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窗裡窗外》內地版首發 姜文徐克為林青霞當托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18日 21:04   新聞晨報

  晨報記者 徐穎

  昨天,林青霞(微博)新書《窗裡窗外》內地版首髮式在北京大學百年講堂舉行。之前,林青霞頗有擔憂——到這樣的有文化、有思想的聖地,自己是不是膽子太大了?但有了徐克、姜文兩位導演答應當“托兒”,青霞也就“揮一揮衣袖,剝開幾片雲彩,興奮地來了”。首髮式上,她高興時就唱,沉靜時就讀,有普通話版,還有山東話版,讓台下粉絲過足癮。結束時,徐克、姜文還特贈她對聯一幅:窗裡人間事,窗外林上春。這讓喜歡書法的林青霞歡喜不已。

  耳邊盡是黃瞮笑聲

  首髮式上,林青霞說,自己連做夢都不敢夢到會出一本書,還會到北大的講台上,談自己的書。而促成林青霞寫書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香港作家馬家輝,“他每一次都給我一張名片,請我在他負責的《明報》寫專欄。我問他是不是因為我是明星才讓我寫,他說聽我講話就覺得我會寫文章。我第一篇文章是因為要紀念黃霑,我想,交給他,他一定會好好幫我改,沒想到他一字不改。”

  從此林青霞一寫不可收。她說,自己非常喜歡寫人物,寫作時,腦子裡會出現很強烈的畫面、聲音或者是感覺。“寫黃霑是我的第一篇文章,他給我的感覺總是哈哈的笑聲,我寫他的時候,腦海一直縈繞着‘哈哈、哈哈’的。我一坐下來,兩三千字一口氣寫完,感覺他在帶着我寫。”

  而寫張國榮時,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下手,“後來突然之間靈感來了,我想到一個笑容,他給我最後的笑容。他靠在墻邊對我微笑,那笑容像天使,我脫口而出,‘你好靚啊!’他說剛剪了頭髮……”

  林青霞還回憶了和鄧麗君一起在戛納海邊游泳,以及給正寫作《大江大海——1949》的龍應台夜晚送飯等故事,甚至現場和姜文演繹了一段書裡描繪的“徐克用腳吃芒果”場景。

  曾經夢見毛澤東

  息影后的林青霞,在家裏都幹些什麼呢?昨天,面對姜文的追問,林青霞透露,自己就干一些拍戲時候沒幹過的或少干的事,看書、聽書、畫畫,有時候寫寫毛筆字。“我有一段時間迷毛筆字很厲害,一拿起筆就七八個小時,有一天居然寫着寫着睡着了,突然間感覺筆掉到地上,醒來時一身雪白的睡衣粘滿了墨汁,手指甲也是墨汁,我心裏很歡喜,我想我有墨水了。”

  林青霞老寫毛澤東的詩,甚至還夢見過毛澤東。“我拍《蜀山》時,有一個鏡頭是我穿着大紅色的長裙子。徐克跟我說,青霞我會找你拍一部戲,這個概念是從你這個大紅衣服和毛澤東來的,後來他找我演《東方不敗》。戲開拍之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我在一個稻草屋檐下躲雨,屋子裡,毛澤東穿着一件白色睡衣,有人幫他扣扣子。”林青霞記得,自己戰戰兢兢地鞠躬,然後毛澤東跟她講了幾個字,“好,很好。”結果《東方不敗》真的賣得很好。

  勾人之序出自女兒之手

  在《窗裡窗外》的多篇序中,姜文認為,三篇中最勾人的序,出自林青霞的三個女兒之手。

  說起女兒,林青霞難抑幸福之情。“我想每一個父母都想把最好的東西留給孩子。我把我的文章整合一本書送我的女兒,我覺得這是給她們最好的禮物,她們也很愛我,用心寫了我這本書的序。”

  現場,林青霞聲情並茂地讀着女兒的序。小女兒在七八歲時這樣寫道:“媽媽在寫毛筆字,我也在旁邊寫。”二女兒寫道:“筆在她手中轉來轉去,鏡子裡她正在努力思考着,我問媽媽你怎麼還不睡覺啊。媽媽摸着我的頭說,我要出書了。我聽了之後十分開心,真為媽媽感到自豪。”而大女兒似乎最能傾聽媽媽的心聲:“她總是伏在梳妝台寫東西,一見我進門就眼睛發亮,彷彿找到唯一的讀者。她拿着稿子像小學生一樣讓我聽她讀她寫的文章,看那一地稿紙和她手上的墨水印,只好勉為其難地聽一聽。記得有一晚,我從她房裏回自己房間睡覺,第二天放學回家她還是坐在原來的位置寫同一篇文章。就像是一個作家,其實更像是真正的藝術家。媽媽的文章就跟她人一樣那麼真。”

  如今的林青霞,不再喜歡人們喊她美女,“我不是美女,不要再叫我美女”。而對於作家的稱號,她也很謙虛,“我就做一個寫作人,寫文章跟大家一起交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