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處女作《窗裡窗外》首發 林青霞:別再叫我美女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18日 22:56   北京日報

“作家”林青霞:別再叫我美女

“作家”林青霞:別再叫我美女

  久未謀面的林青霞終於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中,只不過這一次現身,她的身份不再是當年那個電影明星,而是變成了“文學作家”。昨天,林青霞攜其文學處女作《窗裡窗外》出現在北京大學百年大講堂,與電影導演姜文進行了一番有趣的對話。當姜文幾次稱呼林青霞為“美女”時,“林大美女”終於坐不住了。她急忙糾正說:“我不是美女,別再叫我美女,叫我美女很累,我就是一個寫作者,寫文章和大家交流。”

  用鄉音講述回鄉經歷

  闊別影壇多年,但林青霞的號召力還是令人驚訝。活動開始前1小時,偌大的百年大講堂就已經座無虛席,十幾台攝像機一字排開,紛紛搶佔機位;而前來為活動暖場的嘉賓,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香港導演徐克。不過,當林青霞和姜文在台上坐定之後,兩人之間的對話卻是在“一莊一諧”的狀態下進行的。

  “按照傳統,一個作家出書是要親自念給大家聽的,現在很多作家寫完不念了,為什麼不念?念不順。自己念不順,別人也念不順。”姜文調侃說。林青霞從容應對,念了自己書中的五個片段,並且流暢自如,連姜文都不得不替出版社感到惋惜:“這話說晚了,早知道應該弄個朗讀版,能看字的買書,不能看字的聽書。”

  在林青霞溫潤的誦讀中,她用山東鄉音朗讀的一段文字尤其令人感動。這篇文章提到了她回故鄉青島的一次經歷。當時她在一條小街上,發現有戶人家裏坐着一位老太太,於是便用綿軟的山東方言打招呼:“大娘你好,我也是山東人,從香港來,我叫林青霞。”老人家回身從屋裏取出老花鏡,像鑒定珠寶一樣,“哎喲嘞,真的是林青霞。”聽了這段講述,姜文趕緊聲明說自己也是山東人,只不過他說的山東話,實在沒人能聽得懂。

  “兩女三行淚”不能改

  盡管自稱已經改行當了“作家”,但林青霞的講述中仍然逃不開有關電影的話題。她說自己去西單,覺得那裏就像台北的西門町一樣熱鬧;而西門町正是她走上影壇的起點。林青霞回憶道,當年她和朋友在西門町遇到一個大胖子,那人撞了她的朋友一下,朋友正想發火,對方卻轉過身看了眼林青霞說:“你也可以!”原來這人是個“星探”,正在物色電影演員。

  從電影《窗外》開始,17歲的林青霞走上了明星路,回顧這段往事,她卻說:“演戲很辛苦。”當年在敦煌拍攝《新龍門客棧》,一支竹箭碰傷了她的眼睛,疼得她蹲在地上起不來。醫生告訴她,如果不及時治療,眼睛可能會瞎,於是她一隻眼睛裹着紗布去了機場,卻正好碰到一位女朋友,兩人相擁而泣。關於這段往事,林青霞在書中寫下一筆“兩個女人三行淚。”這句話曾被編輯改為“兩個女人四行淚”,但林青霞卻斷然拒絶:“這怎麼能改呢?”

  息影之後迷上了繪畫

  “我昨天才搞清楚,為什麼叫張國榮‘哥哥’,是因為大家叫林青霞‘姐姐’。”姜文一席話,突然讓現場氣氛變得靜悄悄。

  林青霞與張國榮算得上是莫逆之交。回憶起兩個人的交往,她說:“我們一起拍《東邪西毒》,總是一起搭公司的小巴去片場。有一次,他問我過得好不好,我沒說上兩句,大顆大顆的淚珠就往下滾,他摟我的肩膀說,‘我會對你好的。’那一刻起,我們成了朋友。”據說,張國榮去世後,林青霞對於未能協助他擺脫憂鬱症而感到懊悔自責。

  眼看首發儀式就要結束,大家最關心的日常生活問題卻只字未提。於是在最後的環節,林青霞緩緩地述說了自己息影后的生活狀況:“干拍戲時沒有干過的事兒,看書、寫字、聽書,寫寫毛筆字,畫畫素描。”她說自己喜歡臨摹黃胄、馬蒂斯的畫,還有幾米的漫畫。“有一天我畫到了天亮,我是在臨摹幾米的漫畫,我用眼影涂上了色。”早上吃飯的時候,林青霞把她的作品送給了女兒們,這幅畫貼在孩子的房門上好多年。

  不知不覺,活動進入尾聲。面對台下掌聲雷動的觀衆,她站起身淡淡地說:“揮一揮衣袖,和大家說再見。”隨後優雅一轉身,便“隱身”在幕布後,再也不見了。本報記者 孫戉攝  記者 路艷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