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畫壁》引發熱議 陳嘉上:故事裡的男人就是我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0月05日 23:03   新京報

陳嘉上說《畫壁》裡的故事講的就是自己離婚的往事。圖/CFP

陳嘉上說《畫壁》裡的故事講的就是自己離婚的往事。圖/CFP

  娶個三妻四妾,還都是仙女,這是男人們都夢想的天堂。但是陳嘉上(微博)告訴觀衆,這樣的日子,同時也是地獄。他很坦誠地告訴我,《畫壁》裡的三個男人,其實都是他自己,“《畫壁》就是我為什麼離婚的故事。”陳嘉上說,創作的時候甚至令自己一度瘋狂。但觀衆依舊有自己的標準,上映以來《畫壁》一直遭到質疑。對此,陳嘉上在微博上表態,“如果不理解其他人為什麼被感動,請不要光懂駡人腦殘,試試去問下人家。何必自陷地獄?”為何陳嘉上會選擇《畫壁》,他究竟想在裏面表達什麼?

  談《畫壁》

  “故事是我本人的愛情經歷”

  新京報(微博):為什麼會選取《聊齋》裡的《畫壁》這個故事?

  陳嘉上:原版故事很簡單,就是朱孝廉和牡丹之間的故事,也不能算是愛情。在這樣一個沒有法律、規範,沒有管理的“仙境”,人就會苟且了嗎?男人去到這樣一個地方是不是真的到了天堂?《畫壁》的創作就是從這個起點開始。

  新京報:影片是以男人的視角出發,進入仙境後男人可以縱欲,而且不需要承擔責任,但影片傳達出來的是女人應該選擇自己的愛情,男人反而很可悲。這是你的看法?

  陳嘉上:我希望這部戲也是大男人的反省過程。這樣的仙境男人都會看做是天堂,但走下去你會發現這是一個地獄。要是你沒有承擔,最後你會發現你簡直不是人,一點自尊都沒有。就像片中鄒兆龍(微博)飾演的孟龍潭,表面上他娶了四個老婆,看似風流快活,但他所有的老婆都比他武功高強,他什麼都不是。他才是全片的一個大悲劇。這也是我看到的一個世界,我們的社會是個男人主導婚姻生活的世界,但我認為女人是可以反過來選擇的,這些男人其實是很可悲的,即便是朱孝廉,他對芍藥的愛情是真,可是他的不穩定也是真。他跟牡丹、翠竹之間愛的發生也不是虛假的,到頭來是他的內疚讓他退下來。人總是有很多慾望,這也是戒不了的,我只想讓大家知道這些慾望究竟是什麼。

  新京報:《畫壁》與《畫皮》同樣,都是藉著古裝的外衣表達現代人的愛情觀……

  陳嘉上:我拍戲一直這樣,如果沒有現代意義,無法與觀衆産生共鳴我就不會有感覺去拍。古裝、魔幻什麼的都是外包裝而已。我不是一個藝術家,我沒能力去做一個讓大家純欣賞的東西。

  新京報:鄧超曾跟我說,他演的朱孝廉其實就是陳嘉上。

  陳嘉上:朱孝廉的猶豫、面對愛情跟人生的選擇,確實是我。這部戲就是我離婚的過程。不僅是朱孝廉,鄒兆龍飾演的孟龍潭其實也是我。過去的陳嘉上曾經有一段時間跟孟龍潭一樣有很多女人,可是那個感覺真的是地獄。其實朱孝廉的書童願意為愛情犧牲,這個也是我。我曾對一些愛情是不敢碰的,只是不停地奉獻,覺得只要她好我就會很開心。所以這部戲裏面的幾個男人其實就是我本人真實的愛情經歷,我真的是非常直白且坦白地把我的人生剖開來給大家看。我就是這樣一個男人,沒有你想象或認為的那樣強勢,也不是什麼英雄人物,所以我才會對這部戲這麼緊張。整部戲我最愛的一場戲就是結尾,鄧超說的那句“為什麼人生在一瞬間可以有那麼多悲歡離合”,這就是我的感悟。

  談票房

  “不一定每一部都要贏”

  新京報:《畫壁》的演員陣容不如《畫皮》,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陳嘉上:對。可我一直認為陣容是電影做出來的,如果只一味追求強大的陣容,製作成本不斷加大,這樣做下去電影會死的。《畫皮》出來的時候陣容也是沒有票房的,趙薇(微博)被稱為“票房毒藥”,周迅、陳坤(微博)也不是每部戲都賣錢,就連甄子丹(微博)當時最高的票房也不過3000萬而已,可是現在就不會有人再說他們沒有票房。《畫壁》並不是我陣容最小的一部戲,以前我拍《飛虎雄心》的時候一個明星都沒有,但票房是給老闆賺了錢的。所以我一直都不太在意陣容大小。我算是一個比較精明的導演吧,如果連我都沒勇氣去做推出幾個新明星的話,那麼其他導演可能就更不敢這麼做了。

  新京報:怎麼看待國慶檔與《白蛇傳說》《辛亥革命》兩部影片的票房之爭?

  陳嘉上:其他兩部作品都非常強大,壓力當然是有的。我沒想過一定要打贏,因為卡司和製作費擺在那,但你可以賺錢,你竟然還沒死,這樣多好,可以繼續拍下去。所以我是在找一個生存法則,而不是成功法則,因為我不相信有成功法則。所謂成功都是在強調走捷徑,眼下看是成功,長遠來看就是失敗。所以不一定每一部都要贏,而是看誰能跑到最後。

  新京報:這次你提出《畫壁》的宣傳不喊空口號,不做忽悠觀衆入場的事,在營銷、市場之上的當下,為什麼會這麼說?

  陳嘉上:觀衆從不會看一個導演以前的票房有多高,而是看戲好不好看,你不能欺騙觀衆。現在的現狀是創作團隊在拼命,老闆卻只想怎麼樣能賺到最多的錢。我只能提醒老闆不要殺鷄取卵,可能你依靠營銷把觀衆騙到戲院,讓票房大賣,但可能你也因此毀了一個導演。

  本版采寫/本報記者 孫琳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