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鈕承澤自曝最愛演戲稱對華語電影未來要樂觀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5日 23:26   北京新浪網

  他是滿族望族鈕鈷祿氏的後裔,9歲開始接觸表演,17歲拍攝《小畢的故事》一舉走紅。 2000年開始擔任導演後,《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備受好評,而《艋舺》更有驚人表現,在台灣地區一舉擊敗同期上映的《阿凡達》,票房口碑狂收,與《海角七號》並列為台灣電影近年來的榜樣之作。

  他是鈕承澤(微博),他身上充滿矛盾和極端,但又無法不令人着迷。近日,鈕承澤在新作《愛》瀋陽看片會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講述自己對愛的理解和夢想。“如今我做事情只有兩個標準:第一,我有多想做這件事;第二,做這件事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

  “以前在《艋舺》裡客串,覺得心思都花在導演和製作上了,沒有時間投入到表演當中,很對不起‘演員鈕承澤’這個身份。這一次我想大範圍地探討感情,需要這一個年齡層,一個接近五十歲的中年富商,那我乾脆從一開始就決定自己來演。所以我特別花了三個月鍛煉,希望演出一個看起來狀態還不錯,但身體已然衰敗的不服老的中年人。 ”——鈕承澤

  鈕承澤說:愛很複雜

  “每個混蛋的身體裡都住着一顆受傷的心”

  愛到底是什麼?恐怕世界上沒人說得清楚。一部愛情電影,怎麼會選擇這麼大的一個命題?鈕承澤說:電影裡有很多種愛,“父母之間的愛,兄妹之間的愛,朋友之間的愛,甚至看似只有金錢關係的富商和名媛之間,其實也有愛。你覺得不可思議嗎? ”

  以鈕承澤的觀點來說,《愛》裏面的幾段感情並非是過於理想化的。“情感是非常複雜的,很難簡單地去定義。一個女孩子會原諒搶走自己男友的閨蜜?舒淇(微博)曾經在拍戲中質疑我說:不可能啊,哪有這種事?她覺得不合理,你可能也覺得不合理,但這件事是有真實范本的,你並不知道就是有這樣的人和這樣的情感,也許是因為你對人性的不夠信任。我們的手指不要總指着別人,這世上真的是可能有大愛,愛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和解決方法。 ”

  鈕承澤很風趣,也很直接,電影裡趙薇(微博)的一句台詞“每個混蛋的身體裡都住着一顆受傷的心”,顯然是他和他作品一貫的真實寫照。“我的電影裡從來沒有反派,只有迷惑的人,做錯事的人,但一定有他的原因,他的脆弱和無奈。”所以鈕承澤的電影裡往往有這樣的“混蛋”,他也從不忘記展示出那顆“受傷的心”,“我希望我的電影在未來也能一直保留這種特質。 ”

  鈕承澤說:我就是愛演

  “人家為戲增肥,我願為戲拔牙”

  鈕承澤的個人氣息,在《愛》中俯拾皆是。趙又廷(微博)的身份背景、阮經天(微博)的愛運動、彭於晏(微博)的電影夢和糾纏不清的愛情等都有鈕承澤的影子,包括總在喝的紅酒、舒淇在路邊愛撫小貓,連趙薇兒子的名字都叫“豆豆”。

  會不會怕被人說太過?“拍電影不是給自己爽的,但確實是一個導演希望跟大家分享自己對於生命的體會跟感受,要有力氣,要有特色。必須如此,我才拍得出來。”他解釋說。而這一次他非常“自虐”,不僅在自己的片子裡出演一位形容狼狽的中年富商,還把老花眼和偉哥統統拍進這個角色,甚至還戴上假牙出演“齒牙動搖”的老態。“我常常看到偉大的演員總是要為戲增肥為戲幹嘛,所以我這次想要為戲拔牙!我自己是個牙不太好的人,確實有這方面的困擾,寫的時候就覺得很有趣。 ”他笑完,又正色說:“我不相信這世上有完美的人,我也不想創作完美的角色,所以我對自己演的角色下手格外狠一點。因我本人也是相當的不完美,有着看似矛盾和極端的種種特質。 ”

  當投資方,當導演,還要當主演之一,是不是有點太累?“沒辦法,我就是愛演嘛……”鈕承澤以一副充滿真誠又無辜的表情回答,讓人忍不住想笑。而令鈕承澤最得意的是,吳宇森、馮小剛(微博)、姜文幾大名導都找過他演戲,而他,還在考慮之中。

  鈕承澤坦言,之所以當導演,正因自己作為一個觀衆,總是看不到自己想看的電影,也是因為自己當演員的時候,總是演不到自己想演的戲。“好友劉嘉玲(微博)曾經跟我說:你別再演了,明明是一個可以被仰望的導演,何必每次演完之後留人話柄?可我想的是,大概是因為我的長相太過猥瑣,如果長得像梁朝偉,我才不會去當導演! ”

  鈕承澤說:對未來要樂觀

  “我的大夢想,是期待華語電影國度降臨”

  如果說幾年前《海角七號》和《艋舺》的大熱還只算是個例,那麼台灣金馬奬去年有史詩片《賽德克巴萊》、小清新《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勵志的《翻滾吧,阿信!》等各路本地影片百花齊放,讓影迷不由驚呼,是否台灣電影終於否極泰來,迎來新的春天?

  鈕承澤對此很樂觀,但也很謹慎。“台灣電影過去長期的不景氣,其實未必是壞事,反而是一個淘洗的過程。因為很長時間賺不到錢,大部分留下的電影人都是真心喜歡電影的,所以今日台灣的藝人很真誠,個個都很珍惜拍片的機會。但是工業的重新建立,並不是幾部賣座電影就能完成的。未來很值得期待,因為終於脫離了谷底的陰霾,但好起來之後,我們也會面對其他的困境:如何不被湧入的熱錢迷惑?如何在有利可圖之後,時時提醒自己保有拍電影的初衷?當年演完《小畢的故事》,我就想,為什麼好萊塢的演員可以活得那麼有尊嚴?答案是:因為他們有市場。如今我們只能相信明天會更好,沒有悲觀的理由。而我真正的大夢,是期待整個華語電影國度的降臨。 ”

  對於內地的審查制度,鈕承澤並未像九把刀那樣抱怨不休,但他表達了對九把刀的理解,“他很聰明,但畢竟太年輕,走過的路太一帆風順。不過你看,他最後還是來了。”他透露說,最初《艋舺》也曾有合拍提議,但他明白不會是自己想要的樣子,就放棄了;當《艋舺》在努力引進內地時,也有過關於刪剪的一些協商,最後他為了保存影片原來的樣貌,依然選擇了放棄。“到一個地方,尊重當地的風土民情和法律規則,我覺得都是正常的事情。若你想保有自己的尊嚴和態度,可以選擇不來這裏。 ”

  採訪花絮

  鈕承澤想拍與滿族有關的電影

  電影中,趙又廷的角色便是影射鈕承澤自己,一個有滿族血統的台灣人。“我就是傳說中的‘滿清余孽’。”豆導笑着說。片中趙又廷回到北京,為滿族文化協會捐贈活動經費,“那一桌子人全部是我在北京的親戚,包括我的二舅爺、大姑、三叔,一大群滿清遺老。 ”

  為了避免讓大家齣戲,豆導特地安排趙又廷這個角色姓“那”,而不是姓“鈕”,“‘那’姓就是葉赫那拉氏哦,跟我們鈕鈷祿氏是世仇啊(笑),清朝就亡在葉赫那拉氏手裏。鈕鈷祿在滿語裡是狼的意思,我就是個身體裡流着狼的血液的人。 ”那有沒有想回到東北,特別是瀋陽和撫順感受一下滿族文化?“想啊,未來也許會拍一部跟滿族有關的電影。 ”

  雖然是祖籍北京的八旗後裔,但鈕承澤直到1995年才第一次回到故鄉北京。“我和電影中的趙又廷一樣,想買一座四合院。曾經有朋友幫我在中戲附近找了一所,我一進去就哭了,那是存在於基因和血液當中的一種記憶,你知道自己屬於這裏。當時那四合院是160萬,後來我每次去看都不停地漲,最終漲到了三千萬,朋友抱怨說你當時買就好了。我的夢就是買個四合院,前頭當公司,後面是宿舍。唉……確實是該打房(打壓房價)了。 ”他不無幽怨地說。

  首席記者穆晨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