以我覺得老年人更應該懂得‘樂活’,曹瑞原說這一定會是一部華麗、漂亮的電影,這正是我想要的。”

  徐立功表示,在曹睿原之前,他也曾接洽過許多導演,但許多人都因為李安的原因,有所顧慮。而曾錯過了與徐立功合作《四千金》的曹瑞原這次表示要報恩,擔下這個重任。

  花絮:在國畫山水中延續故事

  據徐立功透露,曹睿原為了找到理想中的場景,几乎走遍了台灣的餐館,最後選中了一間建在山中的養生會館。飯館依山傍水,整個就如一幅國畫,讓人心曠神怡。不過老闆為了能夠不破壞飯館環境,又能讓劇組如願拍攝,竟然決定在山的後面重新建造一棟一模一樣的房子,專門讓劇組取景。徐立功感慨,這每一份對電影的支持,都讓他充滿感恩之心。覃覃/文 夏祺/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