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第64屆戛納閉幕 有政治關懷更堅守藝術原則(圖)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23日 20:51   東方早報

西恩-潘主演的《為父尋仇》劇照

西恩-潘主演的《為父尋仇》劇照

《藝術家》先入圍驚喜單元,進入主競賽單元後,受到影評人熱捧

《藝術家》先入圍驚喜單元,進入主競賽單元後,受到影評人熱捧

戛納電影節評委現身頒獎現場

戛納電影節評委現身頒獎現場

  早報記者 蔡曉瑋 發自法國戛納

  在當地時間5月22日頒發獎項以前,小城戛納已經空了一半——十幾天以前來此參賽參展的影人已紛紛打道回府,和電影節並行的電影市場也已在閉幕前一天收攤。和開幕時的盛大、招搖不同,頒獎典禮一如既往的迅速、快捷,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一一頒完,設在電影宮內的新聞中心在當晚24點前準時關閉。一年為期兩周的戛納電影節閉幕了,閃光燈、話題、交易也隨之散去,只有各個獎項被載入史冊。

  位列歐洲三大電影節,並被譽為最為藝術的戛納電影節,競賽和獎項也只是它的其中一張面孔,它還有更多的側面,是很多電影項目和靈感的發源地。正如一位影人所歸納的,戛納生於政治、長於藝術、興於商業,已64歲的這位老人嫻熟地從各個方面經營自己:和大導演互為依存,互通有無;為電影新面孔創造藝術機會,同時讓自己成為各大片商的掘金之地;遠離政治,但政治仍是繞不開的話題,而只要有話題,就有關注,就有媒體的支持。

  大導的交際場所

  今年的戛納,大導爆棚。對於某些大導演來說,戛納則是他們的截稿期。收穫本屆電影節評委會大奬的達內兄弟,几乎保持着穩定的兩年一次參展戛納的頻率,對他們來說,只要有一部新片,首映一定設在戛納。巧合的是,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土耳其導演錫蘭的身上,作為戛納電影一手發掘的嫡系,錫蘭的新作總是在戛納和觀衆們見面。

  對於參賽的導演來說,這不僅意味着獎項,還意味着新的合作伙伴和創作出路。此次入選主競賽單元的影片——由奧斯卡影帝西恩·潘主演,索倫蒂諾指導的《為父尋仇》就是在2008年的戛納閉幕領奬台上埋下了“發生”和“發現”的種子。當年,西恩·潘擔任戛納電影節評審團主席,索倫蒂諾則獲得了評審團大奬。“在獲獎者和評委一起在台上合照的時候,他對我當年的獲獎電影《大明星》說了很多表揚的話。當時我就想,這是和他達成合作的最好機會。”索倫蒂諾說。索倫蒂諾當場就向西恩·潘表達了合作意願,西恩·潘表示樂意接受。之後,一切順理成章。今年,兩人一同踏上了戛納紅毯,這一次,他們的身份則一個是導演,一個是演員。

  不僅是導演需要戛納來證明自己,戛納電影節也希望通過名導鞏固自己的江湖地位。最能說明問題的是被大家所期待的“驚喜單元”——在戛納電影節開始前兩天,往往會有一兩部影片被選擇進入主競賽單元,而其往往歸屬於大導演和戛納一手栽培的新人導演。此次入圍“驚喜單元”《藝術家》的導演邁克爾·哈扎納維希烏斯就曾透露,自己的作品是電影節組委會等待的大導新作的替補:“我知道他們一直在等待一部電影,但是後來,這部電影沒有製作完成。”

  理想主義者的貼金地

  作為一個國際性的電影節,戛納總是為人們提供新鮮面孔和血液,在戛納獲獎的影片往往也會得到市場和觀衆的熱捧。今年,最好的例子是邁克爾·哈扎納維希烏斯執導的形式復古的黑白默片《藝術家》。事實上,即使是已經入選戛納競賽單元,該片的製片人在新聞發布會上也一度出言謹慎:“因為影片的獨特的形式,在票房和市場上,肯定會受到局限,但我認為作為一個電影製片人,我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支持有夢想的人。”雖然影片在戛納第一輪放映時並未吸引太多記者和業內人士前往觀看,但觀者的超好口碑立刻使得該片在第二輪展映和電影節閉幕前的參賽片回顧展映中成為熱門,必須早早排隊才有可能入場,更有粉絲連續看完三場。

  戛納電影節市場部執行總監傑羅米·派拉德在接受早報記者專訪時,確認了《藝術家》在本次戛納市場上的紅火,“雖然我們還沒有統計最後的數據,但《藝術家》確實賣得非常好,有幾個賣家競爭。” 他說。事實上,戛納電影節的評選和獎項對藝術電影在市場和發行上的推動是驚人的,傑羅米·派拉德透露,去年戛納電影節獲獎影片、來自泰國導演阿彼邦查的《布米叔叔的前世今生》在獲得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奬後,被法國的一家發行公司以15萬歐元的價格買下法國的發行權。“而原本這樣的片子,我們估計的成交價格只有2萬歐元,而且這種類型的影片在別的國家上映的可能性也相對較小。”派拉德說。

  事實上,戛納電影節的交易大廳就設在電影宮的地下一層,看完電影就可以十分便捷地按照國別找到需要購買的電影。在分析今年戛納電影市場時,派拉德稱,在經過2009年和2010年兩年的低潮以後,2011年的整個交易基本上和2008年比較相似,有10800人參與了整個的市場交易,比去年有8%的增長,“我們從參展商和買手那裏得到的反饋是非常積極的。” 令人比較意外的是,作為遭受大地震襲擊而陷入困境的日本在戛納大手筆買入很多影片,“這讓我有些驚訝。”

  在極端的環境下

  拍攝電影感動評委

  今年的戛納,和藝術有關,也和政治有關,尤其是在當政治成為電影題材後。針對法國政壇的弊端,就有主競賽單元裡將主人公設想為是總統候選人的《佩特》,以及一種關注單元裡將薩科齊的從政經歷和婚姻生活搬上大銀幕的《征服者》;兩部秘密送選的伊朗影片,其中《再見》收穫一種關注單元的最佳導演奬;而原本為了致敬埃及革命的影片《18天》,則因拍攝者和參演者的身份問題引發爭議。

  伊朗影片《再見》的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的妻子在代替監獄中的丈夫接受這一獎項時,感到激動萬分,她的感謝之詞由波斯語被同聲傳譯為英語和法語:“我代表我的丈夫,感謝所有讓這部電影成真的人。我特別要感謝評委會和電影節組委會選擇把這個獎項頒發給我們。”事實上,從獎項本身的寓意來說,與其說這部影片的藝術感染力和掌控力超群,不如說堅持在極端的環境下繼續拍攝電影這一事實感動了戛納評委。電影和藝術在社會變革中到底會不會成為一種催化劑,戛納電影節並沒有做出正面回答,但至少,它選擇對變革做出呈現和致敬。

  另一方面,在評定一個藝術作品好壞時,戛納仍然奉行藝術至上的原則。在區別對待導演拉斯·馮·提爾的納粹言論和作品本身質量方面,不能不說這是一個有擔當的電影節,也是一個有擔當的評委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